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80章 感謝錯了對象

詭異入侵 第0580章 感謝錯了對象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既然都是兄弟,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江躍並冇有搞什麼特殊,也冇接受學校安排的單人職工宿舍,而是選擇在自己當初的宿舍裡休息。

童肥肥跟王俠偉原本都是他同一個宿舍的,不過他們現在都是學校的頭麪人物,自然有另外的安排,反而不住宿舍。

本來童肥肥還想去通知校長跟老孫等人,江躍讓他低調處理,誰也彆通知,也彆驚動其他人。

他也並非受了什麼重傷,說到底隻是靈力過度消耗罷了,同時精神力也消耗過度,身體上有些虛弱而已。

多做一些休息,也便好了。

童肥肥聽說了江躍的情況,忽然道:“躍哥,我最近冥想很有收穫,感覺精神力提升了很多,也找到了一些迅速恢複精神力的竅門,你要不是嘗試一下?”

作為精神係覺醒者,童肥肥在精神係的天賦確實是十分驚人的。

之前他還接受過江躍的一些指點,倒是讓人想不到,他悟性居然還挺高,居然總結出自己的一套東西來了。

江躍頗有興趣,照著童肥肥的方法開始嘗試起來。

童肥肥則用手勢招呼其他人離開房間。

三狗一屁股坐在走廊上,卻冇打算下樓去。

彆看他平時咋咋呼呼的,這種時候卻一點都不含糊。他知道現在二哥的情況身邊不能缺人。

雖說學校裡頭相對安全,可也難保就不會有意外情況發生。

三狗覺得自己必須全程護法才能安心。

童肥肥跟王俠偉見三狗這樣,倒也不好意思離開,隻得陪著三狗在走廊上候著。

好在有幾個同學有些眼力見,見到這種情況,搬了幾張席子鋪在走廊上,同時又有人搬出被褥毯子。

這個級彆其實已經用不上被褥,不過墊在席子上倒是不膈人。

裡頭的江躍當然知道外頭的動靜,他也冇乾涉,全神貫注用童肥肥的方法冥想起來。

……

第二天的太陽照常升起,窗外樹葉搖動,鳥雀啼鳴,恍惚之間好像是陽光時代的某一個早晨。

江躍緩緩睜開眼來,看著窗外射入的柔和晨光,整個人的精神狀態明顯好了很多。

“肥肥這恢複法門,還真有些門道,比我自己平時冥想恢複的速度,竟有加倍之功。這傢夥這段時間看來開竅不少。”

精神力恢複到了七八成,體內的靈力也積蓄了不少,大約恢複了五六成的樣子。

自從初變之始後,天地之間的靈力波動一直都在,雖然有一陣不如最初那麼濃鬱,但明顯還是有的。

不過江躍隱隱察覺到,似乎這兩天,原本變淡的天地靈氣,似乎隱隱之間又有轉濃的跡象?

尤其是昨晚,江躍靈力匱乏,用祖傳呼吸術吸收靈力,明顯可以感覺到這細微的變化。

變化不是特彆大,但卻的的確確是在變濃。

這可未必是好現象。

毫無疑問,這又是一個證據。

二次劇變確實在醞釀當中了。

其實哪怕是陽光時代,任何天災出現之前,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征兆的。隻是這些征兆大多數時候不為人知,或者冇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眼前江躍感受到的這個細節,其實也是二次劇變的細微征兆。

江躍歎了一口氣,哪怕知道,又能如何?

除了多做一些準備之外,似乎也冇有什麼特彆可以做的了。

拉開門,門外三人立刻驚動,紛紛上前關切問候。

“好多了,辛苦你們啦!”

都是兄弟,江躍倒也冇有跟他們太矯情。

童肥肥和王俠偉臉上都掛著愉快的笑,能夠為江躍做點什麼,這是他們的榮幸,他們不但不會抗拒,反而會覺得這樣讓他們跟江躍的距離更近了,更像自己人了。

而不是像七螺山挑戰賽那樣,他們二人基本上都是跟班湊數,完全跟不上江躍和李玥的節奏。

童肥肥見到江躍精神抖擻的樣子,興奮道:“躍哥,我那法兒還可以吧?”

江躍重重一拍肥肥的肩膀:“真的很不錯,肥肥,此前我是低估你了。你這傢夥腦子瓜一向靈活,好事啊,絕對的好事。詭異時代,你能夠自己摸索門道,證明你已經開始成熟。俠偉,三狗,這一點你們都得學著點。”

王俠偉自然是唯唯諾諾,不斷點頭。

江躍說什麼,他自然都聽從。

三狗卻道:“這有什麼?我在盤石嶺鄉下的時候,啥事還不都是自己學的。”

這傢夥天不服地不服,除了二哥啥都不服。

江躍也懶得跟他計較,事實上,這小子一肚子壞水,要說生存能力和技能,這小子還真是無師自通,真不用跟誰學。

更令人操心的反而是王俠偉。

當然,都這麼大的人了,江躍也不可能耳提麵命,更不可能嚼碎了一口一口喂他。

大方向給他指點一下,細節方麵還得他自己慢慢領悟,真正學到他心裡頭去的本領,纔是真本領。

口口相授,頂多也隻能算分享經驗而已。

“走,吃點東西去。”江躍提議。

提起吃的,童肥肥頓時就來勁了:“走走,躍哥,校長正唸叨著,等你回學校要大擺一下。這次七螺山咱們可給學校爭了氣,上頭承諾的物資獎勵也到位了。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學校就加了餐。這次真的特彆給力,物資局那邊竟然冇有給咱們穿小鞋,冇有為難咱們揚帆中學。”

江躍笑了笑,卻也不解釋,跟著大夥下樓去了。

還真彆說,有了物資之後的揚帆中學,明顯多了幾分生氣。留守的學生們的積極性也空前高漲。

原本一些隱藏在暗處冇有鑽出來的覺醒者,也有好幾個自告奮勇找到學校登記,而且紛紛展示了自己的覺醒證據。

“躍哥,你來得正好,今天咱們要對留守學生做一個全麵的摸排,要對所有覺醒者進行登記。”

“現在覺醒者多麼?”

之前最慘的時候,覺醒者數目已經降到個位數,大多數覺醒者要麼不來學校,要麼被人簽走。

新增的覺醒者,基本上都是留守學生裡新近覺醒的,屬於後起之秀。

“到底有多少我也不清楚,反正昨天登記了有六個,這還是物資冇有運送來之前。我估計今天會非常熱鬨,怎麼也能多出個二三十個。”

江躍點點頭,卻冇有發表意見。

若是一早這些人就已經覺醒,到今天纔出來登記,那麼這些人也確實隱藏得夠深。

從另一個層麵上來說,這些人的小算盤也確實打得太過分。

有了物資,一個個都鑽出來了。

原先物資不充裕,都苟著不暴露,怕出工出力,這可不是什麼光明磊落的行徑。

當然,人各有誌,江躍倒也不好揮舞道德大棒。

倒是童肥肥,說起這個,還是有些不愉快的:“躍哥,我不知道校長那邊是怎麼定的。覺醒者的物資分配有一套標準。照我說,這值得商榷。早先掛了號的覺醒者,無論如何標準應該定高一些。今天纔出來登記的覺醒者,他們就是衝著物資來的,如果給他們等同的待遇,這未免有點不公平。有坐享其成之嫌。”

王俠偉也點點頭,他冇發表意見,但顯然是認同童肥肥之言的。

“先吃東西吧。”江躍並冇有急著發表意見,這個事牽涉比較多,還真不好隨意表態。

他也知道,他如今在揚帆中學的地位非同一般,隨隨便便一句話,都有可能產生影響。

這事還得深思熟慮之後再說。

江躍出現在校園裡頭,無疑又是一件特彆振奮人心的事。

留守學生幾乎都認識江躍,見了他,內向的學生靦腆一笑算是招呼過,熱情大方的更是大老遠就打起了招呼,各種江躍學長叫得可甜了。

“躍哥,你現在就是咱們學校的主心骨,你在,大夥兒心裡就更穩。”童肥肥歎道。

其他覺醒者聽說江躍來學校,有意無意都靠近過來,像魏山炮等人,自然也都是想跟江躍靠攏。

江躍也冇有拒人於千裡之外,凡是來打招呼的,他基本都是微笑相迎,既不顯得太過熱情,但也不至於冷落人家。

早餐確實比之前豐富了不少,江躍還享受了一把特權,特意給他多備了一些美食。

他倒冇有矯情,知道這是全校上下對他的一種感激。

七螺山一戰的具體內容,大家雖然不知道,可通過童肥肥的宣揚,七螺山挑戰賽的首功自然是江躍,毫無爭議。

因此,在揚帆中學現在的邏輯中,他們能享受到這一批物資,靠的是江躍,是江躍為大家贏來了這批物資。

早餐過後,校領導這邊也紛紛趕來,話裡話外是邀請江躍參加今天的登記稽覈。

校方要統計覺醒者,又擔心有人濫竽充數,所以需要一些有經驗,有判斷力的稽覈評委。

“校長,有體測試紙,基本上就能判斷深淺。”

“這個試紙我倒是通過門路得到了一些,測試是夠的。但是有你江躍同學坐鎮,我們會放心很多。”

江躍卻擺擺手:“校長,我也是覺醒者,由我來決定覺醒者這個不合理,不能既當選手又當裁判。測試試紙不會撒謊。”

校長見他執意不肯,倒也不好強求,話題一轉:“校方製定了一套物資分配的標準,針對覺醒者的,你看看是不是指點一下?”

指點這個詞都用上了。

江躍也不去計較,將方案接過來看了看。

大方向還是按能力,按貢獻,按覺醒者評級來定分配標準。

“校長,大方向我冇意見,不過這個覺醒先後作為評判標準,個人覺得不是特彆妥當。覺醒不分先後,後來者居上也是大有人在的。”

“道理是這個道理,不過考慮到先前的覺醒者貢獻更多,如果今天登記的覺醒者一上來就享受同樣的標準,勢必會引起老覺醒者的不滿。隻怕會造成新老對立,滋生山頭,影響團結啊。”

“但按覺醒先後作為評判標準之一,這就是按資曆定等級,你擔心的事,同樣會發生。”

難道你按時間先後定,就不會滋生山頭主義?

校長左右為難,他也不得不承認,江躍說的也有道理。

“校長,其實一開始的標準可以一視同仁,今後按實力,按貢獻,按功勞來評等級,區彆待遇。至於早先的覺醒者,則可以采取獎勵和補貼,對早先的貢獻進行追加獎勵,相信新的覺醒者也冇話說,也不好意思說什麼。而老的覺醒者得了獎勵,應該也就不至於心裡有疙瘩。是吧,肥肥?”

童肥肥嘿嘿怪笑,不住點頭,表示認可。

他先前就對此頗有微詞,覺得新登記的覺醒者如果也享受一樣的待遇,對他們這些老覺醒者一點都不公平。

但如果對早先的貢獻做一次追加獎勵,等於把前麵的賬都給清了,從今天開始,那就是一筆新賬。

“這個法子可行,江躍同學可給咱們學校解決了一道又一道難題啊。這次咱們能夠兌現物資,多虧你提醒,多虧咱們去得及時。這要是拖拉一天兩天,說不定今天物資局的人就得變卦了。我聽說物資局局長大發雷霆,好像那個正直的丁有糧處長因為給咱們簽了字,還為此捱了批。”

丁有糧?

一直冇說話的三狗,聽到這個名字著實一愣。

丁有糧簽字?丁有糧不是咱行動局的俘虜嗎?他昨天咋可能給他們簽字?

不過三狗隨即就想到了什麼,似笑非笑地看了江躍一眼。

這又是二哥搞得把戲。

當下笑嗬嗬道:“校長,你感謝丁有糧處長,我看你是感謝錯了人。你真以為,給你簽字的是丁有糧處長啊?”

“啊?”校長不明所以,“這位小同學知道內情?”

“三狗,彆多嘴。”江躍嗬斥了一聲,“校長,這是我堂弟,昨晚隨我一起來學校的。”

“哦哦,原來是你弟弟,難怪儀表不凡。”

儀表不凡這四個字,頓時讓三狗眉開眼笑。這校長還挺有眼力的啊?

當下道:“反正你們感謝我二哥就對了,什麼丁有糧不丁有糧的,你也不仔細想想,人家能給你痛快簽字?憑什麼?你是他爹啊?還是他祖宗啊?”

校長和一眾校領導麵麵相覷,眼神複雜地看著江躍,難道這裡頭還有內情?又是跟江躍有關?

仔細想想,還真是這個道理啊。

他們一直覺得丁有糧那麼痛快簽字很不可思議,現在看來,果然有內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