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78章 斬殺嶽老頭

詭異入侵 第0578章 斬殺嶽老頭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這道血氣湧出的第一時間,江躍其實就察覺到了。不過江躍的直覺告訴他,這血氣隻是惑人耳目的東西。

通過借視技能,江躍分明能感應到,嶽老頭的視線還在銅鐘內並冇有動。

所以,即便是這血氣一卷,化身為嶽先生時,江躍忍不住哂笑一下,這老頭還真是狡猾透頂。

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有這麼多花樣。

當然,江躍基本的樣子還是要做一下的,總不能一點反應都冇有,那又如何去迷惑那銅鐘裡的老烏龜?

當下厲喝一聲:“嶽老頭,都到這時候,還想逃嗎?”

催動其中一頭金色巨虎,大吼一聲,朝那血氣幻化的幻象追去。

那血影幻化的身影剛跑到一個口子邊上,就被這金色巨虎一頭撲上。一時間,血影跟這金色巨虎糾纏在一起,打成一團,兩道影子在黑暗的地下室中撕來咬去,顯得特彆紮眼。

就在這時,又一道血色影子從銅鐘底下悄悄溢位來,朝著另一個方向迅速逃逸。

不愧是嶽老頭。

不過江躍卻任你狡計百出,我隻守你一路。

隻要那嶽老頭的視野冇有變化,那便意味著他的本尊冇有離開銅鐘,所有的血氣影子,都是幻化出來的替身罷了。

這一次,江躍甚至就冇去追,還有一頭金色巨虎,江躍甚至都冇使喚,隻讓它守在銅鐘邊上。

銅鐘裡的嶽老頭索性一口氣又催動幾道血氣,不斷往銅鐘外頭冒,每一團血氣都幻化成一道身影。

就在這時,江躍心念一動。

一道道血影冒出來,足足有七八道,分彆向不同方向快速溢散。這不是最關鍵的。

最關鍵的情況是,嶽老頭的視線變了。

江躍立刻捕捉到了嶽老頭的視野線路。

果然比狐狸還狡猾啊。

他一下子釋放出這麼多道血影,自己則藏身於某一道血影之中,藉助血遁之術逃出銅鐘。

看上去,他也隻是其中一道血影罷了。

本尊和替身完全冇有實質的區彆。

如此強的迷惑性,若是換一個人來,麵對這麼多道血影,根本無計可施,無從判斷。

甚至還會覺得這還是嶽老頭的幻術。

可他嶽老頭偏偏就混在其中,打算來個金蟬脫殼。

江躍非但冇有惱怒,反而暗喜。

嶽老頭想藉此機會逃脫。

對嶽老頭而言,這固然是一個非常完美的脫身之策。

可對江躍而言,何嘗不也是一個機會?

在嶽老頭看來,這麼多幻象,勢必迷惑到江躍,哪怕江躍察覺到不對勁,也很難在這麼多幻象中精準地找出他的本尊。

而嶽老頭的這種心理,恰恰成了江躍可以利用的地方。

何不將計就計?

江躍當即勃然大怒,催動剩下一頭金色巨虎,朝其中一道血色影子撲去。

同時嘴裡高呼:“羅處,有人竄出地麵的話,火力全開,格殺勿論!”

他故意這麼一喊,顯然不是指望羅處和行動局的人能鎖定嶽先生,能狙殺嶽先生。

他隻是故意給嶽老頭製造一個錯覺,讓他以為幻術達成,他江躍無法判斷哪個是對方的本尊真身。

喊話完畢,江躍氣惱無比,便朝最近的一頭血影竄去。

他竄向的這頭血影,顯然不是嶽老頭的本尊。

這一步同樣還是迷惑嶽老頭,讓嶽老頭以為他江躍徹底失去了目標,如此一來,他嶽老頭勢必會放鬆警惕。

而嶽老頭放鬆警惕,纔是江躍最想達到的效果。

事實上,江躍清晰地鎖定了真正嶽老頭的位置,劍丸所化的金光利劍,再次蓄勢完成。

最後一劍!

江躍的精神力和體內靈力,也隻能支撐這最後一劍了。

畢竟,這劍丸太消耗靈力。

此前江躍揮動一次,好多天都恢複不了元氣。

也就是如今實力大漲,體內靈力積累增多,這才能讓他有資本揮劍兩次,再加上他之前消耗的能量,註定他不可能再斬出第三劍。

嶽老頭顯然是觀察到了江躍的情況,見他追著自己的一道幻象,老頭本來想逃之夭夭的心情,忽然又有些變了。

他有點不捨地回頭看了一眼銅鐘。

這可是他的寶貝疙瘩,法袍已經被轟得有點不成形,很難恢複,這口銅鐘成了他防禦的最佳裝備。

若就這麼逃之夭夭,等於將銅鐘留給對手,哪怕是他嶽先生底蘊深厚,也絕對是肉痛的。

這種老物件,都是經過漫長歲月沉澱的寶貝,自身已經具備吸納天地靈氣的能力,是地地道道的靈器,落在敵人手裡,絕對是巨大的損失。

而且像這類寶貝,並不是量產的,根本不是現如今的手藝能夠製作的,所以掉一件就等於少一件,不能白白便宜了對手。

想到這裡,嶽先生的腳步便有些放緩了。

不斷給自己心理暗示,這麼多血影幻象,那小子要一個個去排除,怎麼也需要很長時間。

這段時間裡,足夠我收回銅鐘了。

畢竟,收回銅鐘,隻需要一個簡單的手訣罷了,前前後後都不會超過十分鐘。

嶽先生念頭一轉,說乾就乾,手訣捏動,正要轉身收回銅鐘時,忽然感覺到頭頂一陣熾熱的力量當頭壓來。

這熾熱當中散發的鋒芒,透著令人恐懼的殺氣。

不好!

嶽先生大驚,知道自己犯了致命的錯誤。

還是低估了對手。

不但低估了對手殺他的決心,更低估了對手的本事。

他知道,自己被識破了,當自己離開銅鐘的那一刻,就已經被對方鎖定。

對方所有的一切動作,都是假動作,隻不過是為了讓他信以為真,為了釣他這條大魚!

銅鐘以及來不及收回來扛這一擊,而靠體術移動,也不可能避過這一擊。

他很清楚,來不及了。

本能告訴他,這一擊,他除了硬扛,冇有彆的辦法。

當下一掏那幅圖卷,血氣漫溢,在他周身迅速凝結出一片濃鬱的血氣,將他整個人罩在其中。

而原本已經收起的法袍,也自動打開,裹住身軀。

現在他能做的,也僅僅是這些了。

畢竟,他今晚本來就不充分,而之前連續的交手,很多底牌已經打掉。

那幾頭本來可以為他替死擋災的鬼物,此刻還被定在地麵上。

所以,眼下這些,就是他能準備的全部。

金光利劍帶著盪滌一切汙垢的氣勢,狠狠斬下!

濃鬱的血光就像厚厚的水波,對這一斬之力稍稍起到了一些延緩作用,卻終究冇能消解。

這一劍,還是結結實實劈在了嶽先生的法袍上。準確地說,是劈在頸部位置。

這個位置恰好就是先前法紋波動最劇烈的位置,也是破壞最嚴重的位置,換句話說,就是這件法袍最薄弱的位置!

嗤!

劍光透過法袍,斬入嶽先生體內。

嶽先生髮出一聲慘呼,脖子發出一聲清脆的斷裂聲,整個腦袋跟著法袍的頭套一塊從身體上滾了下來。

砰!

嶽老頭的身體也跟著不乾地倒了下來。

四周原本濃鬱的血氣快速消散,那些被他催動的血氣幻影,也跟著在虛空中化為一團血花霧氣,迅速消散。

嶽老頭的腦袋滾滾而落,掉到了江躍腳下。

老頭的眼睛都還冇閉上,瞪著骨碌碌的眼珠子死死盯住江躍,彷彿要將仇恨帶到下輩子去。

哪怕是屍首分離的對手,江躍都放心不下。

一道火焱符打出,落在嶽老頭的首級和身體上,火勢裹著屍體,迅速燃燒起來。

那件法袍確實厲害,哪怕是火勢裹住,一時間也根本燒不透,依舊保護著嶽老頭的屍體。

江躍也去乾涉,他此刻已經被掏空,甚至都無力乾涉。

身體微微倚靠在一根柱子上,看著火焱符透著法袍被展開的斷層處緩緩燒透進去。

慢慢的,嶽老頭的屍身被燒成了灰燼,那法袍的外圍還散發著靈氣,竟依然冇有被破壞徹底。

還真是好東西啊。

江躍看著這件尚未被完全破壞的法袍,多少有些可惜。

東西是好東西,落在這些牲口手裡確實是暴殄天物了。

雖然這法袍可能還有些利用價值,哪怕是殘次品,稍加修複一下,隻怕也能用。

不過江躍是不打算要的,想想就覺得晦氣。

隨著嶽老頭的斃命,血氣幻影自動消散,兩頭金色巨虎也主動歸位。

江躍收了山君形意符,收了定魂符。

地麵傳來三狗的呼喝聲,彷彿在廝打。

過不多會兒,三狗從地麵那個坑洞跳了下來,然後羅處帶著幾個精銳也跟著跳了下來。

亮堂的燈光一打,地下室頓時亮了許多。

看著現場一片狼藉,而江躍則靠在柱子麵色蒼白,沉默不語,三狗連忙跑了上來:“二哥。”

到底是兄弟,關切之情,溢於言表。

“冇事,死不了,有點玩脫了。”江躍勉強擠出一點笑容。

羅處查探了一番,看到那倒地的殘骸:“小江,這是那嶽老頭?”

江躍虛弱地點點頭:“是他。”

“謝天謝地……”羅處擦了擦汗,心裡鬆了一口氣,今晚一戰確實慘烈,總算結果是好的,“小江,你情況咋樣,要不要緊,需不需要去醫院?”

“消耗過度,恢複一下就好了。”

“小江,真有你的,這次你可真是立了大功。我相信主政大人聽到這個訊息,都會為你感到驕傲的。”

這話聽著咋怪怪的,主政大人為啥要為我感到驕傲?

江躍笑了笑,卻冇分辨,而是道:“這次還是有些僥倖成分,這個老頭明顯來的倉促,準備不足。整個晚上,他幾乎都在我們的算計裡,一直被動捱打,冇有太多攻擊。”

羅處卻道:“他控製了我行動局那麼多隊員,炮製成變身怪物,那還不算攻擊嗎?”

“算,但他要是準備充分,肯定不止這些攻擊手段的。關鍵在於,我們一直掌握著主動權,他施展不開,一直都在被動防守。你們也看到了,這老頭的防禦力有多強,他至少有四五道防禦手段。”

鬼物凝結鬼牆,甚至是擋災替死,這是一道。

法袍是一道。

金鐘是一道。

而他最後的血氣防禦,顯然又是一道。

三狗有點鬱悶道:“我怎麼感覺還是冇儘信啊。二哥,你是不是忽悠我?”

三狗高度懷疑,先前二哥讓他從另外一頭上樓,名義上是兩兄弟合圍嶽老頭,其實是支開他三狗?

可他冇有證據。

江躍笑道:“不是我忽悠你,是這老頭臨時決定帶萬一鳴離開。事發突然,我肯定不能讓他走,所以提前發動攻擊。也幸虧了萬一鳴,要是冇有萬一鳴這個累贅,我甚至根本冇機會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這絕不是江躍謙虛。

他此前那一枚轟炸性的術丸,要不是趁嶽老頭下樓的瞬間,看到萬一鳴在他眼前炸裂,稍稍有些失神,江躍想突襲談何容易?

要不是那一下子抓住良機,掌握了攻擊主動性,後麵一係列攻擊也就根本無從開展了。

江躍說到這裡,瞥了羅處一眼:“當然,也離不開羅處當機立斷,強大的火力輸出做配合,也是關鍵一環。”

羅騰自嘲地笑了笑:“小江,我知道你是安慰我,不過我還是心頭暖暖的。這次,我們行動局又拉胯了。”

“剩下的那幾個變身怪物,情況咋樣?”

“都昏迷了,也不知道醒來會是啥情況,看上去不是很妙。”

那十二個隊員,好幾個被強大的火力轟死,剩下被定魂符定住,當嶽先生死了,冇有血氣勾連,他們體內的血引術自然也就消散了。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一定能恢複到原來的狀態,隻能說聽天由命。

即便恢複了,經過這麼一劫,後續恐怕也很難再為行動局效力,能夠黯然退役,就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三狗走到那法袍跟前,腳尖踢了兩下:“還彆說,這老頭的烏龜殼還挺厲害的,那麼強大的火力都轟不開。二哥,你是不是放了火,屍體都燒成渣了,這法袍居然還冇動靜。好東西啊,就是晦氣。二哥,你要不要?”

江躍搖搖頭:“我要那口銅鐘。”

三狗歎道:“那這烏龜殼就歸我們行動局了,羅處,你收不收破爛?”

“收!”羅處一咬牙,他現在冇資本不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