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77章 利劍對銅鐘

詭異入侵 第0577章 利劍對銅鐘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嶽先生身邊那幾頭鬼物,已經被定魂符暫時困住,目前顯然無法脫身,肯定是不能幫嶽先生從外圍解困的。

那麼,它們自然也無法在外圍保護嶽先生,動都動不了,談何保護?

“小江,讓我們來!”

羅處遠處一聲吼,再次下令全員攻擊。

之前打的是移動靶,現在一個個都成了固定靶,那還不好打麼?

此時不打,更待何時?留著火力過年麼?

大口徑狙擊槍非常有默契地瞄準嶽先生,鎖定這個目標。

砰砰!

20毫米的子彈勢不可擋,撞向嶽先生頭部位置。

狙擊手自然看不到嶽先生的頭部,冇有任何人能看到嶽先生的頭部。

因為法袍裹著嶽先生,連一根頭髮都冇有露在外麵。

狙擊手隻是憑本能的目測,憑他們日常訓練對人體結構的判斷,大致鎖定頭部的位置而已。

轟!

子彈轟在法袍上,明顯蕩起一圈漣漪,頓時激盪起一圈圈詭異的符文不斷溢位,整件法袍也明顯出些了顫抖。

那些詭異的符文搖擺不定,亂顫一陣之後,便如水波紋一樣緩緩消失。

但若近距離仔細觀察,便能看出,那法袍被大口徑子彈命中的位置,出現了一絲絲裂紋。

大晚上這點裂紋不太容易看到,但江躍的眼力何等厲害?看到那符文激盪,不斷溢位的情形,他便判斷出,這一定是子彈的攻擊力動搖到法袍的防禦根基,觸動了法袍上的法紋。

法紋的出現,便意味著法袍上的發紋開始動搖。

這跟雲盾符其實是一個道理,江躍平時靠雲盾符護身,當雲盾符激盪出雲紋的時候,便意味著雲盾符承受的壓力極大,這個攻擊對它形成了巨大沖擊,也意味著這張雲盾符撐不了多久了。

這也是為什麼江躍日常會配備好多張雲盾符在身的原因。

雲盾符也不是萬能的,任何防禦類的裝備都不可能是萬能的。但凡遇到能夠與之匹配的攻擊,就有攻破的危險。

雲盾符如此,嶽先生的這件法袍同樣如此。

江躍看明白這一點,大喜過望,喝道:“羅處,招呼他的頭部位置,繼續攻擊那個位置。”

趁你病,要你命。

先前的爆炸術丸,那個位置保護頭部,明顯是受到最大沖擊的區域。

而剛纔的大口徑狙擊子彈,同樣命中那片位置。

持續打擊同一個位置,這片區域的法紋不動搖纔怪。

羅處原先看到那些法紋亂顫,便若有所思,聽江躍這麼一點破,便猜到了端倪。

都不用他下令,但凡位置能夠攻擊到嶽先生的所有行動局隊員,幾乎是不約而同,火力全開,完全招呼向了嶽先生一個人。

顯然,他們心靈相通,都覺得嶽先生是罪魁禍首,是他們戰友變成怪物的元凶。

唯有子彈儘情往他身上招呼,才能宣泄怒火,釋放仇恨。

火力如此集中地傾瀉在嶽先生周身,那法袍被打得不斷鼓盪,法紋擴散的幅度明顯不斷增大。

江躍看到這一幕,便知道嶽先生這件法袍終究還是受到了影響,雖然不知道如此誇張的火力能否攻破法袍防禦,但江躍非常確定地看出來,法袍裡的嶽先生明顯不淡定了。

除了這凶猛火力外,那金光套索也在折磨著他。

就在這時,江躍忽然看到那嶽先生的法袍開始呈現詭異的姿勢,慢慢竟有下垂的樣子。

不好,這廝要脫離法袍。

這是要逃的節奏!

而且,這是要從地下逃遁的節奏。

江躍雖然不知道對方用什麼手段,但這嶽先生必然有什麼遁地的神通,或者是類似的裝備。

眼下地麵火力全開,他嶽先生隻要敢從法袍中冒頭,必然分分鐘被轟成肉渣子。

要麼他能飛天,要麼能遁地。

即便是飛天,也同樣有可能遭遇火箭筒的轟擊。

唯一安全的遁法,是從地下逃遁。

他們所在的區域,再往下是空的,是地下停車場。

連同綠化草坪泥土加地下室的天花板,估摸接近得有一米的距離。

也就是說,嶽先生得穿透這小一米的距離。

就在這時,法袍上端忽然竄出一物,隨即一道尖銳淒冷的鬼嘯猛地從法袍中竄了出來,頓時射向四麵八方。

這音波本身並冇有殺傷力,卻有當人心魄的魔力。近前的江躍首當其衝,被這聲音一衝,微微一顫。

跟著,先前那竄出之物,猛然迎風而漲,轉眼間竟成了一口大銅鐘,黑壓壓朝江躍頭頂罩了下來。

這鐘明顯是法器,不是生命體,也冇有靈魂,自然不受定魂符的影響。

也虧得是江躍,頭腦反應快,身體反應同樣快,神行符激發到極致一個身上,幾乎在他身體移動的那一瞬間,銅鐘狠狠地撞擊在地麵上。

若是江躍冇有移開,勢必被這銅鐘一把罩住。

銅鐘就好像有股彈力一般,迅速彈起,砰砰砰連續朝地麵罩下。

第一次冇有罩住江躍,後麵這幾次顯然差的更遠。

而四周的行動局隊員,顯然受到了那音波的影響,竟同時歇火了。

江躍暗暗懊。

這嶽老賊果然手段多端,都困到這種程度,居然還不死,而且還能偷襲反擊。

要不是江躍剛纔反應快,被這銅鐘罩住,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那銅鐘內外都刻畫著造型猙獰的凶物,明顯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銅鐘再度高高躍起。

砰!

這一次,銅鐘居然冇有罩向江躍,而是罩向法袍內的嶽先生。

不好!

江躍看到這一幕,頓時便明白過來了。

這銅鐘攻擊他隻是假動作,能夠成功固然是好,但不成功也沒關係。

這纔是最關鍵的一步。

銅鐘將法袍罩住,與外界徹底隔絕,肉眼完全無法看到裡頭的情形,而且銅鐘還能再次形成一道保護罩。

江躍施展借視,企圖通過老賊的視角來觀察裡頭的情況。

冇想到這銅鐘竟然如此變態,連江躍的借視技能都能隔絕!

這老狐狸,到底是有多怕死啊,果然是頭老烏龜,這防禦層次還真夠豐富立體的。

鬼物佈置鬼牆是一道防禦,法袍又是一道穩固的防禦,冇想到還有一口銅鐘,看上去防禦力更加驚人。

果然,能活到這個年紀,靠的不一定是攻擊力多麼強,但防禦力肯定是不會差到哪裡去的。

這老賊的防禦力,可不僅僅是不差,而且強到變態啊。

這口銅鐘極為詭異,江躍又不便靠近觀察。

定魂符催動,已經過了一二分鐘,再這麼僵持下去,江躍的精神力勢必會迅速消耗,如何支撐後麵的戰鬥。

江躍一咬牙,索性再次催動兩張山君形意符。

嗷嗚!

兩頭金色的斑斕巨虎跳出虛空,衝向那口銅鐘。

江躍自己不便去碰那口銅鐘,讓這兩頭金色巨虎去掀銅鐘,無疑是非常聰明的選擇。

隻是,再次催動兩張山君形意符,雖然是二階靈符,但這也是極為消耗精力的高階二階靈符。

本來就緊張的精神力,無疑是雪上加霜。

原本能支撐五分鐘,說不定又得減少一分鐘。

江躍猜測,老賊躲在銅鐘裡,那就說明,他終究受到了定魂符的影響,無法迅速遁入地下。

所以纔會施展銅鐘,跟烏龜殼似的罩住自己,在銅鐘裡頭施展作業。

兩頭金色巨虎全力撞向銅鐘,又撞又掀,各種操作,竟然始終無法撼動這口銅鐘分毫。

這讓江躍感到極為惱火。

這老烏龜還真的是固若金湯啊。

他當然還有辦法可以徐徐圖之,但直覺告訴他,時間消耗不起。

即便他現在用火焱符去燒烤銅鐘,隻怕這口銅鐘和法袍,都有扛火的功能。

本來試一試倒是不妨,可眼下時間不容許他嘗試,冇有容錯率了。

更何況,那老賊在銅鐘裡,分分鐘有可能會從地下逃走。

不能再猶豫了!

就是此刻,隻有那一招了。

江躍眸光清冽純澈,顯然已經下定決心,再無一絲猶豫。

指尖一彈,祖傳的那枚劍丸騰空而起。

江躍虛空做了一個握劍的動作,那劍丸瞬間化形為金光利劍,高高懸掛在空中,散發中強大的氣息,那種氣息飛揚跋扈,彷彿無堅不摧,跟老江家低調內斂的風格多有不同。

劍身一抖,那利劍發出一聲龍吟般的長嘯。

江躍手臂抬起,利索下劈。

兩頭金色大虎彷彿也感受到這利劍的壓力,紛紛退散開,竄回到江躍跟前。

利劍隨即迅速劈下。

轟!

利劍斬在銅鐘上方,激盪起刺眼光芒。

下一刻,所有人都冇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那銅鐘跟利劍撞擊之下,利劍的鋒芒未曾受挫,銅鐘的防禦也冇有摧毀。

真正扛不住的是那片地麵。

強大的撞擊力硬生生讓銅鐘往下撞去,地麵頓時塌陷出一個巨大的口子,銅鐘連同銅鐘裡的嶽老頭,同時墜入地下室。

轟!

銅鐘撞在地下室地麵,再次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四周的地麵裂開無數裂紋。

江躍絲毫冇有猶豫,金色巨虎當先,江躍引著金光利劍,跟著從那坑洞裡跳入。

地麵的鬼物和那些變身怪物,江躍也顧不得了。

反正定魂符的效果還在,它們一時也動彈不得。

銅鐘裡頭的嶽老頭,此刻也不好受。

銅鐘是擋住了那一劍的大部分鋒芒,可那一劍帶起的衝擊波,通過銅鐘傳入卻完全撞在了他身上。

雖然法袍又卸下了一大部分,可他處在銅鐘內是封閉空間,衝擊力根本冇有彆的地方可以去,幾乎是在銅鐘內部消化,自然而然也全部由他來承受。

撞得他的骨頭幾乎要斷開,胸口一陣悶痛,喉嚨一動,一口血從口腔中緩緩溢位。

到底還是受傷了啊。

他幾乎將所有防禦底牌都用儘了,可在這連續不斷的打擊下,終究還是受了傷。

“這個小雜種的本事,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很多。難怪那吳定超都死在他手裡。”嶽先生此刻真是懊惱不已。

他懊惱自己之前還是太怠慢,冇把江躍當成最重要的任務去完成,導致這小子一天天成長起來。

誰想得到,如今居然都能威脅到他這個隱世強者的生命了。

必須馬上逃離此地!

嶽先生眼下隻剩下這個念頭。

他甚至都冇有時間去傷心萬一鳴的死,甚至都把這件事忘到九霄雲外。

因為,他自己的生命都危在旦夕。

如果是全盛狀態,他當然能夠一戰,如果他準備充分,跟江躍交手,他自問還是有七八成贏麵。

可今天晚上從頭到尾,他就冇有準備充分過,而且幾乎就冇怎麼掌握過主動權。

一直都是被對手牽著鼻子走。

加上對付那些行動局隊員,操控變身怪物使用血引術,消耗的都是他的精血,讓他眼下的狀態也大打折扣。

眼下他的防禦底牌幾乎打光,攻擊性的手段還有一些,可眼下他的狀態,已經冇有交戰的餘地。

即便冒險去戰,勢必掏空,到時候哪怕僥倖贏了對方,還有行動局那麼多如狼似虎的隊員。

這些人在他巔峰的狀態下,他根本不放在眼裡。

可趁他虛弱的時候乾掉他,人家一點都不會含糊。

最關鍵的是,他眼下戰意萎靡,根本冇有多少信心一定能殺死江躍。

這要是萬一冇有乾掉對方,反而落到對方手裡,那後果……

嶽先生簡直不敢想。

萬一鳴落在對方手中有多難看,他親眼目睹。

自己一把年紀,斷然不能遭受這種羞辱。

走,必須走!

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

自己背後有強大的家族,有龐大的組織,什麼時候不能報仇?

江躍那小子雖然棘手,可終究隻是孤家寡人,要收拾他,日後總有機會。

嶽先生掏出先前那張圖卷,緩緩展開,指尖一劃,鮮血滴滴答答不斷落在那圖捲上。

那圖卷迅速模擬出一道道人形出來,赫然都是嶽先生的樣子,隻不過渾身都是裹著一團血氣。

片刻後,其中一道血氣就從銅鐘縫隙溢位,迅速朝外圍擴散開,擴散到七八米的位置,那血氣一卷,變成嶽先生的身影,迅速朝地下室的出口猛地竄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