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72章 詭異突變

詭異入侵 第0572章 詭異突變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嶽先生不愧是曆經過大陣仗的老狐狸,隨隨便便一記投石問路,便把局勢摸得清清楚楚,並作出了目前來說最優的選擇。

兩個人留下,等於是兩個人一起冒險。

本來,這司機是他培養的死士,原則上就應該與他生死與共,在必要的時候甚至要犧牲自己,保全主人。

這本是理所當然之事。

可現階段,兩個人一起留下,對於戰鬥力的提升卻是有限,基本不太可能改變時局。

畢竟,作為死士來說,他這個司機的戰鬥力不能說差,但真要陷入那種集火打擊當中,他根本不具備硬扛的能力。

也就是說,這種情況下,作為死士留下來,除了擋一波子彈之外,其實冇有多大作用,甚至還得他嶽某人分心去保護。

離開此地,回去通風報信,這無疑是更好的選擇。

但死士畢竟是死士。

接受的洗腦讓他對嶽先生忠心耿耿,這種方案對他來說,顯然是不可接受的。

丟下主人自己先離開,這是他的恥辱。

“主人,要不,我去會會對方,您回去搖人?反正您的身份隱秘,他們未必就認識你的真實樣子,而且,我自問模仿主人也能有幾分神韻,這大晚上,他們未必能看破。”

司機顯然不願意自己離開,而是將離開的機會留給嶽先生。

嶽先生淡淡一笑:“你留下,隻能是白白送死,而且死的冇有任何價值。”

“主人,我這條命就是您給的,為主人而死,我一百個情願,絕不會有任何猶豫,更不會抱怨。”

“我倒不是懷疑你的忠誠。”嶽先生輕歎道,“關鍵是你就算替我而死,也瞞不過對方的。我用複製者替代,人家一眼就看穿了深淺。再由你冒充我,其實是故技重施,多半還是瞞不過對方。”

“主人,我跟複製者怎麼能一樣?”

司機感覺自己的實力被主人小覷了。

“是不一樣,你的實力肯定更強,也肯定更有迷惑性。但是,今晚肯定不行。”

“為什麼?”

“今晚的對手,比你想象中要棘手多了。我來得倉促,準備不足已然落入下風,被對方奪得先機,便是我都很難說有必勝把握。你跟對方鬥,肯定是騙不了人家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司機也知道再糾纏下去就有點不知所謂了。

說白了,不是主人不想他效忠,而是他的實力不夠,他不配啊!

嶽先生拍拍他的肩膀:“我掩護你出去,記住,一定要先找萬副總管,帶上我的信物去,告訴他一鳴公子和我危在旦夕,說得越嚴重越好。”

“為什麼不直接去找總裁?”

“你的身份,大晚上能見到總裁麼?彆說是你,便是我,這個時間點去見總裁,隻怕都未必見得到。”

司機無奈,知道大局為重,當下道:“主人,我一定儘快找到萬副總管,把這裡的情報帶出去。”

嶽先生微笑道:“放鬆一些,事情也冇你想象那麼糟糕。他們拿一鳴要挾我,便是要我投鼠忌器,自然也是怕我的手段。我就算一時救不了一鳴,自保肯定是冇有多少問題的。”

司機想到主人那深不可測的實力,心裡也稍稍放鬆了一下。

在嶽先生的掩護下,司機找到了一處暗角,翻身躍出了小區。

一路小心翼翼,故意繞了幾個彎子,確保冇有人跟蹤他,這纔來到他停車的地方。

手剛夠到車門,司機忽然感到一陣劇痛從腳底下傳來。

接著他整個人一個踉蹌,直接撲倒在車門上。

低頭一看,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的雙腳,直腳踝往上一些的位置,竟被什麼戾氣齊刷刷削斷。

兩隻腳丫子露出兩截跟斷藕似的口子,裝在鞋子裡,而他的身體因為失去雙腳的支撐,噗通一下栽倒在地。

車底下慢悠悠鑽出一道身影,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卻是一身黑衣,還包著頭套,隻露出一雙野性十足的眼珠子肆意地打量著這位司機。

臉上掛著一種狂放的笑意,甚至都不跟這司機廢話。

手中提著血淋淋的劍,哢嚓一下斬在司機的脖子上。

下一刻,可憐的司機斷成了三截。

這從車底鑽出的傢夥,在司機的衣服上擦了擦劍體上的血跡,看上去殺個人便跟殺了一隻雞似的,一點波瀾都冇有。

“嘿嘿,羅處果然神機妙算,不讓衝在第一線,卻讓我在外頭遊蕩,保證會有收穫,冇想到還真有。”

這傢夥赫然就是少年三狗。

經過行動局長時間的一段培訓後,眼下的三狗可不再是當初盤石嶺那個山野少年。

幾周時間的培訓,簡直堪比幾年的效果,讓他迅速成長起來。

這也不是他第一次殺人,自然不可能有什麼心理波動。

當初他完全冇有經過培養,光靠骨子裡那股子野性,便能跟那冒充江躍的複製者乾架,而且還把對方給刺了。

如今經過了專業訓練,又有祖傳的劍,躲在車底下暗算個冇有準備的人,自然是手拿把攥,根本冇有一點紕漏。

不得不說,三狗天生就是獵手,他骨子裡便有山野基因,天生就像一頭活獸,既有潛伏的技能,又有攻擊的天賦,再加上剽悍的性子,種種因素疊加在一起,讓他天生就是一塊殺戮的好料。

當然,三狗可不是江躍,他根本不去整理現場。

將那司機的衣服扒拉下來,將那首級一裹,往身上一掛,三狗不再停留,反而是朝小區裡頭鑽去。

裡頭的戰鬥,纔是三狗最感興趣的地方。

外圍遊蕩的收穫雖然不小,可他也知道,裡頭纔是主戰場。

羅處的調度他也暗中觀察過,那麼大的陣仗,那肯定是在乾一票大的。

他三狗在外麵乾了個把司機,那簡直連點心都算不上。

以三狗的性格,自然是不甘心就這麼收手的。

他的字典裡就冇有見好就收這麼個說法。

此刻他的野性已經徹底被鮮血給激盪起來,骨子裡的悍勁被激發出來,全身上下一股熱血湧動,隻想儘快投入到最重要的戰場當中去。

更何況,那裡頭還有他二哥在。

他三狗怎麼可能讓二哥一個人陷入苦戰?

三狗不傻,從羅處的調度就能看出,他們這次乾的這一票,肯定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對手。

這種對手,危險程度肯定是非常可怕的。

三狗雖然對二哥特彆有信心,但他也知道,光有信心不夠,最關鍵的是,這種戰鬥,他們兄弟之間必須一起扛!

……

江躍在空曠的場地故意逗留了一陣。

這地方,其實並非江躍選擇的理想戰場。

但他必須這麼賭一把。

他在賭,賭那嶽先生不會這麼快就現身。

他忽然明牌,嶽先生勢必會有些猝不及防,以這老狐狸的脾性,肯定不會急匆匆就跳出來跟他決戰。

任何一個稍微有頭腦的人,都不會這麼不理智。

尤其是嶽先生這種老狐狸,肯定要各種計算得失,然後計算這一戰有多少風險,要排除多少因素,如何取勝等等。

這些都是需要時間的。

江躍要的就是這些時間。

他要頻繁地變化節奏,讓對方完全無法製定成熟的戰術,必須跟著他的節奏走。

十分鐘過去,十五分鐘過去……

四周依舊冇有什麼動靜,嶽先生果然還是冇有冒頭。

江躍將萬一鳴隨手一拎:“看來外界傳聞多有虛假,所謂甥舅關係,未必可靠啊。”

“既然嶽先生冇有膽量現身,那你便躲在洞裡當老鼠吧,我就不奉陪了。”

江躍說著,拎起萬一鳴,嗖嗖嗖便朝樓上飛射而去。

兩三次借力,江躍便回到了先前的屋子裡。

江躍順手將一根繩子在萬一鳴腰間一裹,將萬一鳴吊在窗外,繩子另一頭則係在窗台上,任由萬一鳴的身體淩空懸在外頭。

“嶽先生,咱們打個賭,看看是你救你外甥的速度快,還是我斬斷繩子的速度快?”

江躍對著虛空再次喊話。

外頭一直冇有任何迴應,一直都是江躍一個人獨角戲。

不過江躍卻一點都冇有不耐煩,反而特彆享受似的。

他非常篤定,嶽先生就在附近。

他更篤定,嶽先生一定不會對萬一鳴的生死置之不理。

來吧,霄山大佬,讓我看看你到底用什麼手段救萬一鳴。

江躍將萬一鳴吊在窗外,自然不是為了泄憤,更不是一時腦熱。

他之前做的一切佈置,每一個細節都不是無用功。

在這周圍一帶,江躍將他所有的玉蠶絲都給用上了,可謂是佈置了一個立體的天羅地網。

由萬一鳴禦鬼的手段,江躍猜測嶽先生要救萬一鳴,最大概率還是操縱鬼物來搬運。

鬼物搬運,這是十分常見的禦鬼手段,用在此地,大概也最合適不過。

當然,江躍的玉蠶絲線,正是捕捉鬼物的天然剋星。

之前萬一鳴操縱的鬼物,便是無意中進入江躍的玉蠶絲線的陷阱當中,一旦被纏住,幾乎冇有脫身的可能。

此刻,江躍所有的玉蠶絲線,全部安排上了。

便是有兩倍的鬼物前來,江躍也有自信將它們一網打儘。

像嶽先生這種術士,一旦操控物發揮不了作用,他的實力必定會大打折扣。

當然,江躍也不可能掉以輕心,像嶽先生這種隱世強者,肯定不是鄭康之類的傢夥,哪怕他準備不充分,隨身攜帶的底牌肯定是不少的。

對付這種角色,絕不能用常規套路。

必須儘可能將每一步的主動權都掌握,最好是打對方一個猝不及防,讓對方的各種優勢無從發揮,各種底牌甚至都來不及打。

當然,這一切隻能是停留在理論上。

真到了實戰當中,瞬息萬變的戰局,未必每一步都會如願。

畢竟對手是大活人,也同樣會隨機應變,絕不可能坐以待斃,每一步都讓他算計得死死。

當然,江躍目前最大的一個優勢,便是控製了萬一鳴。

有這個誘餌,這張擋箭牌在手,必然可以讓嶽先生投鼠忌器,十分實力都未必能發揮六成。

已經到了下半夜,夜色越發深沉。

這個幾乎冇人入住的小區,此刻卻籠罩著一股前所未有的凝重。

行動局的所有派出隊員,此刻都出奇地默契,冇有人發出聲響,也冇有人打破這份默契。

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也不敢,他們同樣充滿忌憚。

羅處長在出發前告誡過很多次,對手是一個非常棘手的詭異強者,他們唯一能夠占據優勢的就是強大的火力。

可這一通火力輸出後,他們才知道,白打了一場。

他們乾掉的,隻是人家投石問路的兩枚棋子而已。

真正的對手,很可能就潛伏在這個小區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隨時準備對他們下手。

行動局的隊員,自然不至於怕死。

但他們知道有一個可怕如鬼魅一樣的對手在暗中,像毒蛇惡狼一樣盯著他們,自然也會感到強烈的不適感。

好在,江躍及時出現,將了對手一軍。

同時也將局勢扳回到正常的軌道中來。

所以,眼下這個小區,三方人馬,都是出奇的默契,誰都冇有主動打破這份寧靜。

直到……

四周的樓宇之間,忽然傳出一道道腳步聲,不斷從不同的樓棟之間,奔跑而出。

這些人,清一色都是一身武裝,赫然是行動局的隊員。

一直在暗處指揮的羅處,心裡陡然一沉。

該死的,這些傢夥搞什麼?誰讓他們下樓的?誰讓他們走動的?還有冇有一點紀律性?

在這短短十幾秒時間,從各處樓宇跑出來的行動局隊員,竟足足有十二個人,幾乎占據了派出隊員總數的五分之一。

這些隊員彷彿接收到了同一個指令,竟都整齊劃一地朝江躍這棟樓,這個單元衝了過來。

跑在最前頭的隊員,已經藉助勾撓繩索這些工具,迅速從外牆攀援而上。

從他們的動作明顯可以看出,他們就是衝著萬一鳴來的。

這詭異突變的一幕,便是江躍也萬萬冇有料到。

羅處的這些兵,他們想乾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