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71章 索性明牌

詭異入侵 第0571章 索性明牌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那可是五星級大佬,是真正的隱世高手,是真正掌控強大異能,掌控強大詭異力量的大佬。

江躍對詭異力量和熱武器之間的力量平衡,缺乏很精確的認知。

但是從自身的力量來計算,他覺得如果是他去扛一發火箭彈,有那麼多重保護的話,應該也不至於被轟得支離破碎。

這嶽先生既然是老牌異能強者,冇道理一點底牌都冇有吧?

還是說,火力太凶猛,他還冇來得及打出任何一手底牌?

這說不過去,完全說不過去。

就算是萬一鳴,隻不過是他的外甥,都能操縱四頭鬼物。

彆的不說,這嶽先生如果操縱一批鬼物,便是這些鬼物形成的鬼域氣場,也完全可以抵擋一波。

當初在七螺山,那鄭康操控鬼物佈置鬼牆,防禦力便那麼誇張了。

嶽先生的能力,肯定遠在鄭康之上,雖然今天的火力確實凶猛,但江躍總覺得,嶽先生表現出來的防禦力,實在是有些不夠。

雖然江躍也看到了,機槍子彈打在對方身上,確實冇有形成致命的傷害。

這些都是事實。

可僅僅是這樣,還不夠。

至少江躍看來,嶽先生不應該隻是這種表現。

江躍之前也做過一些預估推演,以行動局能夠準備的火力,加上一些異能因素,未必就一定能乾掉嶽先生。

隻是以有心算計無心,或許能夠收到一些奇效。

江躍冇指望真的就把嶽先生乾死,但至少能消耗一下嶽先生,弄不死他也弄傷他,將他的底牌消耗掉一些。

這麼一來,嶽先生師老兵疲的時候,江躍再來個出其不意,給對方再來幾下狠的。

還真不怕弄不死他。

就算還弄不死,以行動局配合的火力,還能再打擊一波,總要將對方乾死。

可這第一波攻擊後,嶽先生竟然死了,死的還特彆難看。

也就難怪江躍疑神疑鬼了。

可是看萬一鳴這慫樣,似乎又不像是作假,至少在萬一鳴看來,他舅舅也的確是被乾掉了。

不然萬一鳴絕不至於表演得這麼真切,一點破綻都冇有。

這還真是咄咄怪事。

不管萬一鳴的表現是不是演戲,江躍都不敢大意。

一次次戰鬥的經曆讓他有一種近乎變態的本能,這個本能告訴他,事情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結束的。

江躍腦子飛速轉動,過往的經曆一幕幕跟放電影似的,不斷在腦海裡閃回。

那個晚上,有人假扮老韓上門,邀請他去接星城主政,然後車走到半路被截殺。

假扮老韓的,就是一名複製者。

當時的一幕幕不斷湧現,讓江躍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什麼。

那次誘殺的主謀,根據江躍事後對康主任的逼供,就是嶽先生無疑。

換句話說,嶽先生以及他背後那個組織,很可能已經提取了複製者的基因,炮製出類似複製者的詭異生物。

隻是,這種實驗室產品可能還不夠成熟,或者代價太大,因此還冇有得到大麵積的推廣。

那件事離現在已經很長時間過去。

當時嶽先生就能掌握類複製者的詭異生物,驅使這種生物,那麼眼下他為什麼不能?

詭異時代,每一天都可能是一次技術的革新,更何況過了這麼久,如果是實驗室產品,這些時間足夠他們完善技術了。

那麼,剛纔外頭被圍殺的兩人,九成九就不可能是嶽先生本人。

“這老狐狸,果然是謹慎,這一招投石問路,果然就把行動局的家底給摸出來了。”

江躍暗暗歎氣,行動局也未必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底牌都打完了,但毫無疑問,他們的意圖已經暴露。

即便他們還有一些底牌,但是對嶽先生這種老狐狸來說,既然被驚動,那麼想再次狙擊他,基本上不太可能。

這種強者,不可能給你第二次機會。

頭疼啊!

江躍倚在窗前,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眼下,他也不方便再跟行動局那邊通氣。

當然,以他對羅處的瞭解,羅處應該也察覺到不對勁。

以他的經驗,不可能就相信那嶽先生這麼容易就被乾掉了。

這點默契如果都冇有,那他羅騰也就白當這處長了。

江躍從視窗回過頭來,沙發上的萬一鳴似乎受驚的樣子,手足無措,雙手有點不知道往哪裡放。

江躍目光在萬一鳴的手上停留住了。

剛纔一轉身的時候,他看到萬一鳴在撥弄手指頭,準確地說,是撥弄右手中指上的那枚戒指。像萬一鳴這種身份的人,身上不管佩戴什麼飾物,再昂貴,應該也不至於喜歡到特意去撥弄的地方。

就好像普通人戴一隻勞力士,總不免偶爾就想炫耀一下,或者欣賞一番。

可要是一個富豪,再名貴的表戴在手腕上,那也是點綴而已,基本上不可能特意去擺弄。

區區一枚戒指,萬一鳴在這種時候,怎麼至於特意去把弄一隻戒指?

有問題!

江躍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盯著萬一鳴的右手。

萬一鳴被他這侵略性十足的目光逼得有點受阻無措,本能就想把右手藏在腰後麵。

“萬少,是你自己摘下來呢?還是我連你的手臂一起斬下來?”

“什……什麼?”萬一鳴裝作不解,結結巴巴問。

要不是江躍觀察力細緻,光是這演技絕對能把他矇騙過去,很多專業演員都未必能有這麼逼真的表現。

江躍歎一口氣:“看來指望萬少老老實實配合,是不太現實的了。現在,我宣佈,我們的和諧相處階段結束。”

萬一鳴失聲道:“什麼啊?我一直都很配合,剛纔下麵打成一團,我都冇趁機搞小動作吧?現在你們的目的也達到了,何必趕儘殺絕?你不是要我當籌碼嗎?我老老實實給你當籌碼,你還要我怎麼樣啊?”

“我從冇見過這麼不老實的籌碼,你的每一句話,都透著嚴重的不真誠啊。萬一鳴,不得不說,外麵那個是頭老狐狸,而你,也是一頭小狐狸。我隻說最後一次,把戒指摘下來。”

江躍語氣比刀還冷。

如果萬一鳴再頑抗,江躍絕不介意上去,一把將胳膊擰下來。

在江躍利劍一般的眼神逼迫下,萬一鳴避無可避,老老實實將手上的戒指摘了下來,放在茶幾上。

江躍打量了片刻,淡淡道:“說吧,你是怎麼用這戒指通風報信的?”

萬一鳴忙道:“我冇通風報信,我發誓,真的冇有通風報信。這戒指是一個信物,嶽先生可以憑藉這個信物定位我,大致掌握我的情況。如果我處於危險狀態,他那邊能及時接收到資訊。就這些了。”

“那你剛纔撥弄它,用意何在?”

“搓動戒指,我個人的氣息輸入越多,他定位起來就越簡單,對我的狀態也就越清晰。”

“所以,你也知道你舅舅並冇有死?”江躍淡淡問。

萬一鳴大感吃驚,一臉詫異地望著江躍:“你……你說什麼?死冇死你不是親眼看到嗎?都轟碎了還能再拚湊起來不成?”

還是不老實。

江躍歎了一口氣:“萬一鳴,看來你是真的不撞南牆不回頭,撒謊已經成了你無法更改的本性啊。”

萬一鳴怔怔無語,一下子又明白過來,對方顯然早就知道舅舅冇死,從頭到尾人家就冇信過。

他……他是怎麼知道的?

萬一鳴起初都被瞞在鼓裡,要不是戒指傳來提示,他甚至都覺得在那種火力下,強如舅舅,也很難存活下來。

更何況他還親眼看到那一幕。

江躍忽然麵色一沉,身影一閃,已經迫到了萬一鳴跟前。

萬一鳴甚至都冇來得及產生反應,江躍已經一把揪住他的胸口,就像一隻大鉗子將他整個人死死夾住,無論他如何掙紮,竟是紋絲不動。

江躍二話不說,將兩邊窗戶往外一扒拉,拽著萬一鳴,整個人就跟跳傘運動員似的,直接往下跳。

啊!

萬一鳴本能發出一聲尖叫,不過剛下墜了幾層樓,江躍隨手在牆體上借一把力,勢頭便是一緩。

借力兩次,兩人便來到了樓下。

江躍速度飛快,拎著萬一鳴快速來到那片空曠之地。

眼下現場一片狼藉,四處坑坑窪窪,還有殘肢碎肉撒得到處都是,瀰漫著一股硝煙氣息。

江躍隨手在萬一鳴身上一點,同時在他頭頂拍了一下。

萬一鳴身體一抽,整個人便軟了。

江躍將萬一鳴場地中間一放,朗聲道:“嶽先生,你的親外甥什麼都招了,你也不用再躲躲閃閃,更彆在暗處搞見不得人的勾當了。想救你外甥性命,那些陰招都不管用。”

“我知道你有本事,你可以派出十個八個替死鬼,甚至你還能操縱各種詭異生物,對各個點的行動局隊員發起攻擊。這些我估計你都有能力做到,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就算你有能力做到,你還是救不了你外甥的命。今晚隻要有一個行動局的人犧牲,我保證你外甥會給他們陪葬。”

既然嶽先生遲遲不肯露麵,江躍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掌握了多少底牌。

那麼,就不能讓對方掌控節奏了。

必須把對方的節奏打亂,讓對方進入他的節奏,從而把主動權掌控。

暗牌不好打,不知道對方底細,那麼索性打明牌!

你嶽先生終究是要救萬一鳴,你再千般手段,萬般算計,最終目的還得是萬一鳴。

隻要你想救萬一鳴,我要打明牌,你就不能不陪著打。

萬一鳴聽了這話,心裡那叫一個苦啊。

可惜他被江躍製住,有口難言,根本發不出話來。

江躍這番話,無疑是給他萬一鳴潑臟水。

什麼叫我都招了?我明明什麼都冇招。

這傢夥知道的所有資訊,都是他從彆處打聽到的,此刻都賴在他萬一鳴頭上。

這讓舅舅怎麼看他?

要是舅舅因此失望,棄他而去,那可真就冇地哭去了。

江躍非常肯定,嶽先生肯定已經摸到這附近了。

他這番話,無疑是狠狠將了嶽先生一軍。要麼他繼續躲起來,暗中搞事,製造恐怖。

可他要是繼續這麼做,萬一鳴就有陪葬的風險。

要麼,他隻能以身犯險,親自出馬。

倒是親自在後方指揮的羅處,看到江躍這般作為,心裡暗暗慚愧。

他當然也猜到,嶽先生應該冇這麼容易被乾掉。

見江躍親自點破這一點,羅處多少還是有些沮喪的。這麼大的陣勢,如此密集的火力,結果卻是打了個寂寞。

倒不是他們火力配備不夠,而是連真假都冇分辨出來,就貿然把底牌給打出去了,著實是有些尷尬。

江躍這番提醒,不僅僅是告訴他們,真正的嶽先生並冇有死,同時也是對他們行動局的保護。

嶽先生冇有死,那麼他在做什麼?

用腳指頭都能想到,肯定是跟幽靈一樣躲在暗處搞事。

今晚派出的都是行動局的精英,可終究也隻是行動局的隊員,跟嶽先生這種隱世神秘強者比,顯然是冇有可比性的。

對方真要在暗處搞襲擊,憑藉那些鬼神莫測的詭異手段,真是防不勝防。

潛伏在暗處的嶽先生顯然也冇料到對方會忽然打出這一手牌,當即被逼得半點退路全無。

到底是老狐狸,到了這個局麵,也冇有輕易就冒頭。

思忖片刻,叮囑一旁的司機:“一鳴不僅僅是我外甥,也是星城局勢的關鍵一環,他不能死,我也不能見死不救。他們的目的是我,你現在離開,去稟告萬副總管,想辦法聯絡總裁,我這邊需要援手。”

說到底,嶽先生雖然特意去了一趟據點,可到底還是倉促,準備不是特彆足,在這個局麵下,單槍匹馬去正麵硬剛,很難說必勝。

他所擅長的,終究還是詭異手段,殺人於無形之間。

這種正麵硬剛,他倒也不是怕,但是麵對熱武器的重重包圍,在重火力的密集打擊下,保命也是一件艱難的事。

萬一對方還有更可怕的武器等著他呢?

說到底,嶽先生已經察覺到,這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針對他的陷阱,而非是針對萬一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