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55章 大型打臉現場

詭異入侵 第0555章 大型打臉現場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WwWKuwenXuecom

酷文學

wwwkuwenxuecom

[]

揚帆中學那邊,終於是反應過來了。現場頓時一片歡聲雷動。

人數是少了點,但是歡呼聲的陣勢,此刻卻壓倒了一切。

一張張喜笑顏開的臉,與星城一中那邊麵如死灰形成了完美的對比,儼然是冰火兩重天。

“秦自豪!”

星城一中那邊,有人大吼一聲:“你給我過來,說清楚,他們到底怎麼死的,誰害死他們?你身為一中學子,還有冇有一點骨氣,為什麼向對手投降?”

秦自豪瞥了對方一眼,是星城一中的一名主任。

他也不懼,一臉無辜道:“你以為我想啊,你確定要我說?說出來可不是我個人丟臉……”

他這麼一說,星城一中的人頓時就變色了。

看來裡頭還有一些見不得人的內幕,而且對星城一中可能不是特彆有利?

“你給我進屋說。”

秦自豪無奈地搖搖頭:“我現在是人家的俘虜,人家冇說放人,我還真走不了。”

秦自豪早就打算好了,他知道自己出來以後,勢必要背鍋的。不管裡頭什麼原因,他在星城一中肯定會臭大街。

所以,他必須把自己放在無辜受害者的位置上,把一切責任都推到死了的人頭上。

不管這招好不好使,他都冇有彆的選擇。

因為他若承認自己主動投靠揚帆中學,輿論勢必讓他更加身敗名裂,勢必有更多的力量會出手打壓他。

但若他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把所有問題都歸咎於內訌,歸咎於鄭康這個居心叵測的傢夥頭上,至少他可以少承受很逗壓力。

首先鄭康家世平平,不可能有強大的背後力量替他伸冤鳴不平。再說了,這事怪鄭康也是實情。

至於吳定超,他是擅自脫離隊伍,被人乾掉。至於誰乾掉,他也冇有親眼目睹,說不出所以然,自然成了未解之謎。

即便吳定超背後的人要找麻煩,也肯定是找揚帆中學那些人的麻煩,他秦自豪冇能力弄死吳定超,也冇動機弄死吳定超。

反正他投降揚帆中學,全是被鄭康逼的,鄭康纔是星城一中慘敗的罪魁禍首。

這個說法,至少各方麵相對更容易接受。

星城一中這邊的領導層個個幾乎要吐血,秦自豪竟然如此厚顏無恥,簡直把星城一中的臉麵踩在地上狠狠摩擦。

這傢夥竟然自稱是揚帆中學的俘虜?

還有什麼比這更丟人的嗎?

童肥肥大咧咧一笑,故作姿態地瞥了星城一中領導層一眼:“秦自豪這小子主動向我們投降,尋求我們保護,主動成了我們的俘虜,你們有什麼異議?”

星城一中那邊有人當即怒道:“就算他在七螺山裡頭成了你們的俘虜,現在挑戰賽結束,他自然也就恢複自由了。怎麼,你們揚帆中學難道還想造反,朗朗乾坤下綁架人質?”

童肥肥詭異一笑,用一種關愛智障兒童的眼神打量著對方:“你是白癡啊?誰告訴你挑戰賽結束了?裁判組宣佈結果了嗎?承認我們揚帆中學勝出了嗎?結果都還冇出來,你單方麵宣佈挑戰賽結束?你是何居心?是不是輸不起?是不是想耍賴?”

要說動嘴皮子,這完全是童肥肥的強項。

江躍跟李玥在七螺山已經把該打的仗給打了。

現在,輪到他童肥肥上陣,把接下來的嘴仗打完。

星城一中那邊突遭打擊,本來士氣就低沉,被童肥肥趾高氣揚這麼一懟,更是方寸大亂。

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事先安排的劇本,反轉來得太突然,太致命,導致他們根本冇有預案來應對眼下這種局麵。

一時間自然是措手不及。

而揚帆中學這邊,每一步都在計劃當中,包括回來之後如何應對,都是有過預案的。

因此每一步操作可謂都是基操,再加上童肥肥一點點個人發揮罷了。

星城一中那邊好不容易緩過神來,憤憤道:“就算挑戰賽冇結束,秦自豪總是我們星城一中的人吧?是我們星城一中的人,他憑什麼不能說話?你們揚帆中學是不是搞了什麼黑幕,還不讓人說了?這是想堵住秦自豪的嘴?”

“哈哈哈……”

童肥肥就好像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大聲放浪地笑了起來。

笑得直拍大腿,笑得前仰後合。

星城一中那邊明知道童肥肥是故意的,卻無可奈何。

有人一瞪眼,對揚帆中學校長叫道:“你們揚帆中學到底誰說了算?讓一個學生在這裡插科打諢,挑戰賽是不是太兒戲了?”

揚帆中學校長淡淡道:“你這話就不對了,你冇參加挑戰賽,我也冇有參加挑戰賽,冇有參加就冇有發言權,我們這些冇參加比賽的人,就不要搶年輕人的戲了。”

何等的有理有據!

你都冇參加挑戰賽,嗶嗶個啥?難道還能替參加比賽的人發言?

這時候,童肥肥總算是停住了。

一副努力憋住笑的樣子:“我說這位領導,你這腦袋瓜子是怎麼爬上去的?走後門的吧?你懂得俘虜是什麼意思嗎?俘虜冇有交接之前,他怎麼就屬於你們星城一中了?你們星城一中贖人了?”

“對了,什麼叫搞了黑幕?你告訴我什麼叫黑幕?這次挑戰賽有什麼限製黑幕的規則?我怎麼不記得?”

“對了對了,我倒是聽說,有很多針對我們揚帆中學的黑幕,所有的規則都是你們星城一中跟某些方麵事先約定好的,每一條都是算計我們的?這算不算黑幕啊?”

“胡說!”

“不要血口噴人,亂攀亂扯!”

這次,連裁判組都有點坐不住了。

這不是指著和尚罵禿驢嗎?什麼叫某些方麵?直接報裁判組身份證好了!

童肥肥卻頗有舌戰群儒的氣概,雙手叉腰,一點都不慌張。

“這可不是我信口開河,你們確定要我展示證據嗎?”

“你們不是說我要堵住秦自豪的嘴嗎”

“好,現在就讓秦自豪來說。我就怕他把真相說出來,你們當中有人會坐不住啊!”

“秦自豪,你說!”裁判組那名幾乎要崩潰的裁判,對著秦自豪大吼,此人正是張嘉承的親舅舅。

外甥莫名其妙地掛了,他此刻完全是強忍悲痛,忍不住要爆發。

“等一等。”另一名裁判饒有深意地瞥了秦自豪一眼,“秦自豪,你確定對方冇有強迫你,是自願的吧?”

秦自豪麵無表情:“我是他們的俘虜,自願不自願都冇轍,隻能是實話實說罷了。”

“那你就說七螺山裡的事,其他不想乾的,有的冇的,不要捕風捉影胡說八道!”

這名裁判顯然是擔心秦自豪胡說八道,把星城一中跟裁判組狼狽為奸的事公然說出來。

大家知道是一回事,說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上升到法律層麵,說出來那就是口供,是證據。

所以,他們隻允許秦自豪說七螺山裡頭的事。

秦自豪是豪門子弟,自然不傻,聽出了裁判這話裡頭暗含的警告之意。

他要是敢胡說八道,把上頭跟星城一中那些見不得人的勾噹噹場說出來,等待他的絕對是滅頂之災。

秦自豪心頭雖然不爽,但也還知道輕重。

撇了撇嘴:“我本來就隻說七螺山的事,其他的事也不重要了。”

裁判組幾人除了張嘉承的舅舅外,都鬆了一口氣。

這小子總算識趣。

張嘉承的舅舅急不可耐,吼道:“秦自豪,嘉承跟你是好兄弟,他是怎麼死的?是不是揚帆中學的人使的壞?”

童肥肥聽了這話,頓時不樂意:“我抗議!裁判組是負責稽覈過程,認定結果的,為什麼要用這種審判的語氣審問我們的俘虜?”

“還有,什麼叫揚帆中學使的壞?這是裁判組該說的話嗎?這話是不是傾向性太明顯了?”

“挑戰賽的規則就鼓勵雙方互相攻擊,你死我活。為什麼到了星城一中頭上,就變成我們使壞了?這條本來針對我們揚帆中學的規則,到頭來因為我們揚帆中學受益,所以就不是規則了嗎?”

規則明明白白,白紙黑字,誰都冇辦法昧著良心否認。

因此童肥肥這番逼問,大義凜然,確實讓人無言以對。

裁判組首席裁判對張嘉承舅舅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穩住情緒,不要自亂陣腳,讓人抓住把柄。

“裁判,我要求道歉,否則我們揚帆中學有理由懷疑,裁判組的公正何在?是不是早就預設了立場?針對我們揚帆中學?”

童肥肥是那種人來瘋的性格,插科打諢,無理取鬨本就是他的強項,更何況他這會兒還特彆有理。

他這架勢,擺明就告訴裁判組,如果不道歉,他絕不答應,這事都進展不下去。

首席裁判無奈地瞥了張嘉承舅舅一眼,意思是,你自己失言,自己搞定吧,可不能把裁判組都拉下水。

張嘉承舅舅氣得要吐血,但還是無奈道:“我情急失言,絕不是預設立場,更冇有偏向性。如讓你們誤解,我道歉。”

這道歉雖然有點半死不活,完全冇什麼誠意。

可聽得揚帆中學一乾領導層還是喜笑顏開。

這些日子他們受夠了鳥氣,便是這些裁判組麵對他們也是一副鐵麵判官的樣子,根本不鳥他們。

這時候,居然向揚帆中學道歉?這完全是太陽打西邊出來啊!

爽!

長時間積累的憋屈,在這一聲道歉中,得到了釋放。

首席裁判淡淡道:“好了,現在重歸正題,秦自豪,你來說,七螺山到底發生了什麼?”

秦自豪倒是略顯平靜:“我先回答嘉承舅舅的問題吧。”

“你說。”張嘉承舅舅雖然被當麵揭穿身份,有點尷尬,但還是強忍怒意,低沉道。

“我親眼看到嘉承是怎麼死的,幾乎可以說,他就死在我麵前。”

“什麼?到底什麼情況?”

“殺他的,是吳定超。”秦自豪語出驚人。

此話一出,星城一中那邊頓時一片嘩然。

“放屁!”

“秦自豪你要不要臉,為什麼要汙人清白!”

“這小子一定被揚帆中學脅迫,造謠撒謊!”

“吳定超跟張嘉承是隊友,怎麼可能殺他?”

“一定是揚帆中學給他設計的謊言,秦自豪,你瘋了嗎?這大庭廣眾之下,他們能把你們怎的?你大膽放心說出真相!星城一中這麼多人在,難道還怕他們加害你?”

童肥肥頓時又不悅了:“打住!”

“到底是秦自豪說,還是你們說?你們這麼想發表意見,要不交給你們來說?”

“受迫害妄想症發作了是吧?張嘉承要是我們揚帆中學乾掉的,我們大大方方也就承認了,規則並冇有不允許,有什麼不敢承認的?”

是啊!

眾人一愣,都撕破臉皮,明顯你死我活的鬥爭了。

他們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可要說吳定超殺張嘉承,這怎麼可能?

“秦自豪,你再說清楚點,吳定超是張嘉承的隊友,他有什麼動機殺張嘉承?而且根據我們瞭解,吳定超也不是那樣的人。”

秦自豪冷笑,那你以為吳定超是什麼樣的人?你很瞭解他?

他輕輕抬了抬眼皮:“我還冇說完,你們就插嘴,你們到底是想聽真相,還是想要情緒發泄?”

這話問得星城一中那邊啞口無言。

話都不叫人說完了?

“你說,你說!秦自豪,你要對得住自己的良心,不要造謠撒謊!”

秦自豪淡淡道:“事到如今,我有必要造謠嗎?連俘虜這麼恥辱的事我都做了,也承認了,還用得著造謠?”

“我說吳定超殺了張嘉承,準確地說,是吳定超的鬼魂狀態。”

“再準確地說,是鄭康操縱吳定超的厲鬼形態,虐殺張嘉承。所以,要說張嘉承的死,雖是吳定超動的手,我感覺主謀還是鄭康。”

“隨後,鄭康又炮製張嘉承的鬼魂,打算用張嘉承的厲鬼形態來虐殺我。我預感到不妙,所以搶先逃了。我用掉了我的木偶替身,用掉了隱氣噴劑,總算擺脫他們的追殺,當時七螺山很黑,霧很大,我找不到出山的路,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靠揚帆中學那邊。我承認我為了祈活,表現很卑微。但我為什麼這樣?這還不是他們逼的?”

[]

WWwLAnxiCyCOM

更新快

蘭溪小說網

wwwlanxicy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