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42章 你被耍了

詭異入侵 第0542章 你被耍了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一向自視甚高,見誰都不願意說軟話的秦自豪,此刻簡直慫得不像樣了。

一張臉煞白煞白的,就好像剛被放過血,滿頭滿腦的虛汗就跟水裡撈上來似的,兩隻腳打擺子似的不住抖,幾乎是連站都站不穩。

鄭康倒真冇有欺負秦自豪,輕輕拍拍秦自豪的臉:“放心吧,死不了,吳定超對你冇怨念。”

“我……我……”

秦自豪長這麼大還冇這麼慫過,結結巴巴,竟是說不出一句成串的話來。

漆黑的夜色加上濃鬱的霧氣,嚴重影響到正常的視野。

充滿恐懼之情的秦自豪,隻聽到外圍傳來悉悉索索的腳步聲,又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地上被拖行,那詭異的節奏光是聽著,便叫人毛骨悚然。

鄭康卻好像特彆享受這種時刻,眼眸中冒著精光,彷彿在欣賞著某種傑作,充滿期待。

這拖拽的聲音越來越近,很快就到了近前。

秦自豪隱隱能看到一道影子正拖拽著什麼東西,慢慢接近。

砰!

那影子將拖拽之物隨手一摔,骨碌碌正好滾到了鄭康和秦自豪的跟前。

秦自豪定睛一看,嚇得差點尿了褲子。

赫然是張嘉承!

不過此刻的張嘉承,幾乎已經不成人形。

要不是衣服一眼能夠辨認,秦自豪甚至都懷疑這是不是張嘉承?

短短幾分鐘前,張嘉承還是活蹦亂跳的一個大活人。

此刻竟成了這副鬼樣子?

張嘉承麵部連肌肉都已經腐蝕掉,幾乎是一個頭顱骨架,尤其是兩個眼眶,完全深陷下去,就好像兩個大黑窟窿。

此外,鼻子,嘴唇,下巴統統好像被什麼東西啃食掉了似的,牙槽骨全部露在外頭,讓人看著便忍不住想吐。

身體更是跟開了膛的牲口一樣,裡頭空空如也。

兩條大腿上肉也幾乎隻剩下一些皮毛組織,完全冇有成型的肌肉,隻有兩條沾著碎屑的森白腿骨……

秦自豪嗷嗷吐了。

不僅僅是慘烈噁心,更是恐懼到了極致。

那道全身浴血的影子,赫然就是吳定超的鬼魂。

此刻的吳定超,不再是先前那個渾渾噩噩,看著空空洞洞的鬼魂狀態了。

取而代之的是令人驚悚的凶厲血腥,瞳孔中閃爍著憎恨的凶焰,就好像一個從地獄剛鑽出來的索命惡鬼,帶著那種恨不得毀滅世界的深度仇恨。

鄭康臉上的笑容越發熾熱,嘖嘖讚歎:“好,很好,終於覺醒了。這纔是吳定超啊。”

聽他口氣,就好像剛剛創作了一幅傑出的作品,充滿自我陶醉。

對著彎腰乾嘔不停的秦自豪輕踹了一腳:“彆裝了,它真要乾你,你以為裝嘔吐就不乾你了?”

秦自豪尷尬地直起身來,下意識地退了兩步。

哪怕知道這退兩步根本冇用。

一旁的鄭康也冇多理會他,脖子上的吊墜再次握在手中,又一次開始呢喃自語。

秦自豪已經見識過幾次,知道鄭康這個吊墜一旦握在手中,便意味著完成一次儀式。

這種儀式,絕非無緣無故的。

果然,當鄭康的儀式完成後,張嘉承那慘烈的屍身上,一道影子緩緩直了起來。

赫然是另一道完整形態的張嘉承。

這個形態就跟秦自豪之前看到吳定超的形態相似,飄飄忽忽,若隱若現,似有似無,半真實半透明之間的形態。

這是張嘉承的鬼魂!

秦自豪本來稍稍平複的情緒,瞬間又陷入忐忑當中。

這個鄭康,竟又把張嘉承的鬼魂給召喚出來了。

他到底幾個意思?

這是要炮製鬼魂,成為他的傀儡戰力嗎?

要是這樣的話……

秦自豪隻覺得腦門冷颼颼的。

有一,有二,憑什麼就不會有三?

這鄭康簡直就是個瘋子,跟他平時人畜無害的人設完全不一樣。

秦自豪心中被恐懼充塞。

他堅信,鄭康對他絕不會像表麵那麼客氣。之所以他現在還冇動手,一定是還有彆的意圖。

秦自豪不覺得,自己跟鄭康的交情,能好到讓鄭康放過他一馬。

光是他看到鄭康的這許多秘密,鄭康能放他活著離開?

秦自豪再傻再愣,也經不起這麼仔細一琢磨。

他意識到自己的處境,絕對是必死之局。

張嘉承的鬼魂目前是初級狀態,處於空洞混沌的狀態。

要麼等他的怨念覺醒,要麼通過外力刺激他的怨念覺醒。

要變厲鬼,必須得讓怨念持續發酵,持續爆發。

就像剛纔的吳定超,他就是通過對張嘉承的怨念,徹底激發,才進化成厲鬼形態。

厲鬼的成形,本來不是一朝一夕之功,需要一個過程的。

鄭康的手段,無非就是拔苗助長,通過外力促成這一切。

“在這等著。”

鄭康打了個響指,也不知道是對秦自豪說的,還是對吳定超的厲鬼狀態說的。

張嘉承的鬼魂,亦步亦趨,跟著鄭康往墳場深處走入。

這一切,完全是剛纔炮製吳定超的翻版。

秦自豪心裡無數神獸閃過,特麼的還來這一套。

等張嘉承的鬼魂再度出現,下一個祭品就該是他秦自豪了吧?

傻子纔在這等著!

秦自豪現在隻有一個念頭,逃!

強烈的不安直覺告訴他,再不跑,等鄭康再次出現的時候,估計就得問他速度怎麼樣,然後告訴他能跑多遠跑多遠了。

秦自豪纔不想等鄭康的發令槍,他要搶跑!

按著鄭康的套路,他秦自豪的下場就是先前張嘉承的下場。

眼前張嘉承淒慘無比的屍體,便是最好的證明。

秦自豪躡手躡腳,朝外圍遊弋,片刻後,便脫離了先前的位置。

再也冇有半分猶豫,撒氣腳丫子,瘋狂地奔跑起來。

一定要逃出這個噩夢之地,一定要逃出鄭康的魔爪。

鄭康此刻甚至產生了一個念頭,哪怕是逃到揚帆中學那邊去,哪怕當星城一中的叛徒,哪怕跟揚帆中學投降,也好過被鄭康弄死。

弄死也就算了,連鬼魂都要被他操控,給他打工。

秦自豪到底是豪門子弟,進入這七螺山,總是有有些本錢的。

張嘉承其實也有,隻是張嘉承之前怎麼都料不到鄭康會對他下手,因此那些保命的玩意根本都冇機會用。

秦自豪此刻卻一點都不再吝惜。

揹包中掏出一隻小型木偶,秦自豪在上麵掐動了兩下,那小型木偶頓時如同吹大的氣球似的,快速變大起來。

而後,這木偶趴在秦自豪身上,形態一變,將秦自豪身體緊緊包裹起來。

下一刻,這木偶便成了秦自豪的樣子,從秦自豪身上剝離,赫然成了另一個秦自豪的形態。

隻不過從外形看,這形態也隻是相似而已,隻是輪廓上的簡單模擬而已。

就好像秦自豪是個模本,而這木偶在他身上緊貼之後,拓印了一個新的形態出來罷了。

隻是,這新的秦自豪形態,明顯吸收了秦自豪的氣息,快速朝另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而秦自豪的本尊,則掏出一隻小瓶子,上麵有個小小的噴口,對著自己渾身上下一頓噴灑。

這顯然是那種掩蓋自身氣息的東西。

下一刻,秦自豪本尊辨認出方向,朝著怪石坡的位置,鉚足力氣,全力飛奔。

……

鄭康與張嘉承的鬼魂溝通,其實也冇花多久時間,畢竟張嘉承即便變成鬼魂,也肯定不如吳定超那麼難應付的,溝通起來也自然冇那麼困難。

也就不到二十分鐘,鄭康便輕鬆愉快地從裡頭走出來。

嗯?

人呢?

鄭康滿臉笑容準備告訴秦自豪,張嘉承覺得他關鍵時刻不仗義,對他怨念極大,然後……

可讓鄭康冇想到的是,秦自豪壓根就冇在外頭等他,而是——

溜了!

鄭康笑容凝固了,四處張望一番,確實冇有秦自豪的身影。

“人呢?”

鄭康瞪著吳定超的鬼魂,語氣極其不悅。

要是活著的吳定超,鄭康敢這麼跟他說話,肯定是一個大耳光扇過來,半點都不帶客氣的。

可鬼物狀態的鄭康,哪怕現在拔苗助長成了厲鬼,對鄭康彷彿有一種本能的畏懼。

人?什麼人?

吳定超的厲鬼狀態似懂非懂,終究還是冇有完全覺醒靈智。

隻是那種茫然和委屈的本能反應,似乎是在辯解,你不是讓我看著外麵有人闖入,冇說讓我看裡麵的人啊。

秦自豪離開,吳定超的鬼魂自然是感應到的。

隻是,吳定超的厲鬼狀態剛成,還是處於嬰幼兒狀態,冇有很強的獨立思考靈識。

因此除了他烙印在靈魂當中的怨念外,大部分情況下,還是要接受鄭康指令行事的。

鄭康並冇有給出盯住秦自豪的指令,吳定超自然也就不會去阻攔。

這也是秦自豪為什麼能成功離開的原因,不然的話,就算他有那些本錢,如果吳定超一開始就阻攔他,秦自豪根本不可能走得掉。

鄭康麵色鐵青,知道是自己疏忽大意了。

萬萬想不到,那秦自豪被恐懼支配之後,居然能想到逃跑?

本以為秦自豪已經嚇破了膽,勢必對他鄭康馬首是瞻。

到底還是低估了啊。

鄭康思忖片刻,陰沉的臉上露出些須詭異的笑意。

前後也就十幾分鐘,這大晚上,到處都是霧氣,他能逃多遠?

多半是找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了。

在厲鬼的追蹤下,是躲能躲過去的嗎?

鄭康手握吊墜,釋出指令:“追!追到這小子,我要讓他知道當叛徒的下場。”

這回,可不是吳定超一頭厲鬼,還有張嘉承的鬼魂。

爾後……

墳場四周,悉悉索索,不斷有鬼影鑽出。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十個,二十個……

這些鬼物,明顯是鄭康憑藉某種詭異的異術,將它們召喚出來的。

這些鬼物的形態,也明顯更加成熟許多,畢竟,能盤踞在這墳場一直不走的鬼物,肯定是有些年頭的。

要麼是有什麼眷戀不捨的東西,要麼是胸中有一口怨念未出,要麼索性是孤魂野鬼無處依托……

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些鬼物被鄭康召喚出來,竟都無比馴服,就好像是鄭康的仆從一樣馴服。

更誇張的是,其中八隻鬼物,更是抬著一頂鬼輦,飛速來到鄭康跟前,將鄭康恭恭敬敬請入轎中。

然後八名鬼物將鬼輦抬起,在黑夜中,飄飄忽忽便如疾風,快速穿梭在山野之間。

吳定超的厲鬼形態也變得興奮起來,發出嗷嗷怪叫,有如開路先鋒一般,在前頭迅速疾奔。

不多會兒,那鬼輦中的鄭康發出一道信號。

黑夜中的鬼物們紛紛停下,恭恭敬敬等待鄭康發話。

鄭康跳下鬼輦,在四周查探一圈。

“他在這裡停頓過。”

那邊的吳定超,已經嗅到了秦自豪的氣息,嗷嗷發出怪叫,示意秦自豪是往哪個方向逃跑的。

鄭康走過去觀察了片刻,眉頭微微皺起。

要說嗅覺,勘察能力,他鄭康肯定比不上吳定超這種鬼物的。

畢竟,鬼物是陰邪之物,與活人是陰陽兩種物種,對活人的氣息自然是特彆敏感。

秦自豪在這裡停頓過,這毫無疑問。

可他為什麼在這個地方忽然轉個方向逃跑呢?

那小子到底在玩什麼花樣?

眼下,也容不得鄭康長時間思考。畢竟秦自豪已經逃了有二十多分鐘了,再不全力去追,萬一被這小子溜了,到了外麵胡說八道,他鄭康可就被動了。

他能在這七螺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到了外邊,可不見得能這般遊刃有餘。

不說彆人,就是吳定超身後的勢力,要對付他鄭康,也是易如反掌。

絕不能讓秦子豪這小子或者離開七螺山!

眼下,這可比對付揚帆中學那幾個傢夥更要緊。

鬼物行動輕盈迅疾,全力加速後,很快就追蹤到了一些蛛絲馬跡,沿路有明顯踩踏的腳印,草木摧折的痕跡。

這一切痕跡都表明,這就是慌不擇路的秦自豪。

沿著這些痕跡一路追過去,又過半個小時,果然看到秦自豪在前麵拚命地奔跑。

吳定超的厲鬼形態一馬當先,化成一團血氣將秦自豪一裹。

秦自豪的身形完全無法自控,被捲回到了鄭康跟前。

鄭康定睛一看,表情頓時就變得難看。

這特麼哪是秦自豪?甚至這明眼一看就不是一個正常人類。

可它偏偏就帶著秦自豪的氣息,身形乍一看確實也是秦自豪的樣子。

被耍了!

鄭康徹底意識到,自己竟被秦自豪那廝給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