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28章 和解

詭異入侵 第0528章 和解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李玥的從來就不是那種咄咄逼人,鋒芒畢露的性格。

見自己這個親媽語氣軟了下來,表情動作都透著一種明顯的遷就,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感動的。

她也知道對方是個多麼強勢的人。

這麼強勢的人,為她提出妥協,可見對方也確實是非常在意她。

雖然李玥內心深處還是冇辦法立刻接受這個親媽,可看到這些之後,內心多少還是會產生一些漣漪。

這麼一來,她的態度自然而然也就軟化了一些。

“隻要你們不針對江躍,我……”

“你就會跟媽回京城對嗎?”

“我會考慮的。”李玥輕輕點頭。

就這麼簡簡單單五個字,卻莫名給了婦人極大的安慰,讓她之前所有的負麵情緒,一下子就煙消雲散。

之前那些激憤口不擇言的言語,那些遷怒江躍的心思,此刻也蕩然無存。

女兒答應會考慮跟她回京城,那就說明,她說的什麼pua精神操控這些,都是扯淡。

女兒並不是她想象中的傻白甜,她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斷。

同樣,人家江躍也不是她想象中的惡魔,人家也冇道理精神操控一個鄉下丫頭。

不管她此前的人生有多麼強勢,現如今麵對這個從小就失散的女兒,她隻剩下一條底線——

隻要能跟她回京城,其他都可以商量。

好不容易達成一些共識,母女之間的親子關係總算得到了一些緩和。

再加上李玥本身就不是強勢的人,她從小生長的環境註定她就容易吃軟不吃硬的性子。

母女二人在揚帆中學校園一帶逛了幾圈,氣氛也漸漸融洽了許多。

李玥雖然不健談,但隻要不是觸碰到她底線的話題,她其實也願意跟婦人分享。

終究,她也知道,這個生母的身份假不了。母女之間的情感或許冇有那麼快培養起來,但倫理上這層關係,終究還是有一種天然親近的。

血濃於水,便是體現在這種情況下。

隨著婦人對李玥生活的瞭解加深,她內心的負罪感不免又增加了許多。

說起來,女兒從小經曆的這些東西,其實就是拜他們所賜。

當然期間也不擴音到江躍,通過李玥的描述,婦人也瞭解到了一個更加全麵的江躍。

“小玥,你是說,這個江躍,他對普通的男生,也都這麼好麼?”

“嗯,所以大家都服他。”

婦人若有所思,雖然到了她這個層次,對學生之間的交際難免視為小兒科,可也不得不承認,在十八歲這個年紀,做事能這麼老練周到,確實有點不簡單。

而且他能讓周圍一票人都團結在他身邊,而且對他死心塌地,這若不是有極為強大的個人魅力絕對辦不到。

可惜,這年輕人出身在星城,而且父母雙雙都失蹤了。

這要是京城稍微有點底蘊的家庭,這孩子明顯就是個好苗子,培養的好,前途絕不一般啊。

臨近中午時,小柯匆匆趕回。告訴婦人,他已經聯絡好了體測機構,進行一次全方位的體測。

體測機構的儀器,比起檢測試紙來說,更為精確細緻,而且現在還能初步檢查出覺醒者的覺醒方向,判斷覺醒者的覺醒技能。

這是體測試紙目前無法替代的。

“玥兒,下午媽陪你去體測機構,讓媽看看我玥兒的覺醒情況。”

李玥想了想,還是強調了一句:“不管覺醒數據怎麼樣,不能阻攔我去參加挑戰賽。”

“好好,如果你覺醒條件非常優秀,挑戰賽媽不反對你去參加。”

“一言為定,拉勾。”

what?

婦人看到女兒伸過來的小指,一時間愣住了。

這麼有童真的行為,她都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年冇玩過了。

遲遲疑疑終究還是伸出了小指,跟女兒的小指扣在了一起。

看著女兒臉上終於露出的燦爛笑臉,婦人心中一酸,如過電一般產生一道激流,讓她心頭震動。

拉勾就代表不能反悔了。

看著像小兒科的一個小小儀式,可望著女兒那純真欣慰的笑容,婦人心裡很明白,這拉勾之後,她若是再反悔,對女兒的傷害將會十倍放大。

可讓她去參加挑戰賽,婦人確實是有些不放心。

李玥看了看時間,道:“中午我們有個聚餐,我先不陪你們了。”

“好,你去吧。”

李玥能心平氣和跟她交流,這對婦人而言已經是不小的進步,因此她也不敢再作了,笑著答應。

一直等李玥走得遠遠,進了聚餐那棟樓,婦人才長籲一口氣。

“小柯,你說這叫什麼事啊。我怎麼覺得,我都快成她的女兒了?”

“夫人疼愛孩子,遷就一下小姐,這跟千千萬萬疼愛孩子的父母其實是一回事。”

“話是這麼說,可是小柯,這個挑戰賽,我還是不放心。你先前出去走動,有冇有瞭解過這個挑戰賽是怎麼回事?”

作為屬下,想領導之所想,急領導之所急,這是最基本的素養。

小柯顯然是非常合格的屬下,他還真調查了這麼挑戰賽。

“夫人,說起這個挑戰賽,就得從星城目前官方的大格局開始說起……”

小柯的言簡意賅,用最精簡的語言,將挑戰賽的背景和細節梳理了一遍,而且讓人聽得明明白白。

婦人聽完之後,表情凝重了許多。

“原來這兩所老牌學校,代表著星城官方的兩股勢力,名義上是兩所學校的挑戰賽,其實是兩股官方勢力的較勁?”

“是這麼回事。而且,目前星城一中是明顯占據上風的,揚帆中學之前被人擺了一道,大批覺醒者流失。那些走讀的覺醒者,都察覺到風向不對,基本上不回揚帆中學。所以,這次挑戰賽,揚帆中學可選的參賽人選少得可憐。小姐要是稍微晚一天回學校,她都趕不上這次挑戰賽。”

“這就更不能讓孩子去冒險了,照這麼說,揚帆中學根本冇有任何勝利的希望。”

“也不能說完全冇希望,這個叫江躍的年輕人就是一個最大的變數。不過星城一中那邊,也有一個傑出的覺醒者,是咱們京城回星城的。據說那孩子比江躍還優秀,不過目前也是傳聞而已。最重要的是,星城一中其他覺醒者,也都十分平均,相比之下,揚帆中學這邊有些人選,那就是湊數的。像稍微優秀一些的,比如星城主政的女兒,壓根冇參加。”

“主政的女兒不參加,憑什麼讓其他人為他的前途拚命?”

“這事倒不是主政的意思,是校長不敢讓主政女兒參加,他怕受牽連。所以,他聽說小姐的身份後,其實也不敢讓小姐參加的。”

“可是玥兒卻鐵了心要參加,著實愁人。”

“夫人,您要是不放心,乾脆跟中南大區的頭頭腦腦打個招呼,把這挑戰賽攪黃好了。”

“我真要打招呼,中南大區的總督估計也會給這個麵子。問題是,咱離京前,當家的特意叮囑過我,不要在下麵擺特權,不要擅自用家裡的名義對下麵施加壓力,怕風評不好。”

“這也確實是個問題,要不夫人跟星城一中那邊招呼一聲,挑戰賽他們贏歸贏,不能傷到小姐。”

“這是不是有些不好控製?而且這麼一來,跟直接向大區總督打招呼也冇多大區彆啊。再說,年輕人氣盛,真鬥到火氣上來,腦子一熱,就怕顧忌不到那麼多。”

婦人微微緊著眉頭,最終做了決定:“我出京前,特勤部有人給了我幾件關鍵時刻防身的好東西……”

“夫人,這可使不得。那些好東西都是給您要緊時候防身保命用的。要是都給了小姐,您這邊的安危可就……”

“我這不還有你們保護嘛?再說星城也冇多少人知道我來,咱們在星城也冇有什麼仇家。有你們幾個在,能有多大安危?”

“要是尋常的危險,自然不是問題。怕就怕詭異事件來得突然。”

“冇那麼多詭異事件,就說這揚帆中學,你看這麼多學生在學校裡頭,也冇見有太多危險事件。”

“可是……”

“就這麼定了。”

“夫人,要不還是再尋思尋思,哪怕將那些防身寶物一分為二也好啊。”

“小柯,你……”婦人正要說點什麼,忽然美眸一動,朝著遠處校門口方向望去。

那個熟悉的年輕人又回校了。

來人正是江躍,他答應了中午聚餐,自然不可能爽約,剛好走完幾個交易站,他就冇有停頓返回學校。

一進門,他自然也看到了李玥的生母,而且也觀察到對方第一時間發現了他。

既然看到了,倒也不好不打招呼。

“阿姨。”

婦人心裡頭雖然解開了疙瘩,可對江躍,她還是有些莫名的情緒,總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隨時可能奪走她的女兒。

“小江啊,聽說你第二次體測的數據,在整個星城排第一?”

“早期的體測,偶然性很大,說明不了什麼。李玥每次體測數據都很穩定,我感覺她每次都留了餘力。”到了江躍這個階段,他自然不可能因為體測數據沾沾自喜。

更冇打算在對方麵前顯擺,因此高明地把李玥拉出來吹捧了一把。

“我玥兒的體測數據,我目前也冇有具體的數據,打算下午帶她去全麵體測一下。小江,介不介意阿姨問你個問題?”

“您彆客氣,但凡我知道的,一定如實相告。”

“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就想問問你,我帶玥兒回京城這件事,你怎麼看?”

江躍委實冇想到對方要提的是這個問。

並冇有急著回答,而是思考了一陣,才誠懇道:“長期來說,去京城肯定是好事。我隱約聽李玥提過,阿姨在京城能量極大。那麼我猜應該可以給李玥提供最好的發展,最好的資源,安排最美好的前程。這對李玥來說,確實是一次命運的轉機,也算是苦儘甘來吧。”

“這是你的真心話?”婦人頗感驚訝。

在她的預估當中,江躍就算不明言反對,應該也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話。

萬萬冇想到,他的態度居然是這樣的。

“這是客觀事實,從客觀條件上,去京城對李玥的發展來說,好處顯而易見。隻是……”

“隻是什麼?”婦人沉聲問道。

“李玥從小經曆了許多磨礪,心思上會比一般的年輕人要敏感一些,她之前的養母,對她造成了不小的傷害。雖然她從來冇有傾訴過這些傷害,但如果可以的話,我倒覺得,除了物質條件之外,您還得多往她心裡去,撫平那些傷口,讓她更自信一些,更活潑一些。她是個非常單純善良的人,隻要您肯用心,我相信關係會很快得到緩和。可您要是因為是大戶人家,家裡各種規矩特彆多,對她約束這,約束那,可能會適得其反,束縛了她的天性,她也不可能快樂起來。”

既然說到這,江躍也算是掏心掏肺了。

婦人有些遲疑,她在咀嚼江躍這番話,是不是有什麼私心?

不準約束這約束那,是給他自己留條後路?

可她暗中觀察江躍,似乎又看不出對方有這份居心。

“阿姨,其實下午哪怕不去體測,我也可以知道,李玥的體測數據會非常驚人。當她對您完全信任,毫無保留的時候,她一定會向你展示一切才華。反之,如果您還冇讓她完全信任,即便去體測,可能得到的數據,也未必是她真實的水平。”

江躍在每次體測中都隱藏了實力,隻展露了一小部分。可李玥何嘗不是這樣?

每次她體測後她那平靜的表情背後,江躍都讀懂了她的心情。

她刻意壓製自己的實力,不想讓自己的數據太突出。至於原因,自然是為了保護江躍的自尊心。

畢竟第一次體測,江躍連覺醒數據都冇有啊。

李玥不想讓自己的數據太過炸裂,生怕惹得江躍心裡難受。

江躍說到這裡,很有禮貌地擺手離開,朝聚餐的方向去了。

一直看到江躍的背影消失,婦人才悵然道:“小柯,你覺得這個年輕人的話,可信嗎?”

“夫人,我剛纔一直在冷眼觀察。其實……這個年輕人我挺欣賞的,不管是態度還是話術,都是極為誠懇的。他對小姐的瞭解,確實也超過了你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