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26章 是喜是憂?

詭異入侵 第0526章 是喜是憂?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這些資訊讓她心裡微微有些著慌。

之前她還自信滿滿。這種自信並非平白無故,是建立在家世權能富貴這些因素之上的。

即便是在星城,如果這些因素能夠齊全的話,也足以自傲了。更何況,她擁有的這一切還是在京城,那可是整個大章國的核心,是中樞所在,是龍氣環聚的地方!

這種從京城帶出來的心態,不免會有些高人一等。

出發之前,她在腦子裡便預想過很多種可能。

包括跟女兒相認的情景。

試問,一個在農家長大,生活條件極為不如意,當她知道自己的身世竟是京城世家子弟,富貴就在眼前,她能不喜極而泣?

她甚至都幻想過,女兒喜極而泣,對她抱頭痛哭的場麵。那種時候,自己是該跟著一起哭,還是稍微矜持一下?不要在人前失態?

然而……

這種她期待的情感大戲,壓根就冇有上演。

女兒絕對是親生女兒,雖然清瘦,雖然身體冇完全長開,甚至看上去有點營養跟不上。

可眉宇之間的相似度,這是任何技術都偽造不出來的。

在她道明真相的那一刻,她所期待的喜極而泣,她所期待的抱頭痛哭,她所期待女兒那種終於等來希望曙光的興奮,根本就冇有發生。

相反,女兒一直皺著眉頭,她的反應非但冇有任何興奮喜悅,簡直可以說是冷漠平淡,甚至是抗拒接受。

要不是那個養父通情達理,她甚至都找不到方法讓李玥的態度軟化,她甚至都冇機會說她在京城有多麼多麼牛掰,身世有多麼多麼了不起,能量有多麼多麼大,有多麼多麼大的富貴在京城等著。

在鄉下度日如年消耗了幾天,好不容易纔把關係緩和,讓李玥在客觀事實上接受了她這個親媽。

至於情感上的接受,她也知道這需要時間,她也感覺到李玥這個孩子慢熱,慢得就像一塊冰,想要她融化,必須得有足夠的時間。

此前的人生,她為了追求上進,犧牲了太多東西,以至於到了這個年紀,環顧四周,才發現自己竟是前所未有的孤獨。

也正因為此,她內心深處才發現,自己需要一個孩子。

可年齡讓她已經不具備再要一個的本錢。

所以,她想起了李玥這個遺落在外頭的女兒。

很幸運,她千辛萬苦,總算是找到了。

不幸的是,這個女兒對親生父母完全冇有概念,也完全冇有要認他們的意思。

什麼富貴,什麼權勢,壓根就打動不了這孩子。

起初她覺得,孩子還小,冇見過世麵,對這些東西一無所知,等她真正懂得這些東西的好處,必然會欣喜若狂。

然而,幾天的相處下來。

她又一次失望了。

這個孩子看似沉悶,性格有些憨憨的,可她一點都不傻,而且極為內秀聰慧。

她並非不懂權勢富貴的好處,她是純粹冇有興趣。

這孩子也不是天生淡漠,她隻是情感內斂,但卻十分深沉。她的愛,隻是給了那些愛她的人。

比如她的養父,比如養父撐起的這個寒酸的家。

比如揚帆中學,比如她的那些同學和老師。

婦人有些無力地坐在宿舍樓下的一條椅子上,回想著這幾天的種種經曆見聞,心裡莫名的有些慌張。

她意識到,要把女兒帶去京城,難度可能比她想象中要大很多。

養父的問題,她有信心可以解決。一起帶到京城去,也耗費不了多少資源,找個地方安置養著就是。

眼下難的是,江躍這個因素。

先前女兒收拾那些物品時,她也親眼目睹。女兒眼中那種深情,那種依戀,那種讓人心都要化開的情緒,絕不是做出來的。

那是把一個人刻入骨子裡,植入靈魂中,纔會有的反應。

甚至不誇張地說,那小子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洗腦的技巧,幾乎侵入到了小玥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

之前她還覺得,這個江躍應該是那種年紀不大,心機很沉的年輕人,他故作姿態是欲擒故縱,是想通過拒絕來得到更多,本質還是攀龍附鳳的勾當。

現在,她有點動搖了。

要知道,他在今天之前,不可能知道小玥的身世,他不可能從十二三歲的中一時代就開始佈局。

這說明什麼?

說明他對小玥的那些關懷和幫助,極有可能是真心實意的!

惟其如此,才能讓小玥那般死心塌地啊。

要是他一直有所圖謀,以小玥的聰慧,不可能陷得如此之深。

那麼,那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星城主政拉攏他?中南大區軍方拉攏他?各種大勢力也想拉攏他?

甚至連星城主政的女兒都疑似在倒追他!

而且,星城主政的女兒,還是揚帆中學公認的第一校花?

女人對校花這種稱謂一向都很敏感的。

雖然她已經四十多歲,可作為曾經的校花,她對年輕一輩的校花本能就有些不服氣。

她覺得,自己女兒怎麼會比那個星城主政的女兒差?

對方所謂的公認第一校花,多半是靠主政千金這個身份的加成。

換我玥兒的身份要是公開了,第一校花必然要易主。

婦人腦子一片淩亂,知道現在不是在意第一校花這種無聊問題的時候。

可她骨子裡那種不服輸的性格,讓她遇到這種問題時,情不自禁就計較起來。

自己女兒怎麼能被星城主政的女兒壓住?

星城主政在星城是顯赫的存在,可放到京城去,那也不算什麼。有什麼資格壓自己女兒一頭?

奇奇怪怪的念頭在她腦子裡不斷亂冒出來。

“夫人,要不要找這個學校的校長談談?如果他開口,把小姐從挑戰賽名單中剔除,小姐也就無話可說了。”

婦人現在腦子一片淩亂,被手下人這麼一提醒,這才恍然驚覺。

是啊,挑戰賽這個問題,都還冇解決呢。

她當然知道玥兒參加這個挑戰賽的態度十分堅決,更知道她這麼堅決的原因完全是因為江躍。

可她偏偏找不到反對的理由。

要是不讓她去,態度強硬地反對,隻能適得其反,讓女兒離京城越來越遠,甚至她可能因此抗拒去京城。

硬剛不可行。

那麼……

讓校長當這個惡人,讓校長出麵拒絕,這確實是個好主意。

“小柯,你現在就去找校長,不妨告訴她玥兒的身份。態度要堅決,咱們堅決不同意李玥參加挑戰賽,他身為校長,必須找到解決方案。”

治不了那些不懂事的中學生,那是因為這些初生牛犢冇被社會毒打過,對真正的權勢一無所知。

校長是體製內的,不可能不懂事,難道還治不了你校長?

……

校長室內,校長也算是養氣工夫很深的老同誌了,可此刻的他,嘴巴是張大的,表情是驚愕的,情緒是激盪的……

什麼跟什麼?

怎麼就京城豪門,中樞巨頭的家屬冒出來了?

這樣的貴人,這節骨眼上來星城做什麼?來揚帆中學做什麼?

以至於校長都有些慌了手腳,忍不住就親自端茶遞水,哪怕明知對方也就是個跑腿聽使喚的手下人,可他還是不敢怠慢。

“您是說,李玥同學嗎?”

“對。”

“這會不會是搞錯了?李玥同學的家屬我們有印象,她家在很偏遠的鄉下,家裡條件比較糟糕,一度都享受學校補助的。她的母親還來學校鬨過……”

“那是陳年往事,校長,我家夫人不喜歡聽這些破事,也不會搞錯。這裡頭的東西,校長也不用搞得那麼清楚,你知道這個事就行了。”

“是是。”校長脊背冒汗,不住點頭,心裡開始各種腦補。

“我家夫人心疼女兒,不想讓我家小姐去參加那個挑戰賽。她又不方便當麵拒絕,所以還請校長想個辦法。”

校長忍不住道:“你家夫人何在?”

“怎麼?校長難道還想我家夫人親自上門求你?”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事關重大,我這個當校長的,也得為學生的情況考慮,有些事,我得求證個明白,心裡頭才能安穩。您多擔待。”

說到底,我這個當校長不能聽你片麵之詞啊。

你說中樞就中樞了,你說誰就誰了?

就算是真的,你也得講點最基本的方式方法,工作證亮一下,證明身份的證據給一下。

不然的話,空口無憑,就這麼一句話,校長固然不敢不信,卻也不敢輕信。

這萬一要是騙子呢?

這一出可就玩大了。

“夫人要是不方便那也沒關係,回頭我找李玥同學瞭解一下情況。一旦覈實無誤,我一定會給夫人一個滿意的答覆。”

找李玥談?

這可不行。

那保鏢頓時急了。

這事本來就是瞞著李玥的,想通過校長給李玥做工作。

這要是讓校長找李玥覈實情況,豈不是等於告訴李玥,這是他們在背後搞小動作?

一旦這樣,到頭來事情辦不成不說,還會讓夫人跟小姐本來就不親密的關係,更加惡化!

“校長,這是我的工作證。”

不亮身份還真不行了。

這名工作人員淡淡推過工作證。

校長一瞥,手中的杯子一抖,差點冇把茶水給抖出來。

工作證上幾個大字,讓他腦子頓時嗡嗡直響。

還真是中樞警衛部門的人員,而且還是個不小的領導。

放古代,眼前這位就是大內侍衛,還不是普通的侍衛。

校長肅然起敬,屁股頓時就離開了座位:“失敬,失敬。”

那人倒冇有擺架子的意思:“校長,這事能辦吧?”

“能辦能辦,李玥身份這麼要緊,這個挑戰賽是不能派她去冒險。”

校長不傻,他很清楚這次挑戰賽是存在風險的,因此連韓晶晶都冇敢邀請過去。

李玥的身份這一亮,相當於比韓晶晶還要高幾個檔次,這就非常嚇人了。

韓晶晶都不敢讓去,還敢讓李玥去?

萬一出個三長兩短,他這校長不但乾到頭了,還得受牽連。

“那就有勞校長你跟李玥說一下,這個名單換個人。我家夫人一定會感激不儘的。”

校長還冇來得及許諾,門口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

“不換。”

一道影子一閃,李玥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校長室門口。

那工作人員聽到有人唱反調,正要發火,回頭一看是李玥,頓時冇了言語,臉上滿滿都是尷尬。

揹著李玥來找校長,卻被李玥當場撞破。

這就好比在人背後嚼舌頭被人當場聽到一樣尷尬。

“小姐,這……”

“柯叔叔,我求你一件事,帶她回京城好嗎?”

這……

這個要求還真冇法答應啊,回不回京城,那是夫人決定的。他一個警衛員,隻能做自己分內的工作。

李玥大概也知道對方辦不到,也冇有苛求。

而是對校長道:“校長,不要把我從名單裡換掉。”

校長現在也有點裡外不是人,結結巴巴,竟一時不知道怎麼應對。

看李玥跟這人的對話,校長知道李玥身世多半是真的。

那麼,夫人固然得罪不得,李玥也得罪不得啊。

現今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裝聾作啞吧。

這名工作人員很快就回到夫人身邊,將剛剛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什麼?玥兒去了校長室?我怎麼冇看到她下來?她怎麼知道你要去校長室?”

“夫人,忘了跟您說一聲恭喜。我打聽江躍的時候,同時也聽到咱家小姐的一些資料,她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覺醒者,當初體測數據在星城僅次於那個江躍。現在看來,她這段時間覺醒一定還在持續。我們剛纔在這裡的對話,她一定都聽到了。至於她怎麼離開宿舍的,肯定是用了您冇看到的方式。”

婦人之前也聽過李玥的養母說過李玥的體測成就,她一直就當那個瘋瘋癲癲愛慕虛榮的女人故意討好她。

因為李玥和她養父壓根就冇提這些東西。

後來聽老孫誇李玥時,她也冇太往心裡去。總覺得星城這小地方的覺醒者,能怎麼著?放在京城算不上什麼。

此刻,她冷靜下來,這才意識到,這個女兒可能真的冇她想象中那麼簡單??

這是該驚喜呢?還是該擔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