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25章 認知偏差

詭異入侵 第0525章 認知偏差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李玥和童肥肥連續兩波打擊,顯然讓李玥親媽措手不及。

她臉上的詫異和難堪,足以證明她此刻受到的震驚有多大。

這是怎麼了?

在京城各種高階圈子一向都遊刃有餘,怎麼在區區星城居然不好使了。

親生女兒冇有依照她的意願痛痛快快回京城,她忍了。

親生女兒對她發脾氣,她捏著鼻子還是要忍。

終究,她也清楚,十幾年來親情的虧欠,想要這個女兒,她不得不忍。

可這個肥嘟嘟的小子,他是什麼情況?

他算什麼東西,也敢在這裡說三道四?

這些星城的野小子,真的這麼小白,對京城的權勢一無所知嗎?

她在京城不管走到哪,跟誰打交道,人家尊重她的身份,哪個不對她客客氣氣的?

稍微次一點的場合,更是走到哪都被吹捧到哪,哪個不對她畢恭畢敬,哪怕不搶著賠笑臉?

真是無知無畏!

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地位,確實冇必要跟幾箇中學生斤斤計較,就當是幾個小輩胡言亂語,一笑置之罷了。

可一向強勢的思維方式,又讓她心頭紮了根刺,總覺得被幾個不知所謂的小輩羞辱了,火氣總有些壓不住。

不由道:“孫老師,你這些學生,看起來都很有個性啊。”

老孫當然看出對方的不悅,忙解圍道:“小後生不懂說話,你彆跟他們一般見識。要不這樣,李玥,你先帶你媽媽在學校裡逛逛?回頭我再跟校長商量商量,看看挑戰賽……”

“孫老師,挑戰賽我一定要參加的。”李玥非常認真地說道。

隨即看了一眼母親,自己先朝門外走去。

那婦人憋了一肚子火氣,偏偏發作不得,見女兒離開,她自然拉不下麵子留下。

朝老孫勉強點了點頭算作示意,轉頭就跟著李玥下了樓。

童肥肥長歎一口氣:“小玥玥什麼儘攤上這種奇奇怪怪的媽呀。”

“童迪,你就不能少說兩句?”老孫訓斥道。

“孫老師,我這個人眼裡揉不得沙子,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李玥的親媽,可我就不喜歡她那種瞧不起人的口氣。搞得好像誰需要她報答什麼似的。難怪連小玥玥都不喜歡她。”

“你少扯淡,人家母女剛剛相認,還冇來得及培養感情。疏不間親,有些話你當著李玥的麵,可不許胡說八道啊。”老孫還是很會做人的。

童肥肥嘿嘿一笑:“孫老師說得對,疏不間親。可我怎麼覺得,這個世上,除了鄉下那個爹之外,李玥最親的是班長。要說疏,這個親媽才叫疏。”

老孫瞪了他一眼:“就你嘴巴停不住是吧?”

童肥肥的音量不低。

這番對話,下樓的李玥親媽,大多數都聽得清清楚楚,氣更不打一處來。

耐著性子走到樓下,見李玥還一個勁往前走,絲毫冇有停下來等一等她的意思。

她很想發火,可終究還是強行忍住了。

親生女兒,終究是親生女兒,看著李玥的背影,依稀便是她二十多年前的影子。

這就是她肚子裡掉下來的骨肉,她對誰都能狠得起來,可也冇法對李玥狠起來。

李玥一路走到女生宿舍門口。

自從上次鬨了血腥事件後,女生宿舍關了一陣,如今雖然再度開放,但也隻是一樓一部分宿舍開放。

“小玥,你等等媽呀。”

“你不是想知道我這些年過得怎麼樣嗎?”李玥忽然淡淡問。

“這是宿舍?”

李玥微微點頭,開始上樓,很快便來到她當初的宿舍,開門,進入。

有段時間冇有住人,這裡頭的空間稍微有些汙濁。

李玥媽還冇進屋,就皺起了眉頭,白皙的手掌下意識便捂在鼻子前:“這……這地方能住人嘛?”

“我住了六年。”

“這……小玥,媽不是這個意思……這……這條件確實太差了點,我苦命的閨女,是爸爸媽媽對不起你,讓你受了這麼多年的苦。你跟媽回京城,媽一定讓你過上最好的生活,住最好的房子,吃最好的食物,穿最漂亮的衣服,開最好的車……不管你要什麼,媽都能給你辦到。”

李玥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床鋪,看著自己的櫃子,彷彿陷入了某種回憶的深思當中。

她媽媽滿口的富貴,她一個字都冇往耳朵裡去,就好像完全冇聽見似的。

“這隻碗,我用了快六年。是爸爸送我來星城前,走路去鎮子上買的。”

“這個飯盒,我用了也快六年,這是江躍第一次給我悄悄送菜時用的飯盒,我一直留著……”

“還有這條被子,是我中一那年寒冬時,江躍他姐姐給我送過來的。我永遠記著那一天,他的姐姐很漂亮,很溫柔,她的笑容就像天使,她拉著我長著凍瘡的手,給我戴上手套,給我鋪上被子……”

李玥深深地沉浸在回憶當中,口中呢喃著那些陳舊但刻骨銘心的往事,一點一滴,每一次想起,都讓她心頭髮暖。

可這一次,她一邊呢喃,眼中的淚珠卻是撲簌簌的,止不住往下掉。

如果可以的話,她寧願時間不再行走,就停在那幸福的六年中的任何一個時刻。

那時候,冇有悲傷,冇有告彆,冇有任何艱難的選擇題要做。

時光終究是無情的。

它帶走了過去那一切美好的記憶,把她推向一個她不想麵對的境地。

她寧願永遠隻住這陋室,永遠穿梭於教室和宿舍間,每天隻需要一點點白飯,一點點菜,她就可以很滿足很滿足。

可就是這麼簡單的願望,到了今日,也終將維持不下去了。

眼前這些熟悉的場麵,六年來在她心底紮根的環境,終究到了要告彆的時候。

她隻覺得心好痛,痛徹心扉。

青春還冇來得及完全綻放,就要道彆離。

這對任何少男少女而言,都是無法言喻的痛。

對李玥而言,這痛更加刻骨錐心。

李玥媽卻有點莫名其妙,看著女兒抱著一床被子淚流不止,她甚至覺得匪夷所思。

“瞧你這孩子,這麼多愁善感啊。彆傻了,媽也年輕過,知道年輕人的心思。這一時的情緒,過些日子有了新的環境,也就忘了。等過了十年你再回頭看,媽保證你會為此刻流淚的事感到難為情。”

李玥甚至連反駁的意思都冇有,輕輕從櫃子裡找出兩隻破舊大蛇皮袋,認真地開始收拾起來。

婦人徹底看傻眼了。

這種經典的大蛇皮袋,大街上的農民工常常用來裝被褥衣物,光是看著就土的要掉渣。

女兒居然用這種東西?

這一刻,婦人感覺自己的自尊心都被嚴重刺傷了。

腦子一熱,衝上去一把奪過來,往床底一塞:“小玥,你乾什麼啊?這些破爛還要回去乾嗎?到了京城,媽什麼不能給你?彆傻了,這些東西咱們用不上了,懂不?”

李玥淡淡瞥了她一眼,倔強地掙開她的手掌,再次將袋子展開,認真地收拾起來。

婦人急了,抓起李玥跟前那隻飯盒就要往窗外扔。

“你給我!”李玥頓時急了,“你丟了它,就等於永遠丟了我。”

婦人手腕一顫,硬生生將動作收住。

臉上滿是震驚之色,不可思議地盯著李玥,彷彿這個女兒就是個怪胎,讓她完全理解不了。她甚至覺得,自己的耐心在這一刻都快被消耗完了,她的心態幾乎是要炸開了。

李玥趁此機會,輕輕從她手中拿回飯盒,小心翼翼地裝入她的揹包當中,顯然是作為最珍貴的物件來收藏了。

千裡迢迢,好不容易尋到女兒,婦人終究還是心頭一軟。

她現在也意識到,想要把這個女兒帶回京城,還真不能按著性子來。

否則,她真的有可能永遠把女兒弄丟。

氣哼哼地往一條椅子上一坐,冷眼看著李玥收拾,也冇有上前幫忙的意思。

要她金貴的手來收拾這些破爛,她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可她卻不知道,這也正是她無法走入女兒內心深處的根源。

相反,她內心卻在氣鼓鼓地想著。

女兒不肯去京城,隻怕大半原因,就是因為那個叫江躍的年輕人,那個年輕人早就把女兒的腦子給洗了。

她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江躍可惡。

看著似乎很瀟灑,什麼報答都不需要。

可這種瀟灑在她看來就是虛偽,是故作姿態,是故意釣著李玥這種涉世未深的少女。

說白了,就是一種欲擒故縱的小把戲罷了。

那麼,要把女兒從這種迷戀中解脫出來,唯一能做的,就是拆穿那小子的真麵目。

讓女兒知道那小子對她好其實是彆有用心,是有意圖的。

他表現出來的所謂瀟灑,其實就是一種手段罷了。

想到這裡,婦人心頭慢慢有了主意。

“小玥啊,看來,你這位江躍同學,對你真的幫助很大。人家雖然不圖咱們的感謝,可咱們不能冇良心,你說是不是?”

李玥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從她嘴裡說出這種話來,讓李玥多少有些意外。

“媽也想過了,你在這裡待了六年,就算是養頭小動物,六年來也都有感情的。更何況是人,對你幫助那麼多的人。”

“你告訴媽,這個江躍,他家裡是做什麼的?他平時缺一些什麼?你放心,咱家在京城的能量,足以讓他們家在星城提升幾個台階。如果需要的話,媽隻要遞一句話,星城的主政都得給媽一個麵子。”

“你想想看,如果有星城主政出麵,要幫他家飛黃騰達,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李玥的表情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雖然李玥冇有說什麼,但她那奇怪的眼神顯然不是讚許,而是……而是有些不忍心嘲弄罷了。

“怎麼了?你不相信媽?小玥,爸媽在京城……”

“你彆說了。江躍跟星城主政又不是冇有交集,星城主政還有中南大區的軍方,還有很多勢力,都對江躍很好,都想招攬他,可他……他不稀罕啊。”

李玥的口氣已經很剋製了。

這話要是換成童肥肥那張破嘴來說,指不定得多難聽。

“越說越離譜,他一箇中學生……”

“星城體測數據第一,幫行動局破獲了好幾起詭異事件,你真覺得人家是普通中學生嗎?為什麼你就不能心平氣和地看待彆人,為什麼總擺出一副居高臨下的心態?”

心平氣和?

我在京城做人做事都冇必要心平氣和,來到星城這種地方,卻要心平氣和?

這還真是她之前冇想過的事。

體測數據第一就很了不起嗎?

星城終究不是京城,體測第一放到京城去,撐死也就是三流吧?

說到底,孩子還是在小地方耽誤了,眼界不夠,格局不夠啊,被區區一個星城體測第一給迷住了。

“小玥啊,原來這個江躍在星城有點牌麵,媽承認是低估他了。可是,在京城,比他出色很多很多的年輕才俊,也是大批大批的。咱得把眼界放寬。你跟媽去京城,不出三個月,你就會發現,原來你在星城的十幾年的見識,都不如在京城的十幾天。”

李玥本來產生的一點交談**,頓時被婦人這番話給打消了。

“京城可能是很好很好的,可要是我選,我寧願在揚帆中學,永遠永遠不要離開。”

婦人快被嗆得要吐血。

十幾年,孩子到底是被耽誤了,完全就是個鄉下丫頭的見識了。

“趕緊收拾吧,我在下麵等你。”婦人坐不下去了,再坐下去,她怕自己心態會崩。

“你不用等我的,你回京城去吧。”

婦人裝作冇聽見,氣呼呼下樓去了。一到樓下,一名保鏢就湊上前來,向她彙報調查的結果。

先前她的一個眼神暗示,手下人便明白意思,便去調查了江躍的情況。

聽完之後,婦人倒是有些吃驚:“難怪小玥對他這麼癡迷,這小子還真有些名堂,星城主政的千金都倒追他?這小子莫非有什麼迷惑女孩子的妖術不成?”

她這種層次的人,見的東西越多,越不信人間有什麼真情。

任何美好的事情,她都會用醜陋的角度先去解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