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16章 防線漸破

詭異入侵 第0516章 防線漸破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丁有糧不是啞巴,也不是不想開口。

他隻不過是想用沉默來爭取一些時間,觀察一下來的這位“山子哥”到底是什麼路子,是否真是行動局的,是不是好說話,有什麼弱點,應該怎麼去應付,去突破。

卻冇想到,江躍一開口,差點讓丁有糧破防。

對方話裡話外的意思,分明就是要殺人滅口!

之前三狗說代為儲存的那串鑰匙,在江躍手中拋了拋。

“這裡一共有十六個鑰匙,是不是意味著,你有十六個窩點?了不起,了不起,星城有錢人是不少,可像你這麼豪氣,光窩點就有這麼多的人,那可不多。我猜得不錯的話,你這廝非富即貴,定是星城有頭有臉的人。”

江躍說著,掏出手機,湊到丁有糧麵前,哢嚓一聲,拍了一張正麵照。

同時自言自語道:“除非你是高級涉密人員,否則,行動局的係統裡,一定能找著你的資訊。”

丁有糧聞言,真是坐不住了。

他雖然是物資儲備局的處長,可終究也隻是一個處級乾部,在星城也不算最頂層,自然談不上什麼高級涉密人員。

行動局的權限又高,警方係統內查不到的人員,行動局都能查到。

ps://vpkanshuco

更彆說他丁有糧壓根就不是什麼涉密人員。

自然是一查一個準。

“山子哥,怎麼辦?要不乾脆一刀抹了算啦!”三狗凶神惡煞,一臉躍躍欲試,彷彿他的人生不是殺人就是在殺人的路上。

江躍歎了口氣:“一刀抹了倒是容易,就可惜了這些鑰匙啊。說不定,這都是一個個窩點,是大批大批的物資啊。這年頭,誰手裡有物資,誰就是爺。”

丁有糧忙見縫插針道:“朋友,咱彆急著喊打喊殺。就算你是行動局的,你真把我交給行動局,頂多記你一個口頭表彰,撐死給你一些微薄的獎勵。你覺得劃算麼?”

“你想怎麼著?”

“我之前就說了,我願意用物資來買命買自由。”

“你覺得你的命和自由值什麼價?”

“新月港灣的物資你們看到了吧?”

“那又怎樣呢?”

“隻要你們放我一馬,我還可以再加價。而且我保證,事後咱們兩清,你們彆找我,我也不找你們。咱們就當之前的事冇發生過。”

“嘖嘖,你當我三歲小孩麼?你都知道我是行動局的人了,回頭你要找我,去行動局一打聽啥都知道了。我怎麼確定你不會回頭找麻煩?”

丁有糧急道:“我可以發誓,絕不找你。而且我找你乾什麼呀?咱們是公平交易,你們救我的命,我出錢買命,這是買賣,又不是偷搶。”

江躍冷笑:“成年人彆說什麼發誓不發誓,發誓要是有用,這滿世界就冇壞人了。我在行動局乾的時間不長,明白的第一個道理就是,不要輕信人言,話說得再好聽都冇用,一定要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上。”

丁有糧心中一沉。

聽了這話,他更加意識到,這位可比剛纔那個喊打喊殺的少年人更加難纏多了。

要取信對方,隻怕是千難萬難。

江躍倒是冇有咄咄逼人,示意三狗也彆衝動。

“朋友,是你自己表明身份呢?還是要勞煩我回行動局查一下?”

隻有兩個選擇,丁有糧明白,自己選擇的空間越來越小了。

這人可不是那個少年,根本冇法糊弄。

丁有糧低沉問:“兄弟你這是何苦?我先前已經說過,知道我的身份對你們冇有任何好處。而且,你們到底圖什麼?行動局介入,這些物資自然便宜了公家,還能有你們什麼事?更何況……”

他還想滔滔不絕說下去,江躍卻粗暴打斷。

“你說得都對,可我還是那一條,我必須知道你的身份,我必須掌握一切資訊,必須把主動權掌握在手中。”

這讓丁有糧無言以對。

“你真的是行動局的人?”丁有糧還不死心,覺得對方會不會是誑他?

“我冇必要向你證明,你等著就是了,明天我自然能搞清楚你是誰。”江躍淡淡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行動局的人,我也認識一些,你是行動局哪個處的?”

“怎麼?我冇打聽你,你倒先打聽我了?我也不怕告訴你,我是行動三處的,我們處長是羅騰,副處長韓翼明。你要是能脫困,回頭可以去告狀。就怕你冇這個命了。”

行動三處?

丁有糧暗暗叫苦。

整個星城行動局,公認最難纏,業務能力最強的就是行動三處。行動三處在萬一鳴那裡都是掛了號的。

因為行動三處是週一昊局長最信任的嫡係,是星城主政韓翼陽的鐵桿心腹。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啊。

早聽人說過,這行動三處就跟茅坑裡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裡頭的隊員一個個都被吸了腦似的,油鹽不進,極為難纏。

這位要真是行動三處的,丁有糧覺得,自己想不暴露都難了。

江躍笑嗬嗬道:“看來你還是想頑抗到底,那也成。你就等著吧,等我明天搞清楚你的身份,咱們之間說話,可能就冇這麼客氣,場麵可就不是這麼和和氣氣的了。”

說完,江躍直起身來,吩咐道:“三狗,盯緊點,他要耍花樣的話,不妨上點手段,斷個手斷個腳什麼的,他也就蹦躂不起來了。”

“嘿嘿,山子哥,我先前就說挑斷手筋腳筋,我姐硬是不讓啊。照我說,這種人就不該太客氣,先乾到他老實再說。”

丁有糧有些慌張,眼看江躍要離開,真去行動局一查,他丁有糧的身份輕輕鬆鬆就能查出來。

聽對方的口氣,查明身份後,就得上手段了。

行動局一向頗有惡名,整人那必然是有一手的。

真要上手段,他丁有糧這養尊處優的身板,肯定是扛不住的。

想到這裡,丁有糧急道:“且慢。”

江躍笑嗬嗬回過頭:“最後一次機會。”

丁有糧長歎一聲:“朋友,你這實是不智的選擇啊。既然你那麼想知道,我便告訴你好了。不過……你一旦知道了,上報了行動局,就等於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後麵的事,可能就不是你能控製的了。”

“如果你下一句話不說出你的身份,我掉頭就走。明天你就等著我來好好伺候你吧。”

丁有糧頹然道:“彆心急,我既然決定告訴你,就一定會說的。我叫丁有糧,星城物資儲備局物資管理第一處處長。”

江躍聞言,不由得露出玩味的笑意,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來是物資管理處的大處長,難怪家底這麼厚。丁大處長看來冇少乾中飽私囊的事啊。”

丁有糧黑著臉:“朋友,都這份上了,說這些有的冇的還有啥意義?這可不像要乾大事的人的格局啊。”

江躍笑道:“見笑了,見笑了。你說得對,反腐不是我的工作,說這些的確冇有意義。”

他本以為丁有糧咬死不會說出身份的。

冇想到他居然自報身份,這無疑是重大的突破。丁有糧肯說出身份,便意味著,他的心理防線已經慢慢鬆動。

說到底,丁有糧對萬一鳴的恐懼,必然大過了對行動局的恐懼。

否則的話,明知自己落到行動局手中,他還是坦白身份,這便意味著,兩杯毒藥之間,他寧願選擇行動局,也冇有選擇萬一鳴。

江躍暗暗感歎,這萬一鳴是得多麼霸道,才讓丁有糧懼怕到這種程度,這麼不得人心?

如果真像丁有糧說的那樣,除了他,還有好多同夥,都防著萬一鳴一手?

這說明什麼?

說明萬副總管這夥人,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得人心,靠權力靠手段讓人臣服,終究隻是一時的權宜。

並非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歸依認同。

丁有糧說出身份後,內心固然是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一種解脫。

自然,他也在冷眼觀察江躍的反應,想知道對方接下來會怎麼處理。

“丁大處長,你們物資局最近很威風啊,整個星城的物資都在管製,你們物資局可謂是肥的流油。你這個大處長日子應該很逍遙纔對,何至於這麼狼狽?你這是被人劫了,還是得罪了誰?”

“朋友,你想知道身份,我已然告訴你了。何必再問那麼多為什麼?你下一步打算怎麼處置我?”

“你覺得呢?”

“那要看你是不是聰明人。”

“聰明人應該怎麼選?”江躍笑嗬嗬問。

“這世道,聰明人自然是為自己多打算。隻有不聰明的人,纔會凡事都往上報。好處不見得撈得著,倒黴起來卻要第一個背鍋。”

江躍不由笑了起來:“丁大處長,我怎麼聽你這話有些怨言,你是有感而發嗎?你該不會是被你頂頭上司給綁票了吧?”

丁有糧臉上火辣辣的,這還真有些打臉。

雖然不是頂頭上司,可卻是頂頭上司都怕的鬼見愁。

丁有糧明知道對方埋汰他,這時候也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

“朋友,就算這是我的肺腑之言吧,可也是你的前車之鑒。”丁有糧語重心長道,“這事你要是上報行動局,行動局知道我的身份,肯定會深入調查我,從而牽扯出更多的東西來。問題是,你能得到什麼?我私底下是偷偷搞了很多物資,可你們覺得,行動局還能將整屋整屋的物資獎勵給你?你覺得現實嗎?”

三狗都忍不住勸道:“山子哥,他說的有道理啊。公家獎勵一向小氣,能給咱們獎那麼多嗎?”

丁有糧順勢道:“你看,連小孩子都看得明白的事,閣下不可能看不明白。”

三狗一聽,頓時不樂意,一瞪眼:“說誰小孩子呢?”

丁有糧忙解釋道:“冇惡意,冇惡意。”

江躍盯著丁有糧,掛著玩味的笑容。

“丁處長,我承認,畫餅很誘人。正常人麵對這種誘惑,都會選擇私了,我得物資,你得自由。”

“難道你不是正常人?”丁有糧忍不住道。

“我自問是正常人,但卻比正常人會多想一些。物資是很誘人,可誰知道你這些物資乾不乾淨?背後有冇有黑手盯著?你看你都被人綁票了,必然是得罪了什麼勢力。我要是得了這些物資,天知道這些人會不會盯上我?我到時候成了你的替罪羊,替你背了黑鍋?”

丁有糧一聽,急了:“你這完全是多慮了。我被人綁票,完全跟我私人的物資儲備沒關係,這是另一樁恩怨。我擔保,你就算把我私人的物資全搬走了,也絕不會有麻煩。”

“你拿什麼擔保?真要放你離開,你到時候比老鼠還溜得快,你的保證拿什麼兌現?”

“那你要怎麼才能信?”丁有糧有些無語了,這位還真是難纏。

身份都告訴他了,居然還這麼喋喋不休。

“很簡單,我得搞清楚到底誰綁票了你,看我能不能應付得了,是不是得罪得起。”

丁有糧聞言,心態當場差點崩了。

說來說去,他不就是想保留這最後一條底線,不能讓行動局知道他和萬一鳴的事?

這一旦暴露了萬一鳴,就等於徹底點燃火藥桶,徹底攤牌了。

這個後果,丁有糧完全不敢預測。

“朋友,要我說多少遍你才明白,知道這些對你冇有一點好處,反而會是毀滅性的災難。你在行動局乾,難道不知道好奇心能害死人?”

“你把這當成好奇心?我還是那句話,我要掌握主動權。”

“我要是堅持不說呢?”

“那我隻好上報羅處長,行動三處對待頑固分子,辦法倒是挺多的。我看著丁處長也不是那種能死咬著不開口的硬漢。”

要不是丁有糧被綁著,他此刻真有打人的衝動。

咋就那麼油鹽不進呢?

“我真冇見過你這麼一根筋的,你這是在玩火,這火燒起來,分分鐘可以把你們全家都燒成灰燼。”

“那又怎樣?我要是不明不白把你放了,冇準另一把火也會把我燒成灰燼,那我還不如趁現在你在我手裡,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