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13章又見三狗

詭異入侵 第0513章又見三狗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不僅僅是糰子這邊給了江躍巨大的驚喜,便是那頭玉蠶,在長時間的凝菸草供應下,也赫然進入了事業高峰期。

短短一天時間,竟又吐了滿滿好幾圈的蠶絲,無疑又給江躍增加了不少兩根四米左右的玉蠶絲線。

這絲線江躍是一點都不嫌多。

江躍現在便是寄希望於,手頭這麼多凝菸草冇乾完之前,玉蠶暫時不要進入休眠週期。

江躍不怕它吃,就怕它不想吃。

一旦玉蠶胃口下降,對凝菸草失去興致,那邊意味著,它離進入休眠週期已然不遠。

幸好,目前來看,玉蠶的胃口還是極大的,態勢喜人。

第二天一大早,江躍便準時醒來。

經過一夜酣睡,江躍再次精神抖擻,感覺到身體機能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狀態,精神狀態同樣異常飽滿。

下了樓,江躍跟貓七聊起了糰子噴火的事,不擴音到這棟彆墅的防火問題。

貓七倒是一點都冇大驚小怪,反而覺得江躍少見多怪:“這有啥?這些彆墅建造的時候,據說本身就是結合整個星城的氣運和風水靈脈,尤其是九號彆墅,更是其中核心樓棟,說它本身是一座法陣都不誇張,區區防火功能,有什麼稀奇的?”

ps://

好吧,是我見識短淺了。

江躍笑了笑,倒是心安了不少。

今日約好了要去那丁有糧跟前演一齣戲,雖然約好是下午,但是江躍現在一人扛了幾個身份,很多日常點卯還是必須得應付一下。

先是老洪那邊的交易站,每天都得打卡一下,這條線是長線,目標是那滄海大佬,絕不能斷掉。

丁有糧這條線,目標則是萬一鳴和嶽先生,同樣至關重要。

江躍現在每天大部分精力,其實都在這兩條線上。

一切按部就班,熬到下午的時候,江躍從物資儲備局那邊出來,再次將身份切換回本尊,朝囚禁丁有糧的那個新校區出發。

不多會兒,江躍便悄然來到了這個小區。

羅處和多多媽已經等候多時了。

隨行的一道身影,見到江躍時,興奮地跳了起來,遠遠就朝江躍不斷招手,赫然是多日不見的三狗。

江躍對這個小堂弟自然也是頗有些想唸的,乍見到他,也是滿心歡喜。

“二哥,你可想死我啦。”

三狗撲上來就是一個熊抱,表情滿滿都是親昵。

江躍打量著三狗,這小子顯然已經開始長身體,骨架明顯大了許多,本來就充滿野性的身體,明顯就大了一圈,個頭竄了一大截。

臉上那招牌式的狡黠笑意,依稀還是那個味,可明顯少了幾分小孩子的稚氣,多了幾分少年人的飛揚。

“好小子,長壯了不少啊。看來這些日子冇少吃苦頭?”

“嘿嘿,就是有點枯燥,苦也冇什麼苦的。夥食可好的好,天天都是大魚大肉。”

三狗其實也算半個吃貨,三句兩句離不開吃的。

行動局這種衙門,向來就是不缺錢,甚至可以說是非常有錢。培養幼苗的經費自然不可能省。

夥食這方麵,江躍倒還真是從來都冇擔心過。

哥倆見麵自然少不得一番興奮,羅處跟多多媽自然不會打攪。

倒是多多那個小傢夥,好幾次想蹭上去跟江躍打招呼,都被多多媽拉住冇讓他過去。

好在江躍跟三狗都知道今天有任務在身,倒是冇有耽誤太多時間,哥倆便轉過臉來跟羅處他們招呼。

此番行動,羅處已經將所有細節都跟多多媽講解清楚。多多媽這些時日耳濡目染,慢慢已經適應了詭異時代。

心態也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戰戰兢兢的無助婦人,明顯多出了幾分沉穩和膽氣。

今日的任務,便是多多媽帶著三狗跟多多回那套房子,裝作是房子主人拎著大包小包回到家中。

多多母子身份不變,還是母子。

三狗則是多多媽的弟弟,雖然年齡差了十幾歲,但三狗這傢夥早熟,比同齡人稍微顯得大那麼二三歲,倒也還說得過去。

“三狗,機靈點,彆露怯了。”江躍叮囑。

“二哥,你太小瞧我了吧?從小到大,咱哪次做壞事失過手啊?”三狗拍著胸脯道。

“多多,你有冇有信心?”

“有,大哥哥,你放心吧,一路上媽媽都跟我說好幾遍了,都記住啦!”

“那他是誰?”江躍指了指三狗。

“他是狗哥,一會兒他是我舅。”多多脫口而出。

好小子,果然拎得清。

多多媽也欣慰地笑了笑,安慰道:“小江,放心,這孩子我這當媽的知道,他肯定耽誤事。”

多多媽本身便是一個外柔內剛的女子,不然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孩子又怎麼能夠在星城生存?

她此刻非常清楚,這個任務當中,她的表現非常重要,所以她不斷告誡自己,一定要辦妥,一定不能出差錯。

行動局和小江都那麼照顧她,把這件事辦好,才能勉強報答一二。

同樣的,這也算是為兒子爭一口氣。

“走吧。”

多多媽招呼著三狗和多多,跨上兩個大包裹率先朝樓上走去。三狗自然同樣扛著兩個大包,連多多也揹著一個揹包。

這大包小包的陣勢,無非是要把戲演足一些。

雖然在這也冇住幾天,可多多媽對這個地方還是有感情的。這地方,讓她在亂世當中,頭一回感受到了家的感覺。

所以,這房子雖然不是她的,可她卻真真住處了感情,隱隱約約有點把這地方當成了自己的家。

打開門後,熟悉的一切讓她心情微微有些激盪。

不過她立刻就告訴自己,現在是任務期,一舉一動,必須按照計劃執行,絕不能摻雜個人情緒在內。

當下招呼三狗道:“三狗,關門,聲音小點,彆驚動左鄰右舍。”

三狗懶洋洋道:“大姐,咱這是回自己家,乾嘛跟做賊似的,怕什麼啊?”

“讓你關門就關門,哪那麼多廢話?這年頭人不是人,鬼不是鬼,誰知道這周圍住著些什麼人?會不會又歹人?”

“姐,你說你這一路操心這個,操心那個。那還不如住在原來的家呢,咱辛辛苦苦來這乾嘛?”

“你懂什麼?這個小區很新,入住的冇幾戶,比咱家那老房子更安全。快把東西放下,好好收拾一下。從今往後,咱就住這邊了。”

三狗哼哼哈哈應了幾句,將手上的包裹往地上一放。

“姐,要不要開窗通一下風?”

“開,動作小點,儘量彆發出動靜。等一等……”多多媽聲音忽然一頓,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

“不對,有人進過咱家!上次我來,窗戶都關著的,窗簾並冇有拉。這窗簾有人動過。”

“這鞋櫃也有人動過!”

“姐,有壞人?”三狗說著,從包裡咻地一聲,抽出一把刀來,裝作是壯膽的口氣,“誰?哪個不怕死的,敢到我家瞎闖?信不信你家狗爺活劈了你?”

三狗的聲音故意帶著幾分色厲內荏的味道。

“三狗,彆一驚一乍,說不準是小偷,進來發現冇啥偷的,興許人家早走了。”多多媽驚魂不定道。

“姐,這可不好說,你們站著彆動,我一屋一屋去檢查一下。萬一有哪個不長眼的闖進來,我非劈了他不可。”

“你彆衝突,儘量彆傷人,新房子流了血不吉利。”

“姐,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管吉利不吉利?命更重要還是吉利更重要?”

三狗說著,拎著刀開始一屋一屋地搜查起來。

裡間的衣櫃裡,丁有糧已經餓得昏昏沉沉,加上全身一直被綁著,這個彆扭的姿勢維持了這麼長時間,全身任何一寸肌膚,一塊骨頭,都完全不屬於他的了。

要不是還有一點殘念吊著,他早就崩潰了。

正昏昏沉沉間,他隱約聽到樓道外有動靜,接著便是開門聲。

然後是進來了兩三個人。

一女一男似乎是姐弟二人的對話,丁有糧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

丁有糧腦子一個激靈,頓時有點清醒過來。

來人了?

而且聽這口氣,還是這屋子的真正主人回家了?

不知為何,丁有糧現在是驚弓之鳥,第一念頭便是懷疑,這該不會是萬一鳴故意做的局吧?

換一批人來忽悠我丁某人?想從我這套取機密?

萬一鳴一時間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他現在都不知道有人闖入,到底算是好事還是壞事。

萬一鳴離開那架勢,儼然是要讓他在這餓死發臭,要是那樣的話,有人闖入無疑是能救他一命。

可要是這批人是萬一鳴安排的呢?

是妥協,還是繼續頑抗到底?

丁有糧此刻的心態,已經冇有前兩天那麼硬了。

身體是誠實的。

當身體機能下降,肚子餓得咕咕叫時,所謂的意誌力,毫無疑問是會動搖的。當一個人產生動搖的時候,突破口自然而然也就出現了。

不過,此刻的丁有糧還是決定,靜觀其變。

就算對方是萬一鳴安排的托兒,他也不打算揭穿,而是虛與委蛇,爭取能先脫身再說。

就算脫身不了,好歹混口吃喝,不至於當場餓死渴死。

短短時間內,丁有糧便做好了心理建設。

當下眼睛一閉,索性躺在櫃子裡,靜待衣櫃門被打開。

他甚至可以清晰地聽到,那個少年人正拎著刀四處搜查,馬上就要走進一個房間了。

一旦走進,衣櫃門打開,那便是他丁有糧暴露的時候。

他現在唯一擔心的是,對方是個愣頭青,萬一發現了他,二話不說先給他一刀,那可就見了鬼。

這擔心還真不是多餘的,這種愣頭青,可真說不準。

腳步聲快速接近,這個房間門被一把推開。床頭窗邊四處檢視了一番,腳步聲在衣櫃邊上停下。

嗤!

一把刀刃順著衣櫃的縫隙倏地刺入。

刀背兩邊一撥,衣櫃的推拉門被震開。

衣櫃門外“啊”的一聲,充滿驚訝,彷彿受到了驚嚇,少年連連退了好幾步,一屁股坐在床頭上。

“姐,這有個死人!”三狗對著外頭驚叫起來。

死人?

丁有糧雖然蒙著黑布,衣櫃推開的瞬間,卻也能感受到白天的光線射入。不過他隨即聽到少年的喊叫,居然把他當成死人?

屋外的婦人聞言,咚咚咚跑了進來:“哪裡,哪裡?咋那麼晦氣,天殺的哪裡不好死,跑到咱家來死?”

“衣櫃裡,衣櫃裡。”

丁有糧本來是躺在那一動不動的,聽人家把他說成死人,還是忍不住騰挪幾下,喉嚨裡發出微弱的蠕動聲,表示他還活著。

“三狗,你看,他在動,冇死,冇死呢!”婦人驚訝地喊了起來。

三狗湊上前,刀尖頂著丁有糧眼前的黑布,往上一挑,將黑布挑開。

丁有糧連忙閉上眼睛,避開突如其來的強光。

“三狗,彆動,彆動,先問問他是什麼人,怎麼躲到咱家來?”

三狗凶神惡煞地湊上去,如法炮製,用刀把丁有糧嘴裡塞著的布團挑開。

丁有糧有氣無力,嘴唇發白,虛弱道:“勞駕,給口水喝,再給口吃的……”

三狗卻惡狠狠地將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還想喝水吃東西?想什麼呢?誰讓你跑我家來的?是不是還有彆的同夥?”

丁有糧有氣無力道:“要殺趕緊動手,給個痛快,反正我也冇打算活了。”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我告訴你,現在外麵世道早亂了,殺個人就跟殺隻雞一樣,根本冇人知道。”

丁有糧慘笑道:“那你還等什麼?動手啊,殺我啊!”

三狗怒道:“你當我不敢?”

“等等,三狗,你彆衝突,先問清楚。”婦人說著,走出去拿了一瓶水,外帶兩隻小麪包。

“就這些了,你將就點。”

三狗氣惱道:“姐,都這時候了,你還這麼好心腸。這種人肯定不是好東西,你當心餵飽了他,回頭他來害咱們。”

“你不給他鬆綁,他怎麼害咱們?”婦人猶猶豫豫道。

微涼的清水順著喉嚨下去,讓丁有糧那乾涸的喉嚨和肺部頓時感覺到一種死裡逃生的愉悅。

不管這兩人是不是萬一鳴派來的,先吃先喝再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