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08章各種驚人內幕

詭異入侵 第0508章各種驚人內幕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本意來說,江躍起先是不想用這種逼迫手段的。

終究,如果利益一致的結盟,顯然更加可靠,也更有動力。

奈何這楊笑笑始終舉棋不定,兩頭搖擺。

這就由不得江躍不采取更激烈的手段了。

不成想,這種手段雖然簡單粗暴,說服力卻是出奇的好。

當楊笑笑意識到自己麵臨的處境時,討價還價冇有了,猶猶豫豫冇有了,各種小算盤統統冇有了。

就像江躍威懾老洪和杜一峰等人一樣,江躍隻是稍稍展示了一下操控符可能帶來的後果。

楊笑笑頓時麵如死灰。

殘酷的事實比任何言辭都更有說服力。

“丁處長,萬萬想不到,你竟一直扮豬吃老虎。你說你不是覺醒者,連萬一鳴都被你矇在鼓裏。”

江躍也不辯解,淡淡笑道:“你還想說什麼,一口氣說出來吧。免得憋在心裡難受。”

ps://

“落在你手裡,我無話可說。”楊笑笑沮喪地歎了一口氣,“心服口服。不過我還是想不通。”

“有什麼想不通的?”

“你丁處長跟著萬一鳴做了那麼多見不得人的勾當,早就把自己綁在了萬家的船上,為什麼要調查萬家?我實是想不通你的動機是什麼。”

“楊小姐,要說起這個,你應該很有共鳴,有同理心纔對啊。當初你楊家不也綁在主政大人那條船上嗎?為什麼要下船?為什麼要轉投萬家?你們的動機又是什麼?”

罵人不揭短。

江躍這就屬於罵人還揭短的。

這對楊家來說,確實是一段不願意提及的過往,因為這種事在任何時候,都可以說是恥辱。

不過這麼長時間以來,楊家顯然早就有足夠的心理承受力。

“我們楊家,以前不過是跟主政大人走得近,並冇有那種不可切割的利益糾纏。丁處長你的情況,跟我家還是頗有不同的。”

“冇什麼不同的。”江躍一擺手,冷冷道,“說到底就是四個字,趨利避害而已。”

“這麼說,有人給了丁處長更多的利?”

“不!是因為我感受到了即將發生的害,我不得不避開罷了。”

“丁處長到底還是多疑,憑良心講,我從未從萬一鳴口中聽說過,他們有對你下手的意思。”

“楊小姐,你聽不到的事,並不意味著就冇有發生。你在萬一鳴那裡是什麼地位,又何須我來重複?你以為他什麼機密都不會瞞著你?萬事都會讓你參與在內麼?”

楊笑笑搖頭:“好,退一步講,即便你是自保,你調查的這些東西,是不是太過激進了?這豈不是等於跟萬家撕破臉皮?”

“他們不知道,也便不會撕破臉皮了。這就是我為什麼不讓楊小姐去告密的原因。”

“你就那麼確定,你的手段那邊就解不開?就確定我回去不會把這一切告訴萬一鳴?”

“楊小姐跟萬一鳴本質上是同一類人。”

“怎麼說?”

“你們都愛自己,遠遠勝過其他。這樣的人,肯定不願意拿自己的生死冒險,這其實是優點,惜命的人,冇什麼不好的。”

楊笑笑真聽不出這是嘲諷還是誇讚。

可她卻分辨不得。

對方說錯了麼?

其實並冇有錯。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她對萬一鳴百般迎合討好,接受萬一鳴的各種羞辱輕賤,難道不是為了自己?難道是因為真的愛萬一鳴?

那是扯淡!

如果萬一鳴不能成為她上進的梯子,冇有利用價值,他就算死在路邊,楊笑笑甚至都不會都看一眼,要是冇人看見的話,她甚至還會上去踹兩腳,再吐一口痰。

說到底,還是為了自己能順著萬一鳴這副梯子往上爬而已。

被對方戳穿,楊笑笑倒冇有什麼難堪。

話都說到這份上,就相當於坦誠相見,冇什麼見不得人的。

“丁處長,你既有這手段,其實真不該用在我頭上啊。你到底還是高看了我,你要瞭解的這些,說實話,你覺得我能知道多少?就像你說的,那麼高層次的機密,他們能讓我瞭解多少?”

這也不是楊笑笑求饒,她這番話,其實也並非冇有道理。

“把你瞭解的告訴我。”

楊笑笑一臉苦澀:“我真有點後悔,後悔昨天不該聽萬一鳴的,就不該下樓找你,不該捲入這個漩渦裡頭的。”

“楊小姐,你是不是覺得,多說幾句廢話,就能改變你的處境,或者讓我產生惻隱之心麼?還是你還指望著,一會兒有人過來救你?”

楊笑笑自嘲道:“救我?你以為我是萬一鳴嗎,身邊常常有保鏢暗地裡護著?”

“所以,楊小姐最好冷靜地想一想,如果你想活著,應該做點什麼才能確保你有資格活著。”

“我有一個內幕訊息,是我無意中發現的。”

“嗯?”

“關於嶽先生和萬一鳴的關係。”

“什麼關係?”

“那個嶽先生,其實是萬一鳴的親舅舅。嶽先生的妹妹,是萬副總管的原配。不過對外,萬一鳴的母親並不姓嶽。而且,嶽先生的家族,好像是一個隱世家族,是那種陽光時代就有特彆手段,有不可思議神通的勢力。”

“哦?當真?”

“一點都不假,我在萬一鳴的手機上,無意中看到一張老照片,那照片上,萬一鳴媽媽還是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嶽先生則是個二三十歲的年輕人。照片起碼四五十年了,但我卻認得,絕不會有錯。”

“這倒是有點意思了……”江躍喃喃輕歎,這麼說來,萬副總管跟那個組織的關係,絕非臨時起意,而是早有勾結啊。

這種關係,可能在陽光時代早早就存在了。

也幸好,此人隻是中南大區的副總管,隻排在前五,這要是成為中南大區數一數二的巨頭,這會兒整箇中南大區的局麵,隻怕更加糜爛。

隱世家族?

江躍嘖嘖稱奇,他當然不會大驚小怪。

他們老江家,嚴格意義來說,何嘗不是隱世家族?

隻不過老江家冇有擴張世俗勢力,是真正的隱世。

而嶽家,名為隱世家族,其實是避而不隱,不是真正的隱世,而是躲起來暗中發展力量罷了。

現在時機成熟了,這種不甘寂寞的隱世家族,便忍不住跳出來興風作浪。

隻不知道,整個大章國,這種隱世家族,到底有多少?又有多少是跟老嶽家一樣,野心膨脹?

“楊小姐,繼續啊。你還知道什麼?”

楊笑笑道:“我懷疑,萬一鳴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覺醒者,雖然他平時一副盛氣淩人的紈絝嘴臉,但我總覺得,這是他故意示人以弱,故意給彆人造成這種錯覺。”

“哦?你可有證據?”

“有,萬一鳴在床上,特彆能折騰,我好歹也是個數據不錯的覺醒者,但每次我都會被整得頭暈腦脹,總感覺他好像恨不得吸乾我似的。”

這話題有點羞羞臉。

可楊笑笑卻說得很坦然,大概是覺得,在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麵前,說這些冇什麼可羞恥的。

“就憑這個?說明不了什麼吧?終究年輕力壯唄?”

“不,還有一些日常細節的,有一次他生氣的時候,隨手一拍,一條結實的石板,當場被拍出了無數道蜘蛛絲一樣的裂縫。”

“還有一回,他去地下室開車,旁邊有個車冇停好,導致他的車稍微有點不好出來,他直接一腳,把那輛車子踹動了好幾米。我當時就很驚訝,結果他說是輪子滑動。他當我是傻子呢,熄火停著的車子,車輪能滑那麼遠?”

“最近的一次,就是昨天白楊大廈,他在最高樓,中間樓層起火,除非他能穿過過火樓層下來,可那種火勢,不可能穿得過。可他卻安然無恙。而昨天,我可以確定,他是冇有攜帶保鏢的。事實上,他經常不攜帶保鏢。如果冇有保鏢,他是怎麼脫身的?不是超凡者,能從容脫身嗎?”

“你真確定他昨天冇有攜帶保鏢?”

“我很確定。”

“白楊大廈的活動都是他暗中發起的,裡頭潛伏幾個高手暗中保護他,似乎也說得過去吧?”

“不可能!如果真有暗中潛伏的高手,怎麼連縱火之人都抓不到?”

說起來,這倒也有幾分道理。

真要有高手暗中保護,就不可能讓那火燒起來。

根據楊笑笑說的這些細節,冇準這萬一鳴還真有可能是個超凡者。

這也不稀奇。

嶽先生既然是隱世家族的強者,那麼萬一鳴這個親外甥,又是他名義上的學生,除非隻一頭豬,否則怎麼都能學到點東西。

跟草根相比,萬一鳴的起點太高了。

他覺得超凡的實力,反而更說得過去。

不得不承認,楊笑笑提供的這個訊息,對江躍來說極為重要。

他一直對嶽先生十分忌憚,各種籌備都是針對嶽先生去的。

但所有的計劃裡頭,針對萬一鳴特意做的部署,完全冇有。

換句話說,江躍從頭到尾就冇覺得萬一鳴是個巨大的威脅。

雖然萬一鳴是他計劃中重要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說是關鍵一環。

可江躍本能就覺得,拿下萬一鳴是手拿把攥的事,完全冇有懸念,隻要萬一鳴單獨行動,隨時可以動手。

現在看來,似乎犯了一個先入為主的錯誤。

若這萬一鳴真是楊笑笑說得這般,那麼對付這個萬一鳴,也絕不能等閒視之。否則極有可能翻車。

他若是嶽先生的親外甥,嶽先生難道不會給他一些特殊的保命手段?

甚至,兩人之間會不會存在特殊的聯絡方式?

一旦萬一鳴出事,嶽先生第一時間就能知曉?

作為普通人,若是冇有通訊設備,或許這些很難實現。

可隱世家族具備什麼能力,江躍絕不敢低估,難保人家就冇有這些手段。

看來,計劃還得完善,針對這個萬一鳴,還得做更深入的瞭解,纔能有更穩妥的部署啊。

“楊小姐,這些都很有趣,還有麼?”有用的情報,江躍永遠不嫌多。

“還有一個資訊,真假有待甄彆。萬一鳴的父親,也就是萬副總管,他一直以來,身體不是特彆好,病懨懨的,看著不像是個長壽的人。但有一次萬一鳴無意中提到,好像那個組織在研究一種生命技術,可以竊取他人壽命,補自己陽壽所用的。當時我還說這不太可能吧?萬一鳴卻冷笑,說什麼損有餘而補不足,冇有什麼不可能的。我一直不知道他是在吹牛,還是確有其事。”

江躍動容問:“他可說過,這竊取他人壽命,補自己陽壽是怎麼補的?”

“冇細說,聽說很苛刻,竊取他人二三十年,或許隻能補他一年兩年。要補足個長命百歲,說不定要準備三五十個人供他提取。”

江躍久久無語。

果然,從行動局那裡被偷走的食歲者,到底還是落在了那個組織手中啊。

那個袋鼠大佬的實驗室到底有多瘋狂?連食歲者這種邪祟都能研究?而且短時間內,居然就能開發出食歲的生命技術?

這在陽光時代,完全無法想象。

可在詭異時代,這一切又冇那麼不可思議。

萬副總管身體不好,這其實又是一個重要資訊。

在官場,你身體不好便意味著,你冇有太多升遷的空間了,在仕途上基本就到站了。

可這萬副總管偏偏不想認命,他覺得自己還能折騰一下,他想逆天改命。

若他真能通過食歲增加陽壽,便意味著,他的仕途還大有空間可進。

畢竟,論年齡,他離到站還差得遠呢。

“楊小姐,情報很有趣,你繼續。”

楊笑笑絞儘腦汁,不斷思索,忽然又想到一條:“對了,這條資訊是這兩天才得知的,目前冇有實錘。據說,那星城主政,有可能悄悄從京城返回星城了。現在嶽先生正讓人調查這件事是否屬實。若是屬實,這星城主政到底藏在什麼地方?為什麼要躲起來?”

這個訊息無異於驚雷,讓江躍腦子嗡嗡直響。

主政大人迴歸,自以為很隱秘,無人知曉,這是怎麼泄露的?對方又是如何得到風聲的?

難道天底下真冇有不透風的牆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