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07章翻臉

詭異入侵 第0507章翻臉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要不是兩人麵對麵,江躍絕難相信,當初眼高於頂的楊笑笑,此刻竟會像一個煙花女子一樣賣弄風塵。

江躍心頭凜然,反而暗暗生出一些警惕。

自古色是刮骨鋼刀。

楊笑笑麵對萬一鳴的時候,各種委曲求全,各種作賤自己討好對方,江躍一點都不奇怪。

因為萬一鳴可以給她想要的東西。

可丁有糧能給楊笑笑什麼?

僅僅是因為兩人是口頭上的結盟?

說白了,這所謂的結盟本身就冇有任何實際約束,是否有牢固的基礎,完全取決於雙方的意願。

按楊笑笑的說法,她是有求於丁有糧,需要丁有糧在那批物資上簽字,這樣才能完成萬一鳴交代的任務。

更煽情的理由是,萬一鳴拿她父母的問題來要挾她。

這個說法,初一聽似乎冇有破綻,以萬一鳴的人品,這也不是乾不出來。

.com

隻要能達到目的,冇有什麼事是萬一鳴乾不出來的。

可問題是,他萬一鳴憑什麼就認為,楊笑笑就一定能讓丁有糧鬆口?

因為楊笑笑年輕貌美?因為他覺得丁有糧偷偷看過楊笑笑的屁股?這個說法顯然是扯淡。

萬一鳴這種男人,絕不會天真到這種程度。

那麼問題來了。

楊笑笑這般作為,到底是什麼意圖?

忽然間,一個念頭在江躍腦子裡閃過。

“莫非……這楊笑笑為了討好萬一鳴,終究還是出賣了我?”

這個念頭讓江躍心裡著實嚇一跳。

回過頭想想,自己昨天跟楊笑笑聊了那麼多,顯然是讓楊笑笑產生了動搖,認清了萬一鳴本質的。

自己當時不是勸楊笑笑,要提升自己的價值麼?

楊笑笑果然照辦了。

她此時此刻所做的,不正是提高自己的利用價值麼?

若她能讓丁有糧痛痛快快簽字,那是不是價值?

甚至,她完全可以把丁有糧賣了,把結盟的事,都當作是一種價值,告訴萬一鳴。

也許,是自己多慮了。

可萬一這就是事實呢?

以楊笑笑的性格,縱然她洞悉了萬一鳴對她就是玩一玩的心態,她難道就能從此死心?

從此拋下那些虛幻但美麗的幻想?

甚至,楊笑笑選擇萬一鳴之前,她難道會不知道萬一鳴是什麼尿性?她還是毅然選擇主動貼上去。

這說明什麼?

說明萬一鳴能給她帶來的這些光鮮的東西,是她根本抵抗不了的,孜孜以求的。

試問,她一開始就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一開始就知道她和萬一鳴之間是什麼情況。

那麼她真會幡然悔悟,懸崖勒馬嗎?

未必!

這種誘惑就像毒藥,一旦上癮,根本抗拒不了。

不管情況是否如自己猜測那樣,江躍不得不對此有所提防。

楊笑笑見江躍一直沉吟不語,有些羞惱道:“丁處,你就不能給一句痛快話嗎?”

“楊小姐,到底是你心急,還是萬少心急。我既說了三天,時間到了,自然會有痛快的答覆啊。”

“我不要三天,我現在就要答案。丁處,你還是不是男人,非要我把話挑明瞭嗎?”

“楊小姐,激將法對我而言不管用。”

“那什麼管用,非得我主動脫光了,撲到你身上,丁處長才滿意麼?”

楊笑笑說著,竟真的將外麵一件防曬服順勢脫掉,露出裡頭無袖的v領背心。

江躍歎一口氣:“楊小姐,你這樣,隻會讓我對咱們之間的結盟產生懷疑啊。”

“你懷疑什麼?都到這份上了,你還懷疑什麼?”

“楊小姐明明知道我需要的是什麼,卻偏偏拿我不想要的來當籌碼。我相信這不是楊笑笑智慧不夠,而是在跟我玩心眼?”

“你什麼意思?我怎麼跟你玩心眼?你丁大處長偷偷看我又不是一回兩回,彆以為我看不出來,好幾次你那眼神,就恨不得生吃了我。你們這些男人,吃不到的時候跟虎狼似的貪婪,真送上門來,倒是推三阻四,裝正經人。”

丁有糧是不是真對楊笑笑有那麼饑渴,江躍無從得知。

不過江躍顯然不可能跟楊笑笑發生這種苟且關係的,尤其這還是明顯的皮條生意。

楊笑笑顯然很擅長閱讀男人這本書。

每一個男人都是一本本不同的書,但是隻要關乎女人的內容,這些書的內容基本是相似的。

所以,楊笑笑堅信,冇有男人能抵抗得住女人的誘惑,尤其是她這種女人的誘惑。

可她此刻卻犯疑了,她在丁有糧眼中,確實冇看到之前那種恨不得吞了她的慾火。

那種雄性動物的原始本能,那種強烈的佔有慾,在丁有糧眼中,絲毫看不到,這讓楊笑笑忽然間有些心裡冇底。

“楊小姐,看來,那天我跟你聊的那些,你終究還是冇往心裡去啊。”

“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楊小姐應該很清楚了。楊小姐,你是聰明人,我也不笨。我猜,你現在的心態,其實是想一隻腳踩兩隻船。這邊糊弄我,那邊又糊弄萬一鳴,兩頭討好處,對麼?”

那天的交流,楊笑笑確實也透露了一些情報。

比如說萬副總管和那個組織之間有關係,嶽先生是橋梁。

江躍能實錘這些資訊,楊笑笑確實是功不可冇。

不過,回到萬一鳴那裡,楊笑笑肯定不會說這些。

否則的話,萬一鳴當場就能把她給斃了。

可要說楊笑笑就此鐵了心跟著丁有糧一條道走到黑,跟萬一鳴過不去,那也不現實。

也許楊笑笑未必一輩子依附萬一鳴,但萬一鳴現階段是她往上爬不可或缺的一道梯子。

無論如何,她現在都捨棄不下。

現階段,她必須死死抱住萬一鳴這條大腿,纔有上升通道,才能保住眼下的榮華富貴,纔有可能攀登更高的榮華富貴。

楊笑笑自然不會承認:“丁處,都說你這人多疑,你未免也太多疑了。就我現在的處境,萬一鳴那條船,我想踏也踏不住啊。”

“不然,隻要你能幫萬一鳴把事情辦妥,你就是有用的棋子。”江躍皮笑肉不笑地盯著楊笑笑,彷彿已然洞悉她的心思。

楊笑笑的眼神毫不避讓,似乎想通過眼神的對峙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可她很快就敗下陣來。

對麵的眼神就好像透視鏡,能將她身上一切洞悉都照得纖毫畢現。

“楊小姐,既然你冇有誠意,那之前的約定就作廢,咱們以後還是公事公辦。”江躍說著,站起身來,將房間門拉開。

這是送客的意思。

楊笑笑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她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終究還是被對方看破了。

當然可以繼續辯解,可對方這架勢,明顯已經堅定了判斷,縱然她巧舌如簧,也多半是不可能說服得了對方。

更何況,她確然就是這個心思。

可惜這一通演技,完全白費了。

不過,楊笑笑卻冇有死心,她並冇有離開座位,屁股就好像焊死在椅子上似的。

一雙美眸毫不迴避地盯著江躍:“丁處,那你給句實話,到底怎樣纔可以簽字?”

“你是代表你自己問這個話,還是代表萬一鳴問這個話?”

“代表我自己如何?代表萬一鳴又如何?”

“代表萬一鳴那就簡單了,公事公辦。若是代表你自己,你得問問,你到底能為我提供什麼?彆拿身體說事,就算我要將這個條件加入,那也隻是附加條件,這一條不可能是主要條件。都是聰明人,就不要說傻話來浪費時間了。”

楊笑笑有些羞惱,白了江躍一眼。

果然都是臭男人,都是一個尿性。

玩女人永遠是附加的點心,絕不可能是主菜。

“丁處,你到底需要什麼?你能否給個痛快話?”

“我要萬副總管和那個組織的關係,我要萬一鳴和那個組織的關係,我要那個組織的情報,我要和嶽先生有關的一切情報。”

楊笑笑一張俏臉頓時嚇得麵無血色。

“丁處,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要乾什麼?我要乾什麼你還看不出來嗎?我要自保,我要讓自己變成一顆炸彈,這樣他們哪天想剪除我的時候,纔會忌憚,纔會擔心炸彈炸開了之後,是不是會把他們一鍋端了。”

“不,你這已經不是自保了,你絕對不是自保……”楊笑笑喃喃說道,她不是傻子,上次回去之後,她認真思考過後,便覺得這個丁有糧的意圖不簡單,可能不是自保那麼簡單。

現在聽他提出這許多要求,這哪裡是自保?

這是要對付萬副總管嗎?

他丁有糧是失心瘋了嗎?

江躍見楊笑笑失魂落魄的樣子,淡淡笑道:“楊小姐,就你這個膽魄,我實在不看好你在這個火藥桶裡頭火中取栗啊。”

“我……”楊笑笑是真被嚇到了,如果丁有糧是要對萬副總管和萬一鳴發起衝擊,那她絕對不可能參與。

而且,她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告密。

跟丁有糧合作,自保也好,討好萬一鳴也好,那都是建立在依附萬家的基礎上。

要是萬家都玩完了,她做這些還有什麼意義?

萬家真要垮塌了,星城的未來局麵,必然是主政大人回來,掌控局麵。

到時候就算他們楊家冇有跟著一起垮塌,在主政大人那裡還能有什麼好果子吃不成?

背主之人,不可能有好下場。

楊笑笑內心被恐懼充塞,努力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楊小姐,我猜你現在肯定是想,你要從我這逃出去,然後把這個訊息第一時間告訴萬一鳴,對麼?”

楊笑笑勉強一笑:“怎麼可能?我……我們是結盟的盟友,我怎麼可能出賣盟友?”

江躍好整以暇地拿起一張廢棄的檔案紙,輕輕往中間一戳,便是一個洞。

“咱們的結盟,就像這張紙,一戳就破,我實在看不到楊小姐的誠意在哪裡。所以……”

“你……你想乾什麼?丁處,你真的不用這樣,我楊笑笑不是傻子,我去告密有什麼好處?”

“好處很多,你可以因此得到萬一鳴的賞識,說不定他一高興,能多給你幾個笑臉,能多上你幾次,這樣你腦子一熱,不免會產生幻想,覺得自己又回到了之前萬家少夫人的位置上了。你楊笑笑的格局,不就是這麼大麼?”

“我……我真的不會告密。我……我可以發誓的。”楊笑笑快哭了,她怎麼都冇想到,怎麼忽然間形勢突轉之下。

“我也不會給你告密的機會。”江躍淡淡道。

“不,你……”楊笑笑驚惶之後,忽然又咯咯笑了起來,“丁處長,你該不會是想說,你要殺人滅口吧?”

“我記得,你丁處長似乎不是覺醒者啊,你確定你能殺得了我,滅得了口嗎?”楊笑笑隨即想到了這一點。

怕什麼?

有什麼好怕的?

我纔是覺醒者,丁有糧不是。

更何況,楊笑笑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孤身來此,不可能冇有一點準備的。

她的後腰還攜帶著一把槍。

可她笑著笑著,笑容卻凝固起來。

因為,對麵並冇有出現任何驚惶,而是淡淡笑著,眼神就像關愛智障兒童似的,看著她。

這眼神,若不是傻子,那就是胸有成竹啊。

丁有糧顯然不是傻子。

“楊小姐,你知道你喝的是什麼嗎?”

楊笑笑一怔:“什麼?”

江躍站起身來,笑嗬嗬走向楊笑笑:“彆輕舉妄動啊,乖。你拔槍的速度,不見得就比我快。”

楊笑笑顯然不服,手速極快地摸向腰間。

可她的手臂還冇伸直,手腕就被一隻虎鉗一般的手給抓住了。

強大的力量完全讓她動彈不得。

“乖,小孩子不要玩槍。”手中的槍支,輕輕鬆鬆就落在了對方手中。

江躍在楊笑笑臉上輕輕拍了幾下。

楊笑笑本以為丁有糧這是要殺人之前猥褻她一番,冇想到,對方卻悠悠然回到椅子上。

楊笑笑臉上感覺到一絲絲微涼,彷彿有股什麼力量忽然進入她的頭部,進入她的身體。

“你……你做了什麼?”

“楊小姐,你不需要關心那些,你現在隻需要明白一個事實。你的生死掌握在我手中,你是要繼續在萬一鳴的船上吊死,還是願意救自己一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