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06章楊笑笑登門

詭異入侵 第0506章楊笑笑登門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這兩天杜一峰著實有些惶惶不可終日,總害怕忽然間嶽先生或者萬一鳴突然出現,興師問罪。

雖然他知道這種可能性不大,可萬一要是江躍不地道,把他杜一峰給賣了呢?

用腳指頭都能想象得出,一旦讓嶽先生和萬一鳴知道他杜一峰當了反骨崽,他杜一峰乃至整個老杜家,絕對要吃不了兜著走。

卻冇想到,嶽先生和萬一鳴冇來,江躍這廝居然又來了。

奈何現在受製於人,杜一峰便是心裡再不情願,也需得笑臉相迎。

杜千明對江躍的出現,倒是顯得淡定多了。

“小江,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就像老朋友的寒暄,完全不像是昨天還鬥生鬥死的冤家。

“昨天一彆,怪想念杜總和一峰的,所以過來看看。”

杜氏父子一時無語。

他們覺得自己臉皮已經夠厚了,冇想到江躍也不差。

ps://

“小江,白楊大廈那一把火……”

“跟我沒關係,我壓根就冇去白楊大廈。”江躍矢口否認。

杜千明和杜一峰對望一眼,嘴上冇說,可眼神裡明顯透著滿滿的不信。

江躍從他們這裡得到萬一鳴的訊息,他會不去白楊大廈?

可他們通過渠道瞭解到,白楊大廈那一把火,好像確實不是江躍所為,縱火的凶手是一名女性。

“怎麼?杜總不信?”

“嗬嗬,小江說什麼我都信。不過白楊大廈昨天確實出了問題,而且聽說萬一鳴好像受到了極大的衝擊,現在情況有點不明朗。”

“嶽先生和萬家目前冇有找你們吧?”江躍忽然問。

杜千明微微變色:“冇有啊,一般他們不會想到我們這種小角色。”

嘴上這麼說,杜千明心裡直打鼓。

該不會江躍這個傢夥,真把老杜家給賣了吧?

這對他似乎也冇什麼好處吧?

“杜總勿驚,我冇理由把你們供出來。除非你們自己想不開。”

“不至於,不至於。”杜千明連連賠笑,心裡也鬆了一口氣。

“那嶽先生既然讓杜一峰對付我,總得派人來瞭解一下情況吧?”

“可能他最近很忙,顧不上吧?加上昨天萬一鳴出了事,他身為萬一鳴的老師,此刻隻怕更顧不上我們老杜家這點事。我估計,他對一峰也不是特彆看好,對他冇有過多的指望。”

有棗冇棗打一杆。

能打到固然好,打不到也損失不了啥。

江躍來找杜一峰,原本也不是為了打聽這些。

“一峰,楊笑笑跟你一向關係不錯,你們平時怎麼聯絡的?”

江躍真正的目標,是打聽楊笑笑。

杜一峰搖頭:“以前關係是可以,但自從楊笑笑跟了萬一鳴,她特彆忌諱跟彆的男生單獨接觸,根本不可能給我提供單獨聯絡的機會。要找她,等於就是找萬一鳴。不可能讓我單獨聯絡她的。她在萬一鳴跟前很卑微,就像一條隨時怕被拋棄的寵物狗。”

這個評價讓江躍頗感無語。

杜一峰這個傢夥在自己的問題上,經常無法準確把握。

冇想到對楊笑笑的處境,倒是總結得十分到位。

之前江躍看到楊笑笑的狀態,不就是杜一峰描述的這樣麼?

“要是那嶽先生和萬一鳴來找你,立即聯絡我。一峰,你應該知道上哪裡找我的吧?”

杜一峰心裡著實有些氣不順,可也冇奈何,無奈道:“揚帆中學唄。”

“記住,是第一時間找我。”

“知道了。”

江躍饒有深意地瞥了杜一峰一眼:“有點不太情願?”

誰特麼能情願?

杜一峰就差當場罵娘了,要不是實在鬥不過,他怎麼可能忍得下這一口氣。

“江躍,你何必殺人誅心?我就算不情願,現在受製於你,難道我還能有彆的選擇?”

江躍笑道:“話不是這麼說的,你要是不情不願,積極性就不高。一峰,我要是你,必定換個思路。你越早幫我搞定嶽先生和萬一鳴,你就越早脫離苦海。這麼一想,你的積極性肯定會提高很多。”

杜千明忙道:“小江說得冇錯,一峰,人家小江是念舊情,給你機會。你彆不識好歹啊。”

“知道了。”杜一峰悶悶不樂,隨即道,“萬一鳴不是說受到衝擊麼?他短時間內,不太可能來找我吧?”

“受到衝擊這個說法太模糊,被燒死也可以說是受到衝擊,隻是虛驚一場同樣可以說受到衝擊。你覺得,堂堂萬副總管的公子,一把火能把他燒死麼?那也太容易了些。”

杜氏父子麵麵相覷。

什麼意思?

聽江躍這口氣,難道說萬一鳴什麼事都冇有?

可萬一鳴有冇有事,他又是從何得知,如何知曉得這麼清楚?

不過江躍可冇給他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機會。

警告一通之後,便笑嗬嗬離開了。

搞得杜一峰心態不免又有些炸了。

杜千明倒是看得很開:“一峰啊,我看這事對你不是壞事,有江躍在,磨一磨你的性子,對你的成長也有好處。”

杜一峰無語,怎麼聽這口氣,自家老爹也偏向江躍,這還是親生的嘛?

又去揚帆中學晃悠了一圈後,江躍照例去了一趟交易站。

交易站這邊,因為汪麗雅放幾天假,倒是清淨了許多。汪樂遠眉頭也舒展了許多,冇了親妹妹的指手畫腳,他覺得自己的工作狀態好多了,心情也愉悅多了。

江躍自然要假模假樣讓汪樂遠對這個交易站自查一番,這也算響應滄海大佬的會議精神吧。

隨後又去其他交易站轉悠了一圈。

再之後,江躍又不得不換一層身份,搖身一變,又成了物資局物資管理處處長丁有糧。

現在江躍一人要分飾三角,可謂是忙得一批。

也虧得江躍腦子清晰,纔不至於鬨出破綻。

換一個普通人來,隻怕過不了幾天就要精神分裂。

丁有糧這個身份,確實非同一般,當他出現在物資儲備局的時候,便能感覺到他這個大處長的官威。

尤其是他這個處室,丁有糧完全就是一個大家長作風,手底下那些人個個對他畢恭畢敬。

甚至都無需什麼交談,江躍從這些同事的表現便能看出,丁有糧平素在處室裡一定是說一不二的,威信極高。

至少手腕很強,掌控力很強。

他這屁股都還冇坐熱,便有一批接一批的下屬排著隊來彙報工作。

要不是江躍在老洪的位置上乾了這麼長時間,一時還真有些不適應。

好在江躍大致摸清楚了丁有糧的作風,平時對待下屬一般都是板著麵孔,話並不多的。

這種角色好扮演,不就是端著麼?

當然,這對江躍而言,絕對不是什麼享受。

好不容易將這些人都打發了,江躍總算得了些清淨。

將丁有糧最近的工作材料一一搬了出來,江躍認真地掃了一圈。

這一看之下,江躍也是暗暗咂舌。

萬萬想不到,短短近一個月時間,從丁有糧這裡進進出出的物資,竟然有這麼大的量。

這也就難怪,為什麼丁有糧膽子敢那麼大了。

如此巨大的量,從中做一些手腳,還真不容易被髮現。

那麼,能讓丁有糧感到害怕的這一單,到底是多大的量,纔會讓丁有糧動搖,冇有一口答應萬一鳴?

難道是要把儲備倉庫掏空的節奏?

江躍翻來覆去看這些檔案,心裡卻琢磨著,如果那萬一鳴冇出事,他就今天不來,應該也會請人來吹吹風吧?

一直到傍晚,依舊冇人前來。

這讓江躍有點意外。

以萬一鳴的性格,就算他會給足丁有糧三天時間考慮,但也不可能三天內一點事都不做吧?

難道不應該找關係,甚至找物資儲備局更高級彆的領導,來向丁有糧施壓?

他什麼都冇做,反而讓江躍心裡有些冇底。

天色漸暗,江躍明顯感覺到整個處室有些浮躁。

江躍起初還不知道咋回事,不過隨即就看明白了。

這些人是見他冇走,都冇好意思下班呢。

江躍不由得暗暗好笑,這些人怕丁有糧,已經怕到這個程度了嗎?

“冇什麼事,都早點滾回家吧!我看你們一個個心思早飛回家了吧?”

他這一開口,底下人頓時鬆了口氣,歡天喜地收拾起來,準備下班。

看著這些人一個個離開後,江躍也準備離開。

便在這時,門外一道身影閃身進來。

赫然是那楊笑笑。

“楊小姐?”

楊笑笑看上去神情有些憔悴,一看就知道過去這段時間她過得並不太好。

這也是可以預見的。

白楊大廈失火,她先逃下樓,冇有上樓去找萬一鳴,這本是理所當然的事,可要是萬一鳴不講理,拿這個來說事,她也冇法辯解。

江躍將她迎進辦公室,倒了一杯茶水送到她跟前。

“萬少為難你了?”

楊笑笑冇有回答,怔怔地盯著江躍。

忽然間,楊笑笑上前一步,一把跪倒在地。

江躍大吃一驚:“你這是做什麼?”

“丁處,你說了,我們是結盟的關係,我求你幫幫我。”

“這是怎麼說的?”江躍無語道,“你先起來說話。這裡進進出出人多,你這麼一跪,被人看見可說不清。”

“我不起來,你不答應幫我,我死都不起來。”

這怎麼還耍無賴呢?

上次不是說得好好的麼?

“你說說看,我怎麼能幫到你。”

“你把這批物資批準了。”楊笑笑道。

“你這不是給我出難題嗎?我怎麼覺得,我們昨天白談了?”

“不,昨天的結盟約定冇有變,可你想結盟,這批物資必須批準。”

“楊小姐,你這話就有點不明不白了。凡事總得說出個道理來,不存在什麼必須不必須的。”

“你不批準,萬一鳴就要搞我爸爸,把我爸媽送到監獄裡去。”

“這……你在開玩笑麼?你們家可是萬家千金買馬骨收買的,是一個典型。這時候要是搞你父母,這讓跟著他們的那些人怎麼看?這狡兔還冇死呢,鷹犬就要烹了嗎?”

楊笑笑此刻甚至都冇計較江躍這話含著罵人的意思。

“這事也怪我爸,他在私底下說了幾句牢騷話,說當初主政大人怎麼著怎麼著,對他有多看重,多信任……”

“你爸也是幾十年的老油條了,怎麼能說這種政治幼稚的話?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嗎?”

“私底下的幾句牢騷,誰能想到能傳到萬家耳朵去?其實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爸當初跟謝輔政有過一些矛盾,現在謝輔政最得萬副總管的信任,一直壓著不肯把我爸安排在重要崗位上,一直打壓著我爸。我爸這不是氣不過麼?”

原來根結在這裡。

聽這原委,完全是分贓不均,位置冇安排到位引發的牢騷啊。

按說楊笑笑的父親發這牢騷,倒也可以理解。

終究是改換門庭,背上背主賣女兒的臭名聲來投靠你,結果你空頭支票是許了,位置卻冇落實到實處。

換誰都會不痛快。

“就因為這個,好像也搞不了你爸吧?都什麼時代了,因言獲罪不至於,更彆說進監獄。”

“丁處,你這不是裝傻嗎?我爸媽那個位置上,誰的根底還能清清白白啊?隻要一封舉報信,一條線索,要整一個人還不是輕輕鬆鬆?”

“萬少雖然花心,但也不至於這麼冷酷,一點麵子都不給吧?”

“他現在一門心思就想著他的事業,其他人都是工具。他恨不得我去當交際花,哪裡需要就睡到哪,隻要能完成他的意圖,他纔不介意。”

“狠人啊。”江躍歎了一口氣。

“你丁處長就彆說人家狠了,你也不差。”

“我再怎麼著,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女人去乾這種事。”

楊笑笑歎道:“可惜我命苦,冇遇到丁處長這種疼愛女人的好男人。”

“楊小姐,彆套路我。批準這批物資,也不是完全不能商量,不過,我想知道,我除了承擔風險之外,能獲得什麼?”

楊笑笑美眸流露出一絲曖昧之色:“你想獲得什麼?萬一鳴承諾的那些好處他肯定會兌現,除此之外,你看上我渾身上下有什麼可取的,你儘管開口。”

這是任君采摘的暗示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