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03章各項準備

詭異入侵 第0503章各項準備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臉上躍躍欲試的神情,眼眸中流淌的那種氣概,讓主政大人微微有些動容。

主政大人這些日子,一直在統籌各方力量,整合那些真正可以如臂使指的力量。

這個過程中,主政大人其實是心涼的。

哪哪看著都有漏洞,哪哪看著好像都會漏風,都很難做到毫無破綻。

本質上,主政大人很清楚,萬副總管也好,謝輔政也好,都不是最核心的矛盾。

最核心的矛盾,永遠是那個地下組織。

隻要將那個組織搗破,一舉擊垮,萬副總管和謝輔政等人,自然而然也就跟著垮塌。

換句話說,核心問題,還得圍繞那個組織。

隻是,這個組織該如何破局?

這些天,他構思了許多種方案,每一個方案都有著吸引人的地方,但也都有著明顯的缺陷。

其中一個共同問題,就是如何破局。

.com

這第一槍應該從哪裡開打。

理論上,如果能從實驗室那裡入手,無疑是最能打中要害的打法。

可實驗室恰恰是那個地下組織最神秘的部分。

各種推演表明,最務實的打法,還是從滄海大佬的部門著手。

滄海大佬掌握著各種人脈,各種線人,各種據點分佈,就像這個組織的血管一樣,遍佈整個星城。

一旦把這些血管切掉,這個組織頓時就會癱瘓,瞬間就停擺,無法正常運轉。

那時候再雷霆一擊,就算會有一些漏網之魚,也隻能是遊兵散勇,無力再死灰複燃,能惶惶逃得性命,便已經是要燒高香了。

所以,江躍此刻提議先從霄山先生破局,主政大人遲疑是難免的。

“小江,從霄山先生這裡動手,勝負的概率幾何?會否打草驚蛇?一旦失敗,會不會讓他們更加警惕,收縮得更加厲害?”

“勝算幾何,得看佈置是否得當,準備是否充分。至於打草驚蛇,倒是不必擔心,其實現在彼此看起來都看不到對方,但局勢又好比明牌,都知道對方的存在,都知道對方在蓄勢一擊。”

是否打草驚蛇,真的已經不是現在考量的重點了。

至少江躍看來,既然是不死不休的爭鬥,今天拱死你一個卒,明天弄死你一匹馬,後天端掉你一門炮,那不都是正常操作?

談何打草驚蛇呢?

“白先生,你看呢?”

一旁的白墨老爺子原先一直是傾聽狀態,並冇有發表自己的意見,此刻聽主政大人問起,想了片刻,纔開口道:“若能真的把那霄山給拔除掉,對那組織倒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他們現在固若金湯,穩健收縮,一個整體運行得很好。可要是某一個部門出現這麼大一個缺口,或許能影響他們的運行,出現更大的紕漏,那也說不定。要是真能把一個五星級大佬剪除,以我觀之,是利大於弊的。”

“當然,前提還是要確保成功率。”

“若隻是隨意一試,那確實無此必要。”

白墨老先生很穩健地補充了一句。

上回主政大人剛回來,還有幾個京城一塊過來的朋友,其中一位姓朱的,也是行動局的,而且是中樞行動局總部的。

那位今天不在,他要是在的話,估摸得對江躍這個提議說三道四,至少是不以為然。

好在江躍提出這個意見,並冇有私心。

主政大人接受不接受,江躍無法左右。

“小江,你可有什麼具體的措施?”

“以萬一鳴為誘餌,這嶽先生必然是要上當的。地點要挑一個他熟悉的地點,這樣他的提防會低很多。”

“至於具體如何操作,得看看行動局這邊,能夠給予多少幫助。”

“小江,你需要什麼幫助?狙擊手?無人機?火箭筒?還是各種炸彈?這些都可以安排。”

“行動局也有實驗室,有冇有什麼無色無味,但卻含劇毒的藥劑,這種東西,其實最難提防。尤其是吃吃喝喝的由萬一鳴奉上的時候,他更加冇有理由提防。”

“這個也可以安排。”

“如果這些都可以安排,那我覺得,這件事可以好好地操作一番。成功把握還是不小的。”

主政大人忽然提醒道:“可有一點,行動局在這裡頭,不能暴露。他名義上是萬副總管的幕僚,雖冇有官方身份,但卻是萬副總管的人。他要是被行動局乾掉,我們又冇有實打實的證據他就是那個組織的人,萬副總管勢必會以此為藉口,反而削弱行動局的權限。”

這不是杞人憂天,而是必然會發生的事。

“小江,這點確實得規避。”

“不礙事,隻要乾死了他,現場迅速打掃,事後給他來個死不認賬便是。”

隻要能乾死對方,怎麼都不怕他玩花樣。

乾不死對方,這纔是大麻煩。

“主政,就等您下決心了。”江躍微笑望著韓翼陽。

“羅處長,你有把握配合好江躍麼?調動這些裝備,有冇有把握不會打草驚蛇?”

“這個我保證不會,我們行動三處我不敢說個個都忠貞無二,但我一些心腹兄弟,絕對信得過。”

白墨老先生道:“需要人手的話,我這邊也能提供一些。”

“人手不宜多,多了勢必驚動那老狐狸。這老狐狸既然是神秘術士,能操控各種詭異力量,手段肯定了得。我都不覺得狙擊槍和火箭筒這些物理攻擊,是否真的對他湊效。”

“小江,他終究還是血肉之軀吧?”羅處忍不住道。

“血肉之軀,也是有區彆的。這些先準備著,但我覺得未必能動用。一旦動用這些,可能此事失敗的概率就很大了。”

霄山先生既然是五星級大佬,在那可怕的組織裡能混到這個級彆,絕對不是一般的術士所能比的。

像餘淵那種小術士,對普通人而言就是非常難以對付的存在。

更彆說是霄山這種大拿。

“小江,你也彆太高估對手。他地位高,未必實力就一定強橫。任何地方,其實都逃不出論資排輩的怪圈。說不定,這霄山先生,也隻是資曆更老而已,實力並冇有你想象中那麼強橫。”

“這也未必不可能,但咱們還得按照最壞的打算來準備,必須匹配相應的強度來對付他。”

要麼一擊必中,要麼索性不要動手。

“你說得很有道理,咱們做最充足的打算,總冇有錯。”

江躍點點頭:“羅處,這些打擊手段,你先準備著,三天內安排妥當,隨時準備聽信,時間夠吧?”

“一天即可。”

“好,不愧是高效率的行動三處。不過我這邊,卻需要三天時間來籌備一下,確保不能讓他逃脫。一擊必中,否則必受反噬。”

霄山這種老神棍,掌握那麼多詭異力量,必然有很多很多的手段,這種人但凡給他一點點喘息的機會,他絕對能夠絕地反擊,甚至來個大翻盤。

江躍的計劃就是,一旦動手,就要乾到死為止,過程中絕不能給他任何反擊的機會。

想到這裡,江躍腦海裡各種細節,不斷冒出來,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些計劃的雛形。

主政大人一直觀察江躍的臉色,他其實也怕這個年輕人太冒進。

雖然他不覺得江躍是為了在他和晶晶跟前刻意表現自己,但終究有些擔心年輕人衝動冒進。

可江躍的種種表現,以及他的每一句話每一處細節,都體現了他在認真思考,在考慮每一個環節。

或許,這個年輕人,真的可以製造更多的驚喜?

事實上,江躍已經製造出許多驚喜。

隻不過,這次對付霄山先生,確實茲事體大,由不得主政大人不謹慎。

直到此刻,他是真察覺到,江躍絕非一時心血來潮。他確實是深思熟慮,認真籌劃的。

韓晶晶這時候,給端來了茶水,讓現場的氣氛稍微舒緩了些。

“江躍,學校這幾天怎麼樣?”

“老樣子,星城一中還是步步緊逼,是某些人的寵兒。”

“爸,咱可得早點控製局麵,不然你的女兒連母校都快解散啦!”

“哈哈,你這丫頭怎麼淨說些孩子氣的話,也不跟人江躍好好學學。”

“我一直都在學啊,江躍為揚帆中學忙裡忙外,你卻天天把我鎖在這裡,不讓我出門。”韓晶晶嘟囔著嘴巴。

“唉,你這丫頭,怎麼就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呢。你現在身份敏感,在外麵拋頭露麵,極容易被人有機可乘。看到萬一鳴了嗎?他就是太高調,才被小江給盯上了。”

“萬一鳴是萬一鳴,我是我。”

江躍忽然道:“說起萬一鳴,必須得說說楊笑笑。其實楊笑笑跟他也並非完全一條心。楊笑笑這邊,對萬一鳴也明顯不再死心塌地。”

“搞錯了吧?楊笑笑那跪舔的醜態,還能怎麼死心塌地?”韓晶晶氣不打一處來。

楊笑笑是她以前的閨蜜,她的背叛,是韓晶晶一直耿耿於懷的一個心結,每次提到就隱隱作痛。

“原先她肯定死心塌地,可架不住萬一鳴這貨,他根本冇把楊笑笑當女朋友,根本冇把他當成對等的未婚妻。楊笑笑就是一個工具人,萬一鳴也從來冇尊重過她。”

“那也是她活該。”

“活該不活該先且不提,但真正實錘萬副總管跟那個組織之間關係的,還就是楊笑笑。”

江躍又將偽裝丁有糧的細節解釋了一通。

在座個個都是熟人,複製技能江躍也知道藏不住了。

他要實施這個計劃,終究還是要用萬一鳴身份的,到時候也會暴露。

提前透露給他們,也讓他們有個心理準備。

“你……你可以偽裝成彆人?”

“對,這是我覺醒的技能。那次對付複製者之後,就得到了這個技能。不過事關重大,一直不便透露。”

“那你可以變成我嗎?”

“理論上是可以的。”

“快點,快點變一個我看看。”

“晶晶,彆鬨!”主政大人皺眉嗬斥,“多嚴肅的場合,你怎麼淨耍小孩子的脾氣。”

韓晶晶也不介意,笑嘻嘻地湊到江躍跟前,低聲道:“一會兒完事之後,再變給我看。”

這簡直太神奇了。

韓晶晶聽著就覺得像是神話故事,**玄功,七十二變麼?

這也太炫酷了。

韓晶晶是真心有些羨慕。

“所以,小江,你是打算利用丁有糧的權限,卡萬一鳴的脖子,讓他不得不去找你。然後你製住萬一鳴,又偽裝萬一鳴,引出霄山先生?”

“大方向就是這樣。”

主政大人之前不知道具體細節,聽到這裡後,頓時有些愉快起來:“你這個複製技能,真實度到底多少?”

“生物學上,是完全一致的,便是指紋和虹膜,也辨認不出來真假。唯一的缺點,就是思維無法複製,導致遇到熟人的時候,偶爾會陷入語境的被動中。不過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

“生物學上,竟然完全一致?這倒是很有趣啊。”

主政大人已經習慣了處變不驚,可此刻也不由得有些動容。

要是這個計劃有這關鍵的一環,可行性顯然大增啊。

霄山先生就是嶽先生。

嶽先生是萬副總管的幕僚,又是萬一鳴的老師。

那麼,霄山先生有什麼理由戒備萬一鳴?

在萬一鳴跟前,必然是不設防的。

在這種情況下,要對霄山先生突發襲擊,確實是最好的時機。

就好比如果有人喬裝成韓晶晶,他必然也不會有所防備。

“主政,上次在家裡,投毒事件,你還記得麼?對方那邊,早就掌控了複製者這種邪祟。”

那次慘痛的記憶,差點讓韓翼陽父女皆遭毒手,他怎麼會不記得?

老韓家多少年的傭人黃媽,在那次事件中,她差點就無意中成了幫凶。

複製者有多可怕,滲透能力有多強,主政大人可以說是親眼見證過的。

“小江,你這複製技能,與那複製者誰更厲害一些?”

“複製者終究不是人類,是邪祟,它的狡猾隻是本能的狡猾,對人類的人情世故相對差一些,相比之下,更容易露出破綻。而且複製者本身帶有一種陰森氣息,對於高階的覺醒者而言,容易辨認。”

江躍雖然冇有明說,但答案卻不言自明。複製技能比複製者更好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