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97章遊說和反遊說

詭異入侵 第0497章遊說和反遊說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楊笑笑在敲開房間門之前,肯定預設過很多種可能性。

可她絕對冇有想到,丁有糧會拿攝像頭說事。

這是豪華五星酒店,入住都是星城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可能會有攝像頭?誰這麼膽大包天?

可楊笑笑終究不敢賭。

江躍在她猶豫之間,轉身坐到了另一條椅子上。

看著一臉驚訝,有些不知所措的楊笑笑,江躍淡淡道:“楊小姐,你怕是以為我在嚇唬你吧?”

楊笑笑喃喃道:“難道不是嗎?”

“我不知道是否真的萬少授意你來我房間的,也不管這拙劣的美人計是你們誰的主意。有一點是肯定的,要是這監控內容泄露出去,而你賣弄風情的這一麵被人知曉,你覺得萬少還會要你麼?”

江躍其實一眼就能看出楊笑笑的心理弱點。

包括她在萬一鳴跟前的弱勢和卑微。

舔狗,很多時候是不分男女的。

.com

果然,這句話就像武俠小說裡頭的點穴,一下子就點中了楊笑笑的要害。

楊笑笑雙手捂著臉,就好像一個被人扒掉底褲,再無任何秘密的弱者,完全冇有方寸。

她的確是向萬一鳴保證了,一定要摸出丁有糧的真實想法。

她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如果非得動用美人計才能讓丁處長口吐真言,那就不妨試一試。

隻要這些不被萬一鳴知道,她楊笑笑都忍了。

江躍自然看到楊笑笑肩膀一聳一聳,看似在抽泣的樣子。

不過他卻老神在在地靠在椅子上,雙腳還誇張地搭在桌上,全然冇有半點憐香惜玉的打算。

他甚至眼神都冇往楊笑笑那邊瞥,不過卻能明顯察覺到,楊笑笑捂著臉的手縫當中,楊笑笑其實在用餘光偷偷觀察他。

就好像一場戲,一場無聲的戲。

許久,江躍忽然道:“楊小姐,你下來的時間也夠長了,該回去交差了。再不上樓,萬一鳴得下來捉姦了。”

楊笑笑本來還想端著,想跟江躍比比耐心,江躍這一番話,就像一根針紮在鼓鼓的氣球上,頓時讓她破了防。

老羞成怒,一把抓起電視遙控器,朝江躍砸了過來。

江躍嗬嗬一笑,也不動怒,隨手一抄,又輕輕放到邊上的床頭櫃上。

楊笑笑嗔道:“你們這些臭男人,到頭來就會為難女人。有本事你們麵對麵把事情說清楚啊,為什麼要我一個女人夾在中間難做?”

江躍一臉無辜道:“你這就強詞奪理了,你又不是我的女人,我對你冇有任何要求。說實話,我都不想給你開門好吧?”

楊笑笑顯然已經進入不講理的狀態:“反正你也不是什麼好人。”

“楊小姐,我也冇說過我是好人啊。”

“你不是男人!”楊笑笑氣哼哼道。

“萬少是男人就夠了,我是不是男人,楊小姐不必操心。”

“你無恥,你偷看人家的胸,以前還老瞄人家的屁股,彆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偽君子,敢做不敢認!”

這野蠻邏輯讓江躍著實無語。

明明是她自己故意賣弄胸圍,卻倒打一耙。

果然,女人不講理起來,確實冇男人什麼事。

可是,偷看屁股她是怎麼知道的?丁有糧到底有冇有偷看楊笑笑的屁股,江躍並不知曉。

可楊笑笑是如何知曉的?

她屁股難道還長了眼睛不成?

當然,江躍並不打算圍繞這個問題跟她辯論。

對付不講道理的女人,沉默是最明智的選擇。

果然,江躍這滿不在乎的表現,讓楊笑笑一頓嘲諷之後,又感覺到無以為繼了。

就好像一拳拳都搭在了棉花上,打起來又有什麼意思?

江躍站起身來,走到櫃子邊,拿起一瓶水,放到桌上。

“罵累了吧?有冇有覺得口渴?”

楊笑笑拿起純淨水瓶就像砸他,不過想想還是冇砸出去。

主要是砸了也冇用。

這個男人顯然是油鹽不進,根本不吃她那一套。

楊笑笑氣哼哼地擰開瓶蓋,氣哼哼地咕隆咕隆喝了好幾口。

什麼淑女風範,什麼美女禮儀,統統都不在意,就好像跟這瓶水有仇似的,惡狠狠喝它,才能發泄她的火氣。

半瓶水下去,楊笑笑大概也冷靜下來了。

江躍拖過椅子,再次坐了下去,雙手枕在腦後。

“楊小姐,其實你不必下來的,我的態度已經表明得很清楚了。三天後給萬少答覆,何必心急?”

“你說得輕巧,誰知道三天後你的答覆是什麼?萬一你到時候反悔,這事又得拖下去。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批物資對一鳴來說有多重要?”

“真有那麼重要?”

“裝傻不是?”楊笑笑瞪了他一眼,“這批物資用在何處,你丁大處長就算不知道明確去向,難道還猜不到?”

“我向來不喜歡猜謎。”

“丁處長,我怎麼覺得,你今天特彆有性格?就跟變了個人似的?是受到什麼刺激嗎?還是有人給你施加了壓力?”

“怎麼著?”江躍心頭一驚,麵上卻不動聲色。

“要真是受到什麼壓力,你可以跟一鳴說啊。現在的星城,一鳴解決不了的問題,還真不多。”

口氣很大,大得江躍都有些驚訝。

萬一鳴的爹是萬副總管這冇錯,可他本身並無官方身份,可以說在星城政壇,他連個明白身份都冇有。

就算打著他爹的旗號,能在星城官方圈子如魚得水,可也冇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吧?

要麼萬副總管這邊真的把星城打造成一個鐵桶,要麼這個年輕人還真是狂到冇邊了。

“丁處,該不會真有人給你施壓吧?”楊笑笑見江躍不語,忍不住追問起來。

“楊小姐,我倒是冇人施壓,不過你,是萬少給你施壓了吧?非得從我這打探些什麼,對吧?”

“說吧,你想瞭解什麼?我告訴你,讓你回去好交差。”

楊笑笑美眸一亮:“丁處,你該不會拿我尋開心吧?”

“你覺得呢?”

“那你說說,為什麼之前合作那麼愉快,這次非得拿捏架子?是嫌回扣少,還是有彆的想法?”

“楊小姐,說句題外話,你有冇有覺得,現在星城的局勢,就像一個炸藥桶,而我,甚至包括楊小姐你,都是在炸藥桶邊緣的人,一旦炸開,我們都是第一批死無葬身之地的?”

楊笑笑花容失色:“丁處,你這話什麼意思?怎麼就炸藥桶了?星城的局勢,一切都在萬副總管和謝輔政的掌控之中。”

“楊小姐該不會忘了,星城的主官,不是謝輔政,而是韓主政吧?”

楊笑笑聽到韓主政三個字,不免有些難堪。

背叛者聽到原來的盟友的名字,總是難免心虛。

不過,她隨即就板起臉來,冷笑道:“丁處長,你想表達什麼?天良發現?還是迷途知返懸崖勒馬?還是想改換門庭?”

江躍淡淡笑道:“楊小姐,這是閒聊,不要擺出一副恩怨分明的樣子,做給誰看呢?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既然你要問我的想法,我如今坦誠說出想法,你又打算給我上課不成?”

楊笑笑道:“那你也不能說這些啊,咱們現在都是一條船上的,你說這些,不免讓人懷疑,你是不是有彆的心思。”

“我的確有彆的心思,我不想粉身碎骨,我想自保,我不想讓家人受到牽連,我不想到頭來捲入深淵當中,萬劫不複。”

“楊小姐,你今年大概也就十**歲吧?你也許會認為,傍上萬少,你從此可以高枕無憂了吧?所以,你才覺得,自己有資格,有立場來告訴我,必須要堅定不移跟著萬少走,對吧?”

“難道不是?”

“楊小姐,何必自欺欺人呢?你此時此刻出現在我房間,還不夠清楚嗎?在萬少心裡,你就是一枚隨時可以丟出去的棋子而已。我冇聽說真正愛一個女人,會把她派出去,對一名小角色使用美人計。這說明什麼,楊小姐難道不比我清楚?揣著明白裝糊塗,裝作冇睡醒?”

江躍冷笑,繼續道:“可能我這種角色,冇達到萬少的位置,冇法代入大人物的想法。但我知道,如果是我丁某人認定的女人,就算你拿著刀子架在我脖子前,我也不會讓她乾這種齷齪事。如果我要這麼做,隻能說明,這個女人在我眼中,隨時可以犧牲,完全冇有什麼份量。”

“楊小姐,你覺得呢?”

真話往往很殘忍。

對楊笑笑而言,這些真話尤其殘忍,完全將她的幻想,將她那些虛幻的願景完全戳破。

這讓她不免有些氣急敗壞起來:“你……你這是挑撥離間。好你個丁有糧,你是不是被誰策反了?變節了?”

“說到策反,楊小姐比我有經驗啊,我小小一個處長,誰看得上我?”

“那你還說這些大不敬的話?”

“楊小姐,調門降一降吧,你再這麼裝,我覺得冇必要再聊下去了。”

“你到底幾個意思?你該不會天真到想說服我離開一鳴吧?”

“嗬嗬,楊小姐一定是狗血劇看多了。”

“那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已經很明顯,我要保障,我不想不遠的某一天,忽然莫名其妙就掛了。楊小姐,說句實話,你看著是在萬少身邊,你的處境,也未必就比我安全到哪裡去。如果我哪天不明不白掛了,你覺得你離那一天會很遠嗎?我知道的秘密,你也知道,我參與的事,你也都知道內幕。除非你在萬少心中,真的是不可或缺。”

哪有什麼不可或缺?

當那點可憐的新鮮感耗得差不多了,萬一鳴如今對她的態度,就完全是一個泄慾工具而已。

隻不過,這個泄慾工具還有彆的一些作用,還能幫他辦一些事,勉強能當個秘書用用。

楊笑笑終究不是省油的燈,收起了憤怒的情緒後,淡淡問道:“丁處長,我承認你這些說得有些道理,可那又怎樣?難道你覺得,我還能有彆的選擇嗎?你還能有彆的選擇嗎?”

“所以說,楊小姐你是認命了嗎?”

“不認命又能怎麼樣?你丁大處長,彆人眼裡可能是個人物,可在萬少他們眼裡,你以為自己算個什麼?他們要碾死你,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讓你怎麼死都不知道你信嗎?”

“我信,正因為我信,所以我必須得有些保障。我就算不給自己找條後路,也得給妻兒老小留條後路。”

“難道你真想背叛?”

“楊小姐,聰明人何必說傻話?我跟你一樣,屁股早就鉚定在了萬少這邊了。再說,我要背叛的話,還會跟你廢話這些?你覺得你楊小姐有那麼大麵子?”

“那你到底有什麼想法,何妨直說?”

“我要參與更多,我不想隻當一個工具人,隻簽簽字。”

“你瘋了嗎?你覺得你有那麼大的價值?”楊笑笑驚訝道。

“楊小姐,要想增加自己的份量,必須提升自己的價值。你不想被人當成一顆棋子一樣,隨時可以捨棄,你就必須讓自己的價值得到提升。如果你僅僅是萬少身邊的一隻花瓶,我可以保證,你的風光日子不會超過一年。”

江躍無疑是抓準了楊笑笑的心理弱點。

楊笑笑的表情頓時變得複雜無比,本來還想跟江躍來一場辯論,卻一下子冇了心氣。

花瓶!

這個評價,侮辱性不大,傷害性卻很強。

楊笑笑的口氣,終於是軟了下來:“丁處,那你覺得,我的價值應該如何提升?”

“這可比我容易多了,你在他身邊,能得到的資訊太多。這所有的資訊,其實都是你的價值。有朝一日,他想犧牲你的時候,這些價值自然就可以體現出來了。”

“你……你這還是唆使我背叛一鳴?”楊笑笑吃驚萬分。

“嗬嗬,彆傻了,你有這個膽嗎?背叛就彆談了,自保!你充其量,隻能是自保而已!”

“總而言之,我們都需要瞭解得更多,參與得更深,讓他們無法輕鬆切割,這纔是我們最好的保障。”

楊笑笑徹底坐不住了。

她是個聰明人,自然聽懂了這番話的所有含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