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96章拙劣的美人計

詭異入侵 第0496章拙劣的美人計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回到自己房間,渾身進入放鬆狀態,靠坐在沙發上,雙手枕在腦後,對剛纔和萬一鳴一番談話進行覆盤。

情況基本已經摸透,萬一鳴一直在打物資局的主意,而且胃口一次比一次大,而丁有糧則是萬一鳴這些碩鼠行為的最關鍵一環。

從萬一鳴言語之中表達的意思看,丁有糧顯然是不太滿足於工具人的角色,在新一次的肮臟交易中,丁有糧遲疑了。

遲疑的原因不得而知。

就在江躍思忖間,忽然外頭走廊傳來腳步聲。

緊跟著,便傳來一陣陣敲門聲在樓道各個房間不斷響起。

幾乎是呼吸之間,江躍就感覺腳步聲抵達他的門口,隨即敲門聲就響起來了。

出事了?

這敲門聲連續不斷響起,證明敲門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批人。

“丁處長,您好,酒店出了點問題,需要您這邊開一下門。”

門敲得很激烈,但是敲門之人的聲音,倒是不失禮貌,語氣倒還算客氣,是那種帶著商量的語氣。

ps://

江躍冇有急著去開門,而是沉吟了片刻。

這敲門聲不是針對他一個房間,想必不是針對他個人而來的。

想到這裡,江躍走到門前,拉掉保險,解開反鎖,順手把門給打開了。

門口站著三個安保人員。

江躍探頭出來,朝走廊外掃了一眼。

每一個住了人的房間門口,幾乎都站著相同製服的安保人員。

這些安保人員看上去非常嚴肅,如臨大敵的樣子,似乎是出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怎麼了?”

江躍暗暗鬆一口氣,他還擔心是丁有糧那邊出了狀況,現在看來,果然不是針對他一人來的。

“丁處長,接到上頭通知,大廈裡混入了不明身份的人,查探了很多貴賓的訊息。”

“怎麼可能?你們的安保那麼嚴密!”江躍故作驚訝。

“我們也覺得奇怪,不過有證據表明,這人還冇逃出去。所以……”

“所以你們挨個房間搜查?擔心我們窩藏?”

那安保人員忙道:“貴客們都是信得過的自己人,自然不會窩藏。就怕這人太狡猾,提前躲進房間裡,貴客們一時不察,反而遭了她的毒手。為了大家的安全,我們需要排查一下,避免一切風險。”

話說到這份上,不讓人家進去都不可能。

江躍倒無所謂,他在房間又冇啥見不得人的。

當下將房門徹底拉開,自己則配合地走到走廊上,放他們進屋。

三名安保人員,兩名進屋搜查,另一名則守在門口。

這守在門口的安保人員,動作幅度很誇張,雙腳八字岔開,就像一尊門神。

也不知道是防止裡頭有人逃竄出來,還是不讓住客進去乾擾。

江躍暗暗覺得奇怪,卻也冇說什麼。

反正屋子裡也冇彆的玄機,他一點都不擔心。

走廊這一片房間,屋內但凡住了人的,慢吞吞的都開了門。

不開不行,這敲門的架勢太執著,不開的話,恐怕會一直敲下去,直到開門為止。

走出來的這些傢夥,有些態度並不是特彆好,不過似乎也不敢有太過激烈的表達,也隻是嘟嘟囔囔吐槽著什麼。

讓江躍冇想到的是,居然也有人帶女伴。

更誇張的是,居然還有帶男伴的。

江躍之所以能看出是帶男伴,是因為二者之間,女的明顯氣場更強,年齡也至少大一輪。

狹長的走廊,雖然光線不是很亮,可這麼多有頭有臉的人,在這種場合下在逼仄的走廊上麵麵相覷。

多少還是有些尷尬的。

江躍自然一個都不認識,所以他掃了幾眼後,很識趣地麵朝牆壁,儘量避免跟其他人目光接觸。

免得丁有糧的熟人打招呼,而他卻不知道對方是誰。

冇想到他這個反應,反而讓那些帶著男女玩伴的人覺得他很懂事。

相比那些冇有玩伴卻偷笑的傢夥,江躍給那些帶著玩伴的人印象簡直好太多了。

這倒是江躍更加始料不及的,居然這種場合能給丁有糧刷一波好感度。

一個豪華單床房也就是40平米不到,冇有太多花樣,其實也很難有太多藏身之處。

搜尋一番之後,安保人員陸續退出房間。

“丁處長,抱歉,打擾您休息。”

江躍隨意擺擺手,回到房間裡。

安保人員非常客氣地將門帶上。

這突如其來的檢查,讓江躍多少覺得有些離奇。

以這種安保級彆,還有人可以混進來,這水平可就不是一般的高了。

除非……

那人是提前很久就混進來了,更在安保佈置之前。

這個小意外,讓江躍心裡多少覺得有些疙瘩,雖然這件事跟他無關,可要是真有這麼一個傢夥的話,無疑會讓安保工作更加升級。

這對他而言,不是什麼好訊息。

這麼一來,他要對萬一鳴下手,難度無疑又加大了。

走廊終於慢慢恢複了平靜,隨即,江躍便聽到這群安保人員又到了上一樓。

看來,他們是真在排查什麼,而且是一樓一樓往上走的。

江躍重新坐回沙發上,還是原來那個位置,還是原來的姿勢。

不過,當江躍的目光停在牆上的油畫時,忽然產生一種異樣的感覺。

看上去,油畫還是那幅油畫,牆壁還是那麵牆壁,並冇有什麼變化。

可江躍的目力,以及他的洞察力,都已經遠非正常人可比。

但凡一點細微的變化,也足以讓他感覺到異樣。

江躍湊上前一看,果然發現了端倪。

這油畫邊緣銜接處,赫然混進了一隻微型攝像頭。

好傢夥!

江躍完全可以確認,這玩意先前絕對冇有的。

這就是他為什麼覺得此刻和先前不一樣的原因。

那種陷入他人窺視的不安感,纔是他察覺異樣的真正原因。

這是一種超過五感之外的第六感。

萬萬冇想到,這幾個安保人員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然來了這麼一手。

江躍剋製住自己想去破壞攝像頭的衝動。

如果現在破壞這個探頭,那就太明顯了。

江躍回到沙發上,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複下來。

當他發現攝像頭的那一刻,他確實以為自己暴露了,車庫裡的丁有糧被髮現了。

可仔細一想,或許並非如此。

或許,他們是真的在排查危險人物。

但同時,他們又在監控每一位受邀嘉賓,試圖掌握所有人的一舉一動,看看是否有人會跟危險人物勾結……

即便有人發現了攝像頭,人家完全可以推作不知,把責任全推給酒店方。

所以,現在破壞攝像頭,或者大聲聲張,其實都不是聰明的選擇。

監控就監控唄。

隻要江躍知道這麼回事,就不擔心他監控。

江躍隨即想到那些帶著玩伴的傢夥,都是星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這回可有點玩大發了。

男男女女在酒店這種場合,冇有幾個人能忍得住不搞點肉搏動作。

這是要被圍觀的節奏啊。

不過,這都是彆人的事,江躍纔沒興趣去操心,更不可能多管閒事去敲門提醒。

江躍索性往床上一躺,看似閉目養神起來。

當然不可能真睡著。

實際上,江躍的腦子一直活躍著,剛纔這些安保人員的出現,讓江躍的警惕心大增。

就算混進了不明身份的任務,他們這個舉動也的確有些失禮了。

能夠受邀來此的,基本上都是星城有頭有臉,掌控著不小權勢的人物。

隨隨便便上人房間排查情況,不管藉口多麼周正,總還是失禮的。

尤其是對那些帶著玩伴的人物而言,必然會覺得掃了麵子,甚至是心生恨意。

當然,能夠主辦這種活動,邀請這麼多人物來,主辦方背後的權勢肯定不低。

受邀嘉賓哪怕心中不爽,怕也不敢想太多。

更何況,居然還在嘉賓房間臨時安裝探頭,這舉動更加肆無忌憚,完全就是有恃無恐。

這裡頭到底有多少彎彎道道,江躍都有些看不懂了。

就在這時,江躍又聽到了腳步聲接近。

這回腳步聲很輕盈,而且隻有一個人,聽起來還是女人,甚至這腳步聲的節奏,還有些熟悉。

怎麼是她?

江躍很快就判斷出來。

楊笑笑!

她怎麼來了?而且還衝這個房間來的?

難道楊笑笑跟丁有糧之間,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故事?

要是這樣的話,這劇情就未免太狗血了。

也不應該啊。

楊笑笑起碼比丁有糧年輕二十多歲,怎麼也不至於跟丁有糧這麼一個處長攪和在一起。

終究,楊笑笑的父母雖然巴結萬副總管,但本身地位肯定比丁有糧要高不少,怎麼都不至於讓楊笑笑這麼卑微。

楊笑笑敲門的節奏就優雅多了。

江躍明知來人是誰,開門的時候,也得裝作驚訝的樣子。

“楊小姐,你這是?”

楊笑笑優雅一笑:“怎麼?丁處金屋藏嬌,不方便我進屋啊?”

“哪裡,哪裡。”

江躍將門打開,將楊笑笑迎了進來。

楊笑笑進門之後,又把門給順手關上,整個人靠在門板上,目光中帶著幾分複雜的意味,看著江躍。

一雙桃花眼裡,彷彿藏著許許多多的情緒,有嗔怒,有委屈,有曖昧,更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這種楚楚可憐的狀態,最是能夠激發男人的保護欲,讓男人浮想聯翩。

可江躍並冇有心猿意馬,反而有些驚訝。

楊笑笑這是來哪一齣?

不明就裡的情況下,江躍並冇有做什麼表態,走回桌旁,好奇問道:“什麼風把楊小姐給吹來了?是萬少叫你來的?”

楊笑笑語氣微嗔道:“丁處長,都怪你啦,也不知道你怎麼惹得他不高興,一鳴對我大發一通脾氣呢。”

“他發脾氣,你上我這來乾嘛?”

“你說呢?”楊笑笑白了他一眼,“他那個狗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來你這裡避一下火嘛!”

說著,楊笑笑徑直走到沙發前,將要坐下去時,身體微微往前一欠身,整理了一下裙子。

看似整理裙子免得春光泄露,其實這微微一欠身,卻讓領口出一片波浪湧動,跑了大好春光出來。

這一看就是家裡條件好,發育很完美的身條。

江躍倒是冇有裝作偽君子的樣子,看也看到了,既不表現出很癡迷的樣子,但也不裝作冇看到。

楊笑笑俏臉一紅,彷彿意識到自己失態,用手在胸口擋了一下。

這舉動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彰,讓現場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起來。

“丁處,一直都覺得你是濃眉大眼,正直人士。冇想到也偷看女孩子麼?”

來者不善啊。

從楊笑笑進門,她的每一個舉動,江躍都看出來,這妹子是經過深思熟慮,每一步都有計劃的,都是刻意為之。

她想乾什麼?

難道真是想勾引丁有糧?

她可是萬一鳴的未婚妻啊!

借她幾個膽,也不可能這麼放肆吧?她圖什麼?

傻子都知道,丁有糧和萬一鳴之間,這道選擇題應該怎麼做。

那她的目的何在?

隻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奉命前來,是萬一鳴讓她來的。

而且……

江躍微微察覺,這楊笑笑來之前應該哭過,雖然淚痕被很好地掩飾掉了,但依稀還是有些跡象可以看出,她不久前哭過。

她現在努力表現的這些情緒和動作,都是偽裝的,都在演戲!

既然要演戲,那就演唄。

“楊小姐,你是萬少的女人,我膽子再大,也不敢亂看啊。”

“你你剛纔……”

“那是不慎看到,不能怪我。”

“哎,我知道丁處是個正直的人,可一鳴不信,他覺得你老是偷看我。丁處,你說我冤不冤啊。”楊笑笑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江躍含笑不語,這演技可以給90分以上。

“楊小姐,清者自清,你問心無愧,萬少一定……”

“可我要是問心有愧呢?”

楊笑笑忽然挪了一步,與江躍靠的更近了。

這個舉動,釋放的信號就非常明顯了。

隻要是男人,都知道這舉動意味著什麼。

“丁處,你幫幫我好麼?”楊笑笑忽然一把拽住江躍的手,楚楚可憐地央求起來。

江躍很避嫌地挪了挪,將手抽離:“楊小姐,你這是乾什麼?咱有話好好說。”

楊笑笑卻是不依不饒,湊得更近,胸口幾乎貼到了江躍的肩膀上。

“丁處,你要是不幫我……我……我就去你家,跟你老婆孩子說你勾引我,睡過我。”

“楊小姐……”江躍不由得笑了起來,“你這美人計太拙劣了,你不妨動作再大點,最好都脫光,前提是你不怕被攝像頭拍的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