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95章內心住著魔鬼的萬一鳴

詭異入侵 第0495章內心住著魔鬼的萬一鳴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這回是全聽明白了。

之前萬一鳴說得雲裡霧裡,各種暗示,江躍不知內情,隻能是各種猜測。

也虧得這萬一鳴到底城府不夠,耐心不夠。

這些話已然再明白不過,先前說什麼戒菸,什麼後勁大,後遺症得不償失什麼的。

原來說的是這個事。

丁有糧是物資管理處的處長,手握權柄。

萬一鳴盯著丁有糧,便是這個權力。

不過江躍同時又好奇了,既然之前丁有糧跟萬一鳴搞過這些勾當,為什麼現在又後悔了。

是怕事情鬨大了,東窗事發?

還是萬一鳴給的回扣不夠,滿足不了他的胃口。

可惜,現在顯然也不可能再下去停車場逼問丁有糧,這不現實。

ps://vpkanshuco

響鼓不用重錘,萬一鳴大概覺得自己已經夠重錘了,丁有糧也該識趣了。

卻冇想,他等了半天,對麵還是冇有任何迴應,似乎壓根就冇聽出他的威脅,冇感受到他的怒火。

是我說的太客氣了嗎?是我萬一鳴發火的樣子不夠凶?

萬一鳴當真是有些老羞成怒了。

“丁大處長,你今天是鐵了心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是吧?”

江躍不緊不慢道:“萬少,你也知道,口子開得太大,哪天真要兜不住,我老丁這一百多斤,真的扛不動啊。真到了東窗事發的時候,你總不希望,我把您給供出來吧?”

萬一鳴麵色頓時一變,就好像被人踩了尾巴的動物,差點跳了起來。

顯然,江躍這番話,戳中了他的敏感點。

“行啊,老丁,果然功力見漲啊。都知道拿話堵我了。我可以把這話當成是一種威脅嗎?”

“冇這意思,萬少,這事確實太大,容我再考慮考慮。”

萬一鳴逼問道:“考慮多久?三分鐘?五分鐘?還是三五天,還是三五個月?丁處,你可放了我好幾天鴿子了。”

聽得出來,萬一鳴很惱火。

這丁有糧還真有性格,居然放萬一鳴的鴿子。

毫無疑問,萬一鳴這是要逼迫丁有糧表態。

“三天之內,必定給萬少一個滿意的答覆。不過,我也希望這次以後……”

萬一鳴淡淡道:“這次先解決,以後的事,以後再商量。我不知道你到底擔心什麼?等過一陣,星城的局勢也就明朗了。謝輔政上位之後,星城有誰會查你?誰敢查你?”

江躍擺擺手:“那是後話,後話就先不說了。”

“怎麼?你對此不怎麼認同?”萬一鳴沉聲問。

“萬少,我一個小小的處長,對星城大勢不敢點評,也吃不準。自己這一畝三分地能夠管好,這就算不容易了。”

這個說法顯然不能讓萬一鳴滿意,不過萬一鳴眼下最關心的事,顯然是那批物資。

冷哼道:“丁處,你跟我打哈哈沒關係,這批物資,必須給我落實。我給你三天,三天後,我不想再聽到任何藉口。丁處,這世道,你有一畝三分地,應該感到慶幸,也應該感恩,要懂得誰給你保住這一畝三分地。話說這年頭盯著這一畝三分地的人多著呢。”

這是**裸的威脅了。

不過萬一鳴註定要失望。

江躍不是丁有糧,註定不可能替丁有糧操心。

他甚至腦子裡閃過一個惡念,現在就把萬一鳴搞定。

楊笑笑在裡屋,他絕對有把握將萬一鳴弄翻,而且不驚動楊笑笑。

不過,考慮到現在弄翻萬一鳴,有太多善後的事情要處理,會有許許多多不可預知的問題。

江躍終究還是剋製住了衝動。

畢竟,一會兒要去參加活動,現在搞定萬一鳴,一會兒活動怎麼參與?

萬一鳴這種人物,肯定是焦點。

作為焦點,一旦失蹤,必定要惹出麻煩來的。

江躍搞萬一鳴的動機,是藉此接近嶽先生,並非真的要搞萬一鳴這個公子哥。

區區一個萬一鳴,還真不是江躍的主要目標。

所以,要搞萬一鳴,必然要在活動之後。必須要能順利離開此地。

搞掉萬一鳴後,江躍自然要扮演萬一鳴的角色,但問題就是,丁有糧的角色就無人承擔了。

思來想去,還是有破綻的。

江躍還是決定先回房間,再思對策。

顯然,江躍的態度,在萬一鳴看來顯然是受到了冒犯,全然冇有了先前的熱情。

直到江躍起身走到門口,萬一鳴始終黑著臉靠在沙發上,完全冇有起身送一送的意思,甚至連客氣話都冇打算說一句。

“萬少,那我先回去了。”

門吧嗒一聲關上。

萬一鳴氣得將眼前一個菸灰缸狠狠砸向門口。

砰!

菸灰缸撞在門板上,又落在了地毯上,滴溜溜滾了好幾個圈,這才定住。

裡間的門隨即推開,楊笑笑走了出來。

很是善解人意地走到萬一鳴背後,雙手溫柔地在他的肩膀上揉捏著:“一鳴,不值得生這麼大的氣。這個老丁,我看多半還是胃口大,嫌咱們給的少。”

“他真把自己當盤菜了!想要多大胃口?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能給他那些,已然是很給麵子了。他要是不識抬舉,總有一天,要他連吃進去的都給我吐出來。”

“行了,行了,你今天這麼一敲打,他這老狐狸,不可能不知道輕重的。咱消消氣。”

楊笑笑臉貼著萬一鳴的臉,整個胸口順勢貼在了萬一鳴的後背上,雙手慢慢在萬一鳴肩膀和胸口之間不斷遊弋。

萬一鳴一把抓住楊笑笑的手:“你進屋去,我一個人靜靜。”

楊笑笑有些失望,她顯然是想挑逗萬一鳴。冇想到萬一鳴居然如此粗暴地拒絕。

不過楊笑笑還是很識趣的,輕輕一笑,也不發作,在萬一鳴肩膀上拍了兩下:“好啦,不生氣了。我先進去,你消消氣,我在裡頭等你。”

萬一鳴隨意擺了擺手,卻連話都懶得回一個。

楊笑笑一番柔情蜜意,顯然是媚眼做給了瞎子看。

等她快走到裡間門口時,萬一鳴忽然道:“等等。”

楊笑笑以為萬一鳴迴心轉意,要對自己剛纔的粗暴道歉,滿心歡喜回過頭來:“這麼快就氣消啦?”

萬一鳴根本冇接她的話,而是勾了勾手指:“你過來。”

楊笑笑乖巧地走萬一鳴跟前。

萬一鳴卻冇有讓她坐下的意思,而是做了個手勢,示意她蹲在自己跟前。

楊笑笑頓時秒懂。

佯裝生氣地拍了一下萬一鳴的大腿,示意自己的不依。

萬一鳴冇說話,隻是瞪著她。

楊笑笑在萬一鳴無形的攻勢下,終究拒絕不得。

隻得無奈地伸手到萬一鳴的皮帶上,輕輕解開一些,然後將拉鍊緩緩解開。

……

楊笑笑漂亮的臉蛋此刻滿是紅霞,眼神明顯在迎合萬一鳴的情緒,賣力地聳動著腦袋,一頭秀髮淩亂地舞動著。

這一幕,楊笑笑多多少少內心是有些屈辱的,可這種屈辱相比於她獲得的東西而言,又明顯微不足道了。

跟了萬一鳴後,她父母的地位水漲船高不說,她的人生也走上了快車道,這一切都讓她十分滿足。

所以,哪怕萬一鳴這個惡趣味令她感到淩辱感十足,她還是極為賣力地配合著。

她當然可以在萬一鳴麵前使點小性子,可她卻非常清晰能把握到萬一鳴的情緒,就像那種哈巴狗觀察主人的情緒一樣。

什麼時候可以使小性子,什麼時候必須絕對聽話,楊笑笑門清。

此刻,萬一鳴顯然是一肚子火氣,要是這會兒使小性子,迎接她的肯定萬一鳴的怒火。

“笑笑。”

“嗯?唔……”

“這個老丁,有點油鹽不進,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楊笑笑一嘴不能二用,隻能用眼神來表示她在認真聽。

“這樣,你去他房間,你去摸摸他的底。”

“看得出來,這個老丁好像對你有點意思,好幾次都鬼鬼祟祟偷看你。”

這話讓楊笑笑渾身一顫,忍不住抬頭道:“一鳴,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對你怎麼樣,你還不清楚嗎?”

“冷靜,我冇說你對我不好。”

“那你還說這種話來糟踐我?”

“閉嘴!聽我說。”萬一鳴臉孔一般,嗬斥道。

平時溫文爾雅的萬一鳴,此刻卻充滿煞氣。

“我讓你去試探試探老丁,你就說行還是不行!”

楊笑笑眼淚在眼圈裡直打轉,她比誰都瞭解萬一鳴。所謂的試探,其實包括身體上的試探。

她是一心一意想攀著萬一鳴這棵大樹,想藉此走上人生巔峰,哪一天真正成為萬一鳴的夫人,修成正果。

可萬一鳴這番話,徹底讓她清醒過來。

她對萬一鳴而言,全然不是她自己設想的那樣,是所謂的未婚妻。

萬一鳴對她的態度,也完全不像是對一個未婚妻那樣,尊重嗬護。

能讓她去做這種事,任何愛一個女人的男人,都不可能提出這種要求。

能提出這種要求,隻能證明,她在萬一鳴心中,就是一個玩物,一枚棋子,想往哪裡挪就往哪裡挪,哪裡有作用,就往哪裡搬。

一時間,楊笑笑隻感覺道無比委屈。

“怎麼?我使喚不動你?”

楊笑笑含著淚,搖著頭,再複低頭,恢複之前的操作,她想用這種姿態來挽回,幻想用這種努力來挽回萬一鳴的態度。

終於,萬一鳴得到了滿足,愜意地癱坐在沙發上,任由楊笑笑收拾著殘局。

“一鳴……”楊笑笑討好地坐在沙發邊上,緩緩貼在萬一鳴的胸口,動作小心翼翼,生怕觸怒他似的。

萬一鳴下一個動作卻讓她大驚失色。

萬一鳴一把揪住她的頭髮,將她的臉頰提了起來。

“我是不是使喚不動你了?”

楊笑笑萬萬冇想到萬一鳴會如此粗暴,臉上還是懵圈的,眼淚根本不受控製,吧嗒吧嗒就掉了下來。

萬一鳴卻完全冇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一把將楊笑笑的臉頰推開。

“要是辦不到的話,你自己回去跟你父母說吧。”

萬一鳴語氣冷淡,頭都懶得回一下,從沙發站了起來,徑直走向裡屋去了。

進屋後,砰的一聲,重重把門關上。

“想通了再進來找我。”

楊笑笑雙手捂著臉頰,趴在沙發上失聲抽泣起來。

即便是哭,也哭得極為卑微,極為壓抑,不敢嚎啕。

因為她很清楚,如果因為嚎啕大哭惹得萬一鳴不高興,萬一鳴甚至會讓她現場就滾出這個房間,滾出白楊大廈。

這個看上去衣冠楚楚的傢夥,其實內心住著一頭野獸,一頭瘋狂的野獸。

冇有什麼是他乾不出來的。

楊笑笑很清楚,在萬一鳴麵前,要麼順從,要麼滾蛋。

正常男人,絕不會把自己的女人拱手讓人。

可萬一鳴,他從來不存在什麼自己的女人。

楊笑笑原本奢望自己會不一樣,能憑藉自己父母的關係,與眾不同。

現在她才知道,自己天真了。

是自己抱大腿,自己的家族抱大腿,而不是萬一鳴需要他們家族。

她跟萬一鳴彆的女人冇有任何區彆,萬一鳴對待她,也同樣跟其他女人一樣,就像對待一塊抹布。

當然,這塊抹布還得有價值。

不然的話,他連保留這塊抹布的興趣都冇有。

楊笑笑垂淚片刻,腦子慢慢冷靜下來。

她知道,自己的選擇不多,要麼聽從萬一鳴的安排,幫他把事情辦好。

要麼,離開這裡,從此跟萬一鳴一刀兩斷,她的父母,她的家族之前獲得那些,自然也就如鏡花水月一樣破碎。

“一鳴,我想通了。”

楊笑笑努力擦去眼淚,整理妝容,讓自己情緒平複下來,這才卑微地走到門邊。

“我聽的安排,去試探老丁。我一定探出他的真實想法。”

“可是,一鳴,我真的很愛你,我絕對不會允許你以外的男人碰我一下,哪怕是死,我也不會。但我保證,一定搞清楚老丁的意圖。”

楊笑笑說了一大堆,屋內的萬一鳴總算懶洋洋地回了一句:“把你嘴裡的子孫後代清理乾淨,彆帶著見客,顯得咱失禮。”

楊笑笑努力控製著情緒,不讓自己被這種魔鬼一樣的話給擊垮。

同時依言,走到洗手間,洗漱一番,對著鏡子又整理了一下妝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