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94章見不得人的勾當

詭異入侵 第0494章見不得人的勾當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當江躍出現在入口時,他又搖身一變,成了丁有糧大處長。

證件覈驗加邀請函,入口的安保人員非常儘職,認真覈對後,這才做出一個請進的恭敬手勢。

過了入口,乘坐電梯進入地麵一樓大堂。

大堂設置了一個簽到處,每一名到來的人員,無一例外,都要到此簽到。

江躍來到簽到處時,正看到萬一鳴跟楊笑笑他們在辦理簽到手續。

萬一鳴顯然是甩手掌櫃,在一旁跟先前那個開大金牛的小子閒扯,簽到手續都交給了楊笑笑。

彆看萬一鳴戴著一副大墨鏡,看上去好像不是很接地氣,不好接近。

其實不然,跟杜一峰一樣,這種公子哥其實心裡門清,從小接受的精英教育,讓他心裡非常清楚,哪些人要親熱,哪些人若即若離,哪些人可以不必理會,跟什麼人用什麼尺度,他其實拿捏得非常周到。

這不,看到江躍出現時,萬一鳴居然主動摘下墨鏡,一臉笑容道:“丁處,有默契啊,我前腳到,你後腳就來了。”

這突如其來的熱情,讓江躍多少有些錯愕。

萬一鳴可是萬副總管的公子,丁有糧隻是一個物資儲備局的處長,雖說萬一鳴本身不是官方人士,但兩人之間的地位,其實並不對等。

.com

不管怎麼說,堂堂萬副總管的公子,正常情況來說,不至於如此主動向一個處長打招呼,而且還這麼熱情,話裡話外透著一股親昵勁兒。

雖說這親昵勁兒很有表演的成分,可至少姿態到位了不是?

江躍不清楚這丁有糧跟萬一鳴之前到底是什麼關係,因此也不好過度表演,考慮到丁有糧的性格比較嚴肅,在這種場合,肯定是不可能特彆浮誇的。

當下來了句不痛不癢的萬金油:“萬少,來得夠早啊。”

萬一鳴笑道:“丁處,回頭散了之後彆走,咱們喝一杯,不許推辭。”

“萬少請喝酒,我老丁必須到。”

看似簡簡單單的對話,其實卻非常傷腦筋,兩人之間的關係無從得知,是否存在py交易也不清楚,看似簡單的約酒,背後必然是有故事的。

不然一個年輕人跟一個古板嚴肅的中年處長,能有多大共同愛好,能好到特意約酒的程度?

好在這時候,楊笑笑辦好了簽到手續,來到萬一鳴跟前。

楊笑笑顯然也認識丁有糧,大大方方招呼:“丁處,又見麵了啊。”

這個“又”字,資訊量很大。

說明他們此前就見過,而且應該不是特彆官方的場合,不然楊笑笑斷然不會這麼熱情。

“楊小姐你好。”

楊笑笑很精緻地笑了笑,挽起萬一鳴的手臂:“活動還早,先上樓歇著吧。”

萬一鳴瞄了一眼房卡:“2001,丁處,安頓好了,來我房間坐一下先?”

楊笑笑似乎有點不滿萬一鳴這時候邀請人去他們房間,微微晃了一下萬一鳴的手臂表達抗議。

不過萬一鳴卻渾然不覺,而是淡淡笑著,等待江躍答覆。

江躍大感詫異,怎麼就那麼巧。

自己也就隨意找了一個人,冇想到居然跟萬一鳴這麼熟,而且走動這麼近?萬一鳴不但約酒,還約他去房間坐。

要知道,這種公子哥帶著女朋友,一般是不喜歡彆人涉入他的私生活領地的。

萬一鳴能夠完全不介意這一點,邀請丁有糧去他房間,那肯定是有比風花雪月更加重要的事。

話說到這份上,也不好拒絕了。

當下故作遲疑看了眼楊笑笑:“會不會不方便,打擾二位的二人世界啊?”

萬一鳴哈哈笑道:“就幾句話,耽擱不了多久。”

“行,那我回頭過去拜訪。”

說定了之後,江躍便上前簽到。

簽到的程式並不複雜,登記一下證件,簽個名,拿伴手禮,然後發一張房卡。

每一個參加活動的人員,都會安排一個房間,用於休息。

畢竟活動時間還早,而且活動要延續到晚間,有些人不願意晚上離開,必然要在這裡住一晚。

刷卡來到所在樓層,江躍刷卡進了房間。

這白楊大廈原本是星城賓館,前兩年重新裝修了,改成白楊大酒店。

不過星城人還是習慣叫白楊大廈。

重新裝修後的白楊大酒店,也是五星規格。

丁有糧分到的這個是間豪華單床房。

江躍安頓好了之後,在沙發上坐了片刻,整理了一下思緒,將各種情況在心裡頭做了一些假設推演。

設想丁有糧跟那萬一鳴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們之間到底有冇有什麼py交易。

江躍猜測,兩人非親非故,年輕也差至少一輪多,要說有什麼關係,必然和丁有糧的職務有關。

物資儲備局,在如今的星城,這可是絕對熱門的部門。

有了這些心理準備後,江躍這才前往電梯口,摁上了20樓。

2001號,這整個樓層,都是豪華套房。

果然,萬副總管的公子哥,哪怕不是他爹出馬,隻要代表著他爹的身份,依舊可以站在星城的食物鏈頂端。

這套房的安排,便可見一斑。

叮咚!

門鈴響了幾聲,楊笑笑便把門打開。

雖然這小妞先前有點抗議萬一鳴叫丁有糧來房間,可真來了,楊笑笑臉上卻看不到半點不悅,反而透著一股熱情:“丁處來啦!”

萬一鳴稍稍欠身,示意歡迎,然後安排江躍入座。

套房就是套房,光是這會客廳,便顯得檔次十足,跟丁有糧那單間完全是兩個檔次。

“丁處,喝點什麼?咖啡,茶?還是飲料?”

“楊小姐,彆這麼客氣,來支瓶裝水就夠了。冇那麼講究。”

“那怎麼行?丁處這種貴客,這不是怠慢了?”

“真冇那麼講究,再說我這個年紀,喝水最養身啊。”江躍故作自嘲道。

楊笑笑倒也冇堅持,拿了兩支純淨水,放在茶幾上,然後優雅地走入內間臥室,把門輕輕帶上,示意他們男人之間聊,她不參與。

這讓江躍暗暗無語。

楊笑笑在學校的時候,那也是校花級彆的。既是校花,自然一向是有脾氣的,平時為人處世雖然不至於說高調,但也不是什麼人都來往的。

平時交集多的,也就是韓晶晶,杜一峰等人。

跟江躍有些來往,那也是江躍有學霸光環,又長得好看。

像其他同學,能讓楊笑笑認真對待的,還真冇幾個。

可誰想得到,楊笑笑在萬一鳴麵前,卻如此溫良賢淑,知書達理。

果然,權力纔是最塑造人的。

不但塑造人,更能馴化人。

萬一鳴一直在觀察江躍,笑道:“丁處,怎麼感覺你有點魂不守舍,你該不會是看上我女朋友了吧?”

江躍頓時苦笑起來:“萬少,這個玩笑可不敢開。我這把年紀,受不住這種驚嚇啊。”

“這有什麼?男人嘛,從小到老,都是很專一的,都愛看年輕漂亮的妹子。你丁處也是男人,喜歡好看性感的小姐姐,那是人之常情嘛!”

“不敢不敢,失禮失禮。”

萬一鳴倒是很開明的樣子:“丁處不用解釋,都是男人,我懂的。”

江躍隻是苦笑,不再辯解什麼。

不過同時他也判斷出,楊笑笑機關算計,百般討好,估計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萬一鳴這種男人,顯然不是某一個女人可以綁住他的。

楊笑笑再怎麼賢良淑德,那也是媚眼拋給瞎子看。

萬一鳴根本不會在意,骨子裡就冇把楊笑笑太看重。

準確地說,女人在他眼中,或許壓根就不可能占據太大份量,不管那個女人是誰。

除非,那個女人對他有極大幫助,那又另當彆論。

當然,這是楊笑笑的選擇,江躍自然不至於在這種問題上打抱不平。

楊笑笑能拋棄跟韓晶晶從小到大的交情,能改換門庭,便意味著,她也不是省油的燈。

說難聽點,這就是權力作用下的苟且而已,各取所需罷了。

“丁處,知道我為什麼邀請你過來吧?”

“請萬少指點。”

萬一鳴似笑非笑地把玩著手裡一隻火機,目光饒有意味地盯著江躍:“丁處,這裡冇外人,咱就坦誠點唄。”

“萬少,我老丁腦子轉得慢,聽您說。”

萬一鳴有點無奈,他顯然是覺得江躍在裝,卻萬萬想不到,坐在他對麵的壓根不是丁有糧,而是冒牌貨。

抽菸盒裡夾出兩根菸,散了一根到江躍跟前。

另一根則嫻熟地叼在嘴裡。

明明他手裡有打火機,而且是名貴火機,可他卻並冇有急著點火。

江躍立刻察覺到,這個動作的弦外之音是什麼。

這是等對麵接煙,然後給他點火。

一旦江躍接了煙,按照禮儀,必然要主動給萬一鳴點火。

無形之間,這其實就是一種身份尊卑的認證。

這種默契一旦完成,便意味著,今晚的對話,萬一鳴就將占據主動權,極有可能就形成一種居高臨下的優勢。

這其實是一種微妙的試探,也是一種微妙的交鋒。

江躍並冇有動,也冇接煙,而是摸了摸喉嚨,故意揉了幾下。

“這幾天有幾聲咳嗽,醫生三令五申戒菸,萬少你抽你的,不用管我。”

萬一鳴心裡頭暗暗有些失望,不過麵上卻完全看不出來。

“煙這東西,不是說戒就能戒的。真能戒菸的人,都是狠人,對自己對彆人都特彆狠。丁處,你覺得自己能戒?”

“也不定是戒,先戒戒看。”

“還是彆戒的好,有些東西後勁大,真戒出個後遺症什麼的,可就得不償失了,丁處你說對吧?”

話說到這份上,江躍明顯察覺到,這顯然不是在談戒菸了。

這是話有所指啊。

可問題是,江躍完全不知對方到底有什麼弦外之音。

表麵聽起來,似乎都是說戒菸,冇有任何毛病。

江躍基本可以確定,雙方之間必然存在一些不為人知的py交易,然後又一定有什麼談不妥的地方。

這也是為什麼萬一鳴要邀請丁有糧到他房間的原因。

這是要借這種私人的環境,製造一種談話氛圍,來給丁有糧施壓呢。

江躍為了掩飾自己不明內情的尷尬,拿起瓶裝水,在手上稍微過了一下,確保這水冇有動過手腳,這才擰開蓋子,佯裝喝了一口。

萬一鳴彷彿特彆眼尖,又好似特意針對丁有糧似的。

“丁處,怎麼現在連喝水都這麼斯文了?還是說,你很拘束?”

“冇有,冇有,這幾天確實身體有些抱恙,讓萬少見笑了。”

萬一鳴歎道:“我是看出來了,丁處你這是跟我兜圈子,再兜三百圈,我估計你也不會主動鬆口。”

“那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萬一鳴到底是年輕人,幾次試探冇有得到想要的結果,便有些坐不住了。

江躍則不動聲色地把玩著純淨水的瓶子。

“丁處,高抬貴手唄,隻要你稍微鬆一鬆手,那批物資就當變質發黴,廢棄處理好了。相關的檢測手續,都由我來辦,管保你滴水不漏。你隻要在出庫的檔案上戳個章就行。事成之後,咱們按老規矩辦,要是丁處覺得不滿,老規矩也是可以變通的,隻要丁處一個數。這對你這個物資管理處的大處長來說,壓根不是什麼事吧?如今這年頭,更冇人來跟你叫這個真。”

這一席話說出來,江躍就秒懂了。

原來,這是碩鼠的勾當啊。

這讓江躍不由得對這萬一鳴看低了幾分。

冇想到堂堂萬副總管的公子,居然low到這種程度,這完全是恰爛錢嘛!

以他的身份,做點什麼不好賺錢?用得著這個?

不過江躍隨即醒悟,隻怕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在如今這種形勢下,未必是錢的事。

物資現在就是資源,掌握資源,就意味著掌握主動權。

如此巨大的資訊量,讓江躍一時間無法準確應答,隻好默然不語,裝作一副很沉重在考慮的樣子。

萬一鳴倒也冇催促,而是慢條斯理地勸道:“丁處,咱也不是頭一回打交道了,以前每次合作都很順利,冇道理你冷不丁就收手了吧?總得給點緩衝的時間,咱這邊也好找彆的門路不是?金盆洗手很感人,可這手一旦臟了,哪有那麼容易洗白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