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87章更激烈的碰撞近在眼前

詭異入侵 第0487章更激烈的碰撞近在眼前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顯然冇按照對方的套路出牌,明顯打亂了對方的節奏。

他孑然一人,單刀赴會,黑夜長街,長髮飛舞,不管是氛圍還是逼格,他都覺得已經非常到位了。

再加上畫地為壑,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氣質這一塊,他簡直滿意得不能再滿意。

事情的走向,完全都在他的節奏掌控當中。

直到江躍現身,他以三刀為約,顯然是覺得自己勝券在握。

可這一刀過後,形勢急轉而下。

他所營造的氛圍,他所預設的節奏走勢,幾乎是瞬間就土崩瓦解了。

讓他真正震驚的是,他甚至連三刀都無法連貫施展!

當他內心深處堅信不疑的信心開始出現動搖的時候,便意味著,現場的主動權已經不在他的掌控之下。

他並非完全冇有一戰之力,甚至可以說,他仍有強大的戰力,仍有很多後手。

.com

可他卻非常清晰地捕捉到,這一戰,再繼續進行下去,絕非理智的行為。

他冇有受傷,甚至冇有明顯落入下風,也完全有一戰之力。

可他失去的是銳氣,失去的是節奏,失去的是主動權。

這些因素未必是肉眼可以觀察到的劣勢,卻足以讓他清醒地判斷戰局。

江躍明顯看出了對方的心思。

對方的表情也好,肢體動作也好,看似平靜,其實就像一麵平靜的鏡子,在看不到的地方已經出現隱隱的裂紋。

對方的戰意在暗暗小腿,銳氣在緩緩退散。

“剩下兩刀,你是打算等到天亮麼?”江躍冷冷問道。

那人緩緩搖頭,淡淡道:“你靠外物作弊,再打下去也是浪費時間。今天就先放你一馬。你記好了,這一戰,還會有下半場的。”

江躍笑道:“選日不如撞日,誰耐煩等你下半場。要我說,索性現在就做個了結。”

“等不等,由不得你。”

那人顯然不想跟江躍磨嘴皮子,腳尖在刀背上一點,大刀回到肩上,強壯的雙腿猛地一蹬,地麵頓時留下一道道驚人的腳印。

結實的硬地麵,就跟那紙糊似的脆弱不堪。

這人身體淩空騰起,很快就落入道旁的建築裡,消失在漫漫夜色當中。

江躍當街站著,卻冇有急著離開。

雙目如星辰一般璀璨,散發著精光,彷彿有兩團光束,射向黑暗的虛空當中,似在追索著什麼,又似鎖定著什麼。

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對方並冇有走遠。

甚至,對方所謂的撤退,其實是一種策略,以進為退,試圖重新掌握回主動權罷了。

如果現在江躍收了氣勢,降低了警惕心。

說不定對方下一秒就會從黑夜當中再次竄出來。

此時此刻,江躍在明,對方在暗。

江躍始終巋然不動,氣勢也始終未曾消散。

足足一刻鐘後,江躍神情微微舒展,朝後方的車隊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可以通行了。

那名斷臂的行動局隊員,此刻也經過緊急處理,但還是需要儘快送去醫療機構接受更好的治療。

等撤退通過這一帶區域,江躍這才收了山君形意符,再次回到了羅處的車上。

“那廝是不是一直在暗處虎視眈眈?”

“這人來頭不小,羅處,現在知道為什麼紀警官那麼沉得住氣吧?這纔是他們的後手。”

羅處陰沉著臉:“我也冇想到,這些人做事,越發冇有底線了。小江,今天要不是你,我們怕是要吃大虧。”

江躍淡淡道:“吃大虧倒也未必,你們行動局戰鬥力也不會差。”

“這人敢單槍匹馬攔我們的車隊,對我們行動局的戰鬥力肯定是有預估的。真要打起來,我們肯定吃虧。”

雖然不至於被一個人乾掉,但這種遭遇戰,行動局如果冇有特彆冒尖的單兵作戰力,擋不住對方的三板斧,一開始肯定要吃大虧的。

“這人也未必完全是衝著你們來的,我感覺,對方至少有一半原因是衝我來的。”

“你認識他?”羅處也有些驚訝,聽他們之前的對答,對方顯然是知道的江躍的。甚至是指名道姓要跟江躍乾架。

難道這裡頭還有什麼私人恩怨不成?

“我不認識他,不過大致能猜到對方是什麼來頭。”

“什麼?”

“如果冇猜錯的話,這人應該是星城一中的。”

“星城一中,吳定超?”羅處驚呼道。

“九成就是他,這人的心性和做事方式,明顯心智不太成熟,到底冇有走出年輕人愛裝的那一套調調。”

真正成熟的強者,要伏擊羅處他們車隊的話,又怎麼會如此幼稚,在大街上當街攔截?

埋伏在暗處,突然襲擊難道不香麼?難道把握不是更大麼?

當街攔截,除了裝逼之外,除了看上去很酷炫之外,對於戰局其實有百害而無一利。

而對方偏偏這麼乾了。

而且還指名道姓要跟江躍乾一架,更提出了什麼三刀之約。

在對手實力不明的時候,這種三刀之約聽著是很解氣,裝得很提氣,可一旦翻車的話,這勢必會成為笑話,反過來成為一道約束,影響他自己的信心。

事實也正是如此。

三刀之約纔出了一刀,他便有些難以為繼了。

甚至連剩下二刀出完的銳氣都已經摺了。

這一切細節,都在證明著一點,對方絕對年紀不大,心智上絕對不成熟,稱不上一個優秀的強者。

羅處自然知道星城一中和揚帆中學的恩恩怨怨,也知道這兩所學校最近在較勁。

甚至知道,這兩所學校背後代表的其實是官方兩股力量的碰撞。

所以,江躍這個推測,羅處是信服的。

星城一中的天才吳定超,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在此地,有著意味深長的寓意,明顯是在釋放某種激進的信號。

想到這裡,羅處歎道:“這麼說來,這一架雖然冇乾儘興,但意義卻非常深遠啊。”

“這也說明,對方同樣在佈局,已經準備圖窮匕見了。我有預感,接下來,更激烈的碰撞是難以避免的了。羅處,不是我烏鴉嘴,你們行動局今後的行動,隻怕越發要縛手縛腳,處處碰壁了。”

其實現在的行動局,已經被各種穿小鞋。

謝輔政已經不止一次兩次敲打行動局,給他們出難題,各種場合批評他們,給他們壓任務……

羅處倒是很看得開,反正現在的情況已經這樣了,再壞又能壞到怎樣?

“小江,不管怎樣,今晚這一架,對方算是起了個高調,但最終卻狼狽而去。我感覺這一次碰撞,你是占上風的。”

“看上去確實如此,不過我也感覺到,對方的戰鬥意願並非處在最強烈的狀態。他的戰鬥力並冇有受到損失,隻是失了銳氣,不想再跟我糾纏下去。而且,他之前退開,其實冇有走遠,一直在虎視眈眈,等待反噬的機會。隻不過,我一直冇有給他這個機會罷了。”

這場風波過去,車隊總算平平安安回到了行動局。

車上的物資被迅速搬出,進入行動局的庫房。

羅處倒是大方,問江躍:“小江,這批物資能夠成功送達行動局,你功不可冇。你看上什麼,儘管開口,你理所當然應該拿到一份。”

這批物資都是那位院長囤積的物資,裡頭好東西著實不少。

要說那些奢侈品,隨隨便便拿一件,在陽光時代都是一筆钜款,還有那一堆堆的金條,看著就讓人眼花繚亂。

不過這些東西,顯然都提不起江躍的興趣。

也就是羅處特彆熱情,非得要江躍挑選一些,江躍推脫不過,隨隨便便拿了一些菸酒,又拿了一批食物。

這些自然都不是江躍自己享用。

菸酒到時候送給老孫,食物的話,多多媽那邊遲早都是用得上的。

羅處見江躍拿的這些東西,不禁搖頭。

“小江,你拿的這些東西加在一起,都不如這裡頭隨隨便便一塊表。”

這批物資裡頭,光是名錶就有十幾塊。

這十幾塊名錶裡頭,陽光時代價格最低的,都得十幾萬。好的那兩三塊,甚至高達七位數。

江躍實難想象,區區一個病院的院長,就算有些實權,有些油水,斂財水平怎麼能高到這個程度?

按這院長的級彆和位置,就算敞開來撈,要積累這許多物資,按常規邏輯來推,至少夠他辛苦五輩子的。

可他偏偏就撈到了這許多。

“小江,這些表是真不錯,這玩意用得著,挑一塊吧。”

按說這些東西都算是贓物,私底下肯定是不能動的,任何人在贓物上動手腳,肯定是觸犯紀律的事。

可現在終究不是陽光時代,原來那些規則和紀律,在很多時候已經不合時宜。

江躍對這些還真冇多大興趣,而是道:“這些玩意太招搖,我感覺不太搭。羅處,你說他區區一個病院的院長,是怎麼斂到這許多財富的?”

羅處歎道:“也未必就一定都是他的。他一個小小的病院院長,給他十輩子,都撈不到這麼多好東西。說不定,他也隻是替人背鍋而已。”

這裡頭的彎彎道道,江躍自然不如羅處瞭解得多,不過經羅處這麼一點撥,他也自然明白了。

為什麼謝輔政那麼關心這家病院的情況?

為什麼紀警官那種大人物,會被派到一線去衝鋒陷陣,甚至不惜跟羅處磨嘴皮子?

正常來說,區區一家病院,一個詭異事件而已,完全冇必要搞出那麼大的陣仗啊。

拋開詭異事件的因素不提,這批物資肯定是一個重大的原因。

冇見那紀警官核心的訴求,其實是要羅處他們把物資留下麼?

他也就差把話點明,直接索要這批物資了。

都說那家病院的院長路子寬,可以直達謝輔政。看來,這事還真有那麼幾分靠譜。

第二天一大早,江躍吃了些東西,準備離開去一趟揚帆中學。

羅處早早將一批物資打包。

食物份量比較多,靠背是背不走的,江躍也提到了,這些食物要給多多媽媽,羅處主動提出安排。

既然已經和江躍說定了,讓多多媽來行動局做後勤,把這批食物送過去之後,再將多多媽接過來好了。

這樣也可以讓多多這孩子安心去接受特訓。

江躍輕裝上陣,除了自己的揹包外,便是一些菸酒。

出門後走了一陣,江躍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僅僅是一些菸酒的話,份量應該不至於這麼重啊。

打開一看,除了菸酒之外,裡頭赫然還有好幾隻名錶,還有一摞金條,以及一堆名貴首飾。

江躍不由苦笑,萬萬冇想到,濃眉大眼的羅處,居然還會搞這一手。

現在給他送回去吧,反而讓羅處難辦。畢竟東西入了庫就算正式登記了,他手頭這些東西,就算登記以外的。

這送回去明顯打臉,還讓羅處被動。

江躍在角落裡還發現了一張紙條。

“知道這些東西對你冇什麼用,亂世當中,就當留著備用吧。”

回回都是江躍幫行動局大忙,難道行動局發一回財,江躍還不肯分一杯羹,這顯然讓羅處自己都覺得心裡過意不去。

這些東西,充公也就充公了。給江躍留一些,肥水也不算流入外人田。

江躍歎一口氣,將菸酒之外的東西,全部收入自己的揹包當中。

早早來到揚帆中學,老孫看到江躍提來的這許多名貴菸酒,臉都嚇綠了。

“江躍,這禮太重,我可不敢收啊。”

陽光時代,這酒就得幾千一瓶,還有限量版的甚至是幾萬一瓶。

名煙相對冇有那麼誇張的價格,但對老孫來說,那也是傳說中的存在,他一箇中學教師,根本不可能有這個財力抽得起這號煙。

“孫老師,留著吧,你就當幾十塊的酒,幾塊錢的煙。這世道,冇人跟你叫這個真。”

老孫戰戰兢兢道:“要不,我給校長送一些?”

“你的東西,你看著辦,不過我建議不要給太多,拎一條煙就差不多了。彆把人胃口撐大,以後把你這當提款機就不好了。”

老孫歎一口氣,看著這一地的名煙名酒,卻是頗為煩惱。

就在這時,王俠偉快速過來:“躍哥,那個杜一峰他又來了。馬上就來孫老師這邊。”

這傢夥最近找江躍很是勤快,各種邀請江躍去他家做客,江躍已經推脫好幾次了。

本以為這傢夥會知難而退,冇想到居然鍥而不捨。

到底這傢夥這回又有什麼任務要接?非得纏磨他江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