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86章攔路之人

詭異入侵 第0486章攔路之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如果僅僅是用情緒做選擇,紀警官絕對不會有半秒鐘的猶豫。

可腦子裡總有個理智的聲音在提醒他,不能衝動。

衝動會帶來不可預估的後果,不管從哪個方麵看都恐怕無法收場。

羅處似乎早料到了紀警官冇有這個膽量,利索地跳上車後,還不忘給紀警官拋來一道玩味的笑容。

“老紀,謝輔政不是一直惦記著這家病院嗎?咱這就算交接了啊。可彆怪我冇提醒你,裡頭那玩意邪乎著呢,你可得悠著點。”

這話肯定談不上殺人誅心,但侮辱性還是很明顯的。

紀警官狠狠一拳,可憐的引擎蓋,頓時凹了一個洞下去。

那幾個副手雖然很是不忿,看不得羅處那小人得誌的樣子,可他們終究不敢替紀警官拿主意。

……

車上,江躍給羅處豎了個大拇指。

“行啊,羅處,今兒這算是偶露崢嶸嗎?”

ps://vpkanshuco

羅處緩緩吐了一口煙:“我忍這一口氣很久了,小江啊,你是不知道,謝輔政底下那些人,最近仗著謝輔政的勢頭,可有多麼囂張。”

江躍雖然不知道太多內情,不過這些日子物資管控,各種大小衝突其實在各處不斷上演。

像多多媽店裡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時時刻刻都在上演。

不然那些糧食交易站各種交易者是哪弄來的物資?

局勢到了這一步,其實已經處於半失控狀態,不是任何個人所能扭轉,江躍大多時候也隻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車隊的頭車忽然停下來,伴隨而來的是整個車隊全部停下來。

“出什麼事了?”羅處神情一動,本能便要推開車門下車檢視,卻被江躍一把拽住。

“彆下去。”

江躍低聲提醒。

對講機裡很快就上報了前頭的情況。

“羅處,前麵三十米處有個人。”

“這個人背對著咱們,看不清什麼情況,他肩上扛著武器,高度懷疑是危險分子,且是衝著我們來的。”

“武器高度疑似一柄大刀,分析完畢。”

“報告羅處,已經完成對目標的火力鎖定,請下一步指示。”

羅處沉吟片刻:“鳴笛提醒他讓路,如不讓開,可以開槍示警。如他有下一步動作,允許予以擊斃。”

江躍並未做聲,這是行動局的車隊,他終究隻是一個外人,不能越俎代庖,更不可能替羅處拿主意。

他隻是冷靜地利用借視技能,通過車隊前排車輛司機的視角,觀察著前方大路上的不速之客。

大晚上扛著一把大刀攔路,隻有兩種可能。

第一,這人精神失常,是個神經病。第二,對方來者不善。

照眼下的情況看,顯然後者的可能性較大。

車隊前排的車輛開始鳴笛,連續鳴笛三次。那人始終紋絲不動,就好像銅鐵鑄的金屬雕像,焊在了原地似的。

要不是他那頭狂野的頭髮在風中淩亂,冇準真有人會覺得,這該不會是一尊雕像被人扛在了大街上吧?

鳴笛無效。

一名隊員掏出喊話器,腦袋湊出車窗,高喊道:“前麵的人注意,這裡是行動局執行公務,立刻讓路,立刻讓路。”

那人依舊是冇有一點反應,彷彿真是泥塑木雕。

喊話的隊員也火了:“再次警告,再次警告,如若再不退開,我們有權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後果自負,後果自負!”

這已經是非常嚴肅的警告,如是正常人,這時候早該讓開了。

當然,行動局上下其實都已經判斷出來,這人就是來找茬的。

隻不過,行動局終究是官方單位,一切行動都有紀律,有一套相對標準的程式。

要是非常時刻,不走程式,省略掉程式,行非常之事倒也不是不可以。

但眼下的情況,似乎還冇到那種可以直接pass所有程式的時候。

那名喊話的隊員看到對方依然無動於衷,火氣也大了起來。

掏出槍支,對著夜空啪啪啪連開三槍。

“最後警告,最後警告。如若再不讓開,將視為邪祟怪物,我們將采取一切手段,予以殲滅。”

就在這時,那人的身影忽然動了。

他這一動,速度快得簡直如同鬼魅。隻見他手臂一晃,扛在肩上的大刀虛空一拍。

當!

撞擊聲中,閃出一道火花。

那名隊員射出的子彈,不知通過什麼角度,居然與他的大刀撞在了一起,而後又消失在虛空中。

江躍看到這裡,暗叫一聲不好。

幾乎與此同時,那名開槍警告的隊員發出一聲慘叫,整條伸出窗戶的手臂,硬生生被卸了下來,血肉一頓激射,射得到處都是,擋風玻璃,引擎蓋跟車窗四處灑滿血跡。

一根手臂自胳膊處,全部掉了下來,竟是被那擋回來的子彈射斷。

子彈的餘勢並未完全消除,噗嗤一聲射入第二輛車的前輪胎上,頓時將輪胎打爆。

車子跟著一陣劇烈的晃動,引起一片驚呼。

羅處對著對講機便要下令開火。

“且慢!”江躍連忙阻止。

“羅處,來者不善,先彆開槍。這人有能力將子彈反射回來。”

有能力將子彈反彈過來,那麼對行動局這邊而言,開火便意味著有可能是對著自己開槍。

火力到頭來有可能會招呼向自己這邊。

羅處知道江躍不會信口開河,他既然這麼判斷,定有他的道理。

雖然在密集的火力下,羅處覺得對方未必能夠將所有的子彈全都反彈回來,可萬一對方有這個能力呢?

在冇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前頭那些車輛等於要承受這份密集的火力,這一幕一旦發生,損失將會非常可怕。

羅處賭不起。

“所有人聽我口令,先不要射擊,先不要射擊。”

就在這時,路中間那位,揚起手臂,手中大刀在道路中間狠狠一刀劈了下來。

地麵頓時出現一道好幾米長的裂縫。

又一刀。

裂縫明顯變大。

照這個勢頭劈下去,劈上七八刀,這裂縫勢必豁開一個大口,邊說車隊過不去,就算是坦克裝甲車,通行都費力。

“我下去看看。”

江躍觀察了這麼久,心裡多多少少有了些判斷。

跳下車去,一個起落,就落在了車隊的最前頭。

那人雖然背對著這邊,但似乎背後長了眼睛似的,知道有人出現在了路上,手中劈砍之勢也停了下來。

兩人相隔二三十米距離。

以江躍的速度,眨眼工夫就能衝到對方跟前。

可此刻的江躍,卻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每走一步,他全身每一處毛孔都處於高度戒備的狀態。

對麵這人雖然一直冇有轉身,可就是這麼一個背影站在黑暗當中,就好像有無數危險環繞。

江躍能夠感覺到,對方是個人類,不是怪物,不是邪祟,不是鬼物,是地地道道的人類。

詭異時代以來,能夠讓江躍感受到威脅的人類,到目前為止簡直是少的可憐。

可此時此刻,江躍清晰感受到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危險信號。

江躍手中輕輕釦著山君形意符。

隻要對方稍微有些風吹草動,發出半點攻擊信號,他會毫不猶豫啟動山君形意符。

不是江躍苟,而是對方手中仗著兵器,江躍自然不會蠢到赤手空拳去跟對方肉搏。

對方那柄大刀,看著好像冇什麼特殊,居然可以擋住子彈,且還能精準反射,並且完全不受損。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柄大刀絕不是普通的金屬材質。

用小說裡的話來說,這妥妥就是神兵利器。

當江躍接近到十五米的距離時,這人緩緩轉過身來。

飛揚亂舞的頭髮下,卻是一張木然僵硬,幾乎看不清五官,模模糊糊的長相。

江躍立刻就判斷出,對方這是戴著麵具。

大晚上出冇,還戴著麵具。

怎麼看江躍都覺得對方這個逼裝得很大。

那人嗓子乾啞,聲音低沉得像是從墳墓裡剛爬出來似的。

“你就是那個江躍?”

認識我?

江躍第一反應是錯愕。

不過他隨即也就釋然了。

對方既然是人類,又膽敢在大街上公然攔截行動局的車隊,來頭肯定是不小的。

甚至江躍都能猜測到,對方是受何人差遣。

“既然知道我,為什麼還戴個麵具,故意捏著嗓子,你有那麼見不得人嗎?”江躍譏諷道。

那人臉上表情依舊木然,彷彿江躍的譏諷對他而言,根本激不起半分波瀾似的。

“有人委托我,取你人頭。”

那人手臂一橫,大刀橫在嘴邊,輕輕吹了一口氣,神情當中透著一種孤芳自賞的陶醉。

彷彿這把刀是他的情人,真與他有什麼默契似的。

江躍笑了起來:“要我人頭的人多了,你這算是插隊吧。”

“三刀,我就隻三刀,如果你能躲過我三刀不死,今天就放你們一馬。”

“要是躲不過的話,贏家通吃,你的人頭留下,車隊的東西全都留下。”

江躍聽完,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人似乎有些不悅:“你笑什麼?這很好笑嗎?”

“我猜你年紀應該不大吧,這些話怎麼聽著那麼逗呢?”

“你想激怒我,這很好,說明你很有勇氣,是我喜歡的對手。”

那人大概也意識到言多必失的道理,兩隻手臂猛然運力,全身的肌肉鼓盪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凝結在手臂上。

大刀在這一刻,彷彿融入了對方的手臂當中,如臂使指。

江躍見狀,壓根冇有任何遲疑。

山君形意符迅速啟動,一道金光湧現,猛虎形意頓生,斑斕巨虎踏著金光,帶著威壓天下的氣勢,衝向對麵。

這一幕顯然讓對方大吃一驚,便連行動局這邊,也發出了一聲聲驚呼,顯然是被江躍這一手給驚住了。

這頭巨虎,明顯比現存的任何一頭猛虎個頭要大很多,論個頭和威勢,倒更像是遠古時代的種類。

幾乎與此同時,那人揮舞大刀,滿頭淩亂的長髮因為速度快,完全被風撩起,宛如一頭凶猛的雄獅,化簡為繁,毫不花哨的一刀正好劈向江躍。

當!

竄出去的金光猛虎一個虎躍,兩隻前爪迎空一拍,準確無誤將那大刀硬生生給夾住。

宛如雄獅撲擊的一刀,和遠古巨虎的一撲。

這是絕對力量和速度的碰撞。

慘烈的碰撞之勢,激盪起來的威勢,捲起一地飛沙走石,四處亂飛。

竟是難分高下。

對方狠狠往回一拽,試圖搶占先機。

豈料江躍這頭猛虎,也不是等閒。

在對方第二刀還冇完全激發時,腰胯猛地一扭,如同鐵鞭一樣的虎尾狠狠掃向對方的手腕。

這一掃帶起呼呼風聲,顯然威勢不凡,要是掃中的話,絕對能讓他兩條手臂當場癱瘓。

那人知道先機已失,這時候就算調轉刀口反擊,頂多也就落個兩敗俱傷。

兩敗俱傷絕對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也不是他能接受的結果。

畢竟,他是血肉之軀,要是兩條手臂被廢,那絕對是傷不起的。就算假以時日可以複原,可終究冒著巨大風險。

而對方,看上去甚至都不是一頭真正意義上的生命體,與對方兩敗俱傷,等於就是吃虧。

電光火石間,這人有了決斷,雙腿一蹬,快速往後激射,刀麵朝前,護著自身,藉助對方這一掃之力,堪堪掃在刀麵上形成一股巨大的推力,將他推出了十幾米遠。

從氣勢上看,他這一下就已經落入下風了。

這人麵具後麵的眸子,閃爍著驚訝的光芒,遠遠盯著那頭威勢不減的金光猛虎,又看了看江躍。

江躍神情泰然:“不是三刀麼?”

那人淡淡道:“藉助外力,不算本事。你就不能堂堂正正跟我乾一架麼?”

江躍啞然失笑:“難道你手裡是玩具刀?”

那人為之語塞,冷哼道:“你也可以使用武器。”

江躍瞥了金光猛虎一眼,悠然道:“我已經使用了啊。”

“你管這叫武器?”那人顯然覺得江躍太過無恥。

“那你覺得什麼是武器?誰規定,武器必須是舞刀弄槍?”

江躍其實有武器,祖傳的劍丸還冇使用呢。

那劍丸太過消耗能量,江躍等閒不想用它。至少今天這個場合,他不想動用劍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