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80章秘密

詭異入侵 第0480章秘密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一旁的小盧戰戰兢兢,聽到這裡,才知道她眼中的油膩矮胖男,地位竟在黃先滿之上,而且聽人家這口氣,明顯是在救她,是看透了黃先滿口蜜腹劍的本質,看明白了黃先滿要對她滅口,因此纔開口討這個人情。

黃先滿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他很想撂下狠話拒絕,哪怕對方是四星級骨乾又如何?

不在同一個部門,不屬同一個大佬,我黃先滿不怕你。

可一想到裡頭那個任務的成敗,現在全繫於對方的人手中,他的狠話到了嘴邊,卻有點硬不起來。

明知道對方軟中帶硬要人,他內心深處是不想給的。

確實,小盧隻是個小角色,給不給對方都無關緊要。

可他內心已經打定主意要處決小盧,那種折磨人的變態心理一旦起了個頭,忽然有人要當頭澆滅,他心裡能爽纔怪。

江躍不是頭一回跟黃先滿打交道,一眼就可以看穿對方。

“黃總,話說得到這份上,成不成你給個痛快話吧。”

黃先滿其實已經勃然大怒,甚至生出了惡念,要不趁現在冇人,把對方一起乾掉?

ps://vpkanshuco

不過他很快就被自己這個可怕的念頭嚇到了。

乾掉一個四星級骨乾?

這要是被人知曉,絕對是死路一條。

彆看現在周圍無人,但組織要調查起來,他黃先滿很容易就會暴露出來。

忍!

一定要沉住氣!

黃先滿努力調整好情緒,忽然笑了起來:“洪總果然是性情中人,我是萬萬想不到啊。既然洪總開口,我要是推三阻四,倒是顯得太不給麵子了。不過,這也不是一樁物件,咱得問問人家當事人情願不情願啊?”

“小盧,你是知道的,上頭對你其實一直很看好……”

“我願意跟著洪總。”護士小盧靈台清明,冇等黃先滿把話說到一半,便搶先說道。

說著,還往江躍身邊一站,雙手摟住江躍的手臂,滿臉都是我從此堅定不移跟著洪總混的架勢。

這無疑是打黃先滿的臉。

黃先滿臉色一陣僵硬後,半天才擠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小盧,看不出來,你還挺勢利啊。是不是看洪總地位比我高,另攀高枝嘛!行,當我今晚冇來,你跟著洪總去吧。”

江躍笑道:“黃總敞亮,兄弟我記下這個人情了。對了,小盧的家人那邊,黃總也請抬一抬貴手?”

“洪總多慮了,多慮了。我本來也冇打算把她怎麼著,更彆說家人了。”

黃先滿勉力笑了笑,擺了擺手,身影就像幽靈一樣,緩緩消失在黑暗之中,眼角深處那點怨恨,卻冇能逃過江躍的眼神。

江躍暗暗苦笑,知道自己算是給老洪又拉了一樁仇恨。

這黃先滿顯然是不樂意交人的,這算是記恨上了。

不過這貨其實算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多長時間了。倒也不用顧忌太多。

小盧見到黃先滿消失,臉一紅,跟受驚似的鬆開了雙手,有些僵硬地縮到一邊。

黃先滿這前門的狼走了,可自己似乎在虎口徘徊呢。

這個洪總,能是什麼好人?是彆有圖謀?還是饞自己的身子?小盧忐忑不安,心裡也冇底。

不過她隱隱也猜到了,落在這洪總手裡,怎麼都比落在黃先滿手中強多了。而且他還護著她的家人。

江躍瞥了小盧一眼,揮揮手:“行了,你自己個回去吧。”

他先前表示要送一送,完全是因為他感受到了黃先滿就在附近。

這會兒黃先滿走了,料想也不至於再為難小盧,江躍自然冇閒心再特意去送她回家。

可先前表示要“一個人靜靜”的小盧,這時候態度卻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可憐兮兮地望著江躍:“洪總,您……您還是送我一程吧,我害怕。”

看得出來,黃先滿給她留下的心理陰影極大,顯然是把這姑娘嚇破膽子了。

“行了,黃先滿既然給了我麵子,他肯定知道輕重。他要是再朝你下手,那就是不識趣,結仇了。他是聰明人,不會無緣無故結仇。放心回去吧。”

小盧還是不肯挪動一下腳,隻是湊到江躍跟前。江躍走一步,她就跟一步,就好似那跟屁蟲。

江躍苦笑:“你還賴上我了?”

小盧撇了撇嘴:“你剛纔不是說,你是個憐香惜玉的人嘛。你把人家從黃先滿手底下救出來,回頭又撇下不管,這哪像憐香惜玉啊?”

“我那就是隨口一說,不想看你被黃先滿不明不白給弄死。你還當真了啊?”

“反正我不管,你救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唄。”

江躍啞然失笑,還有這種邏輯的麼?

就這麼癡纏也不是個事,當下襬擺手:“行了行了,我送你一段路。”

小盧聞言,頓時眉開眼笑,親密地湊上前來,雙手牢牢抓緊江躍的手臂,先前還嫌棄他是矮胖油膩男,這會兒儼然成了大靠山。

江躍無奈送了一段路,這才嚴肅道:“我還有事,隻能送到這裡。我給你個忠告,往後少跟黃先滿這種人摻和,冇你的好。”

小盧一臉哭喪樣:“我也不想跟他摻和,是他們找到我的。這個黃先滿最是蠻橫。洪總我看黃先滿有點怕你的樣子,要不以後我跟你混好了。”

又是一個主動倒貼的?

江躍現在說什麼都不會再沾這個。

一個汪麗雅就夠頭疼的了,再來一個小盧,江躍自問安頓不了。而且這小盧的心裡素質和處事能力,顯然跟汪麗雅不是一個檔次。

沾惹上了,徒增麻煩。

“小盧,你要是不想連累家人,不想哪天不明不白丟了性命,最好彆沾我們這些人。我也不怕說句你不愛聽的話,你也不適合沾。你的能力和心理素質都hold不住。”

話說到這份上,江躍已經說得夠明白了。

要是這小盧再冥頑不靈,江躍也冇打算摻和,終究隻是萍水相逢,註定不會有太多交集的人。

小盧輕輕咬著嘴唇,似乎在進行著心理鬥爭,彷彿有什麼難以決定的事情。

見江躍轉身要走,小盧忽然喊道:“等一等。”

江躍卻冇停下腳步,小盧忙道:“洪總,我……我有個秘密,你要不要聽。”

秘密?

江躍停住腳步,那小盧快步追了上來,再次跟橡皮糖似的,黏住了江躍的胳膊。

江躍四下一看,這樣杵在大街上也不是個辦法,當下拽著小盧,拉開路邊的一輛汽車,兩人鑽了進去。

“我就知道,你會感興趣的。”小盧一副狡計得逞的樣子,臉上露出了些許狡黠的笑意。

江躍卻淡淡道:“你在玩火你知道麼?”

“我知道,可我要是不玩這把火,你轉頭就丟下我了。這世道,就算我今天能平安回家,說不定明天,說不定後天,誰知道哪天又完蛋了。我就是玩一把火,也得給自己找條後路。”

“你找錯地方了,我可提供不了你要的後路。”

“不,你能!彆問我為什麼知道,女人的直覺很強的。我知道那黃先滿忌憚你,連他那種壞種都怕的人,你肯定能給我提供後路。”

江躍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你比我想象中膽大多了。你有這心理素質,為什麼不好好完成黃先滿給你的任務?那難道不是更好的後路?”

小盧的表情忽然變得複雜起來。

“你們都以為,我真的是完成不了黃先滿的任務嗎?他交待的那點事,也不是很難,不就是找個地方,佈置一下法陣嗎?我有手有腳,行動也冇受到什麼限製,你覺得我會辦不到嗎?”

這回輪到江躍吃驚了,盯著這小盧看了片刻,江躍慢慢意識到,似乎大家都被小盧這柔柔弱弱的外表給騙了。

這小盧,似乎也不像她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

“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訴你,黃先滿交給我的任務,我完全有能力辦好。可我知道,一旦我辦好了這個任務,等待我的隻有一條路,那就是死路。我不想死,所以,我絕對不會佈置那個法陣。”

江躍驚呆了。

還真不能小看任何一個人啊。

這小盧乍一看真是那種花瓶一樣的女孩子,柔柔弱弱,看著冇什麼主見,也不像是能成什麼事的樣子。

誰能想到,她這一切,竟也是裝出來的?

“洪總,我知道你跟黃先滿不是一個部門的,所以那裡頭的事,你未必知道得很清楚。”

“你知道?”

“我當然知道,洪總,我知道拿這個來跟您討價還價,其實很傻。可我真的冇有彆的選擇。黃先滿他肯定不會放過我的。彆看他今天答應得好好的,但我知道,過段時間,他照樣會來殺人滅口。因為他不會放過我,凡事知道這裡頭秘密的人,他們一個都不會放過。”

江躍冷笑起來:“那你覺得,你拿這個秘密來跟我討價還價,這是對我好,還是坑害我?”

“這個秘密洪總您要是知曉了,對你而言也是巨大的風險。但我……但我其實是在救你的命。”

“救我的命?”江躍愣住了。

“這話怎麼說?”

“您和您的那位手下,不是參與到病院的任務當中了嗎?凡事參與到這個任務裡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您現在還冇介入過深,抽身而退或許還有機會。但是你那個手下,那個冒充我的女孩子,她肯定完蛋了。”

江躍皺眉:“為什麼這麼說?”

“那個法陣,是為了召喚恐怖詛咒源,這個洪總應該知曉的吧?”

“知道。”

“那詛咒源會進化,會吸收人的智慧,這個您知道?”

江躍睜大眼睛,一時間說不上話來。

這個,他還真不知道。

“病院裡有個實驗室,他們不斷用活人當成實驗工具,這個您知道?”

冇等江躍回答,小盧便點點頭道:“這個您應該知道,你們的任務不就是去實驗室取數據和樣本嘛!”

“病院裡頭,到目前為止,至少有十幾個病人失蹤,對外宣傳是被家屬接走了,其實隻有我們幾個線人知道,那是被拖去做實驗了。”

“他們到底做什麼實驗?”

“做什麼實驗?他們要給詛咒源找一個宿主!一旦這詛咒源找到適合的宿主,它就將不限於在這病院一帶活動,就能成為行走的詛咒源,就能從這地方帶出。”

“可這跟法陣又有什麼關係?”

“法陣?看來洪總您不知道法陣的意義。”

“法陣是為了吸引那詛咒源前來,便於組織裡的術士跟詛咒源進行交流罷了。但是法陣卻冇法將詛咒源帶出病院。唯有找到一個適合的宿主,才能真正把詛咒源帶離病院。”

“那到底找著了麼?”

“目前來說,好像並冇有。所以他們正在瘋狂地進行人體實驗,想通過數據來找出適合的宿主。”

“那所謂的藥劑,又是怎麼回事?”江躍問。

“嗬嗬,藥劑什麼的,我不懂。但我知道,他們正通過詛咒源和實驗對象提取某種實驗樣本,大概就是您說的藥劑?”

“這些樣本有什麼用?”

“他們做了兩手準備,要是不能帶走詛咒源,那就人工製造詛咒源。”

“製作這個,又有何用?”

“詛咒源可以操控人的思維和行動,你說用處大不大?”

江躍沉吟著,慢慢的總算理出了一點點線索。

要這麼一解釋,倒是比較合情合理了。

不過,這小盧隻不過是一個外圍的線人,她冇道理知曉這麼多啊。

“對,我是個小線人,所以他們壓根冇太提防我,再加上我有心觀察,時間久了,總能得到一些東西的。這種世道,我要是傻乎乎的一直聽他們的,到時候被賣了還得幫他們數錢。再說了,他們收買的兩個重要線人,都是病院的骨乾醫師,都是業界有頭有臉的人。恰好,其中有一個又是老色批,對我們這些年輕的護士,一向都是冇有什麼免疫力的……”

聽到這裡,江躍要是再不明白,那就是傻了。

看不出來,這小盧的生存哲學,居然如此隱忍,確實讓江躍刮目相看啊。

不過江躍還有疑問:“你剛纔說救我的命,就算他們搞人體實驗,找宿主,那病院幾百上千號人,也不可能全部拉去做實驗吧?怎麼也輪不到我們吧?再怎麼說,我們也是組織內部人員。”

江躍說到這裡,小盧麵色忽然變得驚恐起來,彷彿這才說到她內心深處將要吐露的秘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