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65章 你是魔鬼嗎

詭異入侵 第0465章 你是魔鬼嗎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要不是那張鬼符實在太過詭異,吸引了江躍的好奇心,他真想一怒之下撒手不管。

在這麼多證據麵前,這柳雲芊還是對黃先滿不死心,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江躍多少有些恨其不爭。

不過到了這節骨眼上,要是撒手不管,柳雲芊的下場用腳指頭都能想到,絕對是無比慘淡的。

要是乾脆被黃先滿乾掉,那還好一些。

就怕柳雲芊身上的覺醒天賦被利用起來,反過來為禍人間,這卻是江躍完全不想看到的。

看著柳雲芊信誓旦旦的樣子,江躍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對她抱有信心。

“算了,最後一次,看她見了黃先滿怎麼說。要是被黃先滿三言兩語就蠱惑了,這女人也就不值得同情了。”

從情理上看,一個無助的女人,對朝夕相處的伴侶抱有幻想,也算是人之常情。

可在這麼多證據麵前,要是柳雲芊一直執迷不悟,把腦袋鑽進土裡當鴕鳥,不肯麵對現實,江躍又何必多管閒事?

“柳姐,你女兒在看著你,好自為之吧。”江躍說著,翻身上了樓。

他決定躲在高處觀察。

柳雲芊心情複雜,看上去情緒難以自控,多少顯得有些激動。

一方麵,消失很久的黃先滿可能即將出現,她心裡自然是激動的。

另一方麵,這個黃先滿很可能是惡魔,是殺害女兒的凶手,這讓她心情充滿灰暗。

女兒在她心中終究是排第一位的,想到女兒慘死,想到兒童房那一堆惡毒的詛咒,柳雲芊硬下心來。

不管怎樣,一定要弄清真相,一定不能被他的甜言蜜語矇蔽!

柳雲芊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

她跟黃先滿在一起這麼些年,太清楚黃先滿的手段了。他在討好女人方麵的能力,甜言蜜語的能力,絕不能低估。

黃先滿出現的速度,比江躍想象中要快。

二十分鐘不到,居然就出現在了視野當中。

柳雲芊也玩了一個心機,並冇有聽從江躍的安排站在顯眼的地方,而是站在一棵樟樹後麵,等黃先滿快要走到芳姐那個單元門口時,她才忽然從樹後麵走出來。

黃先滿步履匆匆,也並非注意力不集中。

隻是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芳姐那個單元的單元門,一路還不時抬頭觀察芳姐房子的情況,反而冇留意到外頭的情況。

見到有人忽然從樹旁走出,他當時就嚇一跳,等他看清楚來人是柳雲芊時,更是大吃一驚。

眼中那一抹愕然閃過之後,頓時轉化為濃濃的驚喜:“芊芊,怎麼是你?你什麼時候回家的?怎麼不上樓,在這裡待著乾嘛?”

柳雲芊表情漠然:“我冇帶鑰匙,進不去。”

黃先滿聽她這麼說,整個人明顯輕鬆了許多,彷彿心頭有千斤重擔放了下來似的。

柳雲芊看在眼裡,卻裝作冇看懂的樣子,奇怪問道:“先滿,你到家了怎麼不上樓,反而朝這棟樓走?”

黃先滿見機也快,忙道:“我剛纔聽到這棟樓芳姐家好像有什麼動靜,鄰裡鄰居的,我擔心她出什麼事,所以想上去檢視一下。”

“你認識芳姐?”

黃先滿尷尬笑道:“隔壁樓棟的,抬頭不見低頭見嘛!上次詩諾失蹤了,她還熱心地幫我們找人,到處貼尋人啟事。所以接觸過幾次。人挺好的。”

“哦,先滿,詩諾找到了嗎?為什麼我會被送到精神病院去,是你送過去的嗎?我怎麼一點印象都冇有?”

黃先滿道:“是我,當時你找詩諾有點著急上火,我從老家回來,你的狀態就很不穩定,整個人也非常憔悴,滿嘴胡言亂語,各種錯覺幻象都來了。我很是擔心你,所以才把你送到那裡去穩定一下。你怎麼自己回來了?你瞧瞧你,都瘦一圈了,回家我給你做點好吃的,咱好好補一補。”

“我想詩諾,所以就回來了。先滿,你找著我的詩諾了嗎?”

黃先滿沉吟不語,似乎一時間找不到什麼合適的話來回答。

柳雲芊忽然上前一步,揪住黃先滿的脖子:“找著冇有啊,你告訴我,找著冇有?”

“芊芊,你先穩定一下。聽我慢慢說。”

“你說!”柳雲芊還是不肯鬆手。

“我一直在找,也有一點線索了。不過現在這世道有點不對勁,找個人可不容易。對了,芊芊,現在滿大街戒嚴,你是怎麼回來的?這一路難道冇人阻攔你嗎?”

黃先滿有些狐疑,抓著柳雲芊的手,將她的手指掰開,眼神明顯多了幾分提防和審度的意味。

兩個同床共枕的人,此刻似乎都明白了對方來者不善。

“你是不是恨不得我永遠不要回來?”柳雲芊冷冷問。

“芊芊,你看,你又胡思亂想了。你回來再好也冇有了。我答應你,我會全力幫你找到詩諾,隻要有一線希望,一定百倍努力。你現在樓下等等我,我去芳姐家看看再說?好不好?”

“不用看了。”柳雲芊忽然冷笑起來。

“你說什麼?”黃先滿眼眸中閃過一絲冷酷。

“你的捕獸夾已經激發,獵物已經捕獲。還看什麼?”柳雲芊冷笑連連。

黃先滿麵色陰晴不定:“你到底在說什麼?什麼捕獸夾?”

“黃先滿,我真想一刀避開你的胸膛,看看你那顆心到底黑成什麼樣了!”柳雲芊一直端著的情緒,這一刻徹底崩了,憤怒和痛苦的情緒像山洪暴發一樣爆發出來。

衝上去對著黃先滿就是一頓撕咬。

隻是,她的力量對上黃先滿,哪裡夠用。本黃先滿單手抵著,靠在樹乾上根本動不了,隻剩手腳亂踢亂撓,卻哪裡夠得著黃先滿?

“冷靜點,柳雲芊,你發什麼瘋?”黃先滿咆哮道。

柳雲芊聲嘶力竭:“畜生,黃先滿,你就是一頭畜生,你是魔鬼!我柳雲芊是上輩子造了孽,瞎了眼才招了你這個魔鬼。你還我詩諾的命來!還我女兒的命來!”

失控的柳雲芊,雙手虛空不斷抓撓,試圖攻擊黃先滿,隻可惜這些動作根本就是多餘,完全傷不了黃先滿分毫。

黃先滿麵色很是難看,惡狠狠低吼道:“你從哪裡聽來這些鬼話,詩諾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畜生,魔鬼!你敢做還不敢認嗎?星河大廈的舊辦公室,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親手給你挑選的盆栽,你居然用來活埋我的女兒?黃先滿,你還是人嗎?你是人嗎?”

攤牌了。

黃先滿的表情明顯可以看出,他內心是非常震撼的。

他本以為那件事做的很隱秘,而柳雲芊已經失心瘋了,這件事也就算結束了。萬萬冇想到,柳雲芊居然知道了!

她不是一直在精神病院麼?

其實,黃先滿前些日子再去星河大廈的時候,便發現柳詩諾的屍體被挪動了,柳詩諾的鬼魂也消散了,他的咒術也被破壞了。

黃先滿當時的心情憤怒大過恐慌。

他炮製柳詩諾的魂魄,那是一道引子,是他那道鬼符的關鍵一環,一個柳詩諾,再加上一個柳雲芊,這對母女纔是他終極的獵物。

萬萬冇想到,星河大廈那種廢棄建築,居然都有人闖入,而且還破壞了他的咒術!

黃先滿的憤怒可想而知。

隻可惜,他壓根不知道誰乾的,即便想報複,也找不到對象。

“黃先滿,懦夫,你敢承認嗎?”柳雲芊見黃先滿這個表情,更加驗證了他是凶手的事實。

最後一絲幻想也徹底蕩然無存。

其實,當黃先滿出現的那一刻,柳雲芊心裡都還抱有一絲絲幻想,可他直奔芳姐這個單元的那一刻,柳雲芊纔算徹底死心。

纔算徹底認識到,黃先滿就是那個惡魔,那個殺害她女兒的惡魔!

“嗬嗬,芊芊,你這樣汙衊我的清白,我真的好失望啊。不過沒關係,誰讓我們是領了證的呢?咱們兩口子之間有點什麼誤會,回到家再慢慢解釋,你說怎麼樣?”

黃先滿這貨確然了得,都這一步了,居然還在裝。

隻可惜,柳雲芊已經徹底識破他的嘴臉。

呸的一聲,一道口水噴在他的臉上。

“黃先滿,你彆裝腔作勢了。你做的所有好事,我一樁一件全都知道了。你再怎麼花言巧語,也遮不住你那狐狸尾巴。芳姐也被你害死了,連我你都不肯放過,你到底要害多少人?”

“芊芊,你這麼說我好心疼啊,你難道不知道我有多愛你?我怎麼可能害你呢?”

“呸!家裡那些詛咒的公仔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黃先滿,我到底跟你有什麼仇什麼怨?你平時哪一點虧待你了?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狠,害死我女兒,還要詛咒我?”

黃先滿眼神頓時森冷了許多,冷冷道:“這麼說,你是回過家的?你為什麼要撒謊,為什麼說冇鑰匙回不去?”

這男人似乎有無數張臉,說翻臉就能翻臉,前一刻還在花言巧語,下一刻便變得冷酷陰沉。

隨著他眼神變冷,他的動作也變得粗暴起來。

伸手叉著柳雲芊的脖子,將她整個身體都撐了起來。

“你竟然學會撒謊了,誰教會你的?說,你還知道什麼?”

柳雲芊輕蔑一笑:“你所有的醜事,我都知道了。不但我知道,還有其他很多人都知道了。黃先滿,你就等著吃槍子吧!”

黃先滿聞言,麵色變得極為難看,五指更加用力,頓時掐得柳雲芊全身顫抖,雙手雙腳不住掙紮,一張臉頓時憋得通紅。

“賤人,敬酒不吃吃罰酒,說,還有誰知道,都知道什麼?不說老子現在就掐死你!”

徹底黑化的黃先滿,完全撕下了偽裝的麪皮。

就在這時,忽然旁邊響起了鼓掌聲。

一道嘲諷的聲音傳來:“精彩,精彩,這算不算殺妻證道?”

黃先滿陡然一驚,慌忙回頭。

附近有人接近,自己竟然絲毫冇有察覺?是柳雲芊的同黨嗎?

江躍站在另一旁的草叢邊上,撫掌笑著,一副看熱鬨的樣子。

“你是誰?”黃先滿驚訝地打量著江躍,手裡稍稍放鬆了一些,柳雲芊趁機掙紮落地。

“你覺得我是誰?”江躍笑嗬嗬道。

“我們兩口子的事,你特麼彆狗拿耗子,多管閒事。趕緊滾!”

黃先滿看江躍年輕,以為他就是一個過路的毛頭小子。

“彆啊,這麼有趣的戲,這次滾了下次上哪看去?要說這娘們也是倒黴悲催啊,招了你這麼頭披著人皮的魔鬼,虐殺人家女兒還不夠,連蓋一床被子的女人都不肯放過。你是魔鬼嗎?”

黃先滿眯著眼睛打量著江躍,不怒反笑:“嘖嘖,看來不是路過的,是這娘們新找的姘頭吧?”

“黃先滿,畜生,這種話你都說得出來?”柳雲芊羞惱大罵。

“賤人,少在我麵前裝清純,你特麼就是個欠艸的**,三天冇男人你就要發瘋。”黃先滿怪笑看著江躍,挑釁道,“小子,年紀輕輕,就喜歡給人刷鍋?”

江躍卻根本不吃黃先滿那一套,指了指樓上:“黃先滿,你再不去收拾殘局,樓上那些冤魂失控,可就得下樓纏你了。”

“你說什麼?”黃先滿瞳孔一縮,死死瞪著江躍,那種氣急敗壞的樣子,便好像有什麼**被人當麵揭穿了一般。

之前柳雲芊說的那一切,雖然讓黃先滿驚訝,卻未能夠讓他感到恐懼,隻要核心的秘密不被人識破,那就不怕。

殺幾個人算什麼?這世道,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又怎麼樣?

可那鬼符的秘密一旦敗露,被人抓住把柄,這對他而言可就是大事了。

這是絕對不能暴露的秘密。

誰知道這個秘密,誰就必須死!

所以,他盯著江躍的目光瞬間就變得陰森無比,就好像盯著一個將死之人。

江躍卻詭異一笑:“是不是很恐慌,是不是盤算著怎麼殺人滅口?”

黃先滿徹底震驚了,這個笑眯眯的年輕人,到底是誰?怎麼感覺他能洞悉一切,甚至能讀懂他的心思似的?

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讓黃先滿產生了濃濃的警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