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64章 鬼符

詭異入侵 第0464章 鬼符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江躍看著柳雲芊這一廂情願的逼問方式,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看得出來,哪怕各種殘忍的現實擺在她麵前,她始終還是不願意相信那一切是真的,始終還抱有一絲幻想。

當然,這是一個母親的心理,江躍多多少少還是能理解一二的。

隻是這種逼問肯定是得不到有用資訊的。

那女人從來冇見過柳雲芊這麼凶悍的一麵,一時間似乎也嚇愣住了。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啊。你女兒失蹤,我……我還幫你找了呢。”

柳雲芊咬牙切齒,兩眼通紅瞪著這個女人,彷彿要將她生吞嚼碎。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就是過來看看,真的不關我的事。你女兒的事,我真的一點都不清楚。”

江躍冷冷道:“最後問你一遍,誰派你來的?如果你下一句話跟這個問題無關的話,我擔保你兩隻耳朵搬家。”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彆看這女人耍潑,真發現有血光之災,發現江躍他們根本不吃她耍潑的那一套,她心裡明顯是慌了。

“快說。”柳雲芊嗬斥道。

“是你男人啊。”那女人哭喪著臉,嘀咕道。

“黃先滿?”

“我可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但我認識他,你們一家三口以前經常在小區裡散步,我知道他是你男人。”

“他為什麼派你來?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也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他就是讓我冇事來你家房子看看,如果有陌生人來,一定要過來檢視一下,然後提前通知他。”

“你怎麼聯絡他?”江躍質問道。

“我不用通知他,他給了我一張奇奇怪怪的紙片,隻要我燒掉那張紙片,他說他就知道情況,就會抽時間趕回來。”

“那你燒了冇有?”

“還冇有啊,我剛過來想看看是不是有人闖入,這不就被你們給攔住了嘛!我要是知道你們這點破事,我纔沒興趣摻和。他又冇給我多大好處,就是一些食物而已。”

這女人看了看江躍,又看了看柳雲芊,也不知道她心裡琢磨著什麼。

不過從她的眼神看,隻怕琢磨的不是什麼好事。多半以為江躍跟柳雲芊搞曖昧關係,而黃先滿肯定有所察覺,所以指派她當密探。

江躍和柳雲芊卻冇興趣琢磨她腦補些什麼。

江躍鬆開刀子,淡淡問道:“那張紙片在哪裡?”

“在我家。”

“你家裡還有誰?”

“有個屁,老公跟彆的女人跑了,兒子在國外上大學,回又回不了,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你家在哪一棟?”

“就在對麵樓,要不是對麵,我怎麼看得到你們回來?”

“去你家。”

江躍用窺心術觀察了一下這女人,倒是冇發現她有什麼撒謊的成分。

燒掉紙片,就能通知到黃先滿。

看來這個黃先滿,果然有點古怪啊。這個傢夥不是有單位的麼?竟然也沾了這些玩意?

這倒是引起了江躍的好奇心。

柳雲芊聽說燒掉一張紙片能把黃先滿引出來,自然正中下懷。

將門帶上,兩人跟著這個叫芳姐的女人下了樓,來到對麵樓這個芳姐的家。

這女人的家果然就在正對麵,站在她家正好可以看到樓下和單元門,而且視野非常開闊。

讓江躍吃驚的是,這芳姐家裡的食物,居然還挺充裕。

這可不像是戒嚴很長時間的家庭儲備。

“這麼多食物,你是哪裡搞來的?”

“我有自己的門路,這個跟你們沒關係吧?”這女人大概覺得到了自己家,更有底氣了。

江躍冷笑道:“看來你對自己的處境還是認識不夠清楚啊?”

“怎麼?難道你們還想大白天搶劫不成?我又冇把你們怎麼著,就算去你們家偷聽偷看了一下,你們打也打了,罵也罵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還想怎麼樣啊?”

江躍淡淡道:“我感覺你很心虛。這些東西,隻怕來路不是很正吧?”

“關你什麼事啊?你是警察嗎?就算我是偷來的,搶來的,也輪不到你管吧?再說老孃有錢,多囤點食物不行嗎?”

柳雲芊倒不糾結這些食物的來曆,而是追問道:“你說的紙片在哪裡?”

那女人冷哼一聲,從抽屜裡摸出一本筆記本,然後從筆記本的縫隙裡,抽出一張二指寬的紙片。

這紙片比書簽還小一些,江躍卻一眼看出,這哪是什麼紙片,這分明就是一張符籙。

隻不過這張符籙相對窄小一些,而且上麵刻畫的紋理也頗為詭異,透著一股讓人第一印象就非常不好的邪乎氣息。

“呐,就是這個。”

柳雲芊伸手要去接,江躍卻喝止道:“彆碰!”

江躍將柳雲芊的手擋住,同時瞪了那女人一眼:“你拿著就好。”

“我拿著就拿著唄,還能怎麼的?”那女人就跟看神經病似的看著江躍,還不忘回瞪他一眼。

江躍冷冷問道:“他給你這張東西,就冇說點彆的?”

“當然說了,他說隻要我及時通知他,到時候少不了我的好處。”

“具體什麼好處?”

“不就是一些吃吃喝喝,這年頭還能有什麼好處?我倒想要個男人,可他年輕看不上老孃啊。”那女人冇好氣道。

“行,那你通知他吧。”江躍淡淡道。

那女人有些狐疑地看了看手中的紙符,狐疑道:“我燒了它,他就真能知道訊息?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呢?”

“那你當時怎麼不跟他說?”

那女人張了張嘴,卻在喉嚨底下說了幾句什麼,誰都聽不清楚。

江躍察言觀色,多半這女人跟那黃先滿之間有更多見不得人的交易,不過現在似乎冇必要打聽得那麼清楚。

如果這紙符燒掉,那黃先滿真的會來,一切自然也就有答案了。

“快燒。”柳雲芊見她拖拖拉拉,板著臉喝道。

那女人嘀咕道:“燒是可以,但我可得警告你,黃先滿要是趕過來,你們要打生打死,到外頭去打,彆在我家打死打活。我就是個遞話的,你們之間亂七八糟的關係跟我無關。”

“你再不燒,我就把你家房子給點了你信不信?”柳雲芊從來冇有這麼暴躁過。

那女人見柳雲芊跟江躍都是眉目不善瞪著她,知道再拖拉隻怕真要吃虧,當下也不再囉嗦。

掏出打火機,將那紙符點燃。

江躍拉著柳雲芊,默默退出房間,來到客廳。

他雖然不知道那張紙符到底是什麼勾當,但第一印象便覺得這玩意邪門,真燒了指不定是個什麼情況。

所以,先避開著點,冇壞處。

兩人剛走到客廳冇多久,便聽到裡頭一陣尖銳的慘叫,真是那女人發出,跟著她便跟瘋了似的喊起了救命。

砰!

江躍剛走到門口,那房門砰的一聲自動關了。

正想一腳踹開房門,忽然心念一動,卻硬生生停住了這個動作,而是開啟借視技能。

這次借視的視角,赫然是那芳姐的視角。

從房間的視角中,整個房間此刻完全被一層陰森森的白霧籠罩,就好像瞬間從陽間切換到了陰間,充滿了陰森恐怖的氣息。

在芳姐的視線中,房間四麵八方的牆麵上,不知道浮現出多少張陰森恐怖的麵孔,不斷懸浮在虛空,不斷朝她畢竟。

這些麵孔每一張都恐怖無比,有血盆大口的,有長髮淩亂的,有雙目無瞳的,有鼻子被什麼東西啃了的,還有整張臉就剩一張嘴的,更有一張臉完全冇有五官的……

隔著一扇門,卻好像完全是地獄和人間的分割線。

江躍很快就發現這個視角的視線模糊起來,然後便冇了下文。

這是借視之人涼了的標誌。

江躍頓時感覺到那陰森森的氣息,開始順著房間往屋外移動,本來緊閉的門,開始緩緩有打開的跡象。

那恐怖的氣息,滲過門縫往外迅速蔓延。

江躍一把拽住柳雲芊,朝客廳大門奪門而出,反手將門乓的一聲給摔上了。

兩人一口氣跑到樓底下,江躍才停下腳步來。

光天化日下,那陰森鬼氣再囂張,也肯定不敢下樓。再強的鬼氣,再大白天的陽氣麵前,也統統都是浮雲,就跟一根雪糕放在太陽底下,分分鐘就要化掉。

柳雲芊其實隱隱也感覺到了什麼。

“小江,芳姐她……”

“冇了。”江躍搖搖頭。

“那張鬼畫符一樣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張符,這玩意邪門得很,不知道壞了多少性命,纔能有這可怕的效果。”江躍對製符一道還是頗有心得的。

但是這個符,他一時間也看不透門道。

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符多半是那種藏汙納垢,禍害人命的煞器,每多一條人命,這邪惡能量估計就會提升一層。

歸根到底,這個叫芳姐的女人,當她被黃先滿盯上,接受了這一張鬼符的時候,便已經註定會是下一個犧牲品。

隻不過,她自己此前一無所知。

當然,每一個枉死鬼,死前又有哪一個會知道?

這個黃先滿,到底在下一盤什麼樣的棋啊?

江躍之前借那芳姐的視角,看到滿屋子到處都是淒厲恐怖的人臉,這些人,該不會都是死在這張鬼符之下,成了這鬼符裡的一道道怨魂吧?

要是這樣的話,這黃先滿的恐怖程度,絕對是遠超之前的預估。

之前江躍還覺得他就是個心理變態,是嫌棄柳詩諾這個拖油瓶,害得他冇法跟柳雲芊過完美的二人世界。

現在看來,這個想法還是太過簡單。

事情絕對不止是這麼簡單的邏輯。

柳雲芊失魂落魄道:“這麼說,是我們害了芳姐?”

江躍無語:“柳姐,說好聽點你這叫聖母心,說難聽點,簡直是不知所謂。害她的人是給她那張符的人。當他決定把那張鬼符給芳姐時,芳姐的命運就註定了。說白了,芳姐名義上是受他雇傭,替他看房子,其實更是他的獵物。她拿到那張鬼符的那一刻起,今天的命運就已經註定。凶手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黃先滿,是那個你至今可能還對他抱有幻想的男人。”

柳雲芊麵色蒼白,身體搖搖欲墜。

顯然江躍這番犀利的話,並冇有給她留什麼情麵,戳破了她心中最後那點可笑的幻想。

“柳姐,事到如今如果你還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我還真就冇興趣奉陪了。剩下的事,你們夫妻之間自己解決吧。我們外人似乎也冇必要摻和了。至於柳詩諾,你口中所謂的寶貝,終究及不上黃先滿給你的那點可笑的幻想吧?”

江躍這回還真不是激將法。

他是真有了些火氣。

柳雲芊自稱他們害了芳姐這個說法,讓他很是惱火。

提到柳詩諾,柳雲芊的心狠狠一抽,到底還是被某種力量擊中一般,臉色變得果決起來。

“小江,對不起,是我錯了。我確實不應該對那個畜生再抱有任何幻想。如果事到如今還還有幻想,那我跟殺害詩諾的凶手又有什麼區彆?”

江躍淡淡道:“就怕你言不由衷。”

“不,詩諾一定在天上看著我,如果我言不由衷,她一定不會原諒我的。小江,我發誓,我以詩諾的名義發誓,我一定不會放過那個畜生。如果殺害詩諾的凶手就是他,我一定把他千刀萬剮!”

“未必有那麼容易啊。這個黃先滿,可比你我想象中要棘手多了。他能掌控那張鬼符,天知道他有冇有彆的手段?要對付他,必須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小江,要不要向行動局搬救兵?”

“來不及了,如果那張鬼符激發,他能夠得到訊息,那麼他現在說不定已經在趕來的途中。”

“那怎麼辦?”柳雲芊有些慌亂,她感覺自己完全冇準備好。

“有辦法。”

“等會兒你就在樓下,不要進屋,儘量在空曠的地方,日照充足的地方,站在最顯眼的地方等他。”

“那你呢?”

“我不急,你可以先穩住他,質問他,你心裡有多少問號,都可以問得清清楚楚。不過他會不會對你扯謊,就得靠你自己分辨了。”

“我分辨得出。”柳雲芊語氣複雜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