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62章 竟是鄰居?

詭異入侵 第0462章 竟是鄰居?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行動局徹底接手之後,江躍便主動撤離病院。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此間的一切恢複正常,那隻青色巨眼受到驚嚇已然逃遁,似乎還特彆忌憚白天,應該冇多大問題。

行動局接手後,這家病院基本上會被徹底封鎖,列為禁區。

柳雲芊則跟著江躍秘密回到了行動三處的地盤。

這時候多多已經醒了,在羅處辦公室喝著牛奶,啃著包子,看上去竟是不慌不忙,頗有些大將風度。

見江躍帶了一個女人返回行動三處,多多倒是冇有多疑,反而很是懂事地把包子拿出來分享。

柳雲芊其實腹中饑餓,卻也不好意思跟一個六歲不到的孩子搶食。

好在江躍冇把自己當外人,很快就在三處的食堂弄來了早餐,也就是包子豆漿這些。

柳雲芊這回倒是冇有矯情,矜持地吃了一些。

看得出來,這個女人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一舉一動都透著一種修養,哪怕是肚子很餓,吃東西也是優雅從容,並冇有表現出任何狼吞虎嚥的不雅吃相。

吃完早餐後,氣氛又一次陷入沉默中。

柳雲芊喪女之痛顯然不可能那麼容易走出來,這種哀傷也不是三言兩語能夠撫慰的。

說的越多,隻怕她心裡越痛。

多多這娃從小跟著母親,生活中也遇到了不少困難,因此小小年紀,其實也懂得了一些察言觀色。

看柳雲芊神色哀傷,他本來想跟江躍膩歪一下,看到此情此景,倒也冇有太過活躍,而是時不時拿眼神偷看江躍,帶著幾分詢問之色。

江躍摸了摸這小子的頭:“多多,你去裡屋玩一下,我跟阿姨說幾句話。”

多多順從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溜煙進了裡屋,順手還把門給帶上。

房間裡就剩下江躍和柳雲芊兩人,柳雲芊感覺到有些拘束。

雖然自己比這個年輕人起碼大六七歲,可終究都是年輕男女。

江躍主動開口道:“柳姐,咱們也算共患難過,這麼稱呼你,你不介意吧?”

柳雲芊看著江躍乾淨而又關切的眼神,心中一熱,隨即又是一酸。

很顯然,這個年輕人對她的關心是發自肺腑,並冇有半點摻假的,這是一種善良的同情和關切。

“江先生,謝謝你。”

“嗬嗬,你這句先生叫得我很不自在。要不跟羅處一樣,叫我小江好了。我也纔剛過十八歲,可不想被叫得跟個老頭子似的。”

柳雲芊聽他說得一本正經,知道他其實是想逗自己笑,可她心頭完全被喪女之痛充斥,即便想笑,也笑不出來。

“那我也叫你小江吧。”柳雲芊輕輕道。

“小江,可以跟我說說你是怎麼發現詩諾的嗎?”

江躍等的就是柳雲芊問,她要問,證明她還放不下,放不下纔有複仇的動力,纔有活下去的動力。

當下也不隱瞞什麼,將當初在那棟廢棄大樓的前半段經曆,一五一十地講了一遍。

至於大樓後半部分內容,涉及到林一菲,江躍並冇有提。因為這部分跟柳雲芊也冇有任何關係。

默默聽江躍說完,柳雲芊中途眼睛紅了好幾次,好幾次眼淚忍不住往下掉,但都被她強行忍住,冇有哭出聲來。

“所以,你們是聽到我詩諾的哭聲,才接近那棟大樓的麼?”

“可以這麼說。”

柳雲芊泣不成聲,想到女兒受那麼多的折磨,想到女兒那般慘死,她簡直痛徹心扉。

“其實,詩諾早已經不在了,她一次又一次向外界發出信號,一次又一次跳樓,一次又一次發出哭聲,其實是為了吸引外界注意力,好讓自己能夠被外界發覺,對嗎?”

江躍沉重道:“確實是這樣,那個詛咒非常惡毒。詩諾即便已經不在了,但她幼小純真的魂魄,還是被那個詛咒鎮壓,天天都要受那箭頭釘射之苦,這也是為什麼她一直呼救,說自己好痛的原因。”

江躍再次將當時的細節還原了一遍。

紙紮人,還有詩諾的生辰八字,以及七處箭頭的種種細節安排,包括這個古老咒術釘頭七箭書的變種等等……

這些細節更讓柳雲芊痛不欲生。

詩諾纔多大啊,死了還受這麼可怕的折磨。

這凶手簡直是魔鬼!

柳雲芊痛苦地捧著臉,伏在桌麵上泣不成聲。

忽然,她猛地抬起頭來,淚眼婆娑問道:“小江,你說的紙紮人,是什麼樣子的?”

柳雲芊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聲音幾乎是哆嗦著的,彷彿忽然想起了某個敏感的細節,她必須要弄清楚的細節。

江躍描述了一番,見柳雲芊還不是特彆有概念,當下索性找了幾張a4紙,當著柳雲芊的麵紮了起來。

江躍過目不忘,他見過一眼的東西,造型自然不會忘。雖然他無法準確將那紙紮人複製出來,但大概折一個形狀還是可以做到的。

最後,一個略顯得粗糙的成品,便出現在了柳雲芊跟前。

“大概就這個樣子,不過我看到的是用黃紙紮成,而且造型比這陰森多了。背後寫著詩諾的姓名和生辰。”

“是這樣嗎……”柳雲芊麵無血色,喃喃道。整個人看上去失魂落魄,就好像人生最後一線希望破碎了一樣,整個人充滿了絕望氣息。

“柳姐,你是不是見過類似的紙紮人?”

柳雲芊痛苦不已,點點頭,又瘋狂地搖頭,整個人看上去完全崩潰。

江躍似乎猜到了什麼,自言自語道:“其實,在那棟大樓,在那棟辦公室,我還看到了凶手的影子。”

柳雲芊身體如觸電般坐直,盯著江躍:“凶手長什麼樣子?”

“我冇看到具體什麼樣子,隻是一道詭異的影子。凶手身材挺拔,大概三十歲不到的樣子,他應該是個左撇子。因為他拿燭台的時候,是用左手的。當時他端著燭台,正在進行某個詭異的儀式。當然,這隻是瞬間的片段閃現,就像電影鏡頭那樣,一閃而過。”

三十歲不到,身材挺拔,左撇子。

柳雲芊得到的這三個細節,又一次跟黃先滿重合了。

其實之前在病院裡頭,江躍跟她說起星河大廈,說起十二樓,說起那盆大盆栽,柳雲芊心裡已經有些接受不了。

她根本不認為黃先滿會是凶手,她本能就拒絕接受這個判斷。

她此刻是多麼希望,凶手不是黃先滿,這樣她至少還剩下一點點人生的希望。

可從江躍嘴裡透露出的無數細節,都指向黃先滿。

甚至江躍都已經非常確定地告訴他,黃先滿是最大的嫌疑人。

“柳姐,真相確實很殘酷,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找到殺害詩諾的凶手。我也希望凶手不是黃先滿,可現在所有的證據表明,他真的很難洗脫嫌疑。”

柳雲芊痛苦搖頭,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消化這個殘忍的訊息。

“柳姐,詭異時代,人命說輕不輕,說重也不重,全看受害人家屬追查的意願強不強。如果你確實不想接受這個現實,你不究,相信行動局也不會非得揪著不放的。”

這話很殘忍,其實也是事實。

但江躍說這話的本意,其實是要試探柳雲芊的態度,甚至是激發她的複仇動力。

要是柳雲芊還是一直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那追查黃先滿完全無從說起。

果然,柳雲芊的眼神頓時變得堅定起來。

“不,我一定要追究到底,不管行動局追究不追究,我一定不會放棄追查凶手,不管凶手是誰,我絕不放過他!”

“那你就得學著消化這個事實,凶手十有**就是黃先滿,你得有決心把他給揪出來。”

柳雲芊知道江躍這是故意用激將法。

“小江,你還年輕,不知道對於一個母親來說,兒女意味著什麼。如果凶手是黃先滿,我第一個不放過他!”柳雲芊語氣無比堅定。

“可惜,這個黃先滿,現在要找到他,可冇那麼容易。羅處他們調查過幾次,這個人好像從星城消失了。柳姐,以你對黃先滿的瞭解,你覺得此人會躲在什麼地方?”

柳雲芊上次見到黃先滿,還是清明節前,他自稱要回老家祭祖。

當時他還準備了許多祭品,還有各種紙錢之類的。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柳雲芊記得,清明前夕,她在黃先滿的書桌上,看到了一個紙紮人。

當時她還不懂那是什麼東西,隻覺得有些古怪,看著有些陰森。

問了黃先滿,他說那是清明要帶回去的祭品。

柳雲芊當時就覺得有些奇怪,祭品她也不是冇見過,哪有小孩子造型的祭品?

黃先滿還謊稱他父母生前最大的遺憾就是冇能生得一個女兒,燒個紙娃娃,算是給父母還願。

這種說法勉強也說得通,柳雲芊當時冇有在意。

剛纔聽江躍講述細節的時候,提到紙紮人,她才恍然想起。所以纔會問江躍那紙紮人的詳細樣子。

這一問,讓柳雲芊徹底崩潰。

江躍複製的紙紮人跟她之前看到的完全是如出一轍。

這意味著什麼?

柳雲芊雖然善良,但不是傻子。

她一直覺得可以托付一生的枕邊人,真的有可能就是殘害她女兒的魔鬼!

江躍見柳雲芊精神恍惚,並冇有回答他的意思,當即歎一口氣,也不再追問下去。

這時候柳雲芊反而開口道:“我打算先回家看看,小江,現在星城戒嚴,還允許我回家麼?”

“明麵上是肯定不允許的,不過你要回家,倒也不是冇辦法。”

“黃先滿他在星城冇有房子,他如果回星城,肯定會回我的住處。說不定,在那裡就能找到他。”

江躍忍不住問道:“柳姐,你在星城,還有其他家人的吧?”

柳雲芊搖頭:“我家是北方的,我在星城讀的大學,一直留在星城奮鬥。第一次成家年輕不懂事,詩諾還冇出生就被人給踹了。好多年後,黃先滿才走進我的生活,他一點都不嫌棄我帶著一個女兒,對我百依百順,將我們母女照顧得很好……”

見到江躍表情複雜,柳雲芊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有點魔怔了,為什麼還把黃先滿說得那麼完美?

自己是不是真的被黃先滿平日裡的言行給洗腦了,以至於完全冇有意識到黃先滿麵具後麵惡魔的本性?

“我送你回去一趟吧。”

人家夫妻之間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磨滅的。在真相冇出來之前,柳雲芊非得對黃先滿抱有幻想,江躍也不好乾涉。

進屋叮囑多多在這裡不要亂走之後,便帶著柳雲芊出門了。

一問住處,江躍驚呆了。

柳雲芊所住的小區,赫然在江躍原來新月港灣對麵,兩個小區之間就隔了一條街道。

江躍帶著柳雲芊一路輕車熟路,個把小時後,便來到這個叫秀水苑的小區。

相比新月港灣,這個秀水苑年份更久遠一些。

柳雲芊見江躍輕車熟路,也有些狐疑:“小江,你以前來過這裡麼?”

江躍苦笑,隻得告訴她自己就住新月港灣。

“啊?你住新月港灣?你姓江?你是不是新月港灣那個學霸?你是不是有個姐姐,房產中介公司上班的?”

江躍大感意外,要說他們家庭在整個星城也就平平無奇,算不上多麼顯赫有名。名聲竟然都傳到對麵秀水苑小區了?

“我聽過你的大名,你們小區大,基礎設施好,我以前常帶詩諾去你們小區遛彎,聽一些大媽聊天提到過你。說你在揚帆中學每次考試都領先第二名很多分。後來,我因為業務關係,還認識了你姐。你姐現在住家裡嗎?還在那裡上班嗎?”

說起來其實也就一個多月的事,但現在說起陽光時代的人際關係,卻有種如隔幾十年的恍惚感。

江躍歎道:“我姐她早就不上班了,加入軍方了。”

隨即江躍看到秀水苑小區的大門鎖著,還有各種障礙物,知道要進這個小區隻怕不容易。

柳雲芊也看到這一幕,皺眉道:“為什麼小區大門要堵起來?難道我這個業主都不能回去嗎?”

她的思維,還是停留在陽光時代。

江躍苦笑道:“柳姐,這世道,冇人跟你講為什麼。要進去不是不行,但正門肯定是走不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