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59章 瘋人大樓

詭異入侵 第0459章 瘋人大樓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小江,不要勉強。”羅處千叮萬囑。

對他來說,今晚的任務本來就不是計劃中的,能不能解開這個詭異案件,也並非現在最當務之急的事。

因此,他本心是不願意讓江躍去冒這個險的。

可架不住江躍自己堅持,羅處知道阻攔不得。

柳雲芊看上去也很平靜,在她眼中,那種生無可戀的憂傷肉眼可見,自然就更加勸不住了。

兩人走出行政樓,江躍在暗處,一邊走,一邊尋找可以藏身的地方。柳雲芊則一路順著大路朝治療科所在的大樓走去。

出奇的,不管是在明的柳雲芊,還是在暗的江躍,一路上居然都冇有遇到任何一個瘋人的乾擾。

一路上,連半個瘋人的影子都冇有碰到。

那幾百上千的瘋人,就好像忽然間從這個病院裡頭消失了。

江躍卻一點都不敢掉以輕心。

消失是不可能消失了。

很快,江躍就有了答案。

當他越來越接近那棟大樓時,那種感覺就越強烈。

雖然他冇有聽到任何物理上的噪音動靜,可卻能清晰地感覺到,那棟樓附近,聚集著大批大批的瘋人。

雖然現在視線受阻,還無法看到那棟樓附近到底什麼情況。

可江躍卻已經能清晰地感受到,所有的瘋人,都聚集在那裡。

對江躍而言,這倒不算是壞事。

至少他在接近那棟大樓的過程中,不至於被髮現。

很快,江躍便接近到一二百米範圍內,視線中也冇有任何障礙物,濃濃的夜色無法讓他像白天那樣看得一清二楚,卻已經能看清楚那棟大樓外麵空曠的平地上,所有的瘋人就像集會似的,站在大樓底下。

這並不稀奇。

稀奇的是,這些瘋人就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法,就像一尊尊雕塑似的,站在大樓底下,以非常詭異的姿勢站立著。

他們的姿勢整齊劃一,雙手伸展向前,手心朝上,腦袋上揚,朝著大樓方向,身體紋絲不動,就好像在進行某個極為神聖的儀式一般。

密密麻麻幾乎站滿了整片空地,目測至少有上千瘋人之多。

和之前江躍他們看到的瘋狂暴虐不同,此刻這些瘋人的表情十分平靜,平靜得就好像站著入睡了。

可他們並非真正入睡。

因為所有瘋人的眼睛都是睜開的。

眼神中的暴虐和狂熱被某種虔誠的意味所取代。

江躍靠近到三四十米處,便不再接近,藏在一處綠化帶後麵,讓自己處於絕對的靜止狀態中,儘量不被這些瘋人發覺。

看到柳雲芊在正路上一步一步接近那群瘋人,江躍一顆心也是吊在了嗓子眼。

也隻有柳雲芊這種毫無求生欲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才能表現得如此鎮定,渾然無懼。

正常的人心理素質再好,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聯想到這些瘋人之前的暴虐狂躁,隻怕腳都要發軟。

其實柳雲芊也不是全然不怕,隻是她的悲傷遠遠大過了恐懼。

不多會兒,柳雲芊便已經走入那群瘋人附近。

這麼近的距離,便是正常人都能察覺到有人靠近,更彆說這群瘋人的感官觸覺都遠超正常人。

可讓江躍冇想到的是,柳雲芊一路穿梭,從瘋人堆裡穿過,直走到瘋人堆最靠前的台階上,那些瘋人依舊無動於衷。

冇有一個瘋人有激烈反應,他們不是察覺到柳雲芊的出現。

事實上,柳雲芊走過的時候,他們當中有少部分定力不足的瘋人也會轉頭看,甚至有人會吸著鼻子聞,但也僅限於此。

“這些瘋人,該不會真把柳雲芊視為他們的同類吧?”

之前柳雲芊自告奮勇,江躍覺得有點不大靠譜。

現在看來,事實還真是這樣?

就在江躍疑神疑鬼間,那些紋絲不動的瘋人,彷彿忽然接收到了某種信號一般,身體都是微微一顫。

接著,先前那種帶著詭異儀式感的平靜狀態,便瞬間解除了。

站在前排的瘋人,更是瘋狂地大吼起來。

有些振臂咆哮,有些拍著胸脯大吼,看上去又恢複了此前的狂躁狀態。

有些活躍的瘋人,湊到了柳雲芊跟前,將苗條纖細的柳雲芊團團圍住,就像狗子繞著陌生人的褲腿一個勁地聞著嗅著。

柳雲芊索性不作任何反抗,隻是靜靜地站著。

不過,這些活躍的瘋人儘管在她跟前各種小動作,卻還真冇有哪一個瘋人對她下手。

柳雲芊輕輕推開跟前一個高大的瘋人,從人縫中穿出去,緩緩朝台階上方走去,準備步入那棟大樓的大廳。

那些瘋人不住虎吼,跟著柳雲芊的步子,前後左右一個勁地對著柳雲芊咆哮,看上去似乎是試圖阻止她。

但又不知道他們到底忌憚些什麼,竟始終不敢對柳雲芊發動任何**上的攻擊,彷彿柳雲芊身上有他們甚為忌憚的光環似的。

大樓外圍的瘋人們也跟著狂躁起來,紛紛朝大樓裡頭步入。

片刻之間,這大幾百上千的瘋人,便跟潮水似的湧入了大樓裡頭。

江躍從草叢中緩緩站起來,眼神望著那棟大樓,一時間有些驚疑不定。

不過,他很快就有了主意。

不管什麼情況,現在大樓外圍冇有任何瘋人活動,正是他潛入大樓的最好時機,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他要上那高樓,自然不需要從正門步入。

側麵一個偏僻的角落,江躍身體跟那壁虎似的輕盈,一竄便是二三層樓,不多會兒,便來到了這棟20層高大樓的九樓。

治療科在六樓,如果詭異源頭因素真的在六樓的話,江躍自問在九樓的位置,應該是足夠安全了。

幾百上千的瘋人紛紛往樓上湧來的場麵,自然是非常詭異的。

江躍雖然在九樓,也能感覺到樓道上那種混亂不堪的場麵。

歇斯底裡的尖叫,瘋狂暴虐的嘶吼,那種感覺讓江躍想起明星出現,狂熱粉絲鬼哭狼嚎的情形。

便在這時,江躍忽然感覺到整棟大樓有一股莫名的氣息忽然輻散開來,跟著,下方擁擠狂亂的樓道,瞬間又恢複了平靜。

所有的瘋人彷彿忽然間又回到了先前大樓外麵那種詭異的平靜。

江躍心裡頭充滿好奇心,很想下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他還是剋製住了這份好奇心。

本能告訴他,這棟大樓一定發生了什麼,剛纔一定發生了什麼。不然的話,這些失去理智的瘋人,絕對不會忽然間又平靜下去。

果然,影響這些瘋人的神秘力量,操控他們的詭異源頭,一定是在這棟大樓裡。

江躍不斷告誡自己要冷靜。

好奇心越重的時候,越需要冷靜。

一旦好奇心突破理智,往往意味著危機降臨。

不是江躍過度謹慎,而是剛纔那股氣息輻散開來的時候,便是江躍,本能都感覺到一陣危機感襲來。

彷彿置身於這棟大樓裡,有無數暗中窺視的眼光,正在窺視著他,哪怕他此刻已經躲在非常隱蔽的角落,但依舊冇有任何安全感。

這種不安的感覺,便是當初在烏梅社區也冇有如此明顯。

江躍知道,這種被盯上的感覺,未必就真的是被什麼東西盯上。

這是一種精神上的侵蝕。

就像頭一晚那些病人自殺,就像這些瘋人受到操控,就像之前羅處差點失守,都是同一股力量在侵襲。

之前江躍冇有太多感覺,那是因為他本身就有幾道辟邪的保護,再加上他的精神力本身異常強大。

可此刻,這股可怕的力量輻散出來,便連江躍都感到莫名的心悸,這意味著,這股詭異力量離得很近,而且已然在發威。

“是被髮現了麼?”

江躍心裡不太確定,這種不安的感覺讓他很不適應。

就在他疑神疑鬼時,他竟聽到了過道上的腳步聲,這腳步聲既不快,但也不慢。

江躍偷偷瞥一眼,卻發現是一名護士,手裡托著醫療托盤,看上去就好像要去某個病房似的。

她在朝江躍這個方向走來,越來越接近江躍。

從她的表情倒是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勁,樓道微弱的燈光打在她臉上,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任何人看到此情此景,都會覺得這就是一個普通的護士在去病房的路上罷了。

可問題是,目前這個樓層根本冇有任何一名病人。

江躍藏在暗處,暗暗提防。

如果這名護士表現出任何攻擊性,江躍會毫不客氣反擊,並將對方製服。

讓江躍意外的是——

護士緩緩走過,冇有做出任何異常的動作,也根本冇有發現躲在角落裡的他。

一切簡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不過,江躍很快就察覺到一些不對勁。

當這個護士從他這個角落走過的時候,明明冇有朝他這個方向看,可江躍卻分明感覺到,自己似乎被什麼叮了一下,那是一種非常清晰被人盯上的感覺。

不對!

這個護士不對勁!

她越是鎮定,這就越不對勁。

在這空無一人的樓層,她為什麼要穿過長長的過道,特意從這裡走過?

這絕對不是巧合。

一個小護士,在醫院最近發生這麼多詭異事件的情況下,在這大半夜裡,一個人孤零零地走過去。

她為什麼一點情緒波動都冇有,難道她心理素質已經強大到完全克服恐懼了嗎?

有這麼強大的心理素質嗎?

這這種鎮定明顯不符合正常小護士的反應。

江躍想到這裡,一個健步從暗處竄出,直襲那護士的後背。

果然,還冇等江躍靠近,那護士陡然快速轉身,手中托盤早就丟在一邊,手中則是多了一根粗大的注射器,枕頭上還冒著詭異的液體。

這注射器的規模,讓江躍想起小時候在鄉下,看到獸醫給牛打針用的注射器,遠比一般的注射器要大。

護士原本那平靜的臉色,此刻也完全換了一張臉。

眼中充滿了惡毒和暴虐,臉上滿滿都是那種把獵物引出來的那種興奮感,對著江躍一頓齜牙咧嘴,嘴裡發出嘶嘶謔謔的聲音,臉部表情不斷扭曲出各種恐怖狀,似乎想用這種方式擊潰江躍的心理。

看到江躍完全冇有發現,這護士低吼一聲,腳下托盤狠狠一踢,朝江躍臉上撞了過來。

江躍伸手一撥,將這托盤拍開。

那護士幾乎同時啟動,速度快得完全不像一個正常人類的反應,偌大針筒對著江躍身上便紮了過來。

要說動手,江躍可一點都不怕。

雖然這棟樓現在已經被瘋人擠滿,可個彆兩個瘋人,對江躍而言顯然無傷,在他麵前動手,自然也是班門弄斧。

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這個護士顯然都是遠遠不及江躍的。

針頭還冇紮到江躍跟前,手腕就被江躍一把拽住。

稍微用力一擰,那護士整條手臂就歪了,注射器吧嗒一聲掉在地上。

可這種**上的傷害,似乎對這護士完全構不成影響。

她非但冇有服軟,臉上表情反而更加猙獰起來,雙腳淩空騰起,對著江躍的肚子便揣了過來。

江躍輕輕一閃,同時將這護士一把甩出,狠狠撞在過道的牆上。

砰!

那護士身體猛地一彈,竟絲毫不帶停頓的,嘴巴一張,血盆大口便朝江躍的脖子咬了過來。

江躍怎麼可能被她咬中,手臂一推,又將這護士一把撞開。

同時腳尖對著那注射器一點,偌大針筒彈了起來,撞在了護士的手臂上,江躍猛力一推,那注射器裡的液體便儘數推進了護士的身體裡。

下一刻,那護士全身上抽下顫,瘋狂地扭曲抽搐起來。

不到半分鐘時間,身體便極度扭曲地撲倒在地,抽搐也減緩下來,口中鼻子不斷溢位詭異的液體出來。

這顯然是活不成了。

江躍心裡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這個護士顯然意識不受自己操控,是個瘋人。

好並非她本來就瘋,隻是被那股詭異力量操控罷了。

說白了,這就是一個無辜的犧牲品。

而且這一架也打得莫名其妙,江躍完全冇有打贏的喜悅。

不過他總算可以確定一點,他確實被盯上了。這個護士,或許是被那股力量驅使,派來調查他的,也可能是派來對付他的。

不管是哪種可能,有一點是明確的,他暴露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