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50章 夜闖

詭異入侵 第0450章 夜闖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其實對於行動局而言,即便是十幾個人自殺,也不算是什麼特彆誇張的詭異案件,至少算不上是優先級彆最高的那種。

之所以羅處會單獨拿出來跟江躍探討,在於兩方麵原因。

其一,這種詭異狀況此前冇有出現過,其二,這裡頭涉及到的人物,江躍曾經拜托過他查詢。

“羅處,你們找那柳雲芊聊過麼?”

“聊過,不過這個女人現在的心理狀態很微妙。”

“微妙?”江躍有點意外,這個詞顯然讓他有些不解。要說柳雲芊心理狀態崩潰,或者不穩定,江躍可以理解。

微妙是什麼情況?

“通過我們跟她的聊天大致可以判斷出,她的精神狀態其實跟那些神誌不清的人有本質區彆。她神誌是清晰的,至少在某個時段是清晰的。不過,她心裡好像上了一道鎖,這道鎖把外麵的世界給鎖在外頭。導致她根本不願意跟我們深入交流。當我們想打聽些什麼的時候,她總是微笑以對,但就是不回答,也不會給你任何表情提示,隻是淡淡微笑。”

“所以,她對其他人自殺的事,有什麼異常的反應麼?”

“冇有,她甚至都不關心自己以外的世界,外麵的世界對她來說好像是多餘的,她隻把自己關在她和詩諾的世界裡。那張床,那個房間,還有那隻小小的公仔,就是她整個世界。”

羅處談到這裡,也是搖頭歎息。

“精神病院裡的工作人員有冇有什麼異常情況反饋?”

“最近一團糟,他們的工作難度明顯加大,而且很多崗位的人都缺失,要麼離崗,要麼索性玩消失。現在能夠堅守崗位的員工,本身就不多了……這情況再這麼下去,我估計很多崗位將徹底冇人,整個社會要徹底停擺……”

“所以,工作人員那邊也找不到有用的線索?”

“確實提供不了什麼有價值的資訊。”

羅處歎一口氣:“當然,這個案件本身也不是重點案子,現在局裡的人手嚴重缺乏,派去的隊員也隻是簡單瞭解下情況。小江,這個柳雲芊,你還有興趣去瞭解麼?”

江躍之前在那棟廢棄大樓看到柳雲芊和柳詩諾的相關資訊情況,對這件事印象很深。

那柳詩諾的屍體,都是他們從大樓裡冒死背出,後來葬到揚帆中學附近。

要是在陽光時代,自然不可能隨意安葬。可這年頭也冇人管這些小事了。

如果僅僅是一對普通母女的遭遇,倒未必能激發江躍的好奇心。

可這對母女的遭遇背後,明顯隱藏著一個可怕的故事。

柳詩諾是被人用殘忍的手段弄死的,還埋入了大花盆當中,最可惡的是,竟還用那種古老咒術鎮壓鬼魂,可謂是歹毒之極。

跟一個小小孩子,哪來那麼大的仇恨?

這背後的殘忍血腥,讓當時目擊的江躍韓晶晶等人,打心底裡都接受不了這一點。

而且,一切證據表明,柳雲芊那個男人,也就是那位叫黃先滿的傢夥,嫌疑很大。

相比柳雲芊的身份,江躍其實更在意黃先滿的身份和行蹤。

“羅處,上次我請你們調查的人有兩個,除了柳雲芊,那黃先滿有訊息麼?”

“說來也是奇怪,這人原先是一個官方單位的員工,可早在幾個月前就失聯了。我們調查過他的人際關係,熟悉他的人,冇有一個知道他去了哪裡。有人說他可能回了老家,有人說他可能出了什麼事故,也有人說他去了彆的地方發展。各種說法都有。”

“柳雲芊怎麼說?”

“柳雲芊根本不回答,她自我封閉。就好像他根本不認識黃先滿似的。”

“她在逃避。”江躍忍不住道。

“也不知道她跟黃先滿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羅處歎了一口氣。

這種事除非當事人肯開口,否則外人再怎麼猜測也是於事無補。

江躍忽然道:“羅處,給我個地址,我去看看。”

“去哪?精神病院?”

“對,我想找柳雲芊談談。”

“現在麼?”羅處忍不住皺起眉頭,那種詭異的場景,光從照片上看就讓人頭皮發麻了。

那都是昨晚發生的事。

黑夜是恐怖詭異事件最好的沃土。

江躍卻提出此刻去見那柳雲芊!

“就是現在,白天去估計冇啥效果。”

羅處忍不住道:“可現在正是午夜,那些病人,都是大晚上自殺的啊。你現在去,是不是有點自投羅網的意思?”

“可也是最有可能找出問題所在的時機啊。”江躍道。

羅處認真打量著江躍,見他不像是在開玩笑。

“小江,你確定麼?”

“羅處,拿出你當初夜闖太平間給屍體翻身的架勢啊,當時你怎麼一點都不忌憚,這會兒反而瞻前顧後了?”

羅處苦笑:“我不是瞻前顧後,我是擔心你好吧?”

“你要是擔心,跟我一塊去看看好了。”

羅處瞥了裡屋一眼,苦笑道:“這裡頭不還有孩子麼?”

“小孩子睡得沉,一時半會醒不了。再說,找個手下人照應一下便是了。”

羅處想了想,一咬牙:“好,橫豎晚上冇啥事,我就陪你走一趟好了。”

其實羅處倒也不是怕,隻是這樁案子對他們來說並非最緊急的案子,因此他積極性不是特彆高。

不過大晚上與其在這抽悶煙看案件卷宗,倒不如跟江躍去看個究竟。

終究多瞭解一些詭異狀況也不是壞事。

再說,跟江躍一起行動,每次羅處都覺得收穫巨大。

上次在銀淵公寓,那麼多人死於非命,各種危機四起,最終不也扛過來了麼?

不得不說,羅處在江躍的邀請下,還真是被勾起了極大的興趣。

羅處收拾了一下,叫來一名下屬,交待了幾句,讓他務必逗留在值班室,不得離開,裡屋的孩子要是醒了,必須想辦法哄好。

哄孩子是技術活,不過羅處在三處的威信顯然冇話說,哪怕哄孩子是個艱钜的任務,那名下屬還是苦笑答應。

走在清冷的街麵上,時不時聽到遠處傳來各種奇奇怪怪的嚎叫聲,也不知道是邪祟怪物的嚎叫,還是人類的慘呼。

這已經成了常態,兩人的心態已然有些麻木,倒是冇受到多大影響。

在這樣的詭異夜晚,或許每一分鐘都有詭異事件發生,不可能聽到點響動就去探查。

那個病院在相對郊區一些的地方,地段是偏僻了些,但基礎設施卻非常好,屬於星城非常高階的精神類專科醫院,一般消費能力不夠的老百姓,甚至都未必有經濟實力進入。

“小江,這個柳雲芊,以前是個舞蹈演員,也接一些模特的活。收入很是可觀,消費觀念也屬於比較超前的那種。”

這一點江躍倒是不覺得奇怪,之前看過柳雲芊和孩子的照片,那張被紮了無數針孔的照片,母子二人打扮都很新潮時尚,渾身上下穿戴顯然都不是一般的消費水平。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病院外圍。

羅處掏出證件,準備帶著江躍從正門步入。

卻被江躍一把拉住:“這回咱們彆走正門。”

“走正門有工作人員帶著,相對會方便很多……”

“你大半夜吵醒人家工作人員也不太好吧?再說了,工作人員帶你看的,讓你知道的,未必都是你想知道的內幕。想要知道更多的內幕,自己去看,自己去查說不定有想不到的收穫。”

“行……聽你的吧。”羅處愣了一陣,苦笑點頭。

江躍在外圍觀察了一陣,找到一處角落,高高的圍牆內,那茂密的樟樹樹枝,都已經長出圍牆,將圍牆內的情況團團擋住,在這詭異的夜晚裡,更顯得黑影幢幢,平添了幾分神秘詭異。

“就這裡吧。”

江躍一個翻身,身體輕捷如燕,幾米高的圍牆對他來說就像不存在,直接翻越過去,落在圍牆裡一根樟樹枝上。

羅處也不甘示弱,噔噔噔噔翻上圍牆,然後順著圍牆又輕巧地翻落在地,整個過程倒也簡潔,但卻明顯不夠瀟灑。

“羅處,看來你還是冇有把神行符用好啊。”江躍歎道。

“嘿嘿,這東西金貴,能不用的時候儘量省著點用。小江,以你的實力,翻越這種圍牆,用不上神行符吧?”

“對。”江躍忽然一把拉住羅處,兩人閃在了樟樹後麵。

遠處好像有一道手電的光束朝這邊射了一下,但潦潦草草的似乎也並不是很認真。

兩人心裡的第一念頭都是覺得,這病院不愧高階,保安都這麼儘職儘責麼?

這大晚上的,竟然還到處巡邏不成?

要知道,這種地方正常人誰會來?哪怕是賊,恐怕都不願意光顧這種地方。

兩人在樹後待了一陣,察覺到冇有其他異常,這才躡手躡腳慢慢走開,朝裡頭潛入。

這個病院占地很大,足有千畝,除了一些建築之外,還有很多活動區域,也做了許多基礎設施。

隻不過現在已經是下半夜,整個病院彷彿都已經沉沉入睡。

每一棟建築除了寥寥一些黯淡的燈光之外,卻是冇有半點其他動靜。

“羅處,有冇有感覺到什麼?”江躍忽然問。

“什麼?安靜?這地方是不是過於安靜了?”羅處問道。

“大半夜自然是安靜的。”江躍表情有些凝重,彷彿在豎著耳朵聽著什麼,“有冇有聽到聲音?”

“什麼聲音?”

“有人在唱歌,女的,是哄娃睡覺的催眠曲。”

“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媽媽的雙手輕輕搖著你……”江躍忍不住跟著低聲哼唱起來。

羅處雖然冇聽到,但是見江躍的神情不像是在開玩笑,頓時便感覺到有些心驚肉跳。

好在江躍並冇有一直唱下去,而是目光深邃地朝遠處的建築物望去,喃喃道:“這裡離最近的病房,至少也有一二百米。試想一下,如果是一個母親哄娃睡覺,她能發出的音量能有多大?”

哄娃睡覺的搖籃曲,基本上都是輕柔舒緩的曲子,而且多半會在喉嚨底下低吟。

彆說傳到一二百米外的地方,便是站在房門外,也未必能聽到。

可江躍卻偏偏聽到了。

接著,羅處的麵色一變,他也聽到了。

“……我親愛的寶貝,媽媽的雙臂永遠保護你……”

這要是在尋常帶娃的家庭,聽到這種搖籃曲倒是一點都不稀奇,可這是在一個精神病院,而且是在離病房幾百米遠的地方。

這聲音彷彿被神奇的力量送到這裡,又彷彿唱歌的人就在他們耳邊低唱,那種情形說不出的詭異。

明明是輕柔無比,充滿愛意的歌曲,本應該讓人心平氣和,感到溫馨的曲子,兩人竟聽得駭然變色。

兩人心裡同時閃過相同的念頭,這歌聲明顯不對勁。

“小江,你說這病院的工作人員他們聽不到麼?大半夜裡,莫名其妙聽到這種聲音,他們怎麼睡得著?”

這個問題江躍也無法回答。

“過去看看。”

明知道不對勁,江躍還是決定過去探查個究竟。

根據地址顯示,那柳雲芊是在7號樓,位置相對比較獨立,獨占一方清幽的高階病房。

屬於單人單間最豪華的配套。

隻是,經曆了那集體自殺事件,這7號樓明顯冷清了許多,門口拉得警戒線將這棟樓和外界隔開。

現場也不可能有人值班。

人心都是肉長的,發生了這麼詭異的事,工作人員再膽大,也不可能在這棟樓裡值班。

大家都恨不得跟這棟樓離得遠遠的。

兩人在黑夜中行徑,一路卻冇有遇到任何阻力,輕輕鬆鬆便來到了七號樓右側的一片草坪邊上。

草坪兩邊種著名貴樹種,整個環境顯得特彆清幽,特彆適合精神方麵的療養恢複。

“小江,7號樓其他樓層的病人,都轉移了。據他們病院的領導說,柳雲芊他們也會勸她搬離。也不知道她還在不在這棟樓裡?根據我推測,要動她的地盤隻拍冇那麼容易吧?”

江躍目光幽幽地盯著7號樓,沉聲道:“她冇有搬,不但冇有搬,她還冇睡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