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49章 詭異來自精神病院

詭異入侵 第0449章 詭異來自精神病院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看得出來,羅處對多多這種好苗子是非常看重的。當然,他看重的不僅僅是多多的天賦高,覺醒數據驚人,更看重的是他的年齡。

年齡越小的孩子,不但潛力越高,而且也更單純一些,就像一張白紙,可塑性遠比成年人高。

“羅處,這孩子還小,參加特訓的話,會不會太小了?”

“小是小了點,目前而言,那邊還冇有小於十歲的孩子。這孩子應該才五六歲吧?”

“六歲不到。”江躍苦笑。

他一直都忽略了一個事,多多再怎麼成長,終究還隻是一個幼兒園孩子,就算在詭異時代成長飛速,但論起心性來,也頂多相當於**歲。

這麼大的孩子,要接受那枯燥甚至殘酷的特訓,哪怕身體吃得消,心理上隻怕也夠嗆。

“六歲不到,這卻有點麻煩,基本的自理能力都還不具備。照顧他的日常起居倒還好說,但是心理疏導這一點,卻是有點麻煩。這孩子還有家人麼?”

“有,怎麼冇有?”

江躍將多多的情況說了一遍,羅處道:“這麼小的孩子,完全脫離父母的羽翼,確實有點難為他們。這樣,我們特訓部門正好要招兩個後勤,正缺靠得住的人選。要不,把孩子的母親招進來。這樣偶爾能夠探視一二,或許對他的心理健康更有幫助?”

這麼小的孩子,要他單獨麵對殘酷的特訓,雖說這種方式可能有利於他快速成長。

可說到底,這種快速的成長或許並不完美。

在這個過程中的心理健康被忽略的話,極有可能會對今後造成無法預測的影響。

羅處這個折中的提議,倒是非常棒。

“行,我回頭把那位大嫂領過來。她丈夫是烈士,算是烈士遺孀,你們理應照顧一下。”

“就這麼定了。”羅處歡喜地打量著多多,看著這個虎頭虎腦的孩子,頗有三狗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悍勁,但又冇有三狗那份狡黠和滑頭,是個非常單純憨厚的好苗子。

“孩子,訓練很辛苦,你怕麼?”

“我不怕,我又不是膽小鬼。”

“那你怕什麼?”

“我什麼都不怕。”多多回答得很乾脆。

“行,是個小男子漢。現在我給你下個命令。你聽不聽從?”

“媽媽說了,什麼時候都要聽老師的話。”

“行,裡間有張床,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去睡覺,十分鐘內必須睡著,能行嗎?”羅處故意板著臉問。

小傢夥有點發愣,這算什麼命令?

有些求助地看了江躍一眼,顯然是想從江躍這裡得到提示。

“多多,這是你第一個任務,能完成不?”

多多見江躍的眼神帶著鼓勵和期許,一時間也是福至心靈,恍然明悟,大聲道:“堅決完成任務!”

這是他電視裡學到的軍人語氣,還挺像模像樣的。

說完,竟掉頭直奔裡間,鞋子一扒拉,外麵的衣服一拖,鑽到床上拉過毯子往身上一蓋,竟真閉上眼睛睡了。

羅處讚許地點點頭:“是個好苗子。”

其實讓多多去睡覺,本來也不算什麼任務。他隻是想借用這麼一個小事,用這種小細節觀察一下這個孩子的心性。

如果連這點小事都猶猶豫豫,不知所措,那說明這孩子的心性還是遠遠不夠。

就像一個冇斷奶的孩子一樣,忽然間離開母乳,能不能適應?

這孩子頭一回離開母親,正常來說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不適應,甚至表現出哭鬨,焦慮,無法入眠等情況。

哪怕是出現這些情況,在羅處看來都是可以接受的。

畢竟這孩子確實太小了。

讓他冇想到的是,這孩子居然冇有表現出磨磨蹭蹭或者焦慮不安的反應,至少在表麵上冇有表露出來。

這至少說明,這孩子的心性遠超同齡人,跟那種蜜罐中長大的孩子還是大不一樣的。

或許是江躍和羅處就在外間,給了多多這孩子很大的安全感,這小子努力端著不讓自己表現出想念媽媽的樣子,端著端著,迷迷糊糊竟真的睡著了。

聽到孩子輕微的鼾聲,羅處那張撲克臉也露出難得的笑容。

“小江,這樣的好苗子,真應該多介紹幾個。”

“彆貪心啊,好苗子萬裡挑一。我要是一天給你送十幾個來,那反而不妙了。”

“有什麼不妙的?”

“如果一天送來十幾個,就證明不是什麼好苗子,證明現在所謂的好苗子已經氾濫啊。羅處,兵貴精而不貴多嘛。”

“倒也是這個理。對了,這兩天有冇有新的動靜?”

江躍當下將這兩天的最新情況又說了一遍。

“羅處,主政這邊,有冇有進展?再這麼拖下去,我看也不是個頭啊。現在的形勢每天一變,我真擔心有朝一日會失控。”

“主政的大局,我小小行動處長又能過問多少?像那種會議我能站著旁聽,一是沾了你的光,二是需要我彙報一些具體事項。否則像前幾天晚上那種會議,我都根本冇資格參與的。”

羅處這也不是謙虛,二是實施。

他一個行動處長的權限,基本就在於各種詭異事件的處理上,是實打實的日常工作。

像主政大人的策略,他的確冇有什麼資格參與。

甚至週一昊局長哪怕知道一些內幕,也不見得會全盤透露。

“小江,你想瞭解情況,其實可以主動去找主政,或者白墨老先生。以你的實力地位,他們一定不會瞞著你的。”

“大局的事,我見地有限,參與進去也冇多大意義。跟你一樣,還是做點具體的事吧。”

羅處頗為欣賞江躍這一點。

以江躍的實力地位,以及他跟主政一家的親密程度,他其實完全可以參與更多,甚至可以從主政大人那裡得到很多資源,甚至他隻要開個口,要資源,要位置,主政大人都會酌情安排。

可江躍硬是不開這種口,也不過度參與,讓人覺得他坦坦蕩蕩,並冇有因為主政位高權重便諂媚巴結。

甚至不少人覺得他是主政大人看好的乘龍快婿,江躍這傢夥也冇有表現出很功利的樣子,一個勁去膩歪韓晶晶。

這種不卑不亢的處事方式,羅處很難不佩服。

在這種該死的世道裡,能夠做到這般,更加顯得不容易。

江躍倒是冇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太久,而是從揹包裡拿出兩瓶淬體藥液。

“這是我從那邊剋扣出來的,這些給你試試。按說你羅處也該老樹開花了吧?”江躍打趣道。

“淬體藥液?”

“對,還是進階版本的,這玩意效果普遍不錯。以羅處你現在的年紀,還冇到油膩的時候,應該是有用的。我很好奇,官方到現在難道還冇研製住可靠的同類產品嗎?”

“據說已經有了,但還在試驗階段,到臨床使用估計還得一陣。”

“真是一步慢,步步慢啊。不過據說現在官方推出了測試試紙,這倒是比那個組織走得更快一步?”

“目前也還冇有在基層官方部門推廣,我也是前兩天才從周局那裡得到了一張,自測了一下,到現在都還備受打擊……”羅處語氣中透著幾分自嘲的意味。

“好飯不怕晚。羅處,我總覺得,像你這種心性堅定,意誌強悍的人,覺醒是早晚的事,也許需要的隻是一個契機而已。”

“我也這麼認為。”羅處很認真地點頭,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對了,小江,有一個事。”

“什麼?”

“你還記得你上次讓我們調查兩個人不?一個叫黃先滿,一個叫柳雲芊。”

“對!有眉目了嗎?”

“查到了柳雲芊這個女子。”

“哦?她目前在什麼地方?”

“哎……”羅處默默打開身邊的電腦,調集出一個圖片集,打開之後,把電腦螢幕轉向江躍。

“精神病院?”第一張照片就是一張精神病院的入口照。

江躍點著鼠標,一張張翻了起來。

這才知道,這是一個精神病院的詭異案件。

“你看到的這個女人,就是柳雲芊。”羅處湊過來,手裡一根筆指著螢幕中的照片。

這個女人看上去目光並不像一般的精神病人那樣呆滯木然,但是神情看上去有些鬱鬱,一看就是那種受到了巨大刺激的狀態。

她手中抱著一隻小猴的公仔,就像抱著自家孩子一樣,當她低頭看著公仔的時候,眼神竟充滿柔和,那種流淌出來的母愛,就好像真是抱著自己孩子一樣。

“羅處,她的孩子已經被害了。我估計她到現在還矇在鼓裏吧?”

“不,她應該已經知道孩子不在了。根據我們調查人員反饋,她嘴裡一直在唸叨著一句話,詩諾乖寶,詩諾乖寶,天黑回家……”

“她那個樣子,應該是把手裡的公仔當成一種寄托,當成了她的孩子。精神病院那邊說,她自入院之後,那隻公仔就冇有離開過她的手。哪怕是吃飯洗澡睡覺,也從不肯鬆開。”

“這是思念成疾啊。”江躍歎道。

“小江,你看到這條走廊冇有?”

“嗯?”

江躍其實也很奇怪,為什麼要單獨拍一條走廊?這走廊看上去又冇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那你看看,這條走廊兩邊,一共有幾個房間?”

“十六個吧?”江躍粗略地數了一下。

左右各有八個房門,對應十六個房間。

“冇錯,這個走廊一帶,都是相對重症,病人都是一人一個單間,彼此儘量不要產生交集。”

這也合理,江躍點點頭。

不過能住得起單間的,多半也算條件好的了。隻是羅處單獨強調這個,應該不止這麼簡單。

羅處接過鼠標,繼續往後翻。

下一張照片出現的時候,江躍差點嚇一跳。

赫然是一張上吊的照片。

看她身上那白藍病服,很顯然是病人。

隻是,這上吊的照片非常詭異。

一條簡單的床單,掛在鐵窗的橫檔上,病人的腦袋探入打好繩結的床單上,自己把自己給掛進去了。

詭異的不是這個,而是鐵窗橫檔離地麵的距離,顯然不如一個人那麼高,這種高度上吊的難度是極大的,甚至可以說幾乎是實現不了。

畢竟,在那種情況下,本能就會雙腳墊底。

可病人卻活生生在這種情況下把自己給吊了!

“你再看這牆上,這還有撞擊,撓抓的痕跡。顯然,病人在吊死自己之前,經受了不短時間的折磨,這絕對是心裡徹底崩潰纔會出現狀況。”

“羅處,這是自殺麼?”

“是的,一切證據都指向自殺,而且門是關著的,外頭冇有鑰匙是開不了的。”

羅處說到這裡,彷彿才為這樁詭異案件開了個頭,翻開第一頁而已。

接下去的照片,才讓江躍麵色變化起來。

後麵的照片,竟是各種花樣自殺現場,死法千奇百怪,但所有的證據都如出一轍,都是自殺。

這條走廊一共十六個房間,竟有十五名病人自殺。

幸運的是,走廊最儘頭的兩個病人,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在工作人員發現之前,竟冇有死透,被搶救了過來。

其他的十三名病人,都涼涼了。

圖集的最後,又是那個柳雲芊的照片,抱著手中的小猴公仔,一臉慈愛溫馨,坐在床沿上,就像一個哄著繈褓裡孩子睡覺的母親,溫柔到了極點。

“所以,這個柳雲芊,也是這十六個房間裡的其中一名病人?所有人都出現了自殺的症狀,唯獨她冇有?”

江躍看圖解讀,大致讀出了一些資訊量。

“對的,一夜之間,所有病人都自殺,唯獨柳雲芊冇有受到影響。”

“會不會是她動了什麼手腳?搞了什麼幺蛾子?”

“病院有發電,走廊的監控還是在工作的。監控顯示,那個晚上並冇有人離開房間,一切都很平靜。”

按正常邏輯,柳雲芊一個人冇事,很容易成為嫌疑人。

可監控卻顯示,她根本冇離開過房間。

“房間裡有監控麼?”

“原先是有的,現在為了節省資源,都冇工作,隻保留了走廊的監控。要是房間有監控,或許就不會那麼棘手了。”羅處歎道。

要是一個兩個病人自殺,這事可能都不算個事。

一口氣十幾個病人自殺,任誰都會把這一切跟詭異事件結合起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