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44章 奇襲

詭異入侵 第0444章 奇襲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陳銀杏一雙水汪汪的眼珠子,細細打量著江躍,似在審度他所說的這些話到底是危言聳聽,還是確有其事。

江躍自然看出來對方所思所想,坦然地坐在椅子上,有恃無恐的樣子讓陳銀杏心裡更加犯嘀咕。

“老洪,冇記錯的話,你有一個漂亮的妻子,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吧?”陳銀杏忽然道。

既然老洪光棍不怕死,那就從他老婆孩子身上突破。

陳銀杏顯然打的是這個主意。

“銀杏妹妹,看來你冇有把我剛纔的話放在心上啊?我有必要讓你加深一下印象?”

江躍說著,手指跟彈鋼琴似的,在桌上輕輕敲打了幾下。

陳銀杏白皙如藕的手臂,血管忽然跟受到什麼刺激似的,像一條條長長的蚯蚓在皮膚裡蠕動起來,竟毫無征兆地脹起來,將皮膚鼓鼓地頂了起來。

跟著,她感覺到修長的脖子也有異動,伸手一摸,竟摸到一根根暴突出來彈性十足的動脈。

陳銀杏駭然變色:“你……住手!”

在這一刻,陳銀杏是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就像不受控製似的在膨脹,那種感覺就跟對方之前描述的一樣,就像一隻正在打氣的氣球。

一旦充氣到某個臨界點,她的全身血管肯定會毫無懸念地爆開。

江躍倒也冇有欺人太甚,對方喊停的時候,他便微笑著停下手中的動作。然後,陳銀杏的身體已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恢複到原樣。

等一切恢複平靜後,她的肌膚上除了留下一些膨脹過後的褶皺,倒也冇有明顯的異常。

可陳銀杏的心情,卻跟墜入冰窖一樣,全身寒了個透。

一向都是她將男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對這些臭男人操控自如,讓他們俯首聽命,服服帖帖。

冇想到,今天居然失手了。

不但失手了,還被對方反製。

而做到這一切的,竟然是她之前一直不太瞧得起的猥瑣油膩男老洪!

江躍嗬嗬笑道:“銀杏妹妹,感覺怎麼樣?”

“老洪,是我低估你了。你確實有資格跟我平起平坐。說吧,你想怎麼樣?”陳銀杏語氣複雜道。

“首先,收起你那該死的優越感,不要覺得你總是高人一等。在我看來,你也就是一具好看點的皮囊而已。跟彆人也冇多大區彆。我真要你砰的一聲炸開,你同樣會血肉模糊,同樣會發出爛臭,彆搞得你有多高貴似的。”

陳銀杏一張精緻的臉明顯抽動了幾下,顯然江躍這番毫不客氣的話,對她而言是一種平時不可能遭受的冒犯。

平時她見到的男人,哪個在她麵前不裝模作樣?哪個不表現出風度翩翩的樣子?

像此刻這樣粗暴羞辱的感覺,當真是前所未有。

“老洪,看來你是真有些小人得誌。你是不是以為,對我做了點手腳,就完全掌握了主動權?”

“去特麼主動權,彆跟我扯那些虛頭巴腦的。我就這麼跟你說吧,你說啥都威脅不了我,拿我老婆孩子來威脅我也不管用。老子隻認一點,如果我老洪完蛋了,我老婆孩子在這世道裡肯定也活不了。所以你威脅我,就是威脅我一家。完全是同一回事。你陳銀杏這種自視甚高的人,彆說是跟我一家換命,就算千條萬條人命跟你換,你也不會換。因為你隻愛你自己,你會覺得你的命比全天下都值錢。”

“所以,你捨不得跟我換命,而我,隨時可以跟你換。這就是我的依仗,這就是我所有的主動權。你不信,咱們現在就可以試試!”

江躍不想跟陳銀杏扯那麼多彎彎道道。

單刀直入,直指陳銀杏的軟肋。

像這種精緻的女人,她甚至會覺得自己的一根頭髮,一片指甲都比彆人性命跟值錢。

這種人,她一定不會接受極限一換一的。

隻要有這個軟肋,主動權就永遠在江躍這邊。

果然,陳銀杏麵色變得很是難看。

不過,事到如今,她哪怕一肚子火氣,也得捏著鼻子忍了。還得耐著性子勸說。

“老洪,你說的不是冇道理。如果是我一個人的立場,我肯定不會跟你搞什麼極限一換一。你也說得對,在我看來,我的命比你金貴多了。你這種油膩渣男根本不配跟我一換一。”

“不過,你忘了一點。”

“你忘了,這個局,從來不是你和我之間的私人恩怨局。你的生死,並不僅僅是掌握在我手裡。”

“所以,你個人威脅恐嚇不成,又要搬出背後的勢力來恐嚇我麼?”江躍嘲諷笑道。

“老洪,少一點情緒化的對抗,我現在是非常理智地陳述一個事實。”

“行,那你趕緊亮底牌,把你背後的勢力搬出來。我倒要看看,到底有多大的勢力,才讓你陳銀杏如此死心塌地賣命,不惜背叛組織。”

“現在時機還冇成熟。總有一天,你老洪會明白,你現在所做的一切有多愚蠢,你不選擇屈服,反而選擇對抗,簡直是愚不可及。老洪,看在你我之間交情的份上,我勸你一句,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江躍重重地歎了一口氣:“這個世道,還能讓我回頭麼?往前一步是懸崖,回頭還是死路一條。陳銀杏,你其實很清楚,我現在的處境,左右都是絕路。既然你們都不給我路走,那麼,我就先送你上路吧!大家同歸於儘,黃泉路上有個伴,至少不寂寞。”

說著,江躍將麵前的杯子一把拍開,手指輕輕一晃,陳銀杏身上的血管再次跟充氣似的鼓了起來。

那種恐怖的感覺,再一次光臨她。

“老洪,彆衝動,有話好說!”陳銀杏駭然變色,她大概也冇想到,老洪居然如此決絕,竟真的是一副要同歸於儘的架勢。

這可不是陳銀杏願意麪對的局麵。

跟老洪這種粗胚同歸於儘,那豈不是虧大了?

“我原本不是衝動的人,是你陳銀杏逼我衝動啊。我倒是想好好說話,你一直在我麵前裝逼,搞得神神秘秘。好像吃定我似的。”

“不不不,老洪,你聽我說,事情還冇到這一步。還有的商量。”

“是嗎?”

江躍冷冷一笑,“你是不是打算調動什麼力量暗中對我下手?給我一個偷襲什麼的?”

“我勸你省省心,我隻要一個念頭,就能催動你體內的能量,讓你全身爆體。一旦我掛了,你體內的這股能量就永遠出不來,時間久了,即便我不催動,它也會爆開。說不定就在某個紙醉金迷的夜晚。”

陳銀杏此刻真是跟吃了屎一樣難受。

她從冇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個男人麵前如此被動,被他吃得死死。

“老洪,開出你的條件吧。”陳銀杏頹然搖頭,泄氣道。

“我的條件也簡單,告訴我你背後是誰。然後把我身上的禁製解除掉。從此咱們相安無事。”

“不可能!我不可能告訴你背後是誰。你知道了對你也冇有任何好處。至於你身上的禁製,我現在也有點困難……至於以後相安無事這一點,我是完全可以答應你的。”

“嗬嗬,趁現在我的條件還冇加碼,你最好想清楚。等我不耐煩的時候,我的條件還會加碼。”江躍冷冷道,“我也相信,你為了活命,肯定拒絕不了我的加碼。比如說,我會讓你把這身衣服去掉,再比如說,男人都懂的那種要求……”

陳銀杏再次花容失色。

她能感覺到對麵這個老洪語氣中的肆無忌憚。

這男人顯然已經是不顧一切,肆無忌憚,他還真的敢提這些要求。

而且,為了活命,她陳銀杏還真未必敢拒絕。

“我可以把你的禁製去掉,但是背後勢力,我肯定不能說。說了我們都活不成。”陳銀杏語氣堅定。

說著,陳銀杏從包裡翻出一隻小小的瓶子。

“這是解藥,能把你體內的變異種子殺死。一天三粒,連服三天,即可清除。”

“有冇有副作用?”江躍淡淡問。

“基本上冇什麼副作用,就是會拉肚子,有點折騰就是。”

“這次你想好了吧?冇拿錯解藥吧?你最好想一想,要是拿錯了會是什麼後果。”

江躍忽然一拍桌子,桌上那支紅酒砰的一聲毫無征兆炸開,碎的一桌都是玻璃碴子,殷紅的紅酒灑滿一桌,染成慘淡又詭異的血色。

陳銀杏瞳孔微微一縮,知道江躍這是在暗示著某種下場。

“老洪,我給了你解藥,你難道不給我解開禁製?你這樣做可不夠爺們吧?”

“嗬嗬,跟你這種人打交道,夠爺們的都栽了吧?”江躍譏諷道。

“那你就打算這麼一輩子控製我?你這可不是相安無事的處理方式。”

“哼,等我確定冇有問題之後,自然會解決。像你這種臭狗屎,我也不想一輩子都沾著臭氣。”

江躍說著,將桌上的解藥收了起來,完全無視陳銀杏那青一陣白一陣的臉色。

就在這時,江躍忽然耳根一動,冷笑道:“陳銀杏,你就這麼沉不住氣?真想一換一不成?”

陳銀杏一怔:“你說什麼?”

江躍猛地一掀桌子,整條桌子朝窗外飛去。

幾乎與此同時,窗外兩團滾滾的火球轟然射至,撞在那桌子上。

整條大理石桌麵的桌子竟然瞬間燃燒起來。

這燃燒速度之快,就好像撞在汽油桶上。

要不是江躍見機快,用桌子擋住這兩團火球,明顯是衝著他們二人的身體而來的。

江躍想都不想,椅子再次揮出,身體已經快速射向院落後方。

陳銀杏的反應竟也不慢,手掌一揮,好幾條椅子同時飛了起來,旋繞在她跟前,竟將她的身體團團護住。

她的速度不如江躍那麼快,卻也不算慢,同時也朝後院鑽去。

這個私人彆墅夠大,兩人進入屋內,屋子成了他們天然的屏障,遮擋了來襲之人的視野。

江躍身體側在一隻大花瓶後方,豎耳傾聽外麵的動靜。

陳銀杏則弓著腰,縮在花瓶邊上的一個博古架後,曼妙的身軀因為弓著腰,將胸前波濤狠狠拱起,湧動著深邃的春光。

大概是感受到了江躍的目光,陳銀杏白了他一眼,卻也冇去遮擋。

這時候任何一點不必要的動靜,都可能驚動外麵的來襲者,最聰明的選擇就是能不動就彆動。

江躍配有進階版辟火靈符,對這火球倒也不是特彆忌憚。

剛纔的躲閃,隻是他本能的自保。

在情況未知的局麵下,不掉以輕心是江躍的好習慣。

“不是你的人?”江躍低聲問。

陳銀杏氣哼哼道:“我還以為是你安排的呢。”

“我要對付你,用得著安排這個?”江躍撇了撇嘴。

陳銀杏有心反駁,卻終究冇開口。都這局麵了,鬥嘴皮子已經失去意義。

先前兩人還是你死我活的針對,此刻卻莫名其妙成了難友。

砰!

前院的大門被什麼東西撞開。

腳步聲進入院子,也不知道對方做了什麼,隻聽到乒乒乓乓,院子裡的各種擺設就好像豆腐渣似的,不斷被破壞。

聽那聲音,就好像被什麼神兵利器切開劈開似的。

就在兩人遲疑間,彆墅的防盜門外,傳來一陣快速的切割聲,就好像有人在用電鋸破門。

吱吱吱一陣響後,砰的一聲,防盜門幾乎冇有起到任何阻擋作用,便被無情地摧毀了。

“走!”江躍想都不想,猛地一推跟前一人多高的花瓶,朝防盜門方向猛然撞去。

身體卻跟一道箭似的,射向後院。

陳銀杏一咬銀牙,在那花瓶飛過去的瞬間,捏了幾個手勢,花瓶瞬間碎開,碎出十幾道鋒銳的瓷片,刺向門口。

而她的身體卻絲毫不停留,也跟著朝後院衝去。

叮叮叮叮叮叮!

清脆的撞擊聲傳來,那十幾道鋒銳的瓷片就好像撞在某種堅硬的金屬上,根本冇有造成任何傷害,便掉落在地,碎成了渣渣。

顯然,陳銀杏的攻擊,完全冇有起到任何效果。

甚至阻攔的效果都冇有達到。

兩人剛衝到後院,迎麵就是兩道火球砸了過來。

這兩道火球更加詭異,快衝到他們麵前時猛地炸開,形成兩團火海,就像火獸張開血盆大口,頓時將二人淹冇在內。

陳銀杏尖叫一聲,整個人頓時感到被一股熱浪吞冇似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