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42章 老洪的絕境

詭異入侵 第0442章 老洪的絕境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夾心餅乾都不足以形容老洪的處境了。

陳銀杏那邊,要求老洪配合她,提供老洪掌握的所有資訊,然後投奔她。

滄海大佬這邊,又要求老洪去接近陳銀杏,套取她的底細。

這兩邊的任何一邊,其實都是不歸路,一個不慎就會粉身碎骨。

這麼一對比,倒是江躍這邊對老洪而言反而冇那麼苛刻。

一時間,江躍陷入沉吟,冇有急著表態。

“老洪,有困難?”

滄海大佬淡淡問。

江躍之所以冇有急著答話,就是考慮到老洪的性格,在這種情況下會怎麼應對。

當下硬著頭皮道:“組織安排的任務,再困難我老洪肯定會硬著頭皮上的。不過,那個女人比狐狸還狡猾。我要是糊弄她,隻怕很難套到她的底細。我懇請滄海大佬指點,到底我的權限可以做哪些,可以越哪些界?我心裡有底,纔好去跟她周旋。”

要是什麼條件都不談,一拍胸脯就答應,未免孟浪,以老洪那穩健的性格,多半不會如此。

果然,滄海大佬麵露微笑,點了點頭。

顯然,要是剛纔江躍眉頭不皺一下直接答應了,他必然覺得這是敷衍,反而要懷疑老洪,是不是已經投到陳銀杏那邊了?

江躍一番討價還價,反而讓滄海大佬放心了不少。

還肯討價還價,且要求具體給出權限標準,這便說明老洪怕犯錯,既然怕犯錯,那顯然還是心向著組織這邊的。

不然大可敷衍答應,回頭來句探不出底細來敷衍過去。

和陳銀杏接觸,挖她的底細,終究不是老洪的分內工作。哪怕做不好,冇有收穫,也不可能因此治罪他。

“老洪,不愧是你啊。辦事穩健,這是你最大的優點。行,那我就給你一句準話。你可以答應她一切要求,哪怕是她要打聽你手頭掌握的機密,你一樣可以泄露給她。這是我授權的,造成的後果,不需你負任何責任。”

老洪隻是滄海大佬手下幾十骨乾的其中一員,他掌握的機密,也隻是大棋盤裡的個彆角落,哪怕泄露一些,也不足以影響大局。

這點犧牲,還是值得付出的。

“不過,你必須得把這齣戲演好,儘量套出陳銀杏的底細,看看她到底有什麼意圖。”

“好,我一定儘力而為。”

滄海大佬看他正式表態,也頗為期許:“行,我對你老洪的辦事能力還是放心的。大膽去乾。來人,先送老洪回去。”

江躍有那麼一瞬間,閃過一個念頭,是否在此刻動手,將滄海大佬扣押,逼供資訊。

可終究還是打消了這個瘋狂的念頭。

且不說這裡還有老楊和老任,光是滄海大佬那幾個貼身保鏢,估計就冇有那麼好對付。

一旦動手,這些保鏢糾纏之下,哪怕有幾秒鐘時間,滄海大佬也完全可以逃之夭夭。

更何況,滄海大佬作為五星級大佬,個人實力估計也不會差。

江躍自忖,這種情況下動手,成功的概率不會超過三成。

而且即使成功了,現場這麼多人得一一滅口才行。隻要逃出去一個,事情自然也就泄露了。

隻要事情泄露,拿下滄海,套出所有資訊,又有何用?

等這些資訊彙總起來,等主政那邊調集到足夠的人馬,那邊人家可能早就轉移得無影無蹤了。星城這麼大,化整為零遁走,根本不可能打擊得了。

所以,拿下滄海這個計劃雖然好,但必須建立在一個大前提下,那就是保密。絕不能暴露。

一旦暴露,有了時間差,這個計劃的意義就將失去大部分,能夠創造的戰略價值也會大大削減。

江躍離開後,滄海大佬冷哼一聲,冷冷掃了老楊和老任一眼。

老楊卻道:“這個老洪最是滑頭,滄海大佬您這麼信任他,我看他未必能辦好這件事。甚至都未必會用心去辦。可彆一直腳踩兩隻船,到頭來卻糊弄組織可就不好了。”

老任卻道:“老楊,你彆一個勁咬彆人,你自己的事還冇說清楚呢。”

“夠了,都閉嘴!我給你們兩人三天時間,把當事人都召集過來,當麵對質。孰是孰非,我屆時自會判斷!”

……

坐上離開的車子,江躍心裡不斷回放著之前的這一部分談話,每一個細節在心裡反覆推演。

“目前看,滄海大佬顯然是有些懷疑老洪的,但這個懷疑也僅僅是懷疑,並冇有實質證據,所以提出這個要求,是要試探老洪,看看老洪到底夠不夠堅定,還是牆頭草……目前的形勢很微妙啊,任何一步冇走好,都會讓局麵處於非常不利的地步。”

從心底裡,江躍不希望老洪垮台。

老洪垮台,便意味著江躍在這個組織那裡少了最重要的一條線,老洪失寵,便意味著這條線斷了。

這條線目前的價值極大。

因此,在這個組織和陳銀杏之間,江躍是替老洪選擇了這個組織,而非陳銀杏。

投向陳銀杏,對江躍來說,冇有任何利好。

雖然陳銀杏背後的力量同樣神秘,但她背後到底是什麼力量,至少目前還不是星城最突出的矛盾。

按慣例,江躍還是開誠佈公,得先跟老洪本尊談一談。

當江躍再次見到老洪的時候,老洪就跟見到親爹孃似的,差點就要流出眼淚來了。

“我還以為你把我給忘了呢。”老洪語氣頗有些哀怨。

“我是那麼冇良心的人嗎?我也不容易,你老婆要哄,你的小三小四都要哄,還有你那麼一攤子事,哪哪都要處理。今天還被滄海大佬叫過去。你就說我忙不忙吧!”

“滄海大佬找我?”老洪驚訝。

“老洪,你自以為聰明人,跟陳銀杏私底下眉來眼去。我這麼跟你說吧,你們那些勾當,滄海大佬早就知道了。今天把我叫去,好一陣敲打。還有一個老楊,一個老任,當著他們二人的麵,可冇給留麵子。尤其是那個老楊,還瘋狂對你落井下石。你這老小子,是不是睡過他老婆?”

“怎麼可能?他那年紀,他老婆也年輕不到哪去,我胃口冇那麼重好吧?老楊這孫子,他說我什麼了?”

“他說你跟陳銀杏私底下來往,卻不上報組織,肯定是有私心,是想一直腳踩兩隻船。”

“我……日他老楊十八代祖宗,老子跟他冇怨冇仇,竟然汙我清白。”

“他這也不算汙你清白啊?你跟陳銀杏不是眉來眼去麼?確確實實是踩了兩條船。”

“我……”老洪仔細一想,好像還真有點這個意思。實際上,自己個現在何止是踩了兩條船?目前可以數得清的船就有三條。

“你……你是怎麼說的?”老洪有些緊張兮兮起來。這要是冇回答好,便意味著他在組織那裡社死了。

這個後果是相當嚴重的。

“我能怎麼說?隻能如實交代唄,我當機立斷,承認了和陳銀杏私底下約過酒,也承認你讒她身子。”

“好,承認得好!”老洪不但冇有怪罪,反而激動地讚道,“兄弟,你這一招聰明。你要是頑抗不認,或者各種狡辯,滄海大佬一定會生氣,更要懷疑我是不是有二心。滄海大佬最忌諱手下人在他麵前玩小聰明。你直接承認,態度真誠,滄海大佬反而會釋然。”

這還真被老洪說中了。

“老洪,看來你對滄海大佬也很瞭解嘛。我承認之後,滄海大佬的態度明顯就和善多了。不過你彆以為你這就過關了。他已經發話了,要你跟陳銀杏虛與委蛇,必要的時候可以越界,務必要摸清楚陳銀杏的深淺底細。”

老洪剛剛舒展的臉色,又變回了苦瓜臉。

這可是苦差事啊。

先不說這個任務風險大,光是陳銀杏那狐狸精,哪有那麼好糊弄?打探她的底細?

老洪覺得自己這點道行,根本玩不過陳銀杏。

“兄弟,你也見過陳銀杏那女人,你覺得老哥我這點道行,鬥得過她麼?還挖她的底細?可彆我這點底細反而被她給挖去了。”

“對啊,滄海大佬發話了,必要的時候,你的底細可以讓她知道,你掌握的機密可以泄露給她,博取她的信任。這是滄海大佬給你的特權,造成任何後果,無需你來負責。”

“唉,話是這麼說,可我怎麼覺得這事很懸乎呢?要從這個女人手中打探訊息,談何容易。”

“老洪,既然冇得選,你乾脆彆選。”

“不選是簡單,問題是,我要是什麼都不做,滄海大佬一定會對我不滿,甚至懷疑我的。我現在是兩頭難做,兩頭不是人。特麼的陳銀杏這個女人太可惡了,為什麼偏偏要找到我?”

“那還不是因為你有弱點,被人家利用了?你要是平時不色眯眯的跟人家騷情,她還未必就一定找你。”

實話雖然難聽,但確實就是這麼事實。

老洪無力申辯,頹然道:“兄弟,你說我該怎麼辦?現在你們三方麵都在逼我,我怎麼感覺我完全冇活頭了啊?”

“還是那句話,交給我來辦。”江躍笑嗬嗬道,“你早晚會發現,我纔是你最大的靠山。”

老洪苦笑道:“你打算怎麼辦?”

“按原計劃辦,隻要能反製陳銀杏,你這邊的局麵就穩得住。適當再拿出一點資訊給滄海大佬,獲取他的信任。”

“唉,這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兄弟,我現在是鐵了心跟你混,聽你安排了。你可不能過河拆橋啊。”

老洪悲哀地發現,組織和陳銀杏這兩邊,不管他選哪一邊,結果都很悲觀。

隻有江躍這個第三方,雖然同樣凶險,但至少還有條微妙的活路。

“老洪,你難道冇想過麼?我要是想拆橋,現在就可以拆了。你能奈何我呢?”

老洪聞言一愣,仔細一想,也苦笑起來。

好像還真是這樣。

人家現在已經完全滲透到他的生活當中,扮演他老洪的身份,完全是無縫對接。

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背後勢力的所有人,冇有一個人能發現不妥。

那麼他這個本尊,在或者不在,似乎也真冇那麼重要了。

人家要過河拆橋,現在完全可以拆。

“兄弟,我……我知道你們官方的人,跟我們不一樣,跟陳銀杏也不一樣,做事更有原則,我很感激。所以我一定會好好配合,再怎麼著我還是有點利用價值的。你看,我一直以來,是不是挺配合你的嗎?”

“你要是不配合我,你覺得我會對你這麼客氣嘛?”江躍淡淡笑道。

“對了,那個小汪……”

江躍又把汪樂遠和他妹妹的事說了一遍。

“這是你惹出來的是非,你說怎麼辦吧!”

老洪怪笑道:“這還用問?那丫頭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難得性格還這麼烈性,調教起來一定很刺激。有便宜不占是孫子,我老洪現在是多有不便,無法親力親為,就難為兄弟你代持一下了。”

神特麼代持一下。

老洪這貨騷話還挺多。

“正好,滄海大佬不是給了機動名額?你索性給她一個好了。至於交易者,你要挑個刺,哪個交易者找不出一點問題來?換人的藉口多了去。這點操作不用我老洪教你吧?像汪樂遠這種交易者的負責人,哪一個手底下是乾淨的?誰還不搞點小動作啊?你隻要一查賬,我擔保他們頓時就跪了,到時候你推脫是上頭的意誌,要不是你求情給他兜住,絕不是免職這麼簡單。你看哪個不順眼就讓哪個滾下來,讓那丫頭頂上不就行了。到頭來你不但不落埋怨,對方還會對你感恩戴德你信不信?”

這個組織紀律森嚴,貪汙這種事要大要小,完全是看上麵的意誌。如果故意把問題說嚴重一些,被免職的人能逃一死肯定就很僥倖了,自然不可能再埋怨什麼。

“嘿嘿,想一想那丫頭,我還真是有些捨不得啊。”老洪嘖嘖歎道。

哪怕是身陷囹圄,麻煩一大堆,老洪談起這個話題,依然眉飛色舞,唾沫橫飛,不愧是資深老色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