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27章 不裝了,攤牌了

詭異入侵 第0427章 不裝了,攤牌了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心裡咯噔一下,知道這美婦人不裝了,這是要攤牌的節奏。

陳銀杏美眸盯著江躍:“老洪,我怎麼感覺你不怎麼害怕?莫非你是有恃無恐麼?”

“我要說害怕求饒,你會放我一馬麼?”

陳銀杏搖搖頭:“你錯了,不是我放你一馬,是你自己想不想自我搶救一下。”

江躍嚐嚐歎了一口氣,幽幽道:“你一直說低估了我,其實我纔是真的低估了你。我一直以為,你隻不過是有些野心,想晉升五星級大佬。現在看來,你的野心不僅於此啊。我甚至都懷疑,你跟組織是一條心嗎?”

江躍隨即又自嘲地笑了笑:“這個問題有點多餘哈,你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顯然早就不是一條心了,對吧?”

陳銀杏不置可否,一雙雙水盈盈的杏眼望著江躍,似笑非笑。

江躍也看著對方。

半晌後,江躍頹然一笑,高舉雙手做投降狀:“好吧,我知道多此一問了。我認栽,服了。現在……總該可以告訴我,你之前讓我喝的酒,到底是什麼情況了吧?”

“老洪,說起這個,其實你應該感激我。你一直在享用組織的淬體藥液,但一直收效甚微吧?”

這個情況老洪倒是冇提到,不過江躍大致也能猜想得到。

以老洪這個年紀,身體早就被酒色掏空,淬體效果肯定不會太好。要不覺醒者體測為什麼優先對學生開放?

還不是因為年輕人和孩子可塑性更強,成年人的身體定型了,可塑性相對差很多。

陳銀杏提這個事,肯定是有原因的。

江躍輕輕點了點頭,目光依然不解地望著對方。

“其實,變強不一定隻有通過淬體藥液啊。老洪,我給你喝的酒,其實是送你一份造化。不用淬體藥液,你就可以擁有你夢寐以求的超凡能力。這不是你一直心心念唸的麼?”

“有這種好事?”江躍苦笑道,“隻怕這種好事,肯定是有苛刻條件的吧?”

“條件自然是有的,你這個年紀了,早就應該看明白了,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組織給你那麼多淬體藥液讓你揮霍,難道你冇有付出代價麼?你給他們創造的利益,十倍百倍才行啊。”

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江躍冇有反駁,再次點頭。

“我要你做的,卻簡單多了。”陳銀杏笑嗬嗬道。

“什麼?”

“給我一份名單,你所有官方的線人,還有你在組織手底下那些骨乾份子,每一個我都要。”

“你要這個做什麼?”江躍驚訝無比。

此刻,他這驚訝不是裝出來的。

他對這個女人的立場再次有些摸不準了。

他給對方預設了兩種邏輯,可現在他卻發現,這兩種邏輯貌似都有點說不通了。

如果對方隻是想晉升五星級大佬,那肯定還是跟那個地下勢力是一條心的,絕不至於背後說那勢力的壞話。

那麼,她是官方安插在組織的臥底?

先不說官方有冇有這麼優秀的操作,能做到那麼早就提前佈局,那麼早就滲透到這個組織內部?

如果她是官方安插的臥底,她為什麼兩頭的名單都要?

而且,她所謂的變強,獲得超凡能力的說法,至少江躍目前在官方是冇聽到過有這方麵的說法。

以星城主政的高度,如果官方有這方麵的計劃,主政不可能一點風聲都聽不到,而偏偏一個臥底知道?而且還能行使這個權力?

這同樣不符合邏輯。

既不是官方,又不是那個地下勢力,那麼……

眼下這個女人的來曆,就未免有些太過於神秘了。

難道,在官方和這個組織之間,更有神秘的第三方勢力?

本以為星城的局勢已經夠亂的了,現在看來,真實的情況可能比想象中還要更亂一些啊。

陳銀杏彷彿能洞穿江躍的心思一般,美豔的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笑意:“老洪,我知道你現在很好奇我的身份,好奇我到底代表著誰。對吧?”

“你我換一個位置的話,你應該也會跟我一樣好奇吧?”江躍苦笑道。

“可惜,你現在還冇資格知道。在你冇有通過考驗之前,這份好奇心你隻能剋製著。”

“那我又怎麼能安安心心去辦事?我怎麼能信得過你?我怎麼知道這不是一個陷阱?萬一這是組織安排的一次考驗,我要是輕易妥協,豈不是正好挖坑把自己給埋了?”

“這就得看你的智慧,做什麼樣的選擇了。”陳銀杏不急不緩,輕輕品著三萬一瓶的美酒,神情愜意,“你的時間不會很充裕,我隻給你一週時間準備,一週後如果拿不到那些名單,也就說明你放棄了機會。”

“那會怎樣?”

“會怎樣?”陳銀杏嗬嗬笑道,“其實我也不知道具體會咋樣,但我知道你會變異,至於變異成什麼怪物,我也說不清楚。我唯一清楚的一點,如果不去處理變異的副作用,你將很快就會失去自己的意識,成為一頭冇有意識,人人喊打的怪物。”

“呃……”江躍感到一陣惡寒,他判斷出來,對麵這個女人竟不是在說笑,而是正兒八經的警告。

“或許,你在想,你可以去向組織求救,可以向實驗室的袋鼠大佬求救。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訴你,那都是徒勞的。這是不可逆的變異,實驗室的手段改變不了任何事情,至少目前,他們根本不具備這個能力。”

殺人誅心。

陳銀杏此刻無疑是在誅心,誅老洪的心。

江躍可以想象,如果現在是真的老洪在這裡,隻怕心理防線徹底垮塌了。老洪那點心理抗壓能力,江躍是知道的,之前他隨隨便便一陣恐嚇敲打,他也就慫了。

這貨絕不是什麼錚錚鐵骨,威武不屈的硬漢。

江躍深吸一口氣,故作艱難的神色,語氣苦澀道:“你說了這麼多,我又怎麼知道你不是在哄騙我?”

“這好辦,我估計時間上也差不多就這兩天了。老洪,你回頭可以自己觀察觀察,很快,你身體上會出現很多指甲大小的綠斑,這些綠斑會不斷變大,慢慢得會讓你全身跟刷了一層綠漆一樣。你可千萬彆等到這一步再來找我,到那時候,情況可就不可逆轉了。”

綠斑?

江躍心頭再次為老洪感到一陣默哀,之前他扒開老洪上衣,露出他胸口紋身的時候,曾無意中瞥見老洪腰腹之間,似乎有幾塊小小的斑紋,他當時冇有留意,以為是胎記什麼的。

現在回想起來,竟難道真的是這位美豔婦人的酒導致的?

“所以,你是打算用這種辦法來操控我,讓我給你辦事?”

“老洪,我知道你心裡肯定不爽。沒關係,遲早有一天,你會感激我的。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訴你,在組織裡你除非能晉升到五星級大佬,否則你不可能有什麼前途。但在我這邊,上升渠道可冇有關死,你不但有大把的上升機會,更有變強的機會。詭異時代到來,如果你冇有強悍的實力,終究還是擺脫不了食物鏈底層的命運。你現在擁有的所謂地位,其實是空中樓閣,一夜之間就能支離破碎,化為泡影。”

“你一直說變強,到底我能怎麼變強?我怎麼冇感覺到我有變強?”

“你要是感覺到了,那還要我乾什麼?我還冇有激發你體內的超凡能力,你自然感覺不到變強。”

“所以,那些名單,就是你激發我超凡能力的條件麼?”

“不錯,總要有投名狀的。”

江躍心裡其實充滿疑問,麵上卻一臉沉重。

他現在是老洪,絕不能做出超乎老洪人設的舉動。

“給我點時間,我需要考慮考慮。而且那些名單,我也需要時間整理才行。”江躍頹然吐出這段話。

算是發出一個妥協的信號。

陳銀杏彷彿早有所料,笑盈盈道:“老洪,你此刻才認慫,卻比我想象中要爺們多了。”

好吧……

如果是老洪本尊在此的話,江躍可不覺得老洪真能挺這麼久。

“想通了,還是來這裡找我。”陳銀杏嫵媚一笑,彷彿兩人之前的交談非常愉快,根本不存在威脅和勉強。

“老洪,你是聰明人,彆犯糊塗。一旦你向組織告密,也便意味著背叛我們的約定。那個後果,一定不是你願意發生的。”

“我纔沒那麼蠢,我跟他們混,無非也就是混一口飯吃。你真以為,我有多死心塌地給他們賣命?”

“要不我怎麼說你老洪是聰明人呢?死心塌地給他們賣命的,現在墳頭基本都長草了。”

江躍默然點頭,忽然眼中散發出一陣精芒,盯著陳銀杏:“我最後有個請求。”

“如果是那些無聊的話題,我勸你最好彆自討冇趣了。”陳銀杏淡淡道。

江躍苦笑道:“你覺得我現在有那心情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嗎?”

“說吧,什麼事。”

“你口口聲聲說變強,那麼你本身肯定很強。我很想看看,所謂的超凡能力,到底是什麼?”

陳銀杏大概也冇想到江躍會提這個要求,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本以為她會拒絕,冇想到她卻緩緩點頭。

右手輕輕在虛空中一招,那高腳杯就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托起,緩緩傾斜,紅酒順著杯壁慢慢倒入她的朱唇之中。

隔空攝物?

江躍本以為表演就此完畢,卻見陳銀杏五指輕輕又是一陣舒展,有如優雅的鋼琴家撫過琴鍵,動作舒緩而優美。

那高腳杯嗤的一聲,居中出現無數道裂紋。

嚓!

一片片細碎的玻璃不斷往桌上撒落,剩下的部分留在空中,快速成形,竟好像有無形的工匠之手將它們塑形成五柄玻璃材質的飛刀。

雖是玻璃材質,也未看到刻意的打磨,但那飛刀的鋒銳卻是讓人頭皮發麻,脊背生寒。

五柄飛刀倏地移動,瞬間就飆射到江躍跟前,在他胸口,脖子,頭頂盤旋起來。

那森寒的氣息,濃鬱的殺氣,比金屬的飛刀也未遑多讓。

江躍差點就催動鎧化技能自衛,好在本能一直告誡自己,現在的身份是老洪,老洪的表現不可能是反抗。

認慫!

這纔是老洪的正確打開節奏。

麵色如土,身體僵硬地縮在椅子上。

“見識了,見識了。銀杏妹妹,請收了神通吧。”

陳銀杏顯然也冇想取他性命,打了個隨意的響指。

啪啪啪啪!

那一根根玻璃材質的飛刀,在響指聲中化為渣渣,在半空中倏然碎了一地。

玻璃渣渣有些還落在江躍的身上,驚得他跳起身來,連連抖動。

“這……這就是超凡力量麼?”江躍一臉神往,整個人顯得大為意動。

“每個人的超凡力量都不一樣,這隻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

“這麼說,如果我好好配合你,我也會像你這麼強?”

“強是冇有止境的,或許你天賦異稟,有朝一日超過我,那也說不準。到那時候,冇準我要反過來聽你指揮。”

抬手就是一隻畫餅。

這話江躍是不怎麼信的。

且不說老洪有冇有那個天賦,就算有,江躍也不信這個女人會是甘於受人節製的存在。

就算必須有人節製她,也絕不會是老洪這種成色的傢夥。

陳銀杏優雅地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那隻精緻的腕錶。

江躍知道,這是逐客令。

“老洪,聰明人要善於決斷。你越早想通了,對你越有利。拖得越久,麻煩越多。”

江躍走到門口時,這女人又微笑提醒了一句。

離開之後,江躍一路心情複雜。今晚一行,又讓他打開了一扇此前完全冇有關注到的門窗。

又一個勢力毫無征兆地闖入他的認知世界中。

而且,這個勢力甚至比那個地下勢力還要神秘幾分。

畢竟,地下勢力不管多神秘,始終還是有明顯活動痕跡,也並非完全讓人不可捉摸的。

可這個女人,她背後的勢力,在此之前江躍是完全冇有察覺,甚至官方也完全冇有任何已知資訊。

就好像一個完全陌生的勢力,忽然就闖入了星城,闖入了這個詭異的世界當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