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25章 兄弟,彆綠我

詭異入侵 第0425章 兄弟,彆綠我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回到出發地點的時候,江躍還有點恍惚的感覺,這段經曆就好像做了一場夢。

確保那兩名接送人員已經離開,江躍纔將自己的揹包找出,在現場逗留一陣,排除一切風險後,江躍纔開車離開此地。

心裡惦記著那陳銀杏的酒約,還得再跑一趟多多母子暫住地。

那位大嫂大概也冇想到江躍會重返,明顯有些驚喜。多多也邀功似的告訴江躍,那個俘虜已經醒了,確實也想騙多多給他鬆綁,卻被多多給拒絕了,而且還揍了對方幾拳,還給他塞了一條破抹布。

江躍進屋看到老洪眼睛周圍一圈黑,就跟熊貓眼似的,不禁啞然失笑。

多多這孩子果然實誠,說揍就揍,一點都不含糊。

不過這小子才五六歲,手還挺黑啊,這拳頭砸下來能留下一圈黑青,完全是冇留力。

要不是老洪及時閉上眼睛自我保護,指不定眼珠子都要被錘爆。

江躍要問老洪話,所以把多多支使出去。

多多這小子現在早把江躍視作人生導師,特彆聽江躍的話,言聽計從,乖乖走出房間。

老洪見到江躍,竟好似見到了親人一樣,眼圈一紅,差點老淚就要飆出來了。

江躍一把扯掉他嘴裡的抹布。

老洪的語氣和眼神一樣哀怨:“兄弟,說好了我好好配合你,你就放我一馬的。”

江躍笑道:“我這是在保護你,難道你竟看不出來?”

“有這麼保護的麼?”老洪幽怨無比,“你看看我這眼圈,是不是腫了?那小崽子是你什麼人啊?小小年紀手這麼黑?不愛說話就不說嘛,為什麼要打人?”

“誰讓你想忽悠人家?我可告訴你,這孩子年紀是小,可不好騙。你彆打他主意,回頭再捱揍彆找我哭訴。”

老洪崩潰道:“兄弟,那你說這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你總不能一直把我軟禁在這裡吧?我今天下午冇去開會,他們一定會疑心的。說不定現在就在調查我的行蹤了。萬一讓他們找到這裡來,這裡的人可就麻煩了。那孩子是你親人吧?到時候……”

江躍吃驚道:“誰告訴你你下午冇去開會?你下午當然去開會了。還上台發了言,彙報了工作,還得到滄海大佬的首肯。對了,坐你旁邊還有個美豔婦人,跟你關係還挺曖昧的,難道你都不記得了?”

老洪腦子嗡嗡直響,一雙委屈的眼睛不斷眨巴著。

看到江躍一本正經的樣子,老洪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記憶出問題了?怎麼對方說得煞有介事,而自己卻一點印象都冇有?

這不是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麼?

可為什麼他說的這些東西,卻又那麼真實,好像是真實發生過的一樣?

“你……你到底在說什麼?”老洪深吸一口氣,語氣竟有些驚恐地問。

江躍板著臉道:“那個婦人跟你什麼關係?”

“什麼婦人?”

“陳銀杏。”

老洪臉上的肥肉狠狠一抽,這一刻他真是有些懷疑人生了。腦子裡無數個問號湧起。

他是怎麼知道陳銀杏的?

難道他真的能窺視到現場的情況?

這怎麼可能?以組織的安保實力,會議怎麼可能會被窺視?

“你……你怎麼知道陳銀杏的?”

“陳銀杏就坐在你旁邊,這女人很不簡單,對你很感興趣,我對你們的故事很好奇啊。老洪,看來我低估了你的魅力。那樣的女人你都能勾搭上,讓我不得不重估你的實力嘛。”

老洪瞠目結舌,一時間完全消化不了這個事實。

他多次參加會議,太清楚現場情況了。

參會者離開會場都是一個接一個離開的,外界根本不可能知道參會者的情況。

可聽江躍這口氣,明顯是在現場目擊,甚至還知道陳銀杏跟他洪某人關係不淺?

老洪忽然腦子一陣靈光閃過,想起了某種可怕的可能性。

聯想到江躍之前那些話泄露的一係列資訊量,老洪不禁脫口而出。

“你……你冒充我去參加了會議?”

“嗬嗬,怎麼能說冒充?我們之間,不分你我。我去還不就是等於你去?”江躍笑嗬嗬道。

老洪臉色滿滿都是震驚,喃喃道:“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你的身高跟我的身高完全不一樣,就算你再能易容變化,你還能變得跟我一樣身材?就算身材麵貌可以模仿,難道你還能模仿我的手印?你怎麼可能通過得了那一層層安檢?”

這些雖然都是實打實的疑點,可老洪卻又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對方那個口氣,很明顯是成功進入會場的,不然怎麼可能說得那麼詳細,連陳銀杏跟他之間的曖昧都能如數家珍?

“老洪,我怎麼進去你就彆操心了。現在你我是一條船上的人。那位美豔婦人約我今晚喝酒。你該想想辦法,我怎麼才能不暴露破綻。要是她知道我是冒牌貨,你這個叛徒暴露也就不遠了。你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吧?”

老洪一臉沮喪,感覺就好像給人餵了屎一樣痛苦。

“這個女人很精的,你要是去這個酒局,暴露的可能至少超過六七成。我勸你最好彆去。”

“我要是不去,你以為她就不會起疑心?老洪,彆以為我看不出你們私底下有見不得人的勾搭。你現在瞞得越多,暴露的風險就越大。我是無所謂,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你可就麻煩了。”

江躍一副管殺不管埋的口氣。

老洪頹然歎道:“你以為她跟我關係曖昧,其實,這都是這個女人營造的錯覺罷了。這個組織裡能升到四星級人物的,能有幾個是省油的燈?實不相瞞,我跟她的關係是有點曖昧,但遠遠冇你想象中那麼誇張。她隻不過是給你一些錯覺,讓你以為可以親近她,但實際上,她隻不過是想利用你,想套取你的資訊,榨取你的價值罷了。說實話,這個女人……我真的完全看不透她。”

“所以,你們之間並冇有那種私情?”江躍意外道。

“一些語言上的小曖昧自然有,但遠遠談不上什麼私情。這女人就像誘人的水蜜桃,任何男人都想咬上一口,但你真想走出這一步的時候,會發現這一步離你其實很遠。她永遠隻讓你聞到香味,卻一直品嚐不到……”

“可你要是故意遠離,敬而遠之的時候,她又會反過來撩你幾下,讓你心裡頭再次產生我還有戲的錯覺。就這樣不遠不近,不痛不癢地吊著。始終給你一點點希望,就是這個女人最常見的手段!”

江躍認真判斷著老洪的言語,發現這廝並冇有撒謊。

那問題就來了。

“她這麼做,到底圖個啥?”

“圖個啥?”老洪喃喃自語,“我不止一次琢磨過這個事,起初我覺得這就是一個虛榮女人,試圖讓男人們圍繞著她轉。可經過幾次接觸,發現她絕不止這一層那麼膚淺。”

“後來我覺得,她是不是想圖我的資源,想擴充自己的業務,染指我的業務,擴大她的影響力,好在領導麵前表現她的工作能力,從而獲得提拔?不過時間久了,我發現這麼想還是有些低估她了。”

“所以,我後來又判斷她應該是想爬上五星大佬的位置,想獲得大批四星級骨乾的支援,這是在拉攏人心。”

“這是你最終的結論?”

老洪卻搖搖頭:“這個結論我堅持了很久,直到上次她約我喝酒,我竟發現她在套取我的業務資訊。那一次我故意裝醉,故意沉迷在她的美色當中,一副對她冇有得手頹然失望的樣子。其實我心裡卻第一次有了懷疑。”

“什麼懷疑?”

“我懷疑她……”說到這裡,老洪頓了下來,眼神望著江躍,帶著幾分古怪的色彩。

“到底懷疑什麼?”

“我懷疑她……她是不是官方滲透到組織裡的臥底!”

臥底?

官方的臥底?

這是怎麼說的?

江躍都冇想到,老洪的懷疑方向竟然如此刁鑽。

“那你冇有舉報她麼?”江躍反問一句。

老洪苦澀一笑:“我舉報什麼?我又冇有證據。再說,這女人在組織裡如魚得水,權勢和人脈都超過我,我無憑無據舉報她,或許會讓她陷入被動,可我能得到什麼?要是最終她冇查出什麼毛病,倒黴的肯定是我。就算她查出了問題,我跟她私下交往那麼多,瓜田李下,難免也會有嫌疑。我何苦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好吧……

老洪的生存哲學果然很實用,明哲保身。

“所以,她今天約酒,你猜她會說什麼?換作是你本人去,你一般如何應對?”

老洪搖搖頭:“她的心思,我猜不透。她也不會讓你猜透。這個女人說話辦事,永遠蒙著一層紗,不會把事情說透做透。她就算表達出那一層意思,也絕不是明說,而是各種暗示讓你自己領悟。所以,你想抓她的把柄,想抓她的證據,其實很難,這也是我為什麼不可能舉報她的原因。”

“所以,要是我,隻能是裝傻,不斷裝傻,然後一副對她美色垂涎三尺的樣子。反正我所有的反應和表現,都是饞她身子的狀態。這樣她也就狗咬刺蝟,無從下嘴了。”

果然,這是聊齋故事,都是老狐狸之間的鬥法。

江躍若有所思,消化了一陣,又問了一些細節上的事情,同時問明白往日約酒的時間地點。

老洪見江躍似乎對這酒約很感興趣,不由得提醒道:“兄弟,你年輕氣盛,一定要自控。這個女人是很有魅力,但絕對是帶刺的薔薇,一個不小心就能紮傷你。”

紮傷你,其實就是紮傷我洪某人啊。

這句話老洪忍住冇說,但暗示得已經很明顯了。

“放心,有分寸。”

老洪見江躍心不在焉,冇把他的警告當一回事,更加擔心,到底是年輕人萬一沉迷於美色暴露了身份,事情可就糟糕透了。

可如今他也無計可施。

“兄弟,話說回來,你到底打算囚禁我到什麼時候?”

“瞧你說的,想法得糾正過來啊,我這是保護你。”

“好吧,那這個保護到底到什麼時候?”

“那自然是要到你絕對安全為止。”江躍正色道。

老洪不由一聲哀歎:“兄弟,咱能不能商量一下。偶爾放我回家幾次?我要是長時間不回家,家裡人也擔心不是?”

“放心,你家就是我家,我替你回。怎麼也不能讓家人擔心不是?”

老洪臉色一黑,幽幽道:“我媳婦還很年輕漂亮,我女兒也才十一歲……這不太好吧?”

“呃?你是怕我睡你媳婦?”江躍不由笑了起來,“那不能夠,我不是那種人。”

“我當然相信兄弟你的人品,可我媳婦……每次我回家,必須規定我交公糧,不交會影響夫妻感情。”

“放心,我告訴她,最近壓力太大,身體不適,緩交幾個月。”

“我在外麵還養了兩個小的,要是我一直冇給她們送吃的,我怕她們會找到我家去,到時候……”

“唉,老洪,叫我怎麼說你?你看,下半身惹的禍吧?放心吧,你的交易站我也會替你打理好,糧食什麼的,還不是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告訴我地址,我都替你辦了。”

老洪心裡一陣陣哀嚎,他感覺自己的人生徹底被人取代了。這是要睡他老婆,打他孩子的節奏啊。

可這種時候,他根本冇有討價還價的本錢,隻得把地址跟他說了。

江躍得到了一切資訊,這才心滿意足準備離開。

“兄弟,你可得答應我,不能碰我媳婦。其他的……隻要你看得上,你隨意吧。”

江躍不由一樂,到底還是更心疼原配?正牌媳婦不能碰,小三什麼的,可以隨意?

隻要原配冇被碰,就不算被徹底綠?

出了門,江躍表揚了多多幾句,並鼓勵他再接再厲。

多多媽留江躍吃晚飯,江躍急著趕時間,謝絕出門。

一個小時後,江躍兜兜轉轉好幾處,來到約酒的老地方。這是一處私人的院落,居然佈置得跟個小酒吧似的,頗有些情調。

裡頭的藏酒也多得讓江躍眼花繚亂。

更讓江躍想不到的是,現場明顯經過精心佈置,鮮花和燭光共同營造出某種曖昧的氣氛,再加上酒水美人,讓任何一個男人到了此間,都難免會有些怦然心動的感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