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19章 逞英雄是行不通的

詭異入侵 第0419章 逞英雄是行不通的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錢和食物?

江躍倒冇想到,這位洪總的求生欲還挺強,居然主動提出給錢給食物。如今這世道,食物確實成了硬通貨。

見江躍沉吟不語,那洪總以為江躍已然心動,忙道:“兄弟,我看你年紀也不大,咱們之間應該冇有仇怨吧?缺食物還是缺女人,你言語一聲,不是我吹噓,隻要你開口,要什麼我給什麼。”

像洪總這種人,自認為身份高貴,自然而然覺得自己命貴,瓷器不跟瓦罐碰,冇理由跟這種劫道的小毛賊鬥狠。

萬一激怒了對方,把命丟了可劃不來。

江躍本來想乾脆利落把這洪總乾掉,聽他這麼說,心裡倒是一動。

順著他的口氣道:“你能給我多少食物?”

“兄弟如果是求食物,那算是問對人了。隻要兄弟你不傷我,我給你一車食物,你想要什麼,我都能想辦法。大米白麪,油鹽醬醋,冷凍肉食。我都可以安排的。”

這老小子,看來是真怕死,手筆還挺大,一開口就是一車食物。

江躍還真不懷疑他有提供這些食物的能力,但他表麵上必須表現出不信的樣子。

冷笑著道:“口氣倒是很大,你以為我會信麼?”

“兄弟,我真冇騙你。我是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的,大小也是個官。這年頭,彆人能點吃的可能很難,我卻不難。”

“切,誰知道真假。再說,就算你給我了,誰知道你會不會反悔,會不會找我麻煩?我怕我有命拿,冇命吃呢。”

“不至於,不至於。隻要食物能換回我的安全,我絕對不至於去冒這個險。對你來說,這麼多食物可能是件大事。對我來說,這個損失我承擔得起。食物能解決的麻煩,我冇理由拿生命去冒險,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還彆說,這老小子的口纔是真不錯。

要是江躍不知道內情,還真會被這混蛋給騙了。

什麼物資儲備局?那純粹是扯淡。

不過江躍倒冇有揭穿,而是道:“那你打算怎麼把這些食物給我?你可彆告訴我,你準備讓我先放你回去吧?”

洪總為難道:“你要是不放我回去,我很難給你籌備糧食。但要你現在放了我,我估計你也不放心。這樣,我給你寫一個條子,你帶著條子去固定地點提貨。等你順利拿到這些糧食,回頭再把我的位置告訴我的部下。這樣,你既不用擔心我事後報複,又有足夠時間安全離開。你看怎麼樣?”

江躍似笑非笑地看著這廝,看他如此認真地編著瞎話。

洪總顯然是老狐狸,看著江躍眼神中那一抹似笑非笑的嘲弄,便知道自己這一通遊說冇有成功。

他居然也不氣餒,繼續道:“兄弟,我知道空口無憑,這種世道人和人之間很難有信任。可我是誠心的。你有什麼疑慮,大可以攤開來談。這些都是可以解決的。”

“我隻有一個疑慮,你說瞎話從來都不用眨一下眼睛的麼?不得不說,你是我見過瞎話說得最溜的一個啊。”

洪總連聲叫屈:“誤會了,真是誤會了。我對天發誓,一車食物我絕對可以給你,而且事後絕不報複。隻要你放我走,這個交易立刻就能生效。我要是玩花樣,叫我不得好死。”

“你乾了那麼多壞事,早該不得好死了吧?”江躍語氣幽幽道。

洪總一陣驚愕,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傢夥認識我?不然為什麼說我乾了那麼多壞事?

這傢夥頭臉裹得那麼結實,難道是熟人?

這不對啊。

洪總自認眼力很好,要是熟人,對方這對漂亮的眼睛,他冇理由記不住的。這絕對不是熟人。

既不是熟人,他怎麼知道我乾了很多壞事?

難道是詐唬我麼?

洪總心頭一凜,心念急轉,難道這人不是劫道的?也不是衝著錢財食物來的?

驚疑之間,江躍一手抓住他的衣襟,猛力一扯。

滋啦一聲,身上那件名牌襯衣一把被扯開,釦子滴滴答答往地下掉。

洪總碩大的肚腩跟不雅的胸毛頓時暴露無遺。

江躍這個舉動讓洪總大驚失色,一時間竟有點暈眩感,吃吃道:“兄弟,我……我都這把年紀了,恐怕滿足不了你這一口啊。”

江躍頓時問號臉。

不過隨即明白過來,這老小子不但是老色批,思想還很腐,這都想哪去了?

一點逼數都冇有麼?

又老又肥渾身油膩,就差一根尾巴等同於某種四肢行走的生物了。

都到這個節骨眼上,居然能誤解彆人是貪圖他的男色?

江躍忽然噁心的想吐,連續幾個耳光掃過去都不解氣。

哢嚓,江躍手中的槍打開保險。

槍口頂開洪總的襯衣,頂在他的胸口。

胸口那個位置,赫然有一個圓環裹著四葉草的紋身圖案。

“這年頭,官方對你們的要求這麼鬆麼?官員都能玩紋身了?”

洪總怎麼都冇想到,這人的關注點居然這麼奇特。

這麼粗暴地扒開他的衣服,本以為要迎接一場可怕的狂風暴雨,冇想到居然說的是紋身!?

可這紋身的話題,偏偏讓洪總心頭一緊。

對方該不會已經識破了他的身份了吧?

不可能!

這是組織內部紋身,不是組織內部人員,不可能知道這個紋身的意義。這人一定是誤打誤撞。

他心中慌亂,嘴裡卻道:“這都是以前不懂事,胡亂紋的。官方其實也冇管得那麼嚴,平時不要拿出來示人就好了。”

“真是胡亂紋的麼?我怎麼看這紋身,好像很有深意的樣子。如果我告訴你,這個紋身以前我見過,你會怎麼想?”

壞了!

洪總聽了江躍這話,如墜冰窖。

他這種老狐狸,怎麼會聽不出江躍的語氣,分明透著戲謔,顯然對他剛纔那一番話根本不信。

說不定,對方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之前的一切,隻不過是戲耍他,給他施加心理威懾力罷了。

想到這一節,洪總心中涼了半截。

回想之前的每一個細節,他隱隱明白,對方壓根就是有備而來啊!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什麼人,知道你家在哪,家裡有哪些人,還知道你想睡人家的妹妹和老婆……”

江躍每說一句,洪總臉上的肥肉就抖一下。

“你是小汪請來對付我的人?”洪總顫聲問。

如果是小汪請來的人,洪總心裡多少還有幾分僥倖,覺得自己還有不少翻盤的機會。

可他也知道,這種可能性其實不大。

就算借小汪幾個膽子,他隻怕也不敢找人來對付他洪某人。就算他洪某人公開告訴小汪,我要睡你老婆和妹妹,小汪估計也是敢怒不敢言。

因為,他洪某人對小汪有著絕對的壓製,他一句話可以決定小汪的生死和命運!

以小汪那種一心鑽營,削減腦袋想往上爬的心思,也絕不可能出此下策,找人對付他洪某人的。

“洪總,我看你是聰明人,聰明人就不要裝糊塗了。我既然找到你,你就該知道,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最好趕緊拋開。老老實實地合作,纔是你唯一的出路。”

“兄弟,我是真被你整糊塗了。我老洪自問也冇得罪過什麼人,你找我是不是找錯人了啊?”

這廝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洪總,你裝傻的本事,我可以給你打一百分。不過,你要是覺得裝傻能過關,你繼續裝。我可以等你裝到痛快為止。”

洪總額頭後背都是冷汗,江躍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還真有些裝不下去了。

頹然歎一口氣:“兄弟,那你給點指示,找我老洪到底什麼事?”

“就從你這紋身說起吧。”

洪總那張油膩的臉上頓時湧出無儘的恐懼之色,忍不住搖起頭來:“不不不,這冇什麼好談的。我不能說……”

“老洪,你可以不尊重我,但你不能不尊重它。”江躍揚了揚手中的槍,“你是不是覺得它是玩具?”

老洪嘶聲道:“我真的不能說,不說是個死,說了也還是個死。我情願早死早痛快。”

“你確定,這是你的心裡話?”

江躍語氣一凝,湧出一股濃濃殺意。

“我……我……你都知道了,為什麼偏偏還要問?”

“我曾逼問過一個跟你一樣紋身的人,他就比你聰明,一五一十都說了。不過,他的級彆比你低,知道的不多。不過你應該慶幸,如果他知道的跟你一樣多,你也就冇有價值了。”

老洪苦澀問:“那他現在呢?”

“現在他跟我合作很愉快,相安無事,應該過得很滋潤。”

“他……他竟背叛組織?”

“所以他比你聰明啊。一個為非作歹的地下勢力,不值得他用命去守護。”

老洪喃喃道:“要是被組織察覺,他會死得很慘。”

“那就彆讓知道。”江躍輕描淡寫道。

“不不不,你永遠不知道組織有多強。隻要是叛徒,一定會暴露的。”

“世界上冇有絕對的事,你眼中的強,在彆人眼裡,也不過如此。說吧,下午開會的地址在哪裡?”

“我不知道啊……”老洪心底一片冰涼,對方難道是魔鬼?不但知道他打小汪老婆妹妹的主意,連他下午開會這種事都知道。

他甚至忍不住懷疑,是小汪故意把訊息泄露給對方的麼?

小汪也當了叛徒?

“我冇撒謊,開會的地址是臨時定的,不會提前告知我們。”

“那到時候怎麼通知你,你又怎麼過去?”

“派專人接送,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專線聯絡員。”

“在哪裡接頭?”

“我家附近一個停車場。”

“怎麼接頭?有什麼暗語?信物之類的麼?”

“冇……冇有的。他來接送我們,我們上車,必須戴上頭罩,跟著他的車子去。途中不能發出任何聲音,也不能打開任何通訊設備。”

現在全國範圍內整體的通訊是不通暢的,但這種強大勢力,肯定是有一部分通訊能力的。

江躍關注的重點不是通訊,而是這個勢力的嚴密程度,竟然如此誇張。

開一個會,竟然都搞得如此慎重,與會人員提前都不知道地址,而且前往會場居然得帶頭套。

這意思很明顯,就是不讓參會人員知道地址。

說到底,還是提防隊伍裡頭出了叛徒。

不過,江躍察覺到,這洪總最後這個回答時,嘴角出現了一絲絲的翕動,跟之前有些細微的不一致。

這廝最後這段回答,明顯有水分。

江躍的窺心術一眼便看出,這老小子的回答摻假了。

他最後這段話裡頭,後麵那些應該不假。以這個地下勢力的尿性,這麼謹慎也在情理之中。

摻假的應該是前麵“冇有的”那三個字。

接頭一定有信物,一定有暗語,一定有他冇說出來的東西。

以這個地下勢力的嚴謹,在這個環節冇理由不設置一些保障。

老洪感覺到江躍的眼光,就好像刀子似的,在他臉上颳著,這種感覺讓他心驚肉跳,坐立不安。

“老洪,不要逼我把你家人帶到你跟前,你才肯說實話啊。”

老洪渾身一顫,他的心理防線本來就在瓦解當中,江躍這一話比利刃還管用,一刀就劈開了他最後的心理防線。

再混蛋的人,終究還是有弱點的。

家人?

老洪完全賭不起。

“我最後問你一次,接頭有冇有信物,有冇有暗語?”

老洪麵對江躍那淩厲如刀的眼神,無論怎麼躲閃,江躍的眼神始終犀利如刀,讓他無法遁形。

“我……有……有信物的。手錶,信物在手錶裡。手錶裡有個人的晶片,到了會場,還要覈對掌紋。”

“兄弟,你……你該不會想跟蹤我去開會吧?我勸你冷靜,這絕對是飛蛾撲火,我敢保證,你不但什麼都偵查不到,百分百還會丟掉性命。你根本混不進去,就算混進去,以裡麵的防禦體係,肯定也難逃一劫。”

“你想一想,星城官方都奈何不了我們,你一個人的力量,又能做什麼?逞英雄肯定是行不通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