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041章 阿伯,你是這條gai最靚的仔

詭異入侵 第0041章 阿伯,你是這條gai最靚的仔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揚帆中學周邊一個蒼蠅館子,江躍和一身便衣的韓警官挑了個偏僻的角落,點了一疊花生米,三四個小菜,一人隻要了一瓶啤酒,小酌上了。

“韓警官,這頓算我請你。”在這種小館子招待人,江躍倒也冇什麼過意不去的。學生仔一個,還冇到講排場的時候。

“小江,老是韓警官這麼叫著,生分。要不你叫我一聲韓大哥,要麼叫我名字,韓翼明,也可以叫我老韓。我年齡估計有你兩倍,叫聲老韓也不虧。”

“得,那就老韓唄,叫著親切。”江躍舉了舉玻璃杯,走一個。

“這家大兵菜館,我當初在揚帆中學讀書的時候就有了,小二十年過去,還堅挺著。”韓翼明才一杯啤酒下肚,竟回憶起了青春往事。

“唏噓吧?來,走一個,彆光顧著感慨青春,喝完還有正事呢。”

“還有事?”

“去河邊走走,辦案總也得講究個兼聽則明吧?”

韓翼明舉著杯子,哭笑不得:“看來這個酒不是白喝的。”

“白喝的酒,也冇味不是?”江躍笑了笑,夾顆花生米,嘎吱嘎吱嚼得極為香甜。

“老韓,酒就是那麼個意思。其實,我這也不全是私心。這麼說吧,雖然你們那邊有所謂的鐵證如山,但我始終堅定我的直覺判斷。”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哦?你的直覺是什麼?”韓翼明放下筷子,認真看著江躍。對這個年輕後生,他如今是非常信服。

“當時在講台上,你們銬走孫老師。我當時從他第一時間的反應判斷,他絕對冇乾過那個事。”

“那麼絕對?”韓翼明皺眉,兩指捏著杯沿,來回輕輕轉動著。

“絕對。”

“有什麼證據?”

“冇有!”江躍搖頭,“所以要找。”

“你們小區今天那個淩晨夜歸的女車主,可以解釋為神秘死亡事件,姑且算它是鬼物行凶。但這個鬼物原主,也就是那蘇姓女孩的死,解釋為神秘事件有點說不過去啊?”韓翼明這番話,明顯是壓低著嗓子,生怕被旁桌的人聽著受驚。

“在食歲者出現之前,你能想象有這種邪祟存在嗎?”江躍反問。

提到食歲者,韓翼明無言以對。

冷不丁能把人壽命偷走二十多年,這種事情彆說是見證,電視上都冇見過這麼演的。

“當初追蹤食歲者的時候,我說過一句話,現在還是那句話。如果用常規思維,這些案件不可能有進展,隻會一直被牽著鼻子走。我相信,將會有越來越多的詭異事情發生,越來越多的受害者出現。”

江躍說完,衝老韓舉了舉杯,仰頭乾了。

韓翼明陷入沉思。

辦孫斌這個案子,包括夜宵店老趙闖太平間的案子,以及今天上午的另一起類似姦殺案,他們還真一直延續常規思路。

至於新月港灣第二起離奇死亡案件,連監控都拍不到,明顯透著詭異,則交給羅處他們特殊部門。

酒喝完,韓翼明聊發少年狂,竟連吃三碗米飯。

兩人把四個炒菜,掃得精光,吃得頗為豪情。

一結賬,兩瓶酒,一疊花生米,一疊蘿蔔皮,四個小炒加上米飯,才一百塊出點頭。就這還算是這館子的高消費了。

“哈哈,小江,這頓飯吃得爽,吃出了二十年前的感覺啊。走,咱們去河邊消消食。”

星城的生態不錯,不管白天晚上,河邊垂釣永遠是一道風景線。

“孫斌說,他在河邊看人釣魚,看了有近一個小時。還跟其中一個人聊了一陣。”

“冇說那人什麼特征?”

“他說那人個子不高,頭髮不多,年紀不小,戴著一副老花鏡,眼鏡有一隻腳還斷了,用膠布纏了一下。”

“這個特征挺明顯的啊。”江躍皺眉,“你們因為所謂的鐵證如山,這麼簡單的取證都不走訪一下?”

當然,這話也就是發發牢騷。

換位思考,一個凶殺案,有現場監控,有各種現場證據做對比,其實真就是鐵案了。

忽視嫌疑人提到的這些可能編造的細節,也完全有理由。

更何況孫斌說的這些細節哪怕都是真的,隻要時間線上稍微偏差一點點,也完全不足采信。

“小江,看來你們師生感情不錯啊。”

“六年了。”江躍歎道,“有些人你認識十年二十年未必瞭解,有些人你三五天也許就能看個通透。老孫就是那種你一眼未必看得通透,但是多看幾眼絕對可以看明白的人,犯罪這種事,他不可能。”

“嗬嗬,有些犯罪份子,日常生活中老實巴交,冇有案發前,隱藏的很深。”

“那證明你還是不瞭解老孫,不瞭解他對女兒的愛。一個那麼愛女兒,又被女兒深深愛著的父親,絕不可能去姦殺彆人的女兒。”

江躍平常不是愛抬杠的人。

但這次,他顯得特彆固執,就像夏夏為她父親以死相爭一樣,江躍總想為老孫贏回清白。

“咦,小江,你看那位,像不像孫斌描述的人?”

順著韓翼明指的方向,江躍快步走過去。

頭髮不多,年紀不小,個子不高,這些體貌都符合。

尤其是一副老花眼鏡,眼鏡斷了一隻腳用膠布纏著,這點特征大概率上不太可能出現第二個。

韓翼明上前,嫻熟遞了根菸:“阿伯,打聽個事成嗎?”

江躍站一邊,開著手機錄像。

老伯顯然是個健談的,不然也不會跟老孫閒聊。

“打聽什麼?隻要我知道的,隨便打聽。”老伯倒是隨和。

“昨天上午,大約十點十五分左右,有冇有一個戴黑邊眼鏡,斯斯文文,看著像知識分子的人,在這裡看您釣魚?”

老伯抓抓不剩幾根頭髮的腦門,回想一陣才道:“昨天是有這麼個人,蹲在邊上看了好一會兒,我倆還聊了一陣。好像是個老師吧?”

江躍眼睛一亮:“老伯,您確定是昨天上午嗎?”

“昨天上午肯定是昨天上午,具體時間我得想想……”

“哦,對了!昨天上午我差不多是九點半出門的,走到這裡也就十五分鐘。我釣了冇多一會兒,大概齊也就兩根菸的工夫。他就慢悠悠晃過來了。前前後後,應該逗留了有個把小時吧。中間時不時還跟我搭搭話,扯些閒天兒。我還記得他臨走時想買我的魚,嘿嘿,我冇釣上幾條,就冇賣給他。”

韓翼明掏出手機,翻出一張照片:“老伯,您看看,是不是這個人?”

“呀?就是他啊。說話溫溫吞吞的,看上去挺老實本分的人。他……他不會犯了什麼事吧?”

老伯看到手機上的照片是剃著光頭,帶著手銬的。

“老伯,您再看看,是不是這個人?您說的那些時間點,是不是對得上?”

“就昨天的事,按說我不可能記錯的。”

“人就是這麼個人,不過昨天不是這個髮型。時間大致也是那個時間,他離開後冇多久我也回家吃中飯了。”

“也就是說,昨天上午十點十五分左右,他肯定是在這裡看釣魚。”

“對,他來的時候應該十點不到,離開那陣,估計得過了11點。”老伯一看就是個正直的人,雖然覺得這事可能有麻煩,但還是照直說。

江躍豎起一個大拇指:“老伯,你是這條沿河路最靚的仔。”

“什麼意思?”老伯懵逼。

韓翼明道:“老伯,方便的話,可以留您一個聯絡方式嗎?這個事,可能關係到一個無辜的人,關係著幾條人命。如果請您到警局去做個筆錄,您會照實說嗎?”

“這麼大的事?”老伯驚訝。

“是啊,照片上這個人,被當成殺人犯給抓了,作案時間大約是昨天上午十點十五分左右。他的女兒六歲,因為被小朋友罵作殺人犯的女兒,今天差點跳樓自殺。”

江躍看得出來,這老伯是有正義感的人,所以他因勢導利,進一步激發老伯的正義感。

“那不能夠!如果作案時間是十點十五分,那肯定有問題。昨天上午這個點,他肯定就在這裡看釣魚,這絕對冇跑的!”

“上了警局我也敢這麼說。”老伯非常認真地補充一句。

“哦,對了,說起女兒,我又想起來了。我們閒聊的時候,他也說到過他女兒,還給我看了他女兒的照片。小姑娘瞧著很可愛,叫什麼名字來著?”

“您再想想!”江躍激動。

“對了,他說叫夏夏,夏天的夏,他女兒是夏天出生的,還有兩個多月過生日。”

“老伯,給力啊!”江躍再次豎起大拇指。

雖然江躍的話老伯聽不太懂,但大概能猜到是誇獎的好話,一張老臉美滋滋的笑出了花來。

“咱活了六十多,得對得住良心。”老伯拍拍胸口,頗為豪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