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16章 幕後大佬現身

詭異入侵 第0416章 幕後大佬現身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化解?

鬼線已經入侵體內,還談什麼化解?真當我是無所不能麼?

良言難勸該死鬼,慈悲不度自絕人。

這位小杭,顯然還不具備一個合格行動局隊員的應有素質,既缺乏紀律,心態又不好,而且還充滿好奇心。

這在詭異行動中,任何一條都是取死之道。

他卻幾條都犯了。

看到江躍搖頭,那小杭崩潰了,一把抱住老韓的小腿:“韓處,救救我,救救我,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擅自行動,不講紀律的。可我真的不想死啊,我才二十二歲。”

老韓束手無策,懇求地望著江躍:“小江,真的冇有一點點辦法了麼?”

江躍依舊堅決搖頭:“鬼線入體,我也想不到辦法了。”

要是鬼線冇有進入體內,有辟邪靈符在手,或者有百邪不侵光環在身,應該都可以抵抗鬼線入侵。

可這小杭顯然不具備這兩個條件,在鬼線入侵時,他甚至連感覺都冇有。

要不是江躍說出來,他自己現在甚至都冇察覺到。

“小江,你好歹想個轍啊!不管有用冇用,咱們不能眼睜睜看著小杭犧牲啊。”

江躍無奈歎道:“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離開烏梅社區。或許離那鬼物越遠,鬼線的破壞力相應也會越小。如果那鬼物一直追著不放,那就冇轍了。要是那鬼物不願意離開烏梅社區,或許還有一線生機。隻要這些鬼線不再繼續惡化,至少可以保證不會死。”

那小杭聽了這話,朝著外圍方向連滾帶爬。

“離開這裡,我要離開這裡,我不要死,我真的不想死!”

冇等他跑出幾步,他的四肢猛地一陣抽搐,接著整個身體呈現出某種難以形容的扭曲感。

尤其是四肢和脖子,彷彿被什麼力量牽引著似的,姿勢看上去無比詭異。

看上去,他整個人是呈現出朝前奔跑的姿勢,但他的四肢卻完全不聽他使喚,導致整個人看上去無比彆扭。

小杭口中謔謔謔發出驚恐的吼聲,聽上去就好像喉嚨被什麼東西死死捏住一樣,根本發不出正常的音節。

嗤!

嗤嗤!

他手腕上的血紅鬼線,本來隻是淡淡的一圈圈,忽然間變深,並且散發出詭異的紅光,全力開始往肉裡勒。

小杭發出陣陣慘叫,全身絕望地抽出起來。

“不要碰他!”

江躍見到另一名隊員想去攙扶,連忙喝止,語氣頹然道,“鬼線入體,救不了了。”

小杭的皮膚在那紅色鬼線的勒扯下,慢慢被切開一圈圈細細的血線。很快,這一圈圈血線就不斷放大,體內的血液開始呈現噴射狀,不斷從體內噴出。

詭異的是,體內的血液噴射出來,竟然化為一團團血霧,不斷在虛空中漫逸,竟冇有一點一滴撒到了地麵。

彷彿這血氣還冇落地就已經風乾似的。

老韓和另一名隊員看到同伴如此痛苦,卻偏偏無法上前幫忙,心裡頭的煎熬可想而知。

江躍看到這詭異一幕,陡然間卻意識到什麼。

朝著前方瞪了一眼,身體陡然急速飛馳,神罡滅鬼手再次啟動,朝著虛空狠狠一抓。

這一抓來得猝不及防,一道紅色影子本來隱藏在虛空,肉眼根本無法觀察到。但在江躍這一抓之下,卻現出原形,慢慢在虛空中凝成實質,瘋狂地扭動掙紮起來。

這一回,終於是被江躍的神罡滅鬼手給抓個正著了。

當江躍抓住這紅衣鬼物時,那邊小杭身體迸射出來的血線立刻不再噴向虛空,而是撒落在地,落的一地都是血跡。

顯然,這鬼物是躲在暗處吸食小杭的精血,用這種詭異的方式,瞞天過海。

要不是江躍洞若觀火,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這鬼物根本冇有去遠,而是在附近吸收血食。

江躍幾次在這頭鬼物身上失手,此刻又見它當著自己的麵吸食行動局隊員,江躍自然火大。

多次手下留情,這鬼物還是不知好歹,讓江躍不由得動了真火。

就在江躍準備痛下殺手時,忽然感覺到腳底下一陣陣輕微的湧動,彷彿有什麼危險物即將從地底下冒出來。

身處如此詭異的局麵中,江躍不敢有任何麻痹大意。

隻得鬆手,身體快速倒掠,招呼老韓他們:“快撤!”

老韓他們不明所以,但是看到江躍這個驚惶的反應,本能就知道情況不妙。

江躍身後,一道道詭異的藤條枝蔓破土而出,就像從地底探出的巨蟒,滾滾而來,朝江躍他們急速追來。

這速度之快,遠超老韓他們逃跑的速度。

要是照這個速度下去,不出十秒鐘,就會被這些枝蔓纏住。

江躍當機立斷,猛然一腳刹車定住身形,喝道:“老韓,你們先走,我掩護你們!”

江躍往大街上一站,就好像淵渟嶽峙,氣象陡生。能斷流水,能阻山崩。

那快速漫卷而來的枝蔓,麵對江躍強大的氣勢,果然勢頭一阻,咻咻咻咻不斷在原地停住。

這些枝蔓明顯破壞力驚人,就跟打樁一樣,在地麵上不斷鑿出一個個碗口大的洞。

無數枝蔓不斷從後方湧來,轉眼之間,就將江躍包圍在內,一層層一圈圈密密麻麻,就好像進入了原始森林。

這些枝蔓張牙舞爪,不斷朝江躍這邊湧動,枝頭像一根根鋒銳的標槍,不斷朝江躍這邊試探。

也不知道是因為忌憚江躍的手段,還是有人故意操控,這些枝蔓隻是團團圍住江躍,不斷試探江躍,卻冇有真正發起實質的攻擊。

江躍手掌一張,腰間一隻小小的袋子中,竄出一道淡淡的光芒,這光芒包裹著一隻珠子,彷彿在劇烈抖動著。

珠子落在江躍手中,光芒陡然大漲,射出驚人光華,直刺霄漢。

光芒大作間,那珠子就好像出匣猛獸,完全無法壓製凶殘之氣,一道比一道更美猛烈的殺氣狂暴湧出。

在江躍手中,珠子迅速化為一道利劍。

久違的氣息讓江躍心神激盪,一種與生俱來的親切感席捲心頭。甚至讓他產生一種強烈的感覺。

一劍在手,天下我有。

一劍在手,可以蕩儘天下妖邪!

刷!

利劍揮動,捲起強大劍氣,瞬間盪出十幾道堪比鐳射一般強悍的劍光,朝四周密密麻麻的枝蔓掃去。

刷刷刷刷!

那張牙舞爪的枝蔓,似乎也不想認命,打算硬剛一波。

不過當劍氣穿過這些枝蔓的時候,這些枝蔓才知道這個倔強完全是多餘的。

強大的劍氣貫穿而過,所有枝蔓就跟乾脆棒一樣被輕鬆批開,截截寸斷,完全無法形成有效的抵抗。

四周的枝蔓的確很密,但即便如此,也還是無法抵擋這狂暴劍氣的掃蕩。

很快,江躍的劍氣就打穿了十幾層密密麻麻的枝蔓,衝到了包圍圈外。

不過,這些枝蔓顯然有強大的再生功能。

在原地吞吐一陣之後,便再度死灰複燃,又一次悍不畏死地朝江躍這邊捲了過來。

不過這次,江躍卻不可能再讓它們輕鬆包圍了。

之前是為了掩護老韓他們離開,他不得不主動陷入包圍。

現在老韓他們已經去得遠了,他了無牽掛,又怎麼可能任由這些枝蔓撒野而束手無策?

神行符全力催動,江躍的身形頓時快如閃電,比那些枝蔓的再生力更要快上好幾倍。

原本的局勢,是這無數枝蔓包圍江躍。

而當江躍的速度提升到極致的時候,現場到處都是江躍仗劍而擊的殘影。

局麵頓時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反轉,就好像無數江躍包圍了這些枝蔓!

速度又快,手中利劍殺傷力又強,這些枝蔓是徹底冇了脾氣,剛一冒頭,就被江躍乾脆利落給斬了。

斬得速度之快,甚至讓這些枝蔓都來不及再生。

“停!”

就在這時,虛空中傳來一道叫停的聲音,聲音非常空蕩,彷彿從四麵八方湧動而來。

江躍仗劍而立,神威凜凜,宛若天人。

既然對方叫停,江躍知道,多半是那正主兒祝吟東來了。

江躍四處觀察,試圖找到那祝吟東所在之地。

可惜,那祝吟東的藏身水平很高,便是這個距離,江躍還是判斷不出對方躲在什麼地方。

就在這時,江躍對麵十米左右的區域,一株景觀樹的樹乾上,忽然緩緩出現變化,慢慢幻出一張人臉形狀的模樣來。

“朋友,為什麼要到我的地盤撒野?我對你的朋友手下留情,偏偏你要趕儘殺絕嗎?”

那棵樹上的人臉,竟然口吐人言,雖然聲音有些混沌,但大致還是能夠聽出它說的是什麼。

“你覺得我在趕儘殺絕嗎?”江躍淡淡反問。

“是,你幾次冇有對畫中物痛下死手,是它不知好歹冒犯你,這一點我承認。所以,為了回報你,你那兩個逃走的朋友,我也冇有趕儘殺絕。不然的話,你以為他們能逃出去嗎?”

這種對話,雙方顯然都在控製火藥味,這無疑是一種姿態。

“你是祝吟東?”江躍忽然問。

對方淡淡一笑,居然不否認,不過馬上問出一句讓江躍大吃一驚的話來。

“你是江躍?當初號稱星城覺醒者第一?”

江躍知道祝吟東,那是因為逼供所得。

可對方之前絕不可能知道他的存在,怎麼能一口道破他的身份?

“是不是很意外,我竟然知道你的來頭?”祝吟東的語氣有些詭異,也有幾分得意。

江躍沉默了一陣,忽然道:“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本來似乎不一定非得作對。星城很大,容得下更多覺醒者。”

“巧了,我也正好是這麼想的。那麼,你為什麼要來烏梅社區?”

“這裡還是烏梅村的時候,我就是這裡的常客,為什麼不能來?”

“以前我管不了,今後,烏梅是我的地盤,不請自來,即為失禮。一旦失禮,總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江躍淡淡一笑:“要不是受人之托,我也不願意來。”

“誰托你來的?”

“美人蛇畫廊的詭異案件,驚動了星城官方,驚動了中南大區的退休巨頭。你應該很清楚,我們也許是第一批,但絕不是最後一批,烏梅社區今後還會有人來。”

“這個不用你操心,誰來,我的招待標準都一樣。”

那聲音忽然一頓,又道:“有人告訴我,有個可怕的入侵者要對付我,說的就是你。不過現在看來,你的敵意似乎不強?”

“如果來找人也算是敵意的話,那我能說什麼?”

對麵的聲音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後,才若有所思道:“看來,有人很想看到我和你硬碰硬,很想我跟你硬剛一波啊。”

“所以我冇猜錯的話,是不是有第三方人馬介入此間了?我更大膽猜測一下,他們應該對你進行招募了吧?”

那聲音嗬嗬笑了笑,卻冇有正麵迴應。

江躍瞭然,知道自己猜準了。對方隻是不便直接承認罷了。

“你猜了這麼多,我也來猜一下,你跟他們是不是敵人?”

“就算不是敵人,關係也談不上好。看來,有人在借刀殺人,借你的力量對付我,或者引我來對付你。如果你把我乾掉,他們自然皆大歡喜。如果我把你打得落花流水,他們可以趁機招攬你。怎麼算,他們都不吃虧。”

“以你的實力,他們為什麼要和你為敵,而不是招攬你?”祝吟東忽然問。

“如果你甘心做個傀儡,或許這個問題永遠找不到答案。”

祝吟東再次陷入沉默,若有所思。

很久之後,他淡笑一聲,將周圍的枝蔓全部撤掉:“這次切磋很痛快,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奈何不了你,但你要對付我,同樣不可能辦得到。星城覺醒者第一人這個稱號,你或許也真配得上。你走吧!”

江躍緩緩點頭,那種傻傻的場麵話也懶得留半個字,掉轉頭便快速離開,消失在烏梅的街頭。

什麼勸你好自為之,不要作惡太深之類的話,根本冇有任何意義。

這種人的心誌堅定,怎麼也不可能為一兩句場麵話而改變。

既然暫時不翻臉,那就按不翻臉的玩法來。

就算下次要不死不休,那也是下次的事。

場麵話,漂亮話,在他跟祝吟東之間完全不起作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