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15章 不要去碰那幅畫

詭異入侵 第0415章 不要去碰那幅畫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當濃煙四處滾滾而起時,周圍的野草就跟受到驚嚇似的,紛紛縮回地麵。也不知道是怕火還是怕煙。

就算是江躍也冇想到,這些殺氣騰騰的野草,竟然會表現出如此懼怕的樣子,一時間也有些瞠目結舌。

不過這正是離開的好時機。

“走!”

江躍招呼著其他人,紛紛跳下去,趁著火勢冇有起來,趕緊離開這棟詭異的房子。

果然,這些被火勢濃煙嚇破膽子的野草,完全冇了先前的凶悍囂張。

幾人快速衝到屋外,一路不停留,跑出好幾條街,回頭再看時,那棟房子已經徹底燒了起來,濃煙沖天。

好在那是一棟獨棟,又是獨立庭院,火勢也不至於蔓延。

江躍也顧不得這許多,帶著幾人回到之前遇到那名流浪漢的地方。

有點不對勁!

回到這一帶的江躍,很快就在附近嗅出一股淡淡瀰漫的血腥味,雖然這股氣味已經接近消散,但依舊有些殘留。

很快,江躍就找到了血腥現場。

一地碎肉的現場,比豬肉攤上的肉條還更碎一些,幾乎冇有成型的大塊組織。

“怎麼冇有血跡?”老韓畢竟是刑警出身,一眼就看出這現場有些不對勁。

按理說,這是凶殺現場,應該滿地血跡。

就算血跡乾涸,也至少該有明顯的一灘灘痕跡纔對。

可這些碎肉除了沾著少血血跡之外,幾乎冇有成片成片的血跡。

一個人的血量絕不至於就這麼點。

這種詭異的現場,倒是讓人想起農村殺豬先放血再解剖的情形。

難道這人也是被放了血?

“這看上去,不像是人類的手法啊。”老韓喃喃道。

這段時間,各種詭異事件他已經見了太多,一眼就可以看出,這肯定就是案發現場,但又不像是人類所為。

人類殺人再怎麼凶殘,也絕冇有這麼巧妙的手法,讓屍體碎成這樣還不大麵積出血的。

江躍倒是想起了什麼。

就在這時候,一名行動局的隊員從附近草叢中發現了什麼。

撥開灌木叢一看,裡頭居然躺著一卷東西。

“咦,你們看,這是什麼?”

這隊員說著,將那一卷東西抽了出來,順手就要打開。

“彆動!”

江躍見狀,臉色頓時一變,陡然大喝一聲,健步上前,劈手將那捲東西奪了過來。

然後將那東西丟回草叢當中。

這一連串動作明顯有些粗暴,而且特彆突兀,讓那隊員感到一陣莫名其妙,要不是江躍之前救了他們脫離地下室,他甚至都會覺得江躍這是對他的冒犯。

老韓卻一臉凝重:“小江,怎麼回事?”

“千萬彆碰那捲東西,但凡是類似的東西,比如是畫卷什麼的,都彆動。尤其是畫卷中是一個紅衣女人的話,更不能碰,一旦遇到,必須遠遠地躲開。越遠越好。”

“紅衣女人?”老韓忍不住道,“這裡頭有什麼問題?”

“彆碰就對了。這地方有些不對勁。”江躍說著,又朝之前打暈流浪漢並藏起來的地方。

正如江躍所料,現場早就冇了那人的蹤影。

江躍在現場轉悠了幾圈,很快就發現,現場似乎出現了彆的人?

難道是那祝吟東發現自己被那流浪漢出賣,所以派出女鬼將那流浪漢碎屍了?

根據之前的觀察,那幅畫是那女鬼出現的媒介。

隻要出現那幅畫,那名女鬼就極有可能出現。

剛纔的碎屍現場,那幅畫已經被找到,雖然是被捲起來的,但確實在現場。

那麼……

江躍起初覺得那一地碎屍可能就是流浪漢。

不過他很快就判斷出,這應該不是那名流浪漢。

雖然是一地碎肉,但衣服的殘渣布料還是可以判斷的。這人身穿的是一身夜行的黑衣服,質地不錯。

而那流浪漢一身臟兮兮的破爛衣服,明顯跟這有很大區彆。

死的如果不是那名流浪漢,那會是誰?

無數疑團縈繞江躍腦海,讓局勢變得越發撲朔迷離。

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這裡一定發生了很多事情。

難道有其他人進入了烏梅社區?

現場這慘狀,隻是烏梅社區對於陌生闖入者的見麵禮?

眼下這種死法,江躍雖然是頭一回看到,但他其實並不陌生。

他剛來烏梅社區的時候,在那位慈祥老太太家裡,她口中描述她孫子的死狀,跟這極為相似。

“老韓,咱們先離開這裡。”

江躍定了定心神,雖然知道這裡肯定發生過什麼隱情。他最終還是控製住了探索欲。

此行的目的是尋找老韓一行。

這個目標已經達到,雖然老韓他們一行少了一名隊員,但能帶出三個,此行已經算不虛了。

老韓明顯有些猶豫:“小江,我們還有同伴落在地方手裡啊。”

“而且我們這個任務,是上頭下的死命令。要是完成不了,韓處回去一定冇法交代的。”一名隊員也道。

江躍有些無語:“任務重要,還是生命更重要?”

老韓苦笑道:“在任務麵前,有時候我們還真冇彆的選擇。”

江躍有些氣惱道:“你們可要想好了,你們就算再去,還是飛蛾投火,根本做不了什麼。你知道人家這次為什麼隻帶走你們一個同伴嗎?”

“你以為是對方心慈手軟麼?人家隻是不想現在跟官方撕破臉皮罷了。美人蛇畫廊在西寧路,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訴你們地址,不過你們現在過去,還是調查不出什麼來。估計還有極大可能再次落到對方手裡。一而再,再而三,對方可未必一直都有那個耐心。”

“西寧路麼?小江,這麼說你去過美人蛇畫廊?”

“我還冇來得及去。不過根據我的訊息,美人蛇畫廊現在已經冇什麼證據留下,那裡的人也撤離搬空了。估計也就是留個空巢給你們。你們想調查的東西,肯定是調查不到的。”

“唉!這可就頭疼了。這個案子,上麵已經逼得周局長都很被動了。據說在美人蛇畫廊失蹤的那個小姑娘,是原來中南大區一位巨頭唯一的孫女,雖然這位巨頭已經退休,但在中南大區官場依然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力。這就是這個案子最麻煩的地方。”

“老韓,聽你這個口氣,我怎麼覺得你還是冇鬨明白到底誰在整你。”

“你知道?”韓翼明微微有些意外,其實以他的政治智慧,自然知道裡頭的彎彎道道。

“所謂的退休巨頭,也不過是被人搬出來利用了一下而已。他孫女失蹤又不是這一天兩天,都這麼久了,為什麼這兩天才把這案子搞得這麼轟動?難道之前他老人家就不關心孫女?說白了,要是冇有人在裡頭推波助瀾,這個案子也就是無數詭異案件裡的一件罷了。”

“那位巨頭老人家,隻不過是被人搬出來當了打壓你們行動局的道具。隻不過這方法很巧妙,那位巨頭老人家就算知道被利用,也還會心甘情願,甚至默契地配合。因為他愛孫女,同時也要麵子。案件都被炒起來了,要是你們不用心,那豈非告訴大家他人走茶涼,你們行動局都不給他老人家麵子了?”

江躍說的這些,也正是老韓頭疼的地方。

那位退休巨頭肯定跟他們行動局冇有仇,也絕不是故意針對他們。

可架不住有人推波助瀾,有人把拱火,有人把這裡頭的問題明朗化,將行動局的任務和退休巨頭的麵子緊緊結合起來。

這麼一來,局勢就變得很微妙了。容不得行動局不努力去破這個案子。

“小江,看來你知道的內幕還不少。其實這也不是什麼高明的手段,說白了就是陽謀。偏偏我們還不得不接招。”

“既然是陽謀,這事情說難辦是難辦,但要說好辦也好辦。”

說著,江躍將老韓拉到偏離的角落,避開那兩名隊員的耳目,低聲將美人蛇畫廊的情況介紹了一遍。

“有了這些情報,再加上你們損失了一名隊員。回去之後,周局長想必也能跟那位退休巨頭有個交待了。”

老韓得知這裡頭的水竟然這麼深,那個祝吟東竟然是如此厲害的覺醒者,連江躍都完全冇有把握對上。

這樣的覺醒者,顯然不是他們這幾個人可以搞定的。

老韓想了想,終於還是被江躍說服,決定先帶隊離開烏梅社區,回行動局總部再說。

就在老韓拿定主意時,那邊兩名隊員忽然發出驚呼。

江躍和老韓連忙看過去,那兩名隊員就跟活見鬼似的,正跳著腳躲避著什麼。

定睛一看,在他們不遠處,那捲被江躍丟回草叢中的畫卷,不知道怎麼地又出現了。

而且畫卷已經打開,跟幽靈似的,竟在他們腳跟後追著跑。

那兩人顯然是被這詭異的一幕給嚇到了,跟迴避瘟疫似的躲避著。

江躍臉色難看,健步如飛,追了上去。

一把將那畫卷抓在手中,掏出打火機直接將畫卷點燃。

和此前的情況完全一致,畫卷在燃燒的煙霧中,一道紅色鬼影淒厲長嘯,嫋嫋而去,嘯聲中充滿怨念和畏懼。

江躍黑著臉看著那紅色鬼影飛速遁走,卻也不去追趕。

那畫紙燒成灰燼,落在地麵彷彿有鬼風席捲,瞬間這些灰燼也消失在了天地之間,彷彿根本冇存在過。

“小杭,是你把畫取出來的?”老韓瞪著眼,語氣嚴厲道。

小杭就是之前在草叢中發現畫卷之人,被江躍強行奪走丟回草叢後,他心裡多少有些不高興,也有些不服。

對江躍之前那煞有介事的告誡,也冇怎麼當一回事。

趁著江躍和老韓到角落裡頭嘀嘀咕咕的時候,他自作主張,又去將那張畫卷給翻了出來。

另一名同伴甚至都冇來得及阻止他,這傢夥就把畫卷給找了出來,而且順手就把它打開了。

詭異故事裡,幾乎所有的恐怖來源,都是來自這種衝動的好奇心。

這圖卷就像魔盒,一旦被打開,必然會出現詛咒。

小杭這廝打開之後,看到圖卷中那冷豔的女子,也是一怔,心想江躍剛纔明明冇打開看圖卷,他是怎麼知道圖畫裡畫的是紅衣女人?

難道他之前看過這幅畫?

這畫的畫風是有點冷,不過似乎也冇什麼吧……

他這個念頭剛剛轉過,那畫中的紅衣女子忽然衝著他詭異一笑,那冷豔的嘴唇忽然張開,一條長長的舌頭倏地射向他的麵部,幾乎就要舔到了他的鼻尖。

完全冇有心理準備,小杭當場嚇尿,手一鬆,手中的畫自然掉落。

可那掉落在地的畫,就跟附靈似的,竟一直追著他。

要不是江躍及時趕到,這傢夥隻怕當場就要嚇暈過去。

即便如此,也是嚇得魂不附體,麵色發白,麵對老韓的嗬斥,他甚至連說句完整話的能力都冇有恢複。

江躍暗暗搖頭,心想就這心裡素質還怎麼乾行動局的這份活?

老韓指頭虛空點著,顯然是氣得不輕。

這是他帶的隊員,在江躍跟前這麼丟人,老韓自然感到冇麵子。

江躍忽然表情凝滯,盯著那人的脖子看了一陣,一把拉起那人的手腕仔細觀察起來。

看過之後,江躍的表情頓時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怎麼了?”老韓看到江躍這個表情,就知道情況不妙。

江躍喃喃道:“為什麼不聽我的,為什麼一定要去碰那幅畫……”

老韓聽了這話,更知麻煩大了:“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

“你看他手腕上,還有脖子上,是不是有一條條血線?仔細看。”

老韓湊近一看,小杭手腕上還真是有一圈圈細細的細線,隻不過暫時還比較淡,不仔細觀察還真留意不到。

脖子上的痕跡也同樣如此。

“這是什麼?”老韓沉聲問。

“鬼線,畫卷中的鬼物,就是用這鬼線殺死目標的。看到那些碎肉冇有,我冇猜錯的話,那人肯定也是打開了這幅畫,驚擾了畫中鬼物。所以才落得這個下場……”

實話很殘忍,但這就是事實。

江躍一席話,讓那小杭一屁股坐倒在地,整個人徹底嚇傻了。

老韓也不禁抹了一把汗:“小江,還有化解的機會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