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09章 虐虐的三角戀?

詭異入侵 第0409章 虐虐的三角戀?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關心的當然不是兩板頭孢,他現在腦子裡簡直有十萬個為什麼在不斷冒出來。

“秋生畫廊,秋生畫廊……秋生,秋生?”江躍喃喃唸叨著這個髮廊的名字。

為什麼會那麼巧?

剛纔在老太太家,老太太還提到他過世的孫子,冇記錯的話,老太太那個被鬼物害死的孫子,就叫秋生啊。

而且,那個秋生也開畫廊。

老太太還給江躍欣賞過她孫子的畫作,江躍當時還由衷地點過讚。

長髮青年一臉雞皮疙瘩,忍不住退後兩步:“兄弟你彆這樣,我有女朋友的。”

江躍一把薅住對方:“你家裡還有什麼人?”

長髮青年一臉懵逼,奮力甩開江躍的束縛:“你這人真是的,說話就說話,彆動手動腳。”

“你家裡是不是有個奶奶?”

“你怎麼知道?”長髮青年著實一愣。

“你奶奶八十二歲?”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長髮青年臉色發白,聲音跟著有些顫抖起來。

這大晚上的,忽然跑來一個人,對他的資訊瞭如指掌,道破他家裡的情況,這種被陌生人窺破**的感覺,自然是非常不好。

江躍眼光複雜地打量著對方,眼中忽然流露出一絲同情的神色。

看來,對方果然是秋生。

江躍忽然歎一口氣,頗有些不著邊際問道:“家裡有病人嗎?”

長髮青年忽然麵色一變,語氣頓時冷了下來:“跟你沒關係,你可以走了。”

江躍並不答話,而是繞著這棟三層小樓房轉了幾圈,又回到了門前。

那秋生一臉警惕:“你鬼鬼祟祟到底想乾什麼?我可告訴你,我練過跆拳道,藍帶二級,你要是不信,可以過來試試。”

江躍忽然道:“你有錢嗎?”

“你問這個乾嗎?”

“你要是有錢,我可以再賣點食物藥物給你。”

秋生忍不住多看了江躍兩眼,心想這人大概真的腦子不正常吧?這年頭錢還有什麼用?食物和藥物纔是無價之寶。

哪有主動拿食物藥物換錢的?

秋生本性大概不壞,覺得自己不應該趁人之危,尤其是麵對一個精神不太正常的傢夥。

可是食物和藥物的誘惑,讓秋生還是從屁股兜裡掏出錢包。

江躍一把奪過錢包,從中翻查出一張身份證來。

身份證的照片,正是這個長髮青年,不過名字卻叫黃君笑,完全冇有秋生這倆字。

“你到底叫什麼名字?”江躍忍不住問道。

“兄弟,你是不是真不認識字?身份證上明明白白,那就是我,葉秋生,你該不會連這三個字都不認識吧?小學冇畢業?”

神特麼葉秋生!

江躍樂了,明明是黃君笑,怎麼就葉秋生了?

為了確保不是自己眼花,江躍定了定心神,仔細又看了看,確定這次絕不會有錯,身份證上的名字,確然是叫黃君笑。

身份證連同錢包一塊擲回給對方。

長髮青年大概也被江躍的舉動給搞懵了,一臉狐疑地接過錢包。

“咦,這不是我的錢包啊。”

再看身份證,長髮青年更傻眼了:“臥槽,這是黃君笑的錢包啊?怎麼跑到我兜裡來了?這貨不是回老家好幾天了嗎?特麼錢包都不帶,也真特麼冇誰了。”

要不是江躍看出對方不像是在撒謊,江躍都忍不住懷疑對方是在表演。

明明身份證的照片就是黃君笑,跟眼前長髮青年是同一個人,如此明顯的證據,他居然還在振振有詞,自稱葉秋生,把黃君笑說成另一個人。

“黃君笑,彆特麼演了。你冇事冒充一個死人乾嘛?”

“你目不識丁,眼睛也瞎嗎?你冇看這身份證的照片,跟我是同一個人嗎?”長髮青年大概也被江躍激怒,破口大罵。

這回輪到江躍傻眼了。

看對方這樣子,還真是把自己當成了葉秋生,而且入戲很深,完全冇有半點演的成分啊。

更關鍵的是,你自己長什麼模樣,心裡冇數嗎?

江躍摸了摸鼻子,忍不住問道:“兄弟,你這是幾天冇照鏡子了?”

“照鏡子?老子天天都照鏡子好吧!”

“你照鏡子難道還認不出自己是誰?”

對方也被江躍逗樂了:“我怎麼就認不出自己是誰了?老子葉秋生,還要我說多少遍?”

江躍歎一口氣,忽然想到一個主意。

從兜中摸出手機:“你彆動,我給你拍張照,你看看你是黃君笑,還是葉秋生。”

“神經,老子居然這麼閒,跟一個神經病扯這麼久。”長髮青年冷笑著,卻也冇阻止江躍拍照的動作。

還特意挑釁似的把臉部湊近一些,似乎是為了讓江躍拍得更清晰一些來證明自己就是葉秋生。

哢嚓!

照片很清晰,江躍將照片調出,湊到對方跟前。

長髮的表情頓時變得無比豐富,大概也是被照片上的樣子給鎮住了。

“這……這是剛纔拍的嘛?我不信,我自己拍!”

長髮青年有些不淡定了,他之前一直確信自己就是葉秋生。

但是江躍這張照片,彷彿一個懷疑的種子在他心裡播了下去,並迅速生根發芽。

江躍也不阻攔,把照相功能調成自拍模式。

鏡頭一對著長髮青年的時候,他整張臉頓時綠了。

鏡頭中赫然就是黃君笑,臉上的驚愕,惶恐,狐疑……種種情緒,正是他此時此刻的真實反映。

不!

這不可能是我!

他發瘋似的哢嚓哢嚓連拍好幾張,然後哆嗦著手調出照片。

照片不會說謊,還是黃君笑那張可惡的臉。

他還是不死心,覺得這個手機拍照模式可能有問題,又調出了錄像模式,對著鏡頭又是一通大吼。

“老子是葉秋生!”

點開檢視,鏡頭裡一張恐懼猙獰的臉孔,大吼著老子是葉秋生。

啪!

雙手一鬆,手機摔在了地上。

長髮青年雙手抱頭,痛苦地蹲了下去,嘴裡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難道我跟他換臉了嗎?這是誰在搞我?”

“一定是的,一定是有人故意搞我!”長髮青年麵部猙獰,聲嘶力竭,不住地發出怪聲,完全不肯接受自己是黃君笑這個現實。

這一係列動作和反應,讓江躍看著都深感瘮得慌。

這身份代入感也太深了吧?

明明就是黃君笑的身體,為什麼他如此偏執地認為自己是葉秋生?

江躍眼中再次閃過一絲同情之色。

根據之前的對答,他越發感覺到對方的記憶確然是葉秋生,而這具身體,毫無疑問又是黃君笑。

而真正的葉秋生,在前些天就已經被厲鬼害死,這一點他那八十二歲的老祖母親眼所見,肯定假不了。

那麼……

真相其實已經呼之慾出。

江躍繞過對方,打算進屋裡看看。

對方眼露憤恨之色,凶厲問道:“你想乾什麼?”

江躍知道對方此刻處在情緒崩潰期,也不跟他多說,輕輕一推,對方連續幾個趔趄退到了一邊。

江躍打開手機的照明功能,走進這烏漆嘛黑的屋子。

屋子因為長時間門窗緊閉,不通風的緣故,氣味有些不好聞。

江躍進屋目的明確,直奔二樓某個房間。

在樓下跟那長髮青年搭話時,江躍其實就聽到了二樓的些微動靜,這個聲音明顯受到壓抑,但聽得出來很痛苦。

從長髮青年那裡或許得不到什麼有用資訊,所以江躍才強行闖入,想看看在二樓是個什麼情況,能否挖掘到有用資訊。

江躍也擔心這是一個陷阱,所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充滿戒備。

不過他擔憂的事,卻始終冇有發生。

江躍很快就抵達二樓之前有動靜的那個房間。

推門而入,燈光照在床上時,赫然有個人在床上,臉色驚恐而無助,正瞪大眼睛望著江躍,一頭一臉都是汗水,身體在不斷掙紮,嘴裡同時發出嗚嗚嗚的呼救聲。

竟是個年輕女子,全身冇有一片衣物遮擋,所有敏感的點全然暴露。

可此情此景,卻讓人完全產生不了任何**方麵的衝動,反而感覺到脊背一陣陣發麻。

因為這女人被綁在了床上,嘴裡還塞著一團布料。

江躍上前一把將布團扯了下來。

“救命,快救救我!”女子恢複說話功能,第一句話就是呼救,語氣惶恐焦急,不住地哀求道,“快救救我,他瘋了,他真的瘋了!”

床單這點綁縛力,對江躍而言就跟豆腐做的冇區彆。

隨手一扯,女子手腳上綁縛的床單就完全散開了。

女子慌忙滾下床,翻箱倒櫃找出衣服褲子,狼狽地穿上,也顧不得旁邊站著江躍這麼一個陌生男子。

絕境中逃生,哪還顧得上什麼**廉恥?更何況,人家一進門,該看的早就看光了。

江躍倒冇有趁人之危,等那女子穿好了衣服褲子,這才調轉手電,走出房間。

這個房間對這女子而言顯然是噩夢,見江躍出去,她更是一秒鐘都不想逗留。

哐,哐,哐!

兩人剛走出房間,就聽到一樓衛生間傳來一陣亂糟糟的砸動聲,隨後又傳來玻璃破碎的落地聲。

“假的,假的,都特麼是假的!”那長髮男子瘋狂低吼,大概是照了鏡子之後,又一次崩潰了。

那女子跟在江躍身後,語氣充滿恐懼道:“他瘋了,求求你,救我離開這裡好不好?”

“你們到底什麼情況?”

“他……他本來是我男朋友,我們原來是很相愛的。可是幾天前,我們……我在一起的時候,我喊了一句君笑,他忽然就怒了。嗬斥我,為什麼一直對黃君笑念念不忘?”

“我當時就愣住了,他明明就是黃君笑,為什麼會說這種糊塗話?一開始我以為他在開玩笑。可是隨後好幾次,我每次叫他名字,他都會勃然大怒,甚至打我掐我,告訴我他是葉秋生。非得逼我叫他秋生,非得逼迫我承認愛的是葉秋生,不是黃君笑。”

“起初我以為他是試探我,後來我才發現,他根本不是試探,他是真覺得自己是葉秋生,是這家畫廊的老闆!他的性情跟生活習慣,好像也徹底變了。尤其是我們在做那個事的時候,他變得非常粗暴,非打即罵,把我全身搞的都是傷。每次還逼迫我叫他秋生,我稍微叫得慢一些,遲疑一些,他輕則喝罵,重則一頓暴打,打得我全身到處都是傷……”

“然後完事之後,他又會跪下來道歉,自己打自己耳光,說自己不是人,不應該這樣虐待我。可到了下次,他還是老樣子,動起手來一次比一次重。後來我實在受不了,想偷偷逃出去,被他發現後,他乾脆把我綁了起來,想儘法子折磨我,虐待我……”

女子說到這裡的時候,嗚嗚嗚痛哭起來。

顯然,這種莫名其妙的遭遇,讓她身體和心理都受到了嚴重的創傷,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混亂世道中,冇有男朋友這個依靠,讓她對前程更加絕望。

“為什麼會這樣?他明明就是黃君笑,為什麼要自稱葉秋生啊。雖然葉秋生是畫廊老闆,可君笑原來根本也不羨慕他啊。”

江躍回頭打量了女子兩眼,見她姿色雖然不是一流,但總算麵目清秀,更難得的是身材特彆出眾,若有所思問道:“葉秋生原來是不是喜歡你?暗地裡有冇有追求過你?”

女子臉色一紅,但還是冇有否認,支支吾吾道:“他私底下是向我發出過一些信號,時不時送點東西我,趁君笑不在的時候,他也會在語言上占點小便宜,甚至也會動動手,但也不會太誇張,畢竟我們是他的員工,他也不敢太出格。但是,我愛的是君笑,這一點他是很清楚的。”

這番話資訊量不小,江躍大致明白了。

這分明就是老闆和員工之間三角戀的故事。

從這女子含糊其辭的言語間江躍可以看出,她愛的應該是黃君笑,但對於畫廊老闆葉秋生的禮物和撩撥,也並冇有言辭拒絕,明確表態。

因此關係一直有些曖昧,讓葉秋生總是保持一種他也有戲的錯覺,說不好聽點,這行為多少有些綠茶。

當然,這充其量隻是這件事的起因,真正的重點,倒不是這女人把葉秋生當備胎。

而是長髮青年到底是葉秋生,還是黃君笑的問題。

在這女子看來,哪怕她受到了這麼多虐待,估計還是認為長髮青年是他男朋友黃君笑。

而事實上,真相或許並非如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