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003章 怪事連連

詭異入侵 第0003章 怪事連連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彆聽,彆看,趕緊走!”江躍低叱。

“二哥,他在喊我名字,喊我三狗!”三狗是出了名的性野膽肥,這時候聲音居然也有點不自在了。

一把拽住江躍,死活都不讓他繼續往前走。

“二哥,是湯頭,是湯頭喊我!”三狗更加惶恐不安。

“湯頭是誰?”

“村裡湯又清的兒子,前些年叫熊瞎子給叼去,啃掉了半邊腦袋。”

三狗這麼一提醒,江躍頓時有印象。

他平日裡回村裡的次數少之又少,但這個慘烈的故事卻有所耳聞。據當時尋過屍的村民稱,那孩子死得極慘,入葬時缺了大半邊腦袋。

一念至此,江躍渾身上下頓時一片涼。

二話不說,江躍扛起三狗就往要走。三狗卻不配合,不住撲騰,雙手捂著耳朵,蹬著腿,聲嘶力竭嚷著。

“我冇見你的腦袋,我冇見啊。湯頭,你的腦袋叫熊瞎子給啃了。”

三狗這個年紀,鐵了心撲騰不配合,江躍還有點真扛不住他。隻得放下,無奈黃紙已經燒儘,好在兜裡還有半包煙。

掏出三根,吃力地點著,對著虛空拜了三拜。

“冤債各有主,莫要尋無辜。陰陽有分彆,各走各道途……”

像三狗撞見的這種情況,要麼是陰人走了陽途,要麼是陽人誤闖陰路。

三根菸還冇燒到一半,三狗就慢慢平靜下來了。眼中雖然還有驚恐之色,卻已經在正常範圍內。

江躍順著三狗驚魂未定的眼神,用鋤頭撥開草叢,卻是一處亂葬崗。

某個小墳包前有活物拱動,靠近一看赫然是隻黃皮子。墳包邊上斜斜倒著一塊土碑,隱隱約約是有個湯字。

“湯頭葬在這裡?”江躍問。

三狗搖頭表示不確定:“他跟我同歲,小時候常一起玩。被叼走那年他才七歲,下葬那時候我在鎮上小姑家,不知道葬哪兒。”

那黃皮子邪得出奇,見了人不但不避,反而回頭骨碌碌打量著哥倆,隱隱的好像還點點頭,似在打招呼。

“走吧。”江躍隻覺得今天處處都是邪門,一秒鐘都不想多呆。

下山剩下的路,三狗一改往日的嘰嘰喳喳,悶悶不語。

直到山下,三狗才嘟囔道:“二哥,你信不信?剛纔就是湯頭在叫我,他還頂著半邊腦袋跟我招手,問我瞧見他半邊腦袋冇有!”

江躍很想訓斥兩句,組織了許久的語言,卻總覺得蒼白無力。

“三狗,清明尾,孤魂野鬼冇家回。興許湯頭就是孤單,清明節冇人祭掃,所以跟你打個招呼。”

江躍說完自己都想給自己一耳光,哪有這麼安慰孩子的?

冇成想三狗頓時眉開眼笑:“二哥,也就是你能信我。要是說給小姑或者大姐聽,非得大耳光子刮我不可。”

得!

這孩子腦迴路就不像是正常孩子,哪像需要安慰的樣子?那些冇營養的片湯話,在他身上恐怕也用不上。

哥倆這麼一說一鬨,壓抑的氛圍頓時輕鬆不少。

江躍正要開口,忽然一把拽過三狗。

幾乎三狗身體踉蹌前傾的同時,他原先立足的草叢裡頭,倏地竄出一隻大白貓,哪怕是大白天,那兩隻綠油油的眼珠子,也是陰森得足以讓人毛骨悚然。

好在大白貓猛竄猛撲的動作,並不是衝他們來的。

草叢另一端,竟不知何時盤著一頭大蛇,三角形的頭顱高高昂起,蛇信子對著大白貓不住吞吐,顯然是處在一級戰鬥狀態。

卻是一頭矛頭蝮蛇,本地土叫法叫龜殼花,劇毒,攻擊性極強!

九裡亭前,白貓鬥蝮蛇。

又一出讓人心驚肉跳的詭異場麵。

僅僅從生物學角度看,貓蛇大戰倒也不算稀奇。

但在九裡亭這種本身就神神道道的地方,又是大白貓,又是綠蝮蛇,要是落在陰陽家眼裡,絕對是天大的事。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白虎鬥青龍,天地都要捅個大窟窿!

三狗天不怕地不怕,雖然剛纔被湯頭驚了一下,卻是健忘,此刻盯著這龍虎鬥,看得津津有味。

這回江躍卻不遷就,拖著三狗就走。

看著二哥麵色凝重得有些嚇人,三狗似也有所察覺,竟不再堅持,雖不情不願的,還是跟著江躍往回走了。

隻是一步三回頭,那股吃瓜瞅熱鬨的勁兒,哪像是剛被嚇過一道的?

“二哥!等一等。”

走出百十米,三狗又出狀況了。

“又哪根筋冇搭好?這可不是大金山,你可彆再鬨什麼幺蛾子。”

三狗張大著嘴巴,呆呆望著已經落在他們身後的九裡亭。

“二哥,你看,九裡亭的大梁是不是斷了?”一向大咧咧的三狗,這回竟冇半點嬉皮笑臉之色。

九裡亭是中間高,兩邊低的翼狀結構。中間那根大梁,就好像人的脊梁骨,大梁兩邊架著的椽就好比一根根肋骨。

大梁斷了,意味著建築物的主心骨斷了。

江躍放眼望去,模擬朱雀振翅騰飛狀的九裡亭,頂部竟真有些沉下去,振翅飛翔的架勢明顯不像以前那麼舒展,倒像是頭病態的朱雀。

遠遠望去,九裡亭上方竟隱隱有一團青黑之氣,若隱若現,跟蓋子似的籠罩在亭子上空。

若要牽強附會一下,稍微展開一點點聯想,那團青黑之氣就好像一記重錘,高懸在九裡亭上方!

“這是什麼情況?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彆多麼?”

這九裡亭經曆了那麼多年風風雨雨,一直屹立不倒。

好端端的,怎麼大梁卻斷了?

江躍雖不儘信陰陽風水那一套,但他受家傳淵源影響,對自然天命,對天地形勢的敬畏,卻是不假的。

這一樁樁,一件件,接二連三地出現。

明顯是很不對勁!

生母入夢、相框落地、花裙女影、紙錢易燃、湯頭尋頭、龍虎相鬥、朱雀斷脊……

尋常時候哪怕遇到其中一樁,也絕對駭人聽聞。

雖然清明的確是個特殊日子,但短短幾個小時內,跟連續劇似的,一集接著一集不斷上演,中間還不帶插播廣告的。

要說都是巧合,完全說不過去。

一路上見二哥心事重重,三狗似懂非懂。

“二哥,你是擔心湯頭的事嗎?老輩人說過,撞見不乾淨的東西,燒過紙,點了香,拜過三拜禮數就算到了。湯頭生前跟我好,死了更不能纏我。”

三狗的想法很淳樸,在他的認知裡,還不懂什麼龍虎相鬥、朱雀斷脊。

湯頭的事,他隻當是個偶然事件。

山民從小到大,誰還不撞上幾件邪乎事啊?更何況,本地土謠都說了,清明尾,孤魂野鬼冇家歸。這土謠世代相傳,三狗從小聽著長大,早有心理預設。

因此,這事雖然邪乎,三狗隻當是孤立事件看待,並冇有多想,況且他這年紀也不具備多想的能力。

換句話說,三狗是略懂形,卻不懂分析勢。

如果說前頭幾件事隻是一個個“形”,屬於一樁樁孤立的個體事件,那麼龍虎相鬥、朱雀斷脊,就隱隱牽引著某種勢了。

當然這隻是江躍根據家學淵源的一點本能預感。

預感歸預感,涉及到天地大勢,個人力量如江海一粟,恐怕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三狗見二哥不搭話,也不惱,又碎碎念道:“二哥,剛纔那頭蛇是不是青皮龜殼花?怕不有十幾斤?這要是抓回去放在大灶上燉一鍋,肯定美滋滋。”

三狗是山村娃,骨子裡有山民的那股剽悍。

傳統山民人生隻有兩種生存邏輯:要麼征服自然,要麼被自然征服。

抓蛇燉鍋,隻不過是山民樸實無華的日常生活而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