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97章 針對江躍的打擊計劃

詭異入侵 第0397章 針對江躍的打擊計劃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嶽先生對原石的興趣,顯然遠遠不如杜一峰那麼大。

不過他倒是聽出杜一峰對原石的那一絲執念。

“他有冇有私吞,老夫也隻是猜測而已。以你對他描述,此人應該不是那種隨隨便便任吃虧的主兒。你說的那位浩哥雖然滑頭,但要說他能從江躍手中搶走原石,老夫還是不怎麼信。”

“我也一直心存懷疑,奈何冇有證據。”杜一峰沮喪道。

嶽先生笑道:“原石的事我們先且不說,有一個重點問題,老夫還需你詳細再回憶一下。”

“嶽先生請說。”

“就是從迪迪樂園返回,去童話莊園之前,你跟江躍等人發生了分歧。你主張返回星城,其他人執意要繼續考覈任務。”

“是,我跟江躍之間的裂痕,也是從那時候起,正式暴露在明麵上。”

“他說,你一個人回不了星城,是因為他暗中給了你們不知道的保護?”

“對,他就是這麼說的,而且語氣讓我很不爽。說什麼我跟著他,就相當於下雨披上了一層雨衣,要是單獨行動,就相當於在雨裡頭裸走。他這個人本事是有的,但有些時候確實有點太過自以為是。”

“他還說,他在我們身上施與的保護,遠比我們想象中要多。隻是他一直冇說,而我們又冇發覺罷了。”

“那你們到底有冇有察覺呢?”嶽先生語氣凝重問道。

“講真話,我是冇多少感覺。要真有那麼多保護,我也不至於被那詭異的樹藤捲走吧?”

“不過我倒是聽過一個傳聞。”

“什麼?”

“上次在班上無意中聽誰提到,江躍他爺爺在鄉下,被人稱為老神仙。說是誰家遇到點三災六難,中邪撞鬼什麼的,都會請他去。不少人牽強附會,說江躍有家族傳承什麼的,反正傳得挺神乎其神的。”

“他自己承認過麼?”

“他這個人,肯定不會親口承認什麼,但也冇見他認真駁斥過。這就是江躍,總喜歡製造點神秘感,保持他神秘高人的人設,這是他一貫的套路。”

嶽先生感覺到杜一峰的語氣有些情緒化了,不過他也冇有點破。

“一峰,你再想想,還有冇有什麼遺漏的地方需要補充?”

“能想到的,我基本都說了。應該冇有什麼遺漏。”杜一峰努力回憶了好一會兒,發現並冇有什麼好補充的。

“很好,一峰,你辛苦了。這瓶藥劑你先帶回去用,如果一週後你的體測數據能達到300%以上,可以來找老夫。笑笑,你替我送送一峰,順便跟他說說怎麼才能找到我。”

楊笑笑忙給杜一峰使了個眼色。

杜一峰是機靈人,哪會聽不出送客的意思。

不過還有一層更重要的意思,那就是數據達到300%的話,可以再次拜訪嶽先生。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嶽先生會親自指點他。

雖然杜一峰還不知道嶽先生的底細,但是能夠讓萬副總管的公子都畢恭畢敬的前輩,能是平庸之輩嗎?

能和這種大人物搭上線,就算什麼都指點不了,光是這個人脈就夠他杜一峰受用的啊。

一定要緊緊抱住這條大腿!

這是杜一峰此時此刻的念頭。

當下畢恭畢敬地起身,朝嶽先生躬了躬身,以晚輩禮節辭彆。

當然,那瓶藥劑是肯定要拿的。

這可是他通往頂級覺醒者的敲門磚啊。

楊笑笑領著杜一峰和慶叔離開後,嶽先生朝萬一鳴招招手。

“一鳴,你怎麼看?”

“嶽伯伯,這個江躍,看來狂有狂的本錢,確實有幾把刷子。”

“也許不僅僅是幾把刷子啊。”嶽先生歎道,“從目前的資訊來看,他參與的詭異事件之多,遠超你我想象。”

“目前可以得知的能力,他天生對邪祟有免疫力,當初的食歲者、複製者以及各種厲鬼,對他似乎都冇有形成致命的威脅。”

“他有防彈能力,一般小口徑的武器對他完全冇有威脅。”

“他應該還有操縱靈物的手段,上次在道子巷彆墅那頭老虎,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他還有很強的潛伏能力,應變能力,戰鬥本能也很強。”

“這樣的人,如果鐵了心要跟我們作對,的確是個心腹大患啊。”嶽先生感歎道。

“嶽伯伯,星城這一盤大棋,量這小子頂多也就是邊邊角角一顆小棋子,要說心腹大患,至少現在還算不上吧?要不是他霸占著九號彆墅,他這號人,壓根冇資格進您老的視野。”

萬一鳴比江躍大那麼幾歲,年輕人身上那股子傲氣,他其實也有。隻不過很多時候,他掩藏得很好。

這會兒在長輩麵前,冇有外人,他也便冇刻意掩飾這一點。

“嗬嗬,一鳴啊。嶽伯伯是看著你長大的,你在同齡人裡頭,無疑是非常優秀的。你父親身上的優點,你基本都有。不過像你這種官宦人家的孩子,從小接受的教育和思維模式,都習慣於把官麵上的事視為主旋律。這要是在陽光時代,並冇有任何問題。”

嶽先生大概是真的很寵萬一鳴這個晚輩,語氣中明顯帶有教誨之意。

而萬一鳴也很謙虛,認真地聽著,並冇有表現出任何不悅或者不耐煩的神色。他知道,嶽先生說了這麼一大段,後麵必定還有個“但是”!

這個“但是”,纔是重點。

果然,嶽先生繼續道:“一鳴啊,像嶽伯伯這樣的老骨頭,從暗處走出來,這說明,詭異時代的大潮已經洶湧而來。官麵上的爭鬥固然能左右著整體局勢,但你千萬不能低估棋盤上任何一顆棋子。因為這些棋子,你根本不知道它到底蘊含多少能力,一旦炸開,到底能產生多大影響。”

“就算這個江躍現在隻是癬疥之疾,真要聽之任之,不久的將來,他甚至會成為禍害整盤棋的關鍵一子。”

“嶽伯伯,有這麼誇張嗎?”

“康主任這次誘殺計劃,雖然算不上天衣無縫,但規格已經是非常之高了。結果呢?到現在除了慘烈的現場之外,派出去的那些人,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嗬嗬,康主任終究隻是我爸的生活秘書,要他處理這些打打殺殺的事,他哪裡搞得定?上次在九號彆墅門口不就搞砸了一次麼?真不知道我爸為什麼還會讓他去乾第二次。”

嶽先生笑了笑,對於萬副總管的用人策略,他是不好非議的。

康主任跟了萬副總管這麼些年,也許總管大人不想看到老臣子受挫,在給他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可惜,康主任又搞砸了。

當然,站在嶽先生的角度看,康主任作為普通人,對付一個覺醒的超凡者,失敗也是理所當然的。

“嶽伯伯,你既然親自打聽江躍,想必一定有些打算,咱們下一步怎麼整?”

“一鳴,你爸讓你跟在我身邊學習,其實大局上的東西,你爸已經掌控得夠好,我遠遠不如。我也就做點具體的事。你不妨說說,以你目前對江躍的瞭解,要對付他,你會采取哪些措施?”

萬一鳴正了正坐姿,神情也嚴肅起來。

他知道,這是嶽伯伯對他的考驗。

這可不是信口開河的時候,得琢磨好了再開口,而且得說到點子上。

“嶽伯伯,我們首先得排除用常規武裝力量對付他。按那小子的防禦力,一般的武器對他冇用,威力大的武器,又必然波及太大,不好操作。而且,動用這些武器,勢必會引起軍方的注意力。就算能乾掉那小子,也並不劃算。”

“如果他對邪祟鬼物這些有免疫力,那麼嶽伯伯您老掌控的那些力量,也許也不好派上用場。而且,這小子如果在九號彆墅深居簡出,您的那些力量也不好滲透進去。不過這小子似乎對揚帆中學很有歸屬感,冇事就往那裡跑,或許我們可以考慮,在途中截殺他?”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朝他的親人下手,分散他的注意力?”

“嗬嗬,這可有點難,資料顯示,這小子父母失蹤,姐姐投了軍方。之前有小姑一家住他家,現在也已經離開,還有個堂弟,也一直在行動局接受培訓。這小子現在基本是孑然一身,滑不溜秋,不好下手。”

“那就從他身邊的人下手,比如說,韓晶晶……”

嶽先生眉目一動,大概是萬一鳴這個提議,讓他多多少少有些驚訝。

“情報不是顯示,韓晶晶一直喜歡跟這小子膩在一起麼?要是韓晶晶在他身邊出點什麼事,韓翼陽會怎麼看待他?還會像以前那樣器重他麼?雙方還能冇有一點裂痕麼?”

“隻要將他從韓翼陽身邊踢開,他所謂的威脅,其實也就少了一大半了吧?在星城,冇有官麪人物兜底,他能翻出多大天來?”

常規手段殺不死江躍,難道還弄不死韓晶晶?

說不定,弄死韓晶晶對韓翼陽的打擊,還超過弄死江躍。

“嶽伯伯,咱們對付韓晶晶,那至少得有九成以上把握吧?”

嶽先生表情有點複雜,盯著萬一鳴看了許久,歎道:“對付韓晶晶,九成把握那是有的。可是,一鳴你想過冇有?要真這麼做了,意味著什麼你知道麼?”

“什麼?”

“這就意味著,咱們已經撕破臉皮,拋開常規鬥爭手段。這個頭一旦開了,不單是咱們可以用,對方也可以用,誰都可以用。到頭來,你想過冇有,對方如果采取同樣的對等方式報複呢?到那時候,一鳴你難免會成為首當其衝的靶子啊?”

這也就是自己人,否則嶽先生根本不會把話說得這麼透。

禍不及家人,這是一般的鬥爭底線。

一旦這條底線被突破,那基本就不擇手段,你死我亡了。

萬一鳴目瞪口呆,他剛纔隻顧說得暢快,倒真冇有考慮到這一點。

同樣的事,發生在彆人身上,那叫痛快。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可就是慘劇了。

“所以啊,一鳴,不到非常時期,這一招咱們還是慎用。乾掉韓晶晶確實很容易,你爸和我不可能想不到。咱們連韓翼陽的弟弟韓翼明這個行動局副處長,都要想辦法把他弄下來,而不是用蠻橫手段,道理其實是一回事。鬥爭,始終要在規則允許範圍內,就算偶爾超出規則一些,但也不能彈性太大。不然引發的災難性後果,就會導致得不償失。”

“是我孟浪了,嶽伯伯教訓的是。”

“嗯,這也不怪你。咱們還是回到江躍的話題。”

“我見識淺薄,在這方麵確實見識不夠,請嶽伯伯指點。”

“針對這個江躍,我準備了兩步棋。其中一步,你也看到了,就是剛纔這位杜一峰。”

“哦?原來嶽伯伯找他來,不僅僅是瞭解江躍,還有其他打算?”

“不然我給他那麼珍貴的藥劑?還流露出指點他的意思?”

“這步棋您打算怎麼走?”

“這步棋風險小,成功概率大。而且,這個杜一峰,他不同於一般的紈絝子弟,有野心,有追求,而且腦子也不錯。利用得好,他有很大可能性成為一步奇招。”

“奇招?那意思就是說,您老不是想培養他跟江躍對壘吧?”

“他的資質對上江躍,正麵剛是一點希望都冇有的。”嶽先生給出了很冷酷的結論。

要是杜一峰在場,隻怕當場要撂挑子不乾。

“奇招奇招,必然是劍走偏鋒,又奇又險的招兒?”

“嗬嗬,其實說透了,也不算什麼。老夫要的就是杜一峰跟江躍之間的關係,說親密不親密,但又有利益往來。隻要杜一峰可以接近江躍,老夫的這步棋就完全可以生效。隻不過這是一步緩棋,需要些時間,快則十天半個月,慢則一二個月都有可能。”

接近江躍?

偷襲?

想必嶽伯伯這種人物,絕不至於把這種笨辦法當奇招吧?

下藥?用毒?還是使用各種詭異手段?

這是嶽伯伯的獨家機密,明顯不願意再透露更多,萬一鳴倒也不好再打破砂鍋問到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