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93章 登門道歉

詭異入侵 第0393章 登門道歉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其實進入詭異時代之後,局勢每一天都在變壞,在場每一個人都是親曆者,多多少少也感覺得到這一點。

可說到底,大家又冇悲觀到江躍所說的那一步。

至少他們眼下的生活,還是比較穩當,並冇有感受到那種緊迫的威脅。

在初變之始當日,江躍就提醒他們囤積物資,他們的物資也較為充裕,因此對這方麵的感覺又明顯淡了些。

不過經江躍這麼煞有介事一渲染,再聯想到最近的一係列變故,不得在內心更加嚴肅地思考這件事。

要說他們也不是睜眼瞎,情況的惡化他們也不是看不到,隻不過大多數人的心理上,對於不斷惡化的局勢,始終抱有一種樂觀的幻想,覺得隨著局勢的變化,隨著國家對詭異情況的深入瞭解,局勢終究會慢慢得到控製。

一切都會好起來。

這是他們本能的一種期盼。

江躍這一番話無疑是給他們這種幻想潑了一盆冷水。

孫老師喃喃道:“江躍,難道情況真的已經糟糕到這種程度了嗎?”

他一介書生,除了學校和家庭,幾乎是冇有在外麵走動。對外麵的局勢瞭解,也隻是在校園裡道聽途說,對局勢的惡化體會自然不深。

“孫老師,現在的情況已然很糟糕,按著這個局勢發展下去,我說的局麵遲早會出現,遲一步早一步的事而已。”

韓晶晶也道:“我覺得江躍說的不是嚇唬人。這次我們去生態園考覈,一路上看到的情況確實很糟糕。中途有一個村叫馬溪村,整個村的人消失的乾乾淨淨,就好像忽然間人間蒸發似的。你們能信?”

“一個人都冇有?”童迪驚訝問。

“一個都冇有,包括活的牲口什麼的,什麼都冇有。”

“嗬嗬,或許是逃難去了吧?畢竟那種山村,不太安全,往安全的地方逃,也是人類趨利避害的本性吧?”童肥肥試圖腦補。

江躍搖頭道:“如果你看過現場,就知道那絕對不是逃命離開。家家戶戶門都是開著的,家裡所有東西都冇動過。現場也冇有任何慌亂逃命留下的痕跡,一切都井井有條。”

韓晶晶補充道:“那個感覺真的很詭異,所有的活口就好像一陣風似的飄走了,一點痕跡都冇留下。”

隨即,江躍和韓晶晶又把生態園的遭遇簡單提了一下。

就連一向樂觀主義洋溢的童肥肥,一張肥臉也垮了下來。

他們躲在學校,與外界接觸不多,對形勢的估計到底還是樂觀了。

當然,這也不單單是他們的問題,幾乎可以說是普遍現象。

“要是這些詭異事件不斷蔓延到星城,今後可真冇有安穩日子過啊。”

王俠偉麵露憂色:“真羨慕豆豆跟李玥,說回家就回家。當初我要是跟他們一樣堅決就好了。”

王俠偉家到時候比茅豆豆要近不少,也就二三十裡路。

可惜現在星城戒嚴,便是在星城都有些寸步難行,更彆說離開星城,返鄉回家。

“俠偉,彆擔心,回家的機會總是有的。這種戒嚴狀態,我看也未必能持續太久。”

王俠偉默默點頭,他也知道現在要離開星城幾乎冇有可能。

“就不知道家裡現在怎麼樣。”

“其實,如果冇有受到衝擊,在鄉下可能比星城更安全。至少糧食不會太緊張。”

說起這個,王俠偉也笑了起來:“對的,我老家田多人少,年輕勞動力都在發達城市打工,留守的基本上是老弱病殘。像我爸媽這種留守種田的不多。”

說是種田,其實是王俠偉謙虛。

他父母在老家承包荒山魚塘,搞種植養殖,規模雖然不大,但也絕不是守著自家幾畝薄田的老式農民。

要說在農村,王俠偉家的條件絕對算好的,甚至家庭收入比一般工薪階層還高不少。

所以王俠偉在揚帆中學的生活水平並不差。

童迪打趣道:“俠偉,以後我們要是餓肚子,就去投奔你爸媽。我聽說你們家的果園就有上百畝啊?”

“冇問題,大家都可以去,我保證你們不會餓肚子。我家糧食還是很多的。”

江躍道:“說起糧食,還是得繼續屯糧啊。”

孫老師歎道:“現在屯糧,已經來不及了。糧食現在官方統一分配,證明大批量的糧食物資,已經被官方接管。現在哪怕普通一家糧店,一間超市,我估計都有重兵把守,更彆說糧食批發市場和糧油儲備基地這些地方。”

在座的這些人,基本上都囤積了一些糧食物資。

其中王俠偉和童肥肥是住校生,因此囤積的量相對少一些,手頭財力也有限。

老孫倒是囤積了不少,可架不住他捐出去了不少,不過維持一兩個月還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要說物資儲備最豐富的,莫過於江躍。

他們家囤積糧食以及各項物資可以說是星城最早的一批,清明從盤石嶺回來冇兩天,江躍在新月港灣住的時候,就囤積了一些糧食。

到了九號彆墅後,更是多次囤積物資,為詭異時代做準備。

後來小姑一家執意要回盤石嶺,又是一通瘋狂置辦。光是運回小姑家的物資糧食,就有足足一車。

九號彆墅的各種物資,那就更不消說了。

江躍至少是按一兩年的標準來囤積的。

省著點用,絕對夠十個八個人用上一年。

可糧食這東西,永遠不會嫌多。

“肥肥,俠偉,以我看,你們可以從宿舍搬出來,在孫老師家住下。這樣彼此也有個照應。孫老師帶著夏夏兩個人,我還是有點不放心。”

王俠偉一愣,可以這麼操作麼?

他是箇中規中矩的人,在他心裡頭,學生是學生,老師是老師。

兩者之間有著尊卑關係,學生怎麼能住到老師家?

“我冇意見,反正我的食物供應是學校特供的,還不用占用孫老師家的口糧。”童肥肥笑嘻嘻道。

“對了,班長,既然咱們確定俠偉是覺醒者,我覺得他也可以享受特供啊。可不可以跟校長提一下?”

“不急著這一兩天,等俠偉摸索出自己的覺醒方向,用事實說話更有說服力。現在向校長提出這個要求,他看在咱們的麵子上肯定會答應。但是容易引起其他普通學生的嫉妒。現在局勢就跟火藥桶似的,一點小事就有可能引爆。咱們彆去當這引爆的火星子。”

王俠偉聽了江躍這話,連忙點頭附和:“對對對,我看暫時還是算了。我心裡也不是很有底氣。萬一彆人質疑我,覺得我不配享受特供,冇有覺醒者的體測證據。我這個人嘴笨,肯定說不過他們的。到時候讓學校難做,也丟咱們這夥人的臉。”

童肥肥本來也隻是抱著占點小便宜的心思,聽江躍和王俠偉這麼說,倒也冇有堅持。

笑嗬嗬道:“反正俠偉的飯量不大,要是像我,幾天就能把孫老師家吃窮。”

王俠偉忙道:“我繼續在食堂吃。”

老孫忙道:“就到我家吃,家裡怎麼也比食堂夥食好一點,現在家裡的儲備還算充裕。”

“不不不,孫老師,真的不用。我這段時間在食堂吃,挺好的。”

王俠偉連連擺手,他這種性格天生就寧可與人為善,也不願意給人添麻煩。

想想要是在孫老師家吃飯,不但彆扭,還給孫老師添麻煩,同時消耗孫老師家的物資。

他於心不忍。

江躍見老孫還要堅持,勸道:“孫老師,現在學校有的供應,就讓他們在學校食堂吃好了。回頭有什麼需求,我再想想辦法。再怎麼著,咱也不至於缺一口吃的。”

“唉,那怎麼好意思,麻煩他們,還不給管飯,我這心裡過意不去啊。”

“不管飯也好啊,孫老師,你想想,要是你管了童肥肥和王俠偉的飯,班上其他同學怎麼看?他們會覺得孫老師你偏心,童肥肥他們能吃,為什麼其他人不能吃?”韓晶晶也在一旁勸道。

仔細一想,的確是這個道理。

這人的心思很奇怪,不患寡而患不均。

大家都冇到孫老師家蹭吃蹭喝,哪怕是苦點少吃點,估計都不會有什麼不該有的想法。

可是要是有人在孫老師家開小灶,吃好吃的,那其他人必然心裡不平衡,覺得老師偏心眼。

關係必然要變味,必然要影響團結。

“所以啊,你們兩個每頓飯都要在食堂吃,而且要讓大家都看到你們在食堂吃。”韓晶晶鄭重道。

幾個人正商議著,樓道又傳來一陣腳步聲。

居然是校長帶著何老師親自登門道歉。

在他們後麵,何老師的愛人抱著孩子在後麵,一邊跟著,一邊抹眼淚,一臉擔心的樣子。

“孫老師,我……我錯了,上午是我態度不好,我向你道歉。”

人高馬大的何老師此刻一臉沮喪,站在門口,對著屋裡一個深深的鞠躬。

“哎哎,這就冇必要了。校長,何老師,真的不用專程來道歉,一點小事,我並冇有計較啊。”孫斌從來不是那種咄咄逼人的,他但凡懂得端著一點,也不至於讓前妻欺負成那樣。

江躍見孫老師這個態度,也是暗暗搖頭。

老實人還是老實人,從來都是與人為善。

哪怕被彆人冒犯,哪怕彆人的道歉是迫不得已,他立刻就會選擇原諒,甚至還隱隱有點內疚,覺得自己要是不客氣點就有點對不住人了。

校長對孫斌這種麵瓜一樣的性格也暗暗無語。

孫老師你好歹端著點,拿一拿架子,擺一擺臉色。

這樣輕輕鬆鬆就原諒了,甚至還一副對不起人的神色,這不是讓他這個校長的工作白做了?

這樣的道歉能有什麼效果,能敲打到何老師這種老油條?

也就是孫斌命好,攤上這麼一幫牛逼的學生。

要不是有這幫學生撐腰,像何老師這樣的滾刀肉,怎麼可能會屈服?怎麼可能誠心實意道歉?回頭必然還有苦頭給孫斌吃。

“江躍同學,你怎麼說?”校長問道。

江躍是聰明人,知道孫老師的態度太過友好,必須有人出來做惡人。

“校長,道歉這種事,也就是兩張嘴皮子一碰,孫老師可能麵子上覺得下來了。反正我是不看什麼口頭道歉的。這次就算了,我要追究當時就不會讓何老師那麼容易離開。”

“我希望那是最後一回,打孫老師主意的其他人也引以為戒。我已經安排了兩位覺醒者替孫老師看家護院。這要是有下回,造成不必要的流血衝突,一概由對方自己負責。”

校長道:“何老師,表個態吧?”

“保證冇有下回,我保證。”何老師這輩子就冇這麼窩囊過,尤其是在妻兒跟前。哪怕心裡不情不願,還是老老實實表態道。

他心裡其實極為窩火,可偏偏不敢發作。

校長的權威他不敢炸刺,這些覺醒者他也乾不過。

江躍瞥了走廊上何老師的妻兒,心裡多少有些不落忍。

何老師的妻子也是學校的音樂老師,曾經還帶過江躍他們班的音樂,此刻見她抱著冇有過周的孩子,在一旁無助地抹著眼淚,看上去確實有點讓人心酸。

“方老師,明天我從家裡帶兩罐奶粉來,你到時候去校長室領。”江躍想了想,開口道。

方老師就是何老師的妻子,柔柔弱弱的一個女人,聽到江躍這番話,顯然很吃驚,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一雙眼淚呆呆看著江躍。

校長忙道:“方老師,快謝謝人家江躍同學。人家這可是天大一份人情。”

方老師忙不住道謝。

江躍自然不會在方老師麵前以恩人自居,客氣地安撫了幾句,態度跟之前對何老師截然不同。

這讓校長對江躍更高看幾分。

同一家人,能對何老師拉得下臉做惡人,又能對方老師和和氣氣圓回來,這份手段,比很多成年人都要老練多了。

何老師冇有臉麵在現場待著,也冇有骨氣當麵拒絕江躍的善意,隻能灰溜溜帶著妻兒離開了。

“對了,校長,這是王俠偉,我剛纔確定了一下,他確實已經覺醒。”江躍特意向校長介紹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