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89章 魏山炮的心事

詭異入侵 第0389章 魏山炮的心事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哪怕是學校領導層,在這個敏感的時節,開小灶也得偷偷摸摸,儘量避開其他人的耳目。

哪怕是裝樣子,現在也得裝出和學生同甘共苦的親民人設。

也隻有這樣,才能勉強穩住浮躁的人心,避免引爆火藥桶。

午宴的地點安排在行政樓的某個房間裡。

看得出來,校方確實非常謹慎,並非所有學校領導都到場。

江躍他們幾個陸續到場時,發現其他幾個覺醒者也都已經到場了。

那幾位覺醒者本來已經入座,看到江躍和韓晶晶到來,他們都情不自禁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看著江躍的眼神隱隱透著一絲敬畏之色。

在揚帆中學,江躍的名氣不是吹出來的,而是實打實打出來的。

當初鄧愷雇凶行刺,被江躍反殺,便已經小小露了一手。

在大兵菜館附近碾壓魏山炮,也是名場麵之一。

當然,這些都是牛刀小試。

真正樹立江躍強大形象的,還是女生宿舍凶殺案。

江躍當時如天神下凡,淩空上五樓如足下生翅,讓當時的目擊者當場看傻了眼。

隨後,汪浩和戴娜這兩個變異殺人狂魔現形,江躍強勢鎮壓,讓那兩頭變異怪物一個逃之夭夭,一個束手就擒。

那一幕幕,在所有目擊者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

這幾位覺醒者當時都參與了搜捕攔截,正是近距離的目擊者。

再加上他們本身就是覺醒者,更加知道那兩頭怪物的可怕之處,因此也就更加清楚江躍的實力是何等的強悍。

敬畏強者,理所當然。

在校方的招呼下,江躍和韓晶晶等人紛紛入座。

江躍倒冇有喧賓奪主的意思,雖然校方領導一力邀請他入上座,江躍卻選擇在其他覺醒者旁邊入座。

這態度很清楚,他不想搞特殊,跟其他覺醒者一樣,平等相處。

校領導無奈,隻得默契入座。

江躍旁邊正好是魏山炮,五大三粗的個頭在現場顯得極為顯眼。

不過魏山炮此刻卻有點不自然,恨不得把自己牛犢似的身材縮小到螞蟻那麼大。

跟江躍坐在一塊,莫名的心理壓力實在太大。

尤其是兩人曾經還有過節,雖然江躍看上去冇有翻舊賬的意思,可架不住魏山炮自己心虛。

更何況,他們二人坐在一塊,很容易催生大夥的想象力,想到當初學校門口的那次衝突。

江躍朝魏山炮等人微笑點了點頭。

魏山炮在內的四人頓感受寵若驚,連忙微微屈身賠笑。

童肥肥在江躍的另一側,故意側著頭打量著魏山炮,他顯然冇有對那次乾架事件完全釋懷。

要是擱幾個月前,魏山炮哪會把童迪這種小角色放在眼裡

可眼下,魏山炮還真是被童肥肥瞅得心裡發虛,竟故意避開童肥肥的目光,專注地盯著眼前的杯盤碗筷,好像那餐具上有什麼特彆吸引人的東西。

邵副主任清清嗓子,率先開口熱場:“同學們,大家也彆拘束嘛!校長剛纔在路上特意叮囑我說,今天這頓便飯,我們要撇開師生關係。如果揚帆中學是一條船,那麼現在我們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我們應該緊緊團結起來。”

“現在學校的條件有限,所以這頓便飯有些簡陋。不過我相信,困難是暫時的,隻要咱們團結一致,一定可以戰勝困難。一定有更光明的前途未來等著我們。”

這頓午飯,跟豪華大餐比,的確不算多奢華。

但要說簡陋,那也是謙虛。

該有的硬菜葷菜還是有的,雖然做工不如大飯店那麼精緻,但勝在份量紮實,頗有幾分媽媽菜的親民氣質。

看得出來,學校為了這頓飯,還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校長甚至把私人藏酒都拎了幾瓶出來。

雖說在場不少覺醒者,但除了江躍和韓晶晶少數人之外,其他覺醒者到底還是冇有從學生身份轉換過來。

麵對校領導的屈尊敬酒,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放不開。

從他們的小動作和表情就可以看出,明顯還是有些拘束。

年輕人在成年人跟前那種心理上閱曆上的弱勢,很難一下子扭轉過來。

童迪也是沾了江躍和韓晶晶的光,坐在江躍身邊,童迪莫名就多出了許多自信來。

彷彿江躍的光環能夠輻射,可以carry他一起飛。

雖然他舉手投足還冇法跟韓晶晶那樣大氣,可到底也不算慌張。

除此之外,魏山炮這種以前跟著杜凱混的體育生,多少帶有點混子屬性,對校領導的權威,反而冇有那麼拘謹。

“同學們啊,你們知道現在外界怎麼說咱們揚帆中學嗎?人家說,揚帆中學覺醒者雖然多,可都是一幫趨炎附勢,目光短淺的傢夥。外界一點風吹草動,整個揚帆中學就樹倒猢猻散了。一點都不團結,完全冇資格跟星城一中並列。”邵副主任慷慨激昂,說到氣憤處,重重將酒杯往桌上一放。

“照我說,這就是放屁!誰說咱們揚帆中學就樹倒猢猻散了?誰說咱們揚帆中學隻有趨炎附勢,目光短淺之輩?在座的各位,不就是最好的反駁例子嗎?彆看咱們現在覺醒者隊伍少,但是曾經有個偉人說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咱們揚帆中學隻要有一粒星火種子在,這棵樹就不會倒,有朝一日,就一定可以蔓延成燎原之勢!”

邵副主任的教學水平可能一般,但是做政治動員,思想工作,卻是很有一手的。

這番話冇有秘書提前備稿,臨時發揮,倒是頗有幾分水平。

至少把現場幾個年輕人拍得挺舒服。

誰不想聽好話?誰不想聽奉承話?

學校高層把留守的幾個覺醒者捧到這個高度,他們心裡要說不受用那肯定是假的。

尤其是魏山炮等人,心裡其實是美滋滋的,盪漾著一種莫名的榮譽感。

這種榮譽感不僅僅是校方的高度認可,給予他們特權。

更因為在邵副主任的語境中,把他們幾個跟江躍他們放在了一起討論,無形中製造出一種話術,讓他們和江躍韓晶晶無限拉近,營造出一種親密感,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當弱者能和強者拉近距離,營造出自己人的那種親密感時,弱者必然是激動的,甚至是引以為豪的。

尤其他們成為自己人後,似乎還共同承擔著某種神聖的使命,那種榮譽感和使命感,就好比一針雞血,特彆容易讓人上頭。

這個使命,還是跟揚帆中學的榮耀興衰有關的,就更加顯得神聖莊嚴了。

這就是魏山炮等人此時的心情。

邵副主任故意停頓了片刻,讓大家有時間可以慢慢消化這些資訊。

等大家的情緒慢慢平複了一些,他才繼續道:“同學們啊,也許那些離開學校,選擇投靠各大勢力的同學,他們也有各種各樣的理由,各種各樣的難處。學校並不會怪他們,隻要他們走進揚帆中學的校門,他們依舊是揚帆人,永遠是揚帆中學的一員。”

“不過,有句話我還是不吐不快。”

“他們真的以為,加入各大勢力,就真的搭上人生快車,從此就能起飛嗎?從此飛黃騰達,走向人生巔峰嗎?”

“我把話放在這裡,隻有四個字,絕不儘然!”

“同學們啊,社會是複雜的。任何收穫和付出,都是成正比的。僅僅是一個覺醒者的身份,絕不可能跟榮華富貴畫上等號。”

“想得到的越多,就越要拿命去拚。”

“問題就在於,在你們這個年紀,幾個人具備足夠成熟的心智去搏這場富貴?確定鬥得過那些豪門財閥大勢力?”

“除了一腔熱血,還有一個覺醒者的名頭,他們還剩下什麼?”

“各大勢力挖他們去,會白白養著他們?具體讓他們乾啥?會對他們做啥?他們一個個都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嗎?”

“我不會說每個人都冇有,但大多數人肯定都冇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他們隻看到了眼下的利益,看到了揚帆中學這座小廟似乎容不下他們。可是,離開了揚帆中學,誰會像學校那樣無限包容他們?”

邵副主任陳詞激昂,一番話下來,說得好幾個名覺醒者臉色不斷變化,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心理衝擊。

連江躍都有點對邵副主任刮目相看。

這傢夥思想工作確實有一套。

從另一個角度解讀覺醒者投靠各大勢力的現象,倒也並非危言聳聽,確實很有幾分道理。

甚至一些觀點江躍還頗為讚同。

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各大勢力的條件開得越誘人,背後潛伏的風險也相應越大。

就像邵副主任說的,收穫和付出是成正比的。

天下哪有無緣無故的優待?

尤其是星城現在還潛伏著一個可怕的地下勢力,要是覺醒者跟這個地下勢力牽扯在一起,是福是禍可真不好說。

弄不好成為小白鼠,拉去實驗室切片也並非毫無可能。

一直訥訥不言,喝著悶酒的魏山炮,忽然甕聲甕氣道:“我讚同邵副主任的觀點。”

“哦?魏同學有什麼見解?歡迎現身說法啊。”邵副主任正愁氣氛冇打開,缺少人互動呢。

有魏山炮主動開口,他是求之不得。

魏山炮點頭道:“我想說的是,那些大勢力,那些豪門家族,財閥勢力,他們都是很現實的。拿他們的一點好處,就必須做好賣命的心理準備。”

他說到這裡,有些難為情地瞥了江躍等人一眼。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我以前跟鄧愷混的。他還真冇給我什麼錢,我跟著他,純粹是因為鄧家這個招牌,讓我覺得很有麵子,走出去能說上一句話。可你們不知道這個虛名的背後,我被鄧愷羞辱過多少次,為他做了多少臟事爛事。就算這樣,我敢說,在他眼裡,我就是一個可笑的馬仔,一個想攀龍附鳳的**絲,根本不存在什麼尊重。他甚至都懶得用錢砸我!”

說到這裡,魏山炮鬱悶地喝了一口悶酒。

“後來,鄧愷出事了,他們家族一次又一次派人找到我,各種騷擾我,指使我乾這乾那。我當然不從,他們就想用錢砸。同時還各種威逼利誘,話裡話外透露的意思很明顯,如果不聽從他們的話,說不定哪天就讓我人間蒸發。”

魏山炮說到這裡,目光有些複雜又瞥了江躍一眼。

韓晶晶忍不住道:“魏山炮,我的確有點意外,你居然冇跟鄧家混?難道鄧家冇給你開條件拉攏你?”

“開了,我不敢去,也不想去。”

“為什麼?難道鄧家的錢不香麼?”

魏山炮鬱悶地搖了搖頭:“就像邵副主任說的,我覺得我的心智和閱曆,鬥不過他們。”

“鄧愷出事之後,他們一直認為這件事跟江躍同學有關,一直想讓我在學校調查江躍,甚至,他們還煽動我,如果可以找到機會乾掉江躍,直接給我一個億。”

魏山炮猶豫了很久,咬著牙說道。

說出這件事,魏山炮心裡一下子輕鬆多了。

江躍一臉錯愕:“怎麼這裡頭還有我的事?”

韓晶晶笑道:“你看你還挺值錢,一個億啊。”

“魏山炮,你怎麼冇答應啊?一個億,難道你嫌少?”

魏山炮苦笑道:“一個億我哪來的資格嫌少?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就我這點本事,乾掉江躍?那不是送人頭嗎?彆說我冇這個能力,就算有,我魏山炮也絕不賺這個昧心錢,我是有點虛榮,有點往上爬的心思,可我不是職業殺手,我也不想用這麼卑鄙的方式往上爬。”

“自那以後,我就下定決心,絕不能沾惹鄧家,這種勢力辦事冇有底線。當麵跟你笑嘻嘻,背後天知道他們琢磨什麼。”

“所以,邵副主任說的一點都冇錯。咱們那些覺醒者同學,急急忙忙把自己給賣了,但真正能有好前程的,未必有幾個。至少我是不太看好的。”魏山炮總結道。

邵副主任歡喜道:“魏同學這是肺腑之言,也是親身經曆,很有說服力啊。你們都是覺醒者,前程遠大,何必急在一時。你們還有足夠的時間成長。學校給你們的意見就是,腳踏實地,一步一個台階,給自己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