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83章 卑微康主任

詭異入侵 第0383章 卑微康主任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康主任到底是見過大陣仗的,跟了萬副總管這麼些年,多少有些養氣本事,內心雖然惶惶驚恐,表麵上倒還算沉得住氣。

他在思考,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照理說,這個計劃基本上可以說是天衣無縫。雖說這小子有點手段,可再怎麼有些手段,血肉之軀難道真能扛得住火箭筒的轟擊?

可聽這小子的口氣,顯然又是見到了小羅的。這至少說明,這小子抵達了他們預設的現場。

那麼,假冒行動三處副處長韓翼明這個環節,應該是冇問題的。

否則這小子發現韓翼明是冒牌貨,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跟著去?

康主任以己度人,覺得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沙雕操作。

難道……

康主任脊背直冒冷汗。

這個小子,該不會真的扛過了火箭筒攻擊,然後一波反殺,將小羅這些人給反製了吧?

要是這樣的,所有的計劃,豈非全部暴露?

這樣的話,暴露的可不僅僅是他康主任,還有背後的萬副總管。

康主任坐蠟了。

先不說眼下這關該怎麼過。

就算眼下能從這小子手中安然逃過,他在萬副總管那裡也等於社會性死亡。

這麼穩妥的事都辦砸了,萬副總管怎麼可能還信任他?

江躍笑眯眯坐在他對麵,看上去居然不是特彆憤怒。

按理說,年輕人被人這麼陰了一波,一怒之下,乾出什麼衝動的事來都不會讓人覺得意外。

可康主任看著對麵的江躍,居然看不出什麼憤怒情緒,反而很是淡定從容,神態就跟坐在鄰居阿伯院子裡閒聊一樣放鬆。

康主任怕就怕江躍年輕人容易上頭,三言兩語不和就殺人。

隻要這小子不當場殺人,康主任覺得自己還有一點迴旋餘地。

終究,他也怕死。

康主任艱難地嚥了下口水。

“小江是吧?那個什麼,咱們能不能談一談?”

“談啊。”江躍笑得很隨和,隨和到康主任都有點懷疑人生。

明明應該是劍拔弩張纔對,分明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麵了,為什麼這小子這麼客氣。

他第一念頭就是裡頭有陰謀。

這小子可不是好脾氣的主兒,當初謀奪九號彆墅的時候,雙方大打出手。這小子什麼狠話都敢說,動起手來也一點都不含糊。

絕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小江,我早看出來,你是聰明人。我就不拐彎抹角了。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這次我康某人認栽。”

康主任其實構思過很多花言巧語,但最後統統被他pass。他很清楚,都到這局麵了,鬼話連篇解決不了問題。

還得麵對現實。

既然對方不是一見麵就痛下殺手,還願意談一談,那肯定就有的談。

他估摸著,這小子到底不是那種無法無天的傢夥,麵對萬副總管這種龐然大物,終究還是懂得怕的。

總不能一路殺過去,殺到萬副總管跟前吧?

江躍手指輕輕在桌麵上敲動著。

“小羅已經投靠我了,康主任你也有一次選擇的機會啊。”

康主任聞言頓時傻眼了。

他內心早就盤算過,江躍也許會提出各種無理的條件。

比如說金錢賠償,物質賠償,甚至是要求萬副總管特赦他,保證不再覬覦九號彆墅之類的。

甚至,康主任早就盤算好了,不管對方開什麼條件,他都要裝作全力斡旋,努力爭取的態度。

隻要緩過這一口氣,能夠從這裡脫身,到頭來什麼承諾不可以推翻?

隻要最終能夠反製江躍,今天所遭受的一切屈辱,那都不算什麼。

可他萬萬冇想到,江躍居然什麼要求都冇提。

而是一臉恩賜的表情,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一個冇有任何官方身份,甚至大學都還冇上的毛頭小子,居然大言不慚,要我康某人投靠他?

康主任內心是鄙夷的,覺得江躍心裡冇有逼數。

我康某人可是為萬副總管服務的,那可是中南大區前五的大人物。

你何德何能?有什麼資格要我康某人投靠你?

江躍從康主任驚愕的表情中,似能讀透他的心思。

“老康,我知道你一肚子的資格論,我也冇興趣琢磨。”

江躍語氣鬆緩道:“既然是選擇題,自然還有其他選項的。你當然可以很有自尊地拒絕我,然後為萬副總管儘忠效死。你放心,我也不會折磨你,乾掉你之後,我會找到你的家人,送他們跟你團圓。我這個人一向講道理,讓你做黃泉路上的鬼魂野鬼,確實也不厚道……”

康主任本來強作鎮定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無比。

不是提條件麼?

本來還算友好的談判氛圍,怎麼一下子就惡化到這種程度了?

不但喊打喊殺,而且還要株連家人?

康主任勉強擠出一些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小江,彆開玩笑了。真的,有什麼條件你可以提,咱們都是有身份的人,冇必要動不動就喊打喊殺嘛!”

“你看我像開玩笑麼?”

江躍語氣倏地一寒。

乓!

一把匕首被江躍拍在了桌上。

“認識麼?”

康主任神情驚恐,仔細看了一陣,還是老實地搖了搖頭。

“不認識沒關係,你覺得割開你喉管夠用嗎?”

“小江,這……”

江躍忽然站起身來,匕首在手,已經閃在康主任身後。

一隻手往康主任腦袋上一扳,就跟鉗子似的死死箍住,康主任無論如何掙紮竟是紋絲不動,完全冇有半點反抗的餘地。

冰涼的匕首架在他的喉嚨前,抵著動脈。

隻要輕輕一拉,他康主任不管如何顯赫,轉眼都將成為浮雲。

“小江,好商量,有事好商量啊。”

康主任魂飛魄散,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這小子絕不是嚇唬嚇唬他,絕壁是動真格的。

隻要他再嘴硬半個字,下一刻可能就是血濺當場的下場。

“老康,你要記住,你從萬副總管那裡得到的一切所謂的地位,在我這裡一分錢都不值。”

“落在我手裡,我給你選擇的機會,你應該慶幸纔對。”

“是是,咱們再談談……”康主任不敢再嘴硬。

這咖啡屋雖然是臨街的,可這時候哪有半個人影?就算他喊破嗓子,也不可能有人來救他。

而且就算喊得來人,難道還能比江躍的匕首更快?

萬一惹惱了這位太歲,難道人家真揮不動刀不成?

康主任根本冇有半點賭的資格。

乾他這一行的,哪個不是人精?

忍辱負重那是日常基本素質。

該認慫的時候就得認慫。

直到江躍的匕首離開脖子,康主任身體還是僵硬的,他甚至都不敢扭動僵硬的脖子。

生怕一個動作不對,引起江躍的誤解,直接一刀就過來了。

現在,任何不必要的動作都不能有,老老實實,聽任江躍下一步的安排。

不就是投靠他麼?

且穩住他,口頭投靠,也無非就是犧牲點臉麵節操,這種東西在康主任這裡不值錢。

這個念頭在康主任腦子裡轉著,心裡卻頗為焦慮。

因為江躍一直站在他身後,並冇有離開太遠。

這就好像頭頂懸著一把鍘刀,隨時可能掉下來鍘掉他的腦袋。

這種不安感讓康主任感到強烈的不安。

就在這時,江躍離開的手掌,忽然再一次摁在他的頭頂。一股詭異的溫涼氣息,竟然直透他的額頭,灌入他的腦子裡。

非常清晰的一股氣流,直接灌入,迅速蔓延到全身各處經脈。

康主任暗暗叫苦,可惜從他的視角,根本看不到江躍到底做了什麼手腳。

“小江,你……你彆衝動啊。有什麼話咱都可以商量。投靠你……那也是可以談的啊。”

康主任徹底冇了倔強,這話等於就是直接求饒。

看得出來,他的心理防線是徹底崩潰了。

什麼矜持,什麼身份地位,在生死麪前,都得看淡。

江躍慢條斯理回到對麵的椅子上。

笑眯眯盯著康主任:“老康,你千萬彆搞錯了。我從頭到尾都不是跟你商量,我隻不過是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而已。”

“是是,我……”冇了倔強的康主任,也就冇了所謂的身份光環,這卑微的樣子,跟普通百姓也冇多大區彆。

“老康,讓我猜一猜你的心思。”

“你一定在想,這小子威逼我投靠他,大不了我先應承他,虛與委蛇,先逃脫性命再說。隻要逃過今天這一劫,回到萬副總管跟前,自然就萬事大吉,到時候完全可以組織一波人馬,反過來乾我一票。對吧?”

康主任駭然失色。

這小子是人嗎?

怎麼把他的心思計算的分毫不差?

不過,康主任自然是不會承認的,忙道:“不敢,小江,我是真不敢了。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是大能人,跟你作對不會有好下場。我認栽了,服了。隻求你放我一馬,以後……我給你當內應。有什麼內幕訊息,我一定想辦法通知你。那邊有什麼陰謀,我也會提前告知你。”

江躍笑眯眯道:“你這話肯定有水份。不過呢,我奉勸你一句,你最好是真這麼想的。不然的話,後果可能比你想象的要悲慘多了。”

後果?

難道這小子真在我身上做了什麼手腳不成?

“看來康主任也猜出來了。是的,我在你身上動了手腳,你現在的生死也就在我一念之間。萬一你想不開,有了彆的不該有的念頭,我在你體內下的禁製就會爆開……”

“那……那會怎樣?”康主任頭皮發麻,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江躍一直能夠和顏悅色同他說這麼多了。

人家壓根就是胸有成竹。

“你見過吹氣球吧?氣球充氣過度,啪的一聲,炸開的樣子,你自己腦補一下?”

這操控符的恐怖之處,餘淵應該是深有體會的。

康主任麵色慘淡,直到此刻,他才深刻地認識到,當江躍出現的那一刻,他康某人就已經冇有任何掙紮的餘地。

可笑他還各種內心戲,構思各種逃脫翻盤的預案……

“康主任,萬副總管是你的恩主吧?或許,為了他,像氣球一樣爆開也是值得的?”

康主任苦笑道:“小江,事到如今,我還能說什麼。萬副總管是提拔了我,待我不薄。不過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他到底不是我父母啊。”

“所以呢?”

“我願意當內應,為你提供內幕訊息。”

“很好。那就拿出實際行動來。”

“現在嗎?”康主任驚訝無比。

“怎麼?現在你覺得不妥?有難處?”

“冇……冇難處,一點難處都冇有。”康主任聽出江躍語氣的不悅,忙道。

“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彆玩小聰明,彆想含混過關,我怕我一時冇控製好情緒,把你給爆了。”

“我一定如實回答,有一說一。”

“行,那你就先說說,主政大人這次行動的圈套,是不是萬副總管下的。”

“這……”

“哦?看來康主任還是想為萬副總管儘忠啊。”

“不不不,我是不太確定,所以不敢草率回答。我感覺裡頭是個圈套,應該和萬副總管有關。可……我隻是一個小小的主任,說白了就是一個生活管家,涉及到最核心的機密,萬副總管也避著我的。”

“說到底,你連萬副總管的核心圈子都冇進入?”江躍確實有點意外。

從之前的表現看,江躍以為這個康主任基本就是萬副總管的代言人。

可從這康主任嘴裡說出來,他居然隻是個生活管家。

“你既是生活管家,為什麼針對我的謀害行動,會由你負責?”

“因為……”康主任語氣有些難堪,“我說了你彆生氣。因為在萬副總管那裡,覺得你隻是個小問題。真正的大問題,是主政大人。”

他本以為江躍會勃然大怒。

可江躍聽完後,居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仔細一想倒也的確如此。

自己在萬副總管跟前,到底隻是箇中學生,有點天賦有點個人手段的小年輕,而且做事還那麼衝動不計後果。

在一方大員眼中,不可能是什麼心腹大患。

哪一個大員會把一個完全冇有崛起的年輕人當成心腹大患?當成鬥爭的重點?

說到底,江躍所涉及到的九號彆墅,也許隻不過是星城這個大漩渦裡的一個小小環節。

真正的較量,是萬副總管和星城主政之間,甚至是兩股強大勢力之間的碰撞。

他江躍這頭,隻不過是邊邊角角的一塊邊緣戰場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