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58章 我們都是木頭人

詭異入侵 第0358章 我們都是木頭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眾人麵麵相覷,因為眼前這個畫麵竟有些似曾相識。

前兩天他們剛抵達生態園,進入酒店民宿區時,張繼業也曾看到樹後麵有人影晃動。

同樣是眼神驚恐,語氣惶惶。

隻不過當時江躍他們趕過去,並冇有發現有人影。

“過去看看。”

這株景觀樹距離婚禮現場較遠,要不是大白天,周堅不可能看到這麼遠。

走過去一看,幾個人相顧莞爾。

這回倒不是周堅眼花,景觀樹邊上,確實躺著一人。

卻不是真人,而是一個造型可愛的稻草人。

這稻草人大家並不眼生,一路過來,田間地頭很多這個造型的稻草人。

眼下這個稻草人的造型,和田間看到的風格基本一致。

此地的稻草人還真有些不一樣。

一般農家紮稻草人,無非就是嚇嚇鳥雀小獸,工藝上不怎麼講究,隻要大體像個人樣即可。

而童話莊園的稻草人,顯然更講究,工藝非常精美,各種比例完全參照正常人類的標準,而且有衣有帽,模擬程度極高。

幾人都知道,這稻草人同樣是童話莊園的一個特色,每一個稻草人的服裝都不一樣,看上去儼然是一場時裝秀。

“周堅,你看到是這個嗎?”許純茹好奇問。

周堅有點拿不準,抓抓頭,囁嚅道:“可能是吧?”

什麼叫可能是吧?

“我就看到一道影子一晃,然後就不見了。真冇看清楚。”周堅一臉茫然。

江躍湊到那稻草人跟前,身體下蹲,將他稻草人衣服扒開,檢查裡頭的結構。

的確隻是稻草紮成的稻草人,隻不過稻草壓都很結實,以至於抓在手上還有些壓手的感覺,頗有分量。

就在江躍沉思之間,遠處的杜一峰忽然道:“你們過來看。”

杜一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更遠處。

他彎著的腰忽然直起來,手裡提溜著一隻軍靴。這軍靴異常眼熟,每個人都忍不住朝自己腳下看去。

這分明就是和他們同款的製式軍靴,也就是這次任務中,每個考覈者都有的裝備。

“這是其他考覈者留下的麼?”許純茹怔怔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這考覈者去哪了?”

江躍沿著這軍靴被髮現的區域,一直查探下去,不多會兒,就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江躍的手掌觸摸著草地,皺起眉頭看著這一路被壓低的草叢,赫然呈現兩道拖拽的痕跡。

這種拖拽的痕跡越往前麵走,越是明顯。

便是周堅這種小白,都能很快腦補出當時的畫麵。

一個被人打暈的人或者乾掉的人,被拖拽著離開現場,拖拽的兩道痕跡,正是雙腳拖地留下的。

很多犯罪片都會有這種畫麵。

可電影裡看到是一回事。

現實中看到,卻是另外一回事。

“要追上去看看嗎?”韓晶晶看上去有些莽,竟是躍躍欲試。

其他人都看著江躍,等他發號施令。

杜一峰冇說話,但神情卻表明瞭他的態度,他並不讚同。

“這看起來像是人為所致?不像是鬼物作祟吧?”許純茹做出了她自己的判斷。

“這地方邪門得很,叫我說,咱們還是悠著點。彆一不小心,叫人給團滅了。”杜一峰忍不住提醒道。

江躍目光凝重,一直望著那兩道痕跡消失的方向,似在考慮著什麼。

“先回屋吧。”

江躍這個決定,讓其他人多少有些意外。

在大家看來,江躍應該不會坐視不理。以他的性格,應該會追上去檢視個究竟纔是啊。

怎麼反而讓大家回屋?

如果真是考覈者遇到危險,於情於理不是應該拉一把麼?

回到屋內,江躍語氣嚴肅道:“都提高點警惕,有點不對勁。”

江躍領著眾人並冇有在一樓逗留,而是不斷往樓上走去。這棟主建築除了尖頂,內在建築其實也不算很高。

幾人上到五樓時,便已經到頂了。

這種尖頂建築有一個特點,越往樓上,麵積就越窄。

五樓雖然不算高,但視野卻比無疑好了很多。

這最高的尖頂部分,本來就是一個觀光台,三百六十度無死角。

江躍很快就找到最佳位置,望向先前那隻軍靴出現的地方

其他人見到表情凝重,一時間都是心頭惴惴不安,不知道江躍又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危險因素。

江躍也察覺到了其他人的不安,安撫道:“你們也彆太過緊張,剛纔那隻軍靴,極有可能是個陷阱。我們如果追過去檢視,很可能正中圈套。”

“陷阱?”幾人都是詫異無比。

“誰佈置的陷阱?”

這裡連一個活人都冇看到,怎麼會有陷阱?

“誰佈置的不好說,也許是人,也許是邪祟。”江躍沉聲道,“這個童話莊園,我感覺比酒店民宿區還古怪。”

酒店民宿區,對其他考覈者而言是一場噩夢,但是對於江躍來說,過去的兩個晚上其實威脅不大。

不管是詭異召喚,而是各種奇奇怪怪的邪祟作祟,以及各種莫名其妙的現象,對他其實冇有形成致命的威脅。

可剛纔,他竟然第一次感覺到了一種如芒在背的危機感。

看著空無一人的莊園,在某一個瞬間,江躍彷彿感覺暗中有無數窺視的目光,又無數邪祟在蠢蠢欲動。

這可是大白天啊。

誰知道到了晚上,這種危機感會不會加劇?

其他人對此確實有些莫名其妙,但根據他們對江躍的瞭解,知道江躍絕不是那種信口開河的人。

他也絕不會在這種場合開這種低級玩笑。

既然他說是陷阱,多半真的有陷阱。

“算了算了,不管是不是陷阱,隻要咱不搭理,不上套,陷阱也奈何不了咱們。”杜一峰自我安慰道。

江躍卻搖搖頭:“我說的陷阱,可不僅僅是那個方向有陷阱,我甚至覺得,這整個童話莊園,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

“這話怎麼說?難道官方還能坑咱們?”

“官方固然不會故意坑咱們,可官方對生態園的情況瞭解多少?官方提供的有限資訊裡,根本冇有多少有實際價值的線索。對考覈者來說,每一個任務地圖,其實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心裡根本冇底。”

眾人無言反駁。

江躍這話不假,來生態園兩天了,大家確實發現,生態園的情況遠比事先預估的複雜得多。

每一次行動,基本上都是處於被動狀態,說是被牽著鼻子走一點都不為過。

任務指向哪,他們就得去哪。

可去的這些地方,到底什麼情況,事先根本一無所知。

無聲地沉默了一陣,杜一峰忽然道:“既然這樣,咱們可不能在這等死吧?趁現在還是大中午,妖魔鬼怪冇出來作妖,咱們難道不應該先撤為敬嗎?”

江躍張了張嘴,正要開口,忽然一樓傳來一陣陣嘈雜的響動,似有好多腳步聲在跑動,又好像有拍手的聲音。

跟著,眾人耳畔竟然傳來一陣歡笑童身。

“一二三,我們都是木頭人,不能講話不能動,還有一個不能笑!”

竟是好幾個童聲齊齊說唱,一邊唱,一邊跑,還拍著手掌,聽上去就像在玩木頭人的遊戲現場。

在大章國,木頭人遊戲可以說每一個小孩都玩過。

這首簡單的童謠,也基本人人都會,從小到大不知道聽過多少遍。

若是在陽光時代,聽到這種遊戲童謠,幾人甚至會湧起對童年生活的無限神往。

可眼下,這首熟悉的童謠非但冇有讓他們懷念童年的溫馨,反而讓他們一個個頭皮發麻,心跳加速。

這空無一人的建築,好端端傳來這歡聲笑語,要多突兀有多突兀。

“是那群小孩嗎?”許純茹壓低著嗓子,幾乎是用嘴型問出這句話來,幾人明明靠的很近,也隻是剛好聽到而已。

監控裡的那群熊孩子,又出現了嗎?

可這群熊孩子,除了監控可以捕捉到他們,正常人不是看不到,聽不到,摸不著的嗎?

這會兒怎麼能聽到他們玩遊戲唱童謠?

杜一峰喃喃道:“我就說咱們不該來吧?”

韓晶晶卻撇撇嘴:“瞧你那點出息,幾個小孩就能把你嚇成那樣?”

樓下嘻哈打鬨的聲音,並冇有停歇,遊戲一直在繼續。

江躍等人站在五樓上,雖然和一樓隔著十幾二十米,一個個卻心如撞鹿,極為不安。

總擔心這些小孩打著鬨著,就打上樓來了。

他們甚至在想,這要是麵對麵碰上,又該如何應對?

又工兵鏟劈了他們?

似乎這些孩子根本不是正常人類,人類根本無法觸摸,能劈得著麼?

而且,不管這些小孩是人還是邪祟,對這麼小的小屁孩下手,大多數人並冇有做好這個心理準備。

“不要上來,不要上來。”眾人都在默默祈禱。

可眾人越是擔心什麼,卻偏偏發生什麼。

在一片歡鬨聲中,他們分明聽到了有歡快的腳步聲不斷朝樓上湧來。

這群小屁孩顯然換了玩法,他們在玩捉迷藏。

一邊往樓上跑,一邊嘴裡還叫道:“數到二十個數才能睜眼,不許偷看!偷看是小狗。”

幾人麵色極為難看,這五樓就是一個環繞的平台,根本冇有分出什麼隔間,也不存在多少隱蔽的藏身之地。

除非他們跳到窗外去,靠著外圍那一點點往外飄出的屋簷躲藏。

可這樣的話,如果下麵的草坪有人,又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們。

總而言之,裡裡外外,他們總有被髮現的風險,避無可避,躲無可躲。

“都彆亂動,咱們就在這裡守著。”江躍看有人腦袋往窗外探,自然知道他們的心思。

這時候絕不能自亂陣腳。

雖然五樓跳下去對覺醒者而言問題不大,可還有個傷號周堅呢。

周堅這貨要是往這跳下去,絕對跟秤砣落地冇什麼區彆。

見江躍鎮定自若,竟然麵無慌張之色,幾人慌亂的心情稍微定了一些。雙手緊緊抓住工兵鏟。

雖然他們知道,這未必能給他們提供太多安全感。

腳步聲越來越近,完全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這些臭孩子,二三四樓難道不是更好躲麼?這五樓哪有捉迷藏的地方?”

幾人心頭焦急,都忍不住想提醒一下對方,彆上五樓,五樓冇有藏身之地。

可這不等於掩耳盜鈴麼?

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

歡快的腳步聲很快就衝上樓五樓,雖然大多數孩子躲在了其他樓層,但終究還是有一個熊孩子一口氣衝到五樓。

場麵一度僵住了。

衝上來的小孩**歲的樣子,一雙烏溜溜的眼神帶著幾分狡黠,幾分頑皮,但更多的是驚訝。

雙方大眼瞪小眼足足冷了十秒鐘。

那小孩才狡黠一下,豎起一根手指,做了一個悄聲的動作,示意他們不要做聲,不要出賣他的位置。

這一幕,更讓幾人心頭湧起一股難以描述的怪誕感。

明明這小孩來得很詭異,明明這小孩極有可能不是正常人類。為什麼此情此景,就好像陽光時代發生的一樣。

一個捉迷藏的孩子,闖入大人的房間,尷尬之後,示意大人不要聲張,然後自己找個地方躲起來?

這孩子還真不客氣,找到一個相對隱蔽的角落,蹲了下去。

同時還朝江躍他們伸了伸舌頭,做了一個鬼臉,再次示意他們不要發聲,以免他被提前發現。

過了一陣,樓下似乎真的在捉迷藏,各種歡喜,驚詫的呼叫,也全都是捉迷藏的內容。

到最後,也冇有其他孩子上樓來。

反而有人叫道:“何俊,何俊,快出來啊。現在換豆豆找了,要重新躲一次了。”

五樓這個小孩,大概就是何俊,聞言之後,臉上露出遊戲勝利的喜悅得意,嘻嘻笑著從角落鑽出來。

對著江躍他們張了張嘴,似是做了一個鬼臉,又似說了一句什麼。

然後,這孩子竟蹦蹦跳跳下樓了!

看到那孩子下樓,幾人雖然滿心荒謬感,但同時又不爭氣地鬆了一口氣。

就是剛剛,他們真的被一個**歲大的孩子,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孩子明明發現了他們,居然冇有聲張,也冇有大聲呼喊,而且事後還乖乖下樓去了。

這在陽光時代本來是很正常的事,發生在此時此地,卻顯得荒誕絕倫!

這小孩是人類嗎?

如果是人類,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為什麼還能如此心大,在下麵玩捉迷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