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46章 峽穀深淵,還有活口?

詭異入侵 第0346章 峽穀深淵,還有活口?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除了杜一峰冷眼看熱鬨之外,其他人的心情都莫名沉重。

許純茹跟俞思源關係親近,心裡自然是異常難受。

俞思源好端端就變成這副樣子,誰知道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

這地方真是越來越詭異了。

一朵花,一棵樹,一株草,一片葉,甚至是一滴水,粗一看似乎冇有異狀,但卻隨時可以創造一點驚喜,準確地說是驚嚇。

許純茹一臉擔憂,跟在俞思源身後。江躍不讓她驚擾俞思源,她也不敢貿然行動,隻能跟在後頭,萬一遇到什麼情況,可以隨時幫扶一把。

向前行動倒是遂了杜一峰的心願,他自然不會反對。和其他人不同,他的多功能工兵鏟之前被藤條崩碎,手裡隻有一把自備的短刀。

不過他現在乖多了,短刀在手,卻並不手賤。

而是不著痕跡地湊到江躍跟前,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

他很清楚,離江躍近一點,就代表著安全性高一些。

“等等。”

幾人正走著,江躍忽然停住腳步,低聲道。

除了俞思源充耳不聞之外,其他人都停住腳步,愕然望著江躍。

江躍則目光複雜地盯著前方的密林,眉頭微皺,也不知道在琢磨著些什麼。

越過溪澗,上了斜坡之後,眾人都明顯發現,這邊的植物明顯更加粗壯許多,便是隨隨便便一株草,也有齊膝高;一朵花,足有一個臉盆大;那些喬木就更不用說了,每一棵都堪稱參天大樹,要是放在陽光時代,任何一棵都能稱得上是千年古樹。

相比之下,他們幾人顯得極為渺小,就好像幾個正常人類,忽然闖入了巨人世界。

眼中的一切,好似在陽光時代的基礎上放大了好幾倍。

“江躍,為什麼停下來?”許純茹快步走過來,焦急問。

他們幾個停下來,俞思源並冇有停,義無反顧朝前走去,壓根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而江躍又不讓阻止,難道就任由她走向滅亡不成?

“你們冇聽到嗎?”

江躍沉聲問道。

聽到什麼?其他人個個一臉茫然。豎起耳朵聽了一陣,四週一片安靜,甚至連落葉的聲音都冇有。

這個地方的聲音,就好像被徹底遮蔽似的,靜得出奇,靜得詭異。

“有人在呼救!”

幾人又認真聆聽著,還是冇聽到。

“有嗎?”

江躍歎了一口氣,知道他們可能真是冇聽到。

“再往前走幾步。”

再深入進去,眼中所見的景象越發磅礴,高大的樹木一棵比一棵更粗,各種造型的樹木,讓人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了史前文明?

恐怕隻有在缺乏人類活動,野蠻生長的史前時代,纔有可能長出如此粗大,如此誇張的樹木吧?

“難怪這地方叫生態園,這裡的生態係統還真是不一樣啊。這麼大的樹木,很多原始森林都不見得有吧?”

“這絕不是原來的生態園。”江躍搖搖頭,“這地方,一定出現了我們所不知道的變異。”

“你們看!”

穿過一片高大的樹木區,前方忽然出現一條驚人的深溝。

說深溝或許都保守了,這分明就是一片深不見底的峽穀,一片氤氳霧氣從峽穀底下冒起,讓人無法看透這峽穀的深淺。

俞思源就站在峽穀邊上,離那峽穀也就是一步之遙。

謝天謝地,她總算是停下來了,並冇有一頭紮進峽穀去。

隻是她腳下就是裸露的岩石,也不知道牢靠不牢靠,這要是稍微一個不慎,便有可能一頭栽下去。

許純茹進退兩難。

想出聲叫她,又不怕驚動俞思源,導致她失足墜下峽穀。

可要是不提醒她,又擔心俞思源不留神自己掉下去。

“這回聽到了嗎?”江躍問。

隱隱約約間,那峽穀深處,好像真的有求救聲傳上來,斷斷續續,聲音比較微弱,幾乎都無法穿透這濃鬱的霧氣似的。

距離近的緣故,這聲音雖然微弱,卻也讓幾人聽得清清楚楚。

“救命……救……命!上麵有人嗎?”

峽穀下方的人,似乎也聽到了上麵的動靜,呼救聲變得更加有力了些。

許純茹裝作不經意間,湊到俞思源跟前。

輕輕摟住俞思源的肩膀,將她往後拉開幾步。

俞思源忽然身體一陣抽搐,整個人軟倒在許純茹的懷裡。

片刻後,她便茫然地睜開眼睛,看到許純茹抱著自己,掙紮著站了起來:“茹姐,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了?”

“你什麼都不知道?”許純茹驚訝。

“我……”俞思源吃力地揉了揉額頭,努力回想著,“我好像記得,你勸我跳到溪澗這邊來。咱們現在是在溪澗另一頭嗎?”

果然,俞思源的記憶隻停留在那一刻。

那豈非意味著,她剛纔那些反常的舉動,確實不受她自己大腦控製?

“思源,你再想想,你真不記得你是怎麼走過來的嗎?”

俞思源又認真思考了一陣,還是頹然搖了搖頭:“我一點都想不起來。咱們還冇走出叢林嗎?”

“其實……是你帶我們過來的啊。”許純茹幽幽道。

俞思源驚愕無比,正要開口詢問,忽然聽到耳畔似有求救聲。

“是有人求救嗎?”

許純茹冇有回答,而是望向江躍。

“聽聲音,離我們應該有二三十米距離。”江躍仔細聽了一陣,給了一個大致的推測。

杜一峰興奮道:“一定是上次失蹤的人。咱不能見死不救吧?”

這話從杜一峰嘴裡說出來,怎麼聽都有點怪怪的。

聽這口氣,就好像你杜一峰是濟人危難的大俠似的。

誰不知道,你杜一峰纔是這群人裡最有可能見死不救的傢夥。

要不是為了任務,杜一峰能有這麼積極,那一定是見了鬼。

見眾人反應不是特彆積極,甚至有些淡漠,杜一峰有些急了。

“你們怎麼都這樣啊?人命關天啊!難道咱們明知道下麵有人,卻眼睜睜看著人家等死?你們還有冇有一點點良知?這麼冷漠,良心不會痛嗎?如果是你們的親人,你們會這麼冷漠嗎?”

幾人還是反應平平,甚至好幾個人的目光都故意避開杜一峰,嘴角掛著一些若隱若現的微笑,也不知道是幾個意思。

江躍倒不是故意不理他,而是在周圍四處尋找著什麼,也不知道是發現了什麼線索,還是有什麼感興趣的東西。

杜一峰還在繼續他的表演。

“如果我們見死不救,下麵的人肯定是死定了。試想一下,那天到現在已經多久了?能捱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咱們可能是他們唯一的一點點希望……換個角度想一想,如果在下麵的是我們,是不是特彆希望有人能拉一把?”

許純茹忽然道:“杜一峰,你不用說服我們啊。你要救人,我們不可能反對的。”

“對啊,見義勇為是美德,我們肯定百分百支援你。”韓晶晶也道。

杜一峰本來一副情緒激昂的樣子,那口氣聽著,彷彿誰不同意下去救人,誰就是在犯罪。

可許純茹和韓晶晶的一番話,卻好像急刹車,讓杜一峰頓時張口結舌,一時間都不知道如何應對。

這是怎麼說的?

我說要救人,可冇說是我去救啊。

許純茹顯然看穿了杜一峰的心思,驚訝道:“人命關天,還遲疑什麼?一峰,事不宜遲,你是他們唯一的那點希望啊。”

“對啊,你想,為什麼是你抽到了這個任務,這說明什麼?說明你跟他們有救命之緣。這大恩大德,必須是你,也隻能是你,舍你其誰?誰敢跟你搶?那是不道德的!”韓晶晶語氣堅定地強調道。

兩個女生心有靈犀,這明顯就是要故意擠兌杜一峰,讓他彆想圖嘴上仗義,真到出力的時候,卻把責任推給彆人。

杜一峰尷尬了。

他明白了,自己先前把場麵話說得太壯烈,演技飆得有點浮誇了。話說得太滿,冇了回頭路。

好在這時候,江躍走了過來。從揹包裡掏出繩索。

“大夥把繩索都拿出來吧。”

這是官方配置揹包裡的物品,每個人都有,繩子是特殊材質製作,十米的繩子,拎在手中不算重,但韌勁卻驚人。

承載二三百斤絕不成問題。

五個人,便有五捆繩索。

結在一起,便有四五十米的長度。

江躍找到邊緣的一株巨樹的枝丫上,那枝丫足有成年人大腿粗,承受千斤都輕輕鬆鬆。

結好繩子後,江躍將繩子緩緩放入峽穀當中。

“一峰,賣嗓子的事,就交給你了。”

杜一峰鬆了一口氣,隻要不讓他親自下去,這都好說。

當下趴在邊緣地帶:“下麵有人嗎?”

“有,有啊!救命,救命!是政府派你們來的嗎?為什麼過了這麼久纔來啊?”下麵的人語氣還有些哀怨,但更多的是驚喜。

“你們有幾個人?”

“就剩我一個人。”

管你幾個,隻要有活口就好。有一個活口跟有六個活口對杜一峰而言,並冇有區彆。

如果真能把一個活口救出去,這個任務絕對是完美,絕對可以拿到最高級彆的評價。

不是我冇儘力,而是其他人根本冇活下來,這總不能怪任務執行者吧?

杜一峰搖了搖繩子:“注意,我們現在垂下繩子,你注意抓住繩子,把自己綁好綁結實,然後我們把你拉上來。”

“不行啊,我受傷了,肋骨斷了好幾根。你們能不能派個人下來幫我一把?”

杜一峰道:“肋骨斷了,手又冇斷。”

那人哀求道:“求求你,好人做到底,下來幫我一把,我餓了這麼多天,身體很虛弱,根本冇力氣,我怕我綁不牢,到時候摔了下去。”

杜一峰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三名女生都是一臉期盼地看著他,似乎是鼓勵他做這個孤膽英雄,一副隨時會給他送出掌聲的架勢。

江躍則負手而立,看上去也似乎冇有動手的意思。

雖然杜一峰的眼神中帶著隱約的求助之意,可江躍卻混若未覺。

杜一峰那點小心思,江躍哪會不知道?

先前杜一峰口口聲聲不能見死不救,滿嘴口嗨賣乖的時候,江躍就知道這傢夥打什麼算盤。

大概率他就是指望江躍主動出馬。

因為江躍一向為人就是樂於助人,杜一峰明顯想利用這一點。反正不過是賣賣嘴,何樂而不為?

誰知道江躍根本不吃他的套路,這無疑是當頭一棒,打得杜一峰措手不及。

“一峰,你不會吧?這是你的任務,是你的大顯菩薩心腸的時候,你總不會隻是口嗨吧?”

杜一峰翻了個白眼,做了一個閉嘴的手勢。

腦袋朝峽穀深處探了一眼,頓時感到頭暈目眩。

那一片迷霧籠罩之下,根本不知道深淺,彷彿那就是一個冇有底的深淵,不知道埋伏了多少危機,多少未知的恐懼。

下去是不可能下去的!

繩子已經放到二三十米的高度了。

“喂,繩子看到了冇?”

“看到了,看到了!哎,夠不著啊,差一點,還差一點……”

下麵的人哼哼唧唧,一副很吃力的樣子,說話斷斷續續,聽上去中氣不足,隨時有可能掛掉的樣子。

杜一峰總覺得對方是故意的。

“再給你三次機會,夠不著的話,你就在下麵生根發芽吧。”杜一峰放出了狠話。

這貨能在下麵捱到現在,這麼多天過去還不死,求生欲肯定是極強極強,強到突破天際的。

在如此強烈的求生欲下,這臨門最後一腳,不可能抓不住機會。

想我杜某人冒險下去救你?趁早死了這條心。

杜一峰又將繩子放下去了好幾米,叫道:“我往你方向晃三次,三次你都冇抓住,可彆怪我冇給你機會。”

隔了二三十米,那人大概也嗅出了杜一峰身上那股鐵石心腸的味,知道多說無益,想讓對方下來救他是不可能的了。

“一!”

杜一峰將繩子晃起。

還冇等他晃第二下,下麵的人就驚喜叫道:“我抓到繩子了!”

“綁好!”杜一峰暗罵一聲賤骨頭,冇好氣地喝道。

上麵的繩子在抖動,意味著下麵正在努力把繩子往身上綁。

足足好幾分鐘過去,那人才吃力道:“綁好了,你們輕一點,慢慢拉我上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