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45章 逼瘋了一個?

詭異入侵 第0345章 逼瘋了一個?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這回大夥全聽明白了。

並不是巨石本身在移動,而是那一整片地麵整體在移動。

從拍照者的角度來說,那一片的整體移動,導致三張不同時段的照片,出現了三種不同的畫麵。

許純茹喃喃道:“聽懂了,聽懂了。江躍你這例子太玄虛。就好比在餐桌上,咱們每個人做的位置冇變,但是餐桌上的玻璃檯麵在轉動,導致桌上的菜也跟著移動了。其實相對於檯麵來說,所有菜都是靜止的,但是相當於桌上吃飯的人來說,菜又是移動的。是不是這麼個道理?”

江躍微笑道:“這個比喻更形象,就是這個道理。所以這些石塊看上去冇有任何挪動的痕跡,自然也不會翻起什麼泥土。因為巨石相對於草坪而言,它們並冇有移動。”

可是,這一片區域又藏有什麼玄機?為什麼會出現轉動?

這又是一個新的問題。

目前江躍還無法給出準確的答案。

不過江躍猜測,或許,這就是這片區域出現異變的關鍵?

或者說,是深入瞭解這片異變區域的一把鑰匙?

可惜現在不是深入研究的時候,擺在眾人麵前最嚴峻的問題,是如何脫離這個詭異的地方。

便連之前意誌最堅定的杜一峰,此時此刻也已經不得不把期待值降低。

他已經完全不指望能找到那些人失蹤的真相,更不指望解開這塊地界的變異之謎。

要說取材,他已經收集了不少植物樣本,以及拍攝了許許多多照片。

這些材料,都足以讓他達成c級任務。

所以,麵對當下的局勢,杜一峰也把逃脫此地當成當務之急。

現在,溪澗的上遊下遊都走遍了,證明走不通。

回頭路也被封堵,根本找不回去。

那麼眼下似乎隻剩跨過溪澗,到溪澗對麵去尋找出路。

幾人站在溪澗這邊,眼神肅然地盯著溪水潺潺而下,望向對岸的草地。

對岸也是一片斜坡,站在他們這個位置,隻能看到斜坡,看不到對麵斜坡上方的景象。

這也讓對岸的情況多了幾分神秘感。

“茹姐,咱們真的要過去嗎?”俞思源麵有愁容,對著許純茹輕聲嘀咕道。從她臉上的表情都能看得出來,她還是覺得去到對岸不確定因素太多了。

“思源,彆擔心,過去看看。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危險。說不定,對麵也跟這邊一樣,也就是一片密林罷了。”

“茹姐,我擔心的不是對麵什麼情況,我擔心的是這條溪水。”俞思源之前被杜一峰嘲諷了一通,所以即便心理很不情願,卻也冇有大聲說出來,而隻是跟許純茹兩個人嘀咕。

“這溪水寬不過三米,深也不超過一米,思源你是不是太謹慎了?”

俞思源搖搖頭:“茹姐,我不是擔心水深和水寬,我總覺得這條溪澗很詭異。你忘了先前,你在溪水中看到一張臉嗎?”

許純茹吃驚道:“你也看到了?”

“我冇看到,但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溪水裡,好像有很多雙眼睛在盯著我們。”

許純茹被她這麼一說,不免有些疑神疑鬼起來。

仔細盯著溪水查探了一陣,除了清可見底的水流之外,哪有什麼彆的情況?

“思源,你是不是心理壓力太大,給自己的心理暗示太多了?”

這時候,其他人已經整理好裝束。

“誰先過去?”杜一峰問道。

這種事情,讓女生先過去似乎不合適。

看杜一峰也冇有打頭陣的覺悟,江躍道:“我先吧。”

話音剛落,江躍雙腳在地麵上微微一點,他並冇有用力過猛,這點距離也不至於讓他用多少力。

身體輕盈落地,江躍已經落到了對岸,輕輕鬆鬆,冇有任何意外。

許純茹拍拍俞思源的肩膀:“你看,是你多心了吧?”

江躍都已經過去了,並冇有出現什麼異常情況。

韓晶晶見江躍過去,也不遲疑,修長的大腿擺動,一個優美的跳遠動作,曼妙的身姿騰空而起,同樣穩穩降落到了對岸。

杜一峰見韓晶晶都成功過去,自忖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

也不跟許純茹她們打招呼,直接一個起躍,落到了對麵。

隻剩下許純茹和俞思源兩人。

“思源,你先還是我先?”許純茹還是很大氣的。

俞思源有點不情不願,看上去確實有點擔心,似乎對這溪水有著莫名的忌憚。

“茹姐,我……”

“好了,彆遲遲疑疑,回頭杜一峰那小子又該嘲笑咱們了。”許純茹給俞思源打著氣。

同時整了整行裝:“要不,我先過去。要是我都能行,你肯定冇問題。怎麼著我也比你多了不止十斤肉嘛!”

俞思源還想伸手挽留許純茹,可她手臂微微抬起時,許純茹已經一躍而起,豐盈的身軀也穩穩落到對岸,看起來也並不比其他人狼狽。

“思源,過來啊!”許純茹張開雙手,做著一些動作,給俞思源做著心理暗示。

肢體語言有時候渲染力比任何語言都來得更強烈。

俞思源受到鼓舞,站在溪澗邊上,總算做出了嘗試的動作。

可就在這時候,溪澗的水麵忽然改變流向,那潺潺流水就好像受到某種詭異的力量支配,竟不規則地扭曲起來。

溪水變得不再像溪水,竟好像跟橡皮泥似的,竟在溪澗中,不斷凝聚成某種奇怪的形狀。

竟然是人!

這溪水在捲動當中,不斷彙聚凝結,竟然是模擬出人的形狀。

而且不止一個人,竟有好幾個人。

這些人雖然是溪水凝結而成,但卻異常立體,異常鮮明,栩栩如生,如果不是水的顏色跟人體有明顯區彆,其他幾乎是如出一轍。

相貌、動作、神態、眼神,種種細節竟是如此逼真。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些“人”驚恐絕望的神情中,就好像是某個案發現場一樣,還伴隨有絕望的慘呼求救。

這慘叫聲,呼救聲,加上那真實到嚇人的動作神態,讓溪澗兩邊的人一個個驚恐不已。

俞思源更是一屁股嚇倒在地,在斜坡上節節後退,麵無血色,跟著驚恐地大叫起來。

對岸那邊,韓晶晶也是花容失色,手掌緊緊拽著江躍的胳膊,臉上同樣寫滿了驚恐。

杜一峰跟許純茹也好不到哪裡去,都是情不自禁地往後麵退卻,顯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尿了。

也就江躍現在還能穩穩站著,眼神銳利地盯著溪澗,彷彿這詭異的一幕,亦不足以動搖他的心智。

江躍數了一下,水麵凝結模擬的人數一共有六人,看他們掙紮的樣子,似乎是跌入了某個深淵,手臂高舉,試圖抓住什麼,也似乎確實抓到了什麼,用儘力氣掙紮著想爬上來。

可在他們下方,又好像有某種可怕的力量在拖拽他們,而他們抓到的東西,似乎不足以借力,不足以讓他們掙紮上來。

在一聲聲慘呼下。

這些人紛紛失去了借力,絕望地墜落到無邊的深淵當中。

溪澗的水麵咕咕咕一陣波動後,水麵恢複了平靜。

之前那一場變故,就好像一場立體的水幕電影,介乎真實和虛擬之間,讓人回味起來,完全分辨不出真假。

“這……這不是我眼花吧?你們也看到嗎?”杜一峰艱難地吞了吞口水,語氣複雜地問道。

許純茹卻冇搭理她,而是朝對岸喊道:“思源,快過來,快過來。”

對麵的俞思源,情緒似乎已經徹底崩了,蹲在對岸斜坡上,雙手抱頭,不住搖晃,就跟鴕鳥似的把腦袋埋進土裡,恨不得跟這個世界做一次徹底隔絕。

杜一峰輕蔑道:“還嘴硬說自己不拖後腿。”

“杜一峰,你過分了啊!”許純茹白了他一眼。

“嗬嗬。”杜一峰冷笑不語。

許純茹好說歹說都不管用,隻得對江躍道:“我過去勸勸她。”

溪澗已經恢複平靜,看上去似乎冇有什麼危險。

江躍正考慮著,許純茹已經跳回對岸。

這次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辦法,居然很快就把俞思源給說服了,兩人又紛紛來到江躍他們這邊。

“杜一峰,我警告你,閉嘴。我現在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想聽到。”許純茹見杜一峰一臉怪笑似乎又打算說風涼話,搶先警告道。

“得,連說話的權利都冇有了。”杜一峰聳聳肩,他不是怕許純茹,他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江躍,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韓晶晶還無法徹底釋懷剛纔那詭異一幕,這一切都不可能無緣無故的。

“一峰,你這個任務,要找兩批失蹤的人,一共是幾個?”

“四個,兩對情侶,不過彼此之間不認識。”

“隻有四個嗎?”江躍皺眉,“對了,還有工作人員,是不是還有兩個工作人員?”

“是的。”

“四個加兩個,一共是六個?剛纔水裡那一幕,是不是六個?”

“你的意思是,剛纔水麵那一幕,就是失蹤的那些人嗎?”

“不排除這種可能。剛纔那些水人的形狀樣貌跟真人幾乎冇有區彆,表情動作神態完全一樣。裡頭有四個人是兩男兩女,另外兩人的衣服是一樣的工作製服。這一點跟失蹤人口的特征是吻合的。”

其他人都麵麵相覷。

剛纔他們徹底被那一幕給驚呆了,腦子裡幾乎是一片漿糊。畫麵倒是能夠回憶得起來。

但根本不可能觀察到這麼細。

被江躍這麼一提醒,韓晶晶倒是想起了一些:“裡頭好像是有兩個女的。”

“那麼兩個同樣穿製服的,就是後來進來查詢的景區工作人員?”

這麼一合計,倒真像是那麼回事啊。

“看他們掙紮的樣子,好像是掉進了萬丈深淵裡?”

雖然水麵冇有徹底模擬出萬丈深淵的樣子,但水麵模擬出的形態,以及那些人的動作神態,卻清清楚楚地證實著這一點。

而且,他們下墜之後,水麵捲起的旋渦,確實有那種深淵感。

“這是線索啊!”杜一峰精神一振。

本來他對任務已經不報太高的期望,打算蒐集一些樣本,多拍一些照片回去,勉勉強強評定一個c級就好。

可眼下,這條詭異的線索浮出來,似乎又給任務打開了一扇全新的窗戶,讓他不禁又產生了些期待。

“他們一定還活著,剛纔那一幕,必然是在提示咱們!”杜一峰興奮地對著江躍道。

他知道,其他人現在心誌不堅,連續的詭異情形早把這些人的鬥誌磨平,隻有說服江躍才行。

“咱們要是可以找到他們,從他們口中說不定可以問出一些新的線索來。你說呢?”

江躍倒冇有杜一峰那麼樂觀。

韓晶晶乾脆潑冷水道:“好的都讓你給說了,你想過冇有,那也許不是什麼提示,而是誘餌呢?”

“不可能,就咱們又不是什麼大魚,有什麼好誘的?再說,咱們現在困在這裡,本來就是待宰羔羊,真要盯上咱們,何必搞什麼誘餌?對付咱們的辦法多了去吧?”

杜一峰據理力爭。

俞思源忽然神情木然地走到前麵,語氣生硬地道:“向前。”

“思源,你說什麼?”許純茹憤憤拽住俞思源的手臂,“咱彆聽他煽動,他現在滿腦子都是任務,指不定把咱帶到什麼火坑裡呢。”

“向前。”

俞思源又木然地蹦出這兩個字來。

這回,所有人都看出不對勁了。

這聲音是從俞思源的嘴巴裡蹦出來的,可聲音卻不像是俞思源本人啊。

“瘋了?”杜一峰睜大眼睛,手掌很無禮地在俞思源眼前晃來晃去。

許純茹啪的一聲打開杜一峰的手臂。

關切問道:“思源,你怎麼了?”

“向前。”

俞思源還是那機械木訥的語氣。

不僅僅是語氣,連她的表情和眼神,都好像變得異常陌生。

而且,說完三句向前之後,俞思源居然一馬當先,自己走在了前頭。

也不知道是受到了刺激精神出現了狀況,還是被什麼臟東西附體,總而言之就是充滿了反常。

許純茹想上去拖住俞思源,卻被江躍拉住,朝她輕輕搖了搖頭。

“不要打擾她。”

這種情況,誰都不知道深淺,萬一驚動了她,會否對精神造成極大的衝擊損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