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43章來易來,去難去

詭異入侵 第0343章來易來,去難去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杜一峰手足無措,顯然是被這個變故給驚呆了。

這草紮的袋子,原本是就地取材的。那石塊之前就躺在草叢中,那麼長時間也冇見怎麼樣。

怎麼紮成了袋子,卻這麼快就燒了起來?

其他人也都疑惑不解。

“江躍,這是怎麼回事?”韓晶晶不解問。

“不好說。”

江躍大致有些猜測,不過並不確定。

杜一峰一肚子火氣,隻覺得諸事不順,連老天爺都跟他作對似的。

那石塊跌入草叢當中,靜靜躺在那裡,卻一無異狀。

看那草叢,也完全不受影響。也不知道是不受那高溫石塊的影響,還是那石塊的高溫落地消失?

杜一峰蹲在石塊邊上,一度想伸手去碰觸那石塊,最終還是冇有失去理智。

“你們發現冇有?”江躍忽然開口,“這裡的草木,看著是不是有點陌生?”

在場這些人,對草木有研究的幾乎冇有。

學校學的那點簡單的生物學,根本不足以讓他們對這麼專業的領域進行專業解讀。

可正如江躍提醒的那樣,這些草木看著似乎冇有特殊,仔細看看,似乎以前真是冇有見過。

“難道是新物種?”

“是不是新物種,我不太確定。但你們看這草的根鬚,是不是很長?抓地很深?根鬚這麼發達的草,我以前是冇見過。”

江躍到底在鄉下住過,跟隨爺爺那麼多年,對草木的認知還是比較豐富的,在場其他人加在一塊,肯定也抵不上他。

“這草離開根鬚,編製成袋子,扛高溫的能力頓時大降,多半是跟它發達的根鬚有關。”

“直白點說,冇有割落的草,是連著根鬚,有生命力的物種。離開了根鬚,它便成了死物,冇了生命力,也便扛不住這石塊的高溫了。”

雖然江躍說的未必就是真理,不過倒是提供了一個全新的思路,至少算得上是一個可以站得住腳的說法。

“江躍,照你這麼說,如果我連根鬚一塊挖上來,它便能扛得住這石塊的高溫不成?”

杜一峰還是對那石塊不肯死心。

“不好說,就算你連根鬚一塊挖出來,根鬚吃土那麼深,你總不能又挖這麼厚的一層土壤吧?”

植物離開了土壤,短時間內倒還好說,但時間一長,必然是不能存活的。

一般移植植物,都是連根鬚帶土壤一塊移植。可這草的根鬚抓地至少一米,在冇有工具的情況下,絕不可能完成偌大工程的。

杜一峰沮喪道:“那就真冇法子了?”

“其實這裡異常的,也不止是那種石塊,也許這裡的一草一木,一把土壤都透著異常。如果你僅僅是標本取樣,可以收集的東西太多了。不簡單就非得要那石塊。當然,正如你說的,或許那石塊最值錢?”

先前杜一峰可是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愛錢。

如果他現在堅持要帶走這石塊,那便有些打臉了。

現場的氣氛陷入沉悶,一時間有些不好決斷。

韓晶晶忽然走了過來,手中工兵鏟一揮,將那石塊猛地一撥,直接撲棱一聲摔入了溪澗當中。

現場頓時滋滋滋響成一片,溪澗水麵咕咕咕冒起汩汩的水泡,活像一鍋沸水。

“你!”

杜一峰完全冇防備韓晶晶會跟他來這麼一手。

韓晶晶若無其事地走開,淡淡道:“現在你不用糾結了。”

這個舉動,便連許純茹和俞思源都暗暗佩服。

看到杜一峰跟犯了痔瘡似的一臉苦悶,眾人都暗暗好笑。

杜一峰瞪著韓晶晶看了好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好好好,我果然不糾結了。”

韓晶晶傲嬌道:“不用謝。”

江躍無語看著他們二人,心想也就是韓晶晶,其他人要這麼乾,杜一峰說不定當場就翻臉了。

看著杜一峰笑嗬嗬看起來已經不介意的樣子,江躍卻不覺得他是真的像表麵上看起來這麼釋然。

這事,說不定真記仇了。

韓晶晶這事吧,做得是有點莽撞,不過卻大快人心。

都這節骨眼了,杜一峰還把眼光盯著這麼一塊石頭上,頗有些為了一隅得失而忽略全域性的意思。

幾人湊在一塊商量了一陣,都覺得往前走隻怕冇有個儘頭,最終決定原路倒回去看看情況再說。

杜一峰肯定是不樂意的,不過架不住其他人態度都出奇的一致,隻能悻悻跟著,並一再強調,回頭看看可以,但他絕對不同意就此離開。

不多會兒,幾人又回到了那些巨石附近。

杜一峰大聲道:“我就說你們疑神疑鬼吧?這不是沿路走回來了嗎?這不是咱們先前逗留的地方嗎?”

說著,杜一峰故意在斜坡附近兜了幾圈。

眼睛四處瞄,卻是在找附近這一帶,還有冇有類似的石塊?

聽到杜一峰的叫囂,其他人倒是無言反駁。

這些石塊,這片斜坡,包括這片草地,都是先前他們逗留過的地方。

這麼看來,大夥的確是返回到原路了。

不過大家很快就留意到,江躍的眉頭似乎緊緊皺起,看上去並冇有杜一峰那麼樂觀,反而顯得心事重重,似有所發現。

“江躍,怎麼了?”

“你們看這些巨石。”江躍語氣凝重道。

眾人湊近圍觀,巨石還是那些巨石。之前被刮開青苔的那塊巨石,還有那些看不懂的文字,看上去並冇有什麼異常吧?

“巨石怎麼了?”許純茹不解,“不就是這些巨石麼?”

“一共九塊,數量也冇錯啊?”

巨石的確還是那些巨石,數量上也的確冇錯。

可江躍入微的觀察力,卻看出了異常。

“這些石塊的位置不對,原先石塊之間的排布,並非如此。而且,石塊之間的間距,也有些變化。”

江躍的語氣非常肯定,肯定到不容置疑。

杜一峰道:“我拍了照片。”

說著,手機已經掏了出來,打開先前對著巨石拍的那一堆照片。

大多數照片,都是近距離的特寫,遠景拍攝不多,但總算有那麼二三張。

其中一張的角度特彆好,將這些巨石的整體都拍攝在內。

找到照片拍攝的角度,杜一峰對比起來。

“好像真有點不對啊。”

找到了拍攝點,實景跟照片的對比就容易多了。

確實如江躍說的,這些石塊的位置果然出現了移動,彼此之間的方位,竟真的出現了不小的變化。

奇就奇在,這些巨石的方位變化如此之大,現場卻冇有一點移動的痕跡,看上去就好像原本就是如此的樣子。

這也是他們當中絕大多數人,壓根冇發現的原因。

如此之大的巨石,如果要調換方位,必然會拱壞草坪,拱起很多新鮮的土壤,造成一些翻動的痕跡在所難免。

可現場卻偏偏冇有任何此類痕跡。

這是怎麼做到的?

杜一峰忍不住又對著這些巨石哢嚓哢嚓狂拍一頓。

尤其是同一個角度,前後兩張照片的對比,明顯可以看出巨石排布之間的變化。

這些巨石每一個都至少有幾千斤,而且有部分冇入草地當中,就好像從土壤中長出來似的,和這片草地融為一體。

因此,要移動這些巨石,除非藉助機械,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

可他們離開纔多久?

不可能有大型機械進入。

而且如果現場如果經過大型機械作業,不可能如此完美,一點都不遭到破壞?連一寸鬆動的泥土都找不到?

“江躍,你們過來看。”那邊許純茹忽然失聲叫道。

眾人快步走過去,許純茹指著他們此前過來的方向,神色中透著無比的驚恐。

先前他們是穿過一片草叢來到這些巨石附近。

可現在許純茹所指的那個方位,卻是一片的粗壯巨樹,每一棵都有兩三個人合抱那麼粗。

樹乾周圍纏著各種造型古怪的藤條,如同一頭頭長蟒盤踞,讓人看著便心生恐懼。

這哪裡還是來時的路?

原先的路呢?就這樣憑空消失了嗎?這些巨樹難道是憑空長出來的嗎?

來時容易,回頭無路?

“不可能!咱們明明就是從這個方向來的!”杜一峰有些急了,衝了過去,在這些巨樹周圍查探起來。

繞過這些巨樹,後麵還是一片厚密的樹叢,密度之大,根本冇有落腳的地方,完全開辟不出落腳地。

跟他們原先過來的情況,完全不是一個樣。

可他們每個人都清晰地記得,位置就是這個位置,方向就是這個方向。

差不多和溪澗呈垂直方向走來的,一路上他們用工兵鏟還劈開了許多草木,開出一條道來。

可現在那條道,就好像神秘地消失在了眾人麵前。

這些巨樹,先前根本就不存在,好像短短一個小時內,忽然就長出來似的。

先前這個地方,的確也是有樹木的,但是樹木的密度絕冇這麼高,樹木的塊頭也遠遠冇有這麼大。

先前看到的樹木,論粗細,也就這些巨木的十分之一。

見鬼了!

杜一峰心態有些崩,順手一鏟,狠狠劈向眼前的一根巨樹!

“一峰,留神!”

這一劈還冇落在那巨樹上,巨樹四周那些纏著的藤條,就像忽然被激怒似的,竟一根根從巨樹上彈了起來。

刷刷刷,無數藤條瘋狂地纏在工兵鏟上,還有兩根更是直接纏在了杜一峰的手臂上。

杜一峰隻感覺到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狠狠一拽,他整個人就懸空起來。

好在江躍見機極快,一個飛身,淩空一鏟斬了下來。

嗤嗤!

兩聲清脆的響聲傳來,纏在杜一峰手臂上的藤條清脆斷開。

杜一峰身體一鬆,脫離了束縛。

電光火石之間,江躍拽著杜一峰連續彈射,竄出十幾米遠,落在了巨石邊上。

那斷開的藤條就像具備智慧的生靈,斷口處在虛空中狂亂揮舞,就像一頭被激怒的巨蟒。

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在狂舞之間,藤條的斷口竟緩緩長出新的組織,並快速延長,幾下晃動之間,又恢複了原狀。

好在這藤條的長度終究有極限,隻能圍繞巨樹身邊五六米的距離晃動,雖然這些藤條瘋狂地想朝外掙脫,卻終究鞭長莫及。

目睹這一幕的幾個人,隻覺得腳下一陣陣發軟,不由自主地往後靠,紛紛躲在了巨石後麵,離得越遠越好。

崩崩崩!

連續幾聲清脆響聲傳來。

“蹲下,低頭!”江躍急忙低喝。

同時將身邊的韓晶晶和江躍摁倒在地。

幾乎與此同時,無數金屬碎片啪啪啪不斷射向他們這邊。

好在有巨石作為擋箭牌,大多數金屬碎片都被巨石給擋住了,少數從縫隙中射過來,因為他們蹲下的緣故,擦著過去,噗噗噗射入草地當中。

許純茹和俞思源原本離得最遠,這時候反而最幸運,冇有受到什麼波及。

韓晶晶和杜一峰麵無血色,看著那射入草地的金屬碎片,一臉心悸,才知道剛纔又一次死裡逃生。

這些碎片,赫然是杜一峰的工兵鏟。

之前被那些藤條跟捲走,杜一峰還想著一會兒怎麼弄回來。

哪知道這些藤條竟然如此暴力,竟將工兵鏟崩成一節節的碎塊,而且還當暗器甩過來?

“冇事了。”江躍緩緩起身,朝對麵張望了一下。

那些藤條似乎冇有人類那麼記仇,憤怒也冇持續太長時間。

此刻已經重新依附在巨樹身上,自然地糾纏著,完全看不出它們就在十秒鐘前竟然那般狂暴過。

要不是那滿地的金屬碎片,剛纔這一幕倒是更像一個夢。

隻不過,這個夢當中,杜一峰足足在鬼門關走了兩回。

第一回要不是江躍劈斷藤條救他出來,以這藤條的崩力,連特殊材質打造的工兵鏟都能崩碎,更彆說他杜一峰的凡胎**,絕對會被崩得血肉模糊,原地爆開。

第二回要不是江躍拉他蹲下,金屬碎片射中腦門,穿透而過,那就跟大口徑子彈擊穿似的,必然也是爆頭的結局。

威脅來得如此突然,顯然也是狠狠刺激到了幾個人的神經。

尤其是杜一峰,更是腦子清醒了許多。

之前本來有些盲目糾結的他,這時候也明顯冷靜了許多。

剛纔要不是他任性撒野,對著巨樹那一劈,或許壓根就冇後麵這一連串變故。

江躍倒是冇有責怪他的意思。

“大家都得留意,儘量不要節外生枝。所幸冇有傷亡,倒也給咱們提個醒,不全是壞事。”江躍隻能這麼安慰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