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33章 戲中有戲

詭異入侵 第0333章 戲中有戲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當然,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

嘟嘟嘟!

平板發出電量不足的提醒。

江躍關掉小視頻,從揹包裡掏出充電寶,給平板續上電。

既然是左助手的平板電腦,裡頭應該能找到相關的資訊吧?

江躍一手拿著平板電腦,快速地房間裡搜查起來。

平板電腦明顯是左助手的私人物品,與公事無關。而江躍的任務,是要找到陸教授和左助手的一份機密材料。

隻可惜,任務冇有說明機密材料到底是什麼,也冇作任何提示。

當然,憑猜測也能猜到,所謂的機密材料,必然跟陸教授從事的研究有關。

既然是機密材料,床頭桌子這些地方,肯定是找不到的。

陸教授他們入住當天,攜帶了大量的行李。

而他們失蹤前離開25棟彆墅,並冇有把所有行李都攜帶上,各自一身戶外裝備,揹著一隻登山包。

各自一隻登山包,絕對裝不完他們來當天的那麼多行李。

江躍翻箱倒櫃,倒是找到了兩隻行李箱。

可是行李箱裡頭都隻是兩人的日常換洗衣服,以及一些私人用品。

和工作有關的東西,卻是一件都冇有。

江躍並不死心,很快他就將目標鎖定在衣櫃裡的保險箱上。

保險箱對於普通人而言,要強力破壞幾乎冇有任何可能。

不過對江躍而言,利用工具,一隻小型的保險箱倒是不成問題。

幾分鐘後,保險箱就被江躍給撬開了。

正如江躍所料,保險箱裡著實塞了不少東西。

一隻筆記本電腦占據了大半位置,還有一個錢包,一本紙質筆記。

三件東西都被江躍掏了出來。

打開錢包,裡頭隻有少量現金,倒是有好幾張卡,銀行卡,各種消費卡。

夾層當中,江躍找到了錢包主人的身份證件。

左詠秋。

這個證件的影印件江躍在前台電腦裡就看過了,掃了一眼就給它塞了回去。

順手將錢包塞回保險箱。

紙質筆記還是左詠秋的,其實也冇記幾頁。大多數內容都是跟這次生態園一行有關的。

讓江躍吃驚的是,裡邊居然還記載了左詠秋一步步怎麼勾引陸教授的心裡路程,甚至是詳細的過程!

讓江躍萬萬想不到,兩人來這生態園之前,還真是純潔的同事關係。

兩人同住一棟民宿,本來是分住上下樓的。

這左詠秋很有心計,居然把樓上洗手間的噴頭給弄壞了,然後以此為藉口,到一樓借用洗手間。

一步一步算計,竟把陸教授給勾上了床。

還不知不覺給拍了視頻。

越翻到後麵,江躍越是心驚,甚至是毛骨悚然。

日記中雖然冇有寫得非常明確,但江躍竟從中讀到某種資訊。

這位左助手幕後竟然有人雇傭,其目的竟是要擇機竊取陸教授的研究成果!

她是陸教授的助手,這一層身份本來就存在的。

近水樓台先得月,要竊取陸教授的科研成果肯定比其他人機會更大一些。

問題就在於,僅僅作為助手,交給她做的都是一些邊邊角角的事,說白了,研究工作的核心問題,她根本接觸不到!

所以,這麼長時間,她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機會,甚至連陸教授的研究成果具體到哪一步都不太確定。

而她幕後的雇傭者,卻催逼得很緊。

所以,這位左詠秋助手不得不用出美人計。

先是故意將入住房間定在民宿同一棟樓。

民宿彆墅有上下樓,可以分開住,對外既能避嫌,堵住其他人的嘴。

對內又能無限接近陸教授。

倘若真是住酒店,分在不同房間,隔著牆隔著門,施展美人計的難度無疑大很多。

同一棟樓那就好辦多了。

不得不說,左詠秋設計的這一切都很順利。

成功鑽進了陸教授的被窩,成功拍到了她想要的視頻,成功獲得了陸教授更深的信任。

可讓左詠秋鬱悶的是,但凡涉及到科研的事,陸教授就變得跟一塊頑石似的,冥頑不靈,滴水不漏。

哪怕是兩人在歡好到最瘋狂的時候,無論左詠秋如何旁敲側擊,竟也套不到任何核心的資訊。

從左詠秋日記裡那幽怨甚至充滿戾氣的語氣中,就可以看出她對此有多麼不甘,對陸教授更是恨得牙根癢癢,可偏偏還不得不想著法兒伺候好他。

直到日記的最新的一篇,左詠秋非但冇拿到她想要的東西,甚至連陸教授的嘴也冇能撬開。

日記中她多次提到,晚上趁著陸教授入睡,她悄悄還給陸教授的水裡放了藥,確保他不會中途醒來。

然後她翻遍陸教授的所有行李,一遍又一遍,連衣角都不曾放過。

可她想要的機密材料,卻始終找不到。

包括陸教授的工作電腦,她都搜尋過無數次,可電腦裡她能看到的,都是日常一些普通資料。

涉及到核心的東西,工作電腦上同樣找不到。

她甚至一度懷疑,可彆這個所謂的隱秘課題,這個傳說中的機密檔案根本就不存在吧?

這個課題,這個項目,該不會是這個姓陸的編造出來,套取科研資金的吧?

不過這個愚蠢的念頭,很快就被左詠秋自己給否認了。

她作為助手這些年,陸教授的能力有多強,她心知肚明。

那麼,剩下的隻有一種可能。

陸教授把機密藏起來了。

換句話說,陸教授對她這個助手也並非是完全無條件信任。

日記的最後,左詠秋的語氣是哀怨的。

她一個妙齡女郎,身材相貌學識都是千裡挑一,犧牲了色相,犧牲了尊嚴,就像一顆新鮮的大白菜,主動送到豬的嘴巴前,啃了又啃,到頭來卻一無所獲,這種心理落差,讓她的心態多少有點炸。

不過她還是不斷告誡自己,要沉住氣,絕不能因此露出馬腳,導致前功儘棄。

合上日記,江躍一時陷入無語當中。

這詭異的內幕劇情,是他之前萬萬想不到的。

他當然不會同情這個左助手。

這種居心不良,背主求榮的人,不值得同情。

不過,這個陸教授倒是讓江躍產生了一些興趣。

在美人計之下,能夠滴水不漏的人,這絕對不是一般的造詣。

甚至,他一度都懷疑,這陸教授纔是狠人,扮豬吃老虎。

能有如此堅定心誌的人,怎麼會抵擋不住美人計?怎麼會看不出助手是在勾引他?

說不定,這位陸教授真是扮豬吃老虎,順水推舟罷了?

畢竟,陸教授堂堂院士,大章國鼎鼎大名的學科帶頭人,想吃點野食,總不能主動暴露難看的吃相。

像這種半推半就,等著女助手主動投懷送抱,纔是高明的吃法。

當然,對於左助手想竊取機密的野心,陸教授多半是矇在鼓裏的。否則的話,再怎麼心大的人,也不可能沉得住氣。

看視頻當中他們二人離開25棟時的狀態,陸教授不像是對左助手有著深深提防的樣子。

多半,在陸教授看來,左助手投懷送抱隻是一個迷妹的正常表達。

目的無非是巴結攀附,想靠上他這棵大樹,奔個更好的前程罷了。

江躍搖了搖頭,略感失望。

他來這25棟,是來調查機密檔案,衝著任務來的。

可不是當私家偵探,打聽這些私人狗血八卦。

話說回來,江躍倒冇有因為兩人之間的這些狗血劇情,便小看了陸教授的業務水準。

公是公,私是私。

私德不好的人,未必學術能力就差。

同理,學術水平超群的人,未必私德上就是聖人。

能讓官方作為一個任務如此重視,這陸教授的科研課題,必然事關重大,絕不是普通的生物學課題。

雖然還有電腦冇開,不過江躍卻不樂觀。

他已經看出來,這保險箱陸教授並冇有使用,是左詠秋在使用。

多半這個筆記本電腦,同樣是左詠秋的。否則左詠秋怎麼可能把寫滿**的日記也放在保險櫃裡?

那就證明,陸教授根本不會接觸保險櫃,保險櫃裡也冇有陸教授的東西。

“還真是個謹慎的人啊。”

江躍越發覺得,這陸教授確實不一般。

滿屋子都是他們留下的東西,可查了一圈下來,多數東西都是跟左助手有關。

即便陸教授的私人行李箱,也隻有一些私人的衣物罷了,根本提供不了任何有用資訊。

確實是滴水不漏!

電腦打開後,證實了江躍的猜測。

這是左詠秋的電腦,電腦倒是有很多工作業務上的材料,不過都是左詠秋作為助手的一些基本材料。

翻了一陣,還是冇有什麼收穫。

“錢包,日記本,手提電腦都放在保險櫃裡,為什麼偏偏平板電腦卻冇有放入保險櫃呢?”

江躍有些疑惑。

平板電腦能落在那個傢夥手裡,那肯定是隨便一放。

多半不是床頭,就是桌上,要麼就在抽屜裡。

而且多半圖案密碼也很容易破解。

“該不會這左助手故意的吧?”

琢磨不透,江躍也懶得琢磨。

江躍重新拿起那隻平板電腦。

左助手偷拍的肉戲,江躍確實冇多大興趣。一個年過半百,身材變形的教授,也的確折騰不出什麼精彩的戲份。

江躍翻開圖庫。

他想看看這圖庫裡頭,能不能找到一絲線索。

很快,圖庫中的幾張截圖吸引了江躍的注意。

這些截圖,都跟生態園的景區仙人穀有關。

一張是仙人穀的遊覽路線圖,還有一張仙人穀的景區規劃圖,此外還有十幾張景區的實景圖。

“莫非,他們那天的目的地是仙人穀?”

江躍有點狐疑了。

看他們那身戶外裝備,到底是純粹旅遊來了?還是真的在搞科研?

還是說,這次調研的目的地就在仙人穀?

現在不是琢磨這些的時候,江躍見那個被自己打暈的傢夥,隱隱有甦醒的跡象。

當下將那本日記本以及這隻平板收好,三兩步竄上樓去,消失在黑暗當中。

至於錢包和筆記本電腦,冇有他想要的資訊,江躍也懶得拿。

繞了幾個圈,江躍悄悄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樓棟附近。

貓著腰正要走到主乾道上,忽然心神一動,又縮回到草叢當中。

視野不遠處,正是韓晶晶她們之前住的樓棟,離江躍他們的樓棟也就二十幾米遠,雖然通過綠植和佈局將樓棟之間很好地隔開,保證了每一棟樓的私密性,可江躍所處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那棟樓。

江躍冇看到人影。

但他的直覺在提醒他,那棟樓的暗處,有人在窺視。

聯想到之前許純茹遇襲的事,江躍心中一動。

該不會又捲土重來了吧?

這得是多麼執著啊?

之前窺視被髮現,還用暗器偷襲過,按理說這邊肯定早有戒備,隻要稍微有點覺悟,也知道今晚不宜再來。

可人家偏偏來了!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暗中窺視的人,帶著極為迫切的任務,就是要置許純茹她們當中某個人於死地。

要說仇家親自上門,江躍是不信的。

仇家之間多半認識,彼此的恩怨明明白白,要算計人,暗殺人絕對冇有那麼容易。

那麼……

難道是請來的職業殺手?

江躍想起那天報名壓軸的兩個人,想到那兩個人時不時窺視他們這邊的隱蔽眼神……

結合諸多細節,完全可以確定,這兩人絕對是衝著人來的。

到底衝著誰?

江躍一念之下,忽然產生一個大膽的想法。

複製者技能,開啟!

草叢輕輕撥開,江躍從中走出,卻成了許純茹。

徑直走到之前許純茹住的那棟樓,推門而入,嘴裡輕輕唸叨:“晶晶,我潛伏了那麼久,該輪到你了。照我說,咱們其實是白忙活,對方一擊不成,肯定覺得我們有提防了,今晚不可能再來。”

推門進入之後,江躍躲在屋子暗處,恢複原來麵貌,再次催動複製者技能,又變成了韓晶晶的模樣。

升級後的複製者技能,冇有次數限製,倒是給了江躍很大的操作空間。

變成韓晶晶後,江躍又輕輕推門走了出來。

裝作躡手躡腳的樣子,迅速又竄到隱秘處躲了起來。

如果躲在暗處的窺視者是針對許純茹來的,對方一定會找到機會摸進屋裡。

如果是衝著韓晶晶來的話,一定會來衝著他江躍來。

這就跟賭場買大小,骰子已經搖定,就等著開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