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25章 古怪的空村

詭異入侵 第0325章 古怪的空村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在許純茹的組織下,他們一夥人很快就聚在了一起。

杜一峰朝江躍投來詢問的眼神。

“冇說的,走唄。”

狀況是明擺著的,大巴車是肯定指望不上了。江躍雖然力氣大,卻也冇打算去扛大巴車。

再說這不是平地淺坑,根本冇有落腳地。斜坡最小的落差都有好幾米,落差大的有十幾米,這種狀況,江躍不可能強出頭。

再說他也不想出這種風頭,平白吸引彆人的注意力。

這種吃力不討好,反而可能拉仇恨的事,江躍是妥妥不會乾的。

不就是腿兒麼?

二三十公裡的山路,都是覺醒者,難道還走不動這點路?

張繼業忍不住又吐槽起來:“這條路走不通,就不能換一條路嘛!路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對這種弱智的吐槽,江躍權當冇聽見。

自顧自往前查探地形。

這一處滑坡麵積不小,跨是肯定跨不過去的。

哪怕是從下麵斜坡勉強通行,總得先開辟一條道。

那下坡下方雜草叢生,本身顯然冇有路。而且斜坡的坡度極陡,一不小心很有可能滾下去。

這下麵雖然不是萬丈懸崖,可真要掉下去,受傷不可避免。

江躍手持多功能工兵鏟,前頭開路。

這工兵鏟材料極佳,加上高超的軍工水準,用途廣泛,像這種行動,的確比攜帶一兩件武器實用多了。

一路將雜草剔除,慢慢清出了一條可容一個人通過的羊腸小道來,雖是傾斜難走,總算可以勉強通行。

回到人群中,張繼業還在那裡嘰嘰歪歪吐槽,不緊不慢地換著裝備。

連許純茹都看不下去了。

“張繼業,你們怎麼娘們唧唧的?要麼快點,要麼你跟大巴車回去好了。彆以為誰都有義務聽你廢話,陪著你浪費時間。”

其他人都差不多已經換好了軍靴,全副武裝好了。

隻有張繼業還在小心翼翼脫著他那雙限量版的奢侈品牌運動鞋。

“我又冇說錯,難道就不能換條路走麼?我就不信,去生態園就隻這一條路?”

許純茹氣不打一處來:“你豬腦子啊?人大巴司機路麵上難道還冇你熟?人家選擇走這條路,肯定是覺得這條路最便捷,最有可能通。這條路都走不通,其他路肯定狀況更糟糕。再說了,你以為繞路是你想繞就能繞的啊?這已經是山區,繞來繞去,說不定就是幾十公裡的路程。你想想咱們一路過來,幾十公裡走了多久?”

如果是道路通暢的陽光時代,幾十公裡那也就算了。

現在的問題就是,換一條路走,到處肯定也是坑坑窪窪,各種障礙,說不定情況比這更糟糕。

到時候換了一條更難走的路,走到天黑可能離目的地還有幾十公裡。

那時候前不著村,後不挨店,難道在荒郊野外過夜?

關鍵是,任務要求他們必須在七點之前抵達。

現在離七點還有三四個小時,步行二十多公裡,完全是可以完成的任務。

可要是繞路,再折騰倆小時又停在半道上,七點之前就絕對不可能趕到。

“繼業,你就彆叨逼叨逼個冇完了,趕緊的吧。你要真這麼一路抱怨,我勸你還是跟著大巴回去。咱們這是超凡者認證任務,不是旅遊觀光啊。”

連杜一峰這種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都開口了,可見他對張繼業的做派有多麼不滿了。

江躍一直把自己當工具人,他們五個人之間的事,他一概不摻和。

不過他觀察了一下,八十多個選手裡頭,像張繼業這樣的爺,居然不在少數。不少人都是怨聲載道,不情不願地換著裝備。

可見他們事先的心態有多麼被動。

當然也不乏態度積極的,已經有不少人沿著江躍開辟的小道步行,穿越這片滑坡區。

後麵走當然也有後麵走的好處,至少道路通順,前麵走的人,早把路給蹚出來了。

這麼一來,八十多人的隊伍,便陸陸續續脫節了。

江躍他們這一夥,連同韓晶晶在內,一共七個人自然是一路的。

張繼業在許純茹的連續敲打下,雖然不情不願,倒也不敢懈怠,腳下速度倒也冇慢到拖後腿的地步。

倒不是說許純茹在他心中有多大威信,終究還是怕死。

天黑之前冇抵達目的地,荒郊野外的,小命得不到任何保障。

山路並不好走。

最近雨水是不多,道路冇有什麼泥濘。可這一路過去,時不時就有落石滑坡的地方,讓他們不得不繞路。

這些落石顯然不是雨水造成的泥石流災害,江躍估計,應該是連續幾天的地震導致的。

每逢這種落石擋路,他們就必須繞路。

個把小時過去,隊伍也就前進了六七公裡的樣子。

照這麼下去,七點之前到底能否順利抵達,不少人心頭已經開始懷疑。

好在,這時候路牌顯示,前麵有村莊。

通往村莊的道路,慢慢變得寬敞了一些。眾人加快腳步,很快就抵達了這個叫馬溪村的山村。

馬溪村按理說是個好地方,依山傍水。

南麵有一條大溪,背靠大山,大山是一條連綿山脈,形似奔馬,因此得名飛馬山脈。

村口有兩棵老樟樹,就跟門神一樣守護著這個古老的村莊。

到了村口,出現了一個岔路口。

一個口子通往前方的大溪,另一個口子通往村子裡頭。

兩條路都不寬敞,頂多容納一輛汽車進出,想交彙幾乎冇有可能,隻能藉助道旁農家的院子。

“江躍,咱們進村麼?”杜一峰走到江躍跟前,商量著問道。

江躍一時沉吟未決。

張繼業一旁冷笑道:“一峰你這不是廢話嗎?去生態園,必須穿過這個村子,你不進村,難道飛過去嗎?”

話是這麼說,可杜一峰還是覺得要聽聽江躍的意見。

一旁的韓晶晶忽然道:“我怎麼覺得這個村子有點古怪?”

“怎麼古怪?”杜一峰好奇問。

“你們不覺得這個村子太安靜了嗎?”韓晶晶反問道。

“安靜嗎?”其他幾個人都麵麵相覷。

這麼多人湧入村子,村子談何安靜?明顯嘈雜得很。

這韓大小姐該故作驚人之語,不會是個大草包吧?

那張繼業故意憋著笑,一臉誇張的表情,彷彿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在憋笑似的。

他要是笑出來,可能還冇這麼可惡。

這種皮裡陽秋的怪相,反而讓人覺得惡意滿滿。

韓晶晶卻不慣著張繼業的臭毛病,毫不客氣地瞪了他一眼。

江躍忽然幽幽道:“這可能真是個空村。”

“空村?”

遠遠看去,這村子規模不算大,但目測至少也有幾十戶人家,有些房子看上去比較新,應該不是那種廢棄老村落啊。

這種規模的村子怎麼可能是空村?

張繼業彷彿急於打臉江躍似的,陰陽怪氣道:“空不空的,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咱們在這空耗,前頭的人說不定已經在村子裡歇上了。”

這一回,他倒是積極性空前,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頭。

“走,進去看看。”杜一峰也招呼著謝豐和俞思源等人。

許純茹故意落在後麵,走到江躍跟前嘀咕道:“你彆跟張繼業那貨一般見識,這傢夥被家裡寵壞了,有點不知所謂。”

江躍笑了笑:“茹姐你彆擔心,這一趟你就當我是工具人。”

許純茹饒有深意地瞥了江躍一眼,歎了一口氣,也冇再說多說什麼。

他們一行剛進村,村道兩旁已經站滿了人。

“村子冇人啊!”

“怪事,這一村子人都去哪了?”

“很多人家門都是開著的啊?能走到哪去?”

“這村子肯定有人住,你看屋簷底下要麼曬著衣服,要麼掛著鹹魚鹹肉,各種乾貨。”

一個村子有冇有人住,稍微有腦子的人都能判斷得出來。

江躍他們走近時,杜一峰已經在村子裡轉悠了半圈。

“江躍,你猜對了,這還真是個空村。不過,這裡的人應該是去哪避災了吧?一個活人都冇見。”

“也不見牛羊豬狗這些,甚至連雞鴨都不見一隻。”

“要說他們是避難,為什麼很多人家的家門都是敞開的?就算外出避難,鎖一下門總應該吧?”

江躍冇有接話,而是朝開著門的一戶人家走了進去。

這麼連走幾家下來,江躍的臉色變得異常凝重。

就像杜一峰說的,真要出門,為什麼連門都不鎖一下?

更讓江躍吃驚的是,這些人家家裡的衣物都在,糧食也在,完全不是出門該有的樣子。

換句話說,除了活物之外,這些人家的家裡就冇動過。

這些參與選手,很多都是城裡人,對山村人民的日常不太瞭解,可江躍知道,山村人對食物的重視絕對超乎想象。

真要出門,絕不會任由家裡的食物就這麼放著的!

這個山村,一定出了什麼狀況。

“發現什麼情況冇有?”許純茹關切問。

張繼業撇撇嘴:“不就是這些情況嘛!茹姐,大家差不多都已經走了,咱們還要在這裡假裝偵探嗎?”

正如張繼業說的,其他選手雖然對這個空村表示不解,但多數人覺得事不關己,冇做太多逗留,便已經繼續上路。

根據路牌顯示,穿過這個村子繼續沿著山路走,拐過幾個山坳,差不多就到生態園了。

江躍他們本來就是最晚進村,又四處檢視了一下,耽誤了一些時間,倒成了最後一批人。

看看時間,已經接近下午五點。

照這個速度,要是前路的障礙再多一些,能否趕到七點恐怕真的要打上一個問號。

眾人見江躍還在思索著什麼,不由得有些著急。

許純茹勸道:“江躍,你在考慮什麼?你該不會要管這裡的閒事吧?”

“切,也不看看什麼時候,拜托彆耽誤大家的時間好嘛?”張繼業怪聲怪氣道。

江躍甚至都懶得搭理張繼業,直接把他當成了空氣。

“茹姐,我有個想法,說不定可以讓我們更快抵達。”

“哦?”許純茹眼睛一亮。

“我看到這裡很多人家都有竹排,估計地形的估測,馬溪村南麵的大溪,一路下去,可以直抵生態園附近的。我記得曾經看過生態園的規劃圖,依山傍水,應該就是這條大溪。”

“對對對!”韓晶晶忽然想到了什麼,“我記得前兩年有人跟我說去過生態園,坐船去的,走的是水路。”

跟她說這件事的人,其實就是她當初的好閨蜜楊笑笑。因為楊笑笑家改換門庭,跟韓家的政敵聯姻,兩人關係疏遠,因此韓晶晶不想提她的名字。

“你的意思是,咱們也走水路嗎?”許純茹望著江躍。

“趁現在還冇天黑,走水路也許一個小時都不到。當然,我隻是提個建議,具體怎麼決定,你們五個人商量著辦。”

江躍把決定權丟給對方,很自覺地定位好自己工具人的角色。

“我讚同。”許純茹首先表態。

“我也讚同。”杜一峰跟進。

謝豐和張繼業互相對視,看得出他們有點想唱反調的意思。

那個斯斯文文的俞思源提議道:“我們可以去大溪邊上勘察一下,如果水流平穩,又能節省時間,為什麼不走水路?”

眾人來到大溪邊上,水流整體平穩,而且溪水清澈,甚至可以看清底下的沙石。

深淺程度也正好,既能讓竹排漂浮起來,又不至於淹死人。

於是很容易就做出了選擇。

“走,去拖竹排,咱們人多,可能需要兩條。”

本來這種事自然是男同誌的活,可張繼業跟謝豐明顯都是甩手掌櫃,這二位爺肯定是不會動手的。

隻得是江躍跟杜一峰出馬。

杜一峰很快就拖著一副竹排到了岸邊,江躍卻足足晚了好幾分鐘。

他一手拖著竹排,另一隻手還夾著一隻大麻袋,裡頭也不知道裝了些什麼,看他拎著的份量,看上去還挺沉。

七個人,兩副竹排,自然得分開乘坐。

韓晶晶是肯定要跟江躍一塊的,許純茹冇明說,但她表現出來的肢體動作,已經表明瞭態度,她也要跟江躍同一條竹排。

杜一峰苦笑:“得,看來我還得當一回船伕。思源,你是坐我這邊呢,還是跟著茹姐她們?”

俞思源想了想,看到張繼業和謝豐哀怨的眼神後,她還是決定道:“我跟你們一條船吧。茹姐他們多了一隻麻袋,看起來挺沉的。”

這個理由找得不錯,冇分親疏,自然兩邊都不得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