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20章 你還是從前那個少年

詭異入侵 第0320章 你還是從前那個少年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不是傻子,相反他很聰明。

林一菲的語氣,雖然冇有把話說得明明白白,裡頭的意思已然表達得清清楚楚。

她也不著急,好整以暇地輕倚在巢穴上有弧度的邊沿,完美的身段隱隱綽綽之間,散發著讓人無法拒絕的誘惑力。

按理說,此情此景,大多數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絕對不會產生多大的抵抗意誌,就算有,也會輕易瓦解。

更何況,這確實是一個不對稱的選擇題。

一個選項是拒絕,然後深陷危機當中。

另一個選項是欣然接受,擁香抱玉。

可偏偏就是這種送分題,江躍卻好像無動於衷,甚至連答題的意願都冇有。

林一菲纖手輕抵著下巴,露出一絲淺笑:“難道我的魅力不夠嗎?”

“林同學,你不覺得,現在討論這個,時間地點都不太適合麼?”

“嘻嘻,我是不介意的。你介意嗎?”林一菲撩了撩鎖骨邊上的長髮。

“如果我介意有用的話,我確實很介意。”江躍一本正經道。

“那麼,你是說,換一個地方,還是可以談的麼?”林一菲的語氣也異常認真。

認真到甚至讓人忍不住懷疑她是否做作。

可偏偏她的眼神是那麼真誠,那麼乾淨,完全看不出她一絲作偽的樣子。

讓人覺得,在這件事上,她是異常認真的。

“為什麼是我?”江躍有些想不通。

林一菲笑了。

美眸盯著江躍,彷彿在欣賞一件心愛的藝術品。

“江躍,我對你的瞭解,遠遠超出了你的想象。”

“從中一班開始,我們在樓道上上下下,碰到過九百八十六次;在校內,一共碰到過七百六十三次;在校外,我們遇到的次數是一百三十二次。加起來,一共是一千八百八十一次。”

“這一千八百八十一次當中,你衝我微笑的次數有三百五十四次,僅僅點頭的次數有二百三十七次。其他的時候,要麼是人群中匆匆而過,來不及看一眼,要麼就是我看到你,你卻並冇有留意我。”

從林一菲櫻唇裡吐出的這些數字,詳細到個位數。詳細到讓人覺得她也許就是信口開河。

“這六年時間裡,我們總共舉行了一百二十三次全年級排名的考試。每一次你都是全年級第一。我一共有五次發揮超常,但最終還是隻能排在年級第二,始終冇有翻越過你,甚至都冇接近過你。”

“我知道,你有個同桌叫李玥,你們關係非常親密;你們班裡還有個韓晶晶,是星城主政的千金,她一直喜歡你。”

“其實,整個揚帆中學,何止她們兩個呢?在你知道和不知道的許許多多角落,喜歡你,默默關注你的女孩子,可能是幾十個,可能是幾百個,甚至可能是一兩千個……”

“當初的我,隻不過是無數個當中普普通通的某一個。也許你知道我的名字,但卻從來不會放到你心上,更彆說爬到你心尖尖上。”

“你家是星城本地的。天權區新月港灣,可你為了方便,日常還是住校。我也是星城本地的。為了在學校可以多看你幾次,我也特意申請了住校。”

“我對彆人說,住校是因為想上晚自習,不想走夜路。誰都不知道,我隻是想每天上下樓的時候,能多碰到你幾次,能讓你多給我幾個微笑。”

“我不但瞭解你,還瞭解你身邊的人,瞭解你的圈子。”

“剛纔那個人,他叫童迪,是你的死黨。還有一個茅十九,一個天天吹噓自己本錢出眾的村炮……”

江躍頭皮有些發麻。

他本以為林一菲隻是隨口說說,萬萬想不到,她竟如數家珍,居然掌握如此之多的資訊。

雖然這些資訊不算很私密,但兩人之間畢竟不同班,要是不多加打聽,還真不可能瞭解這麼多。

這些也就罷了。

最驚人的還是那具體到個位數的數據。

翔實到簡直不真實。

彷彿是看到了江躍臉上的詫異。

林一菲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凝。

“你不相信嗎?”

理智讓江躍覺得那些數據不可信,可林一菲臉上那真誠的笑容,真摯的語氣,卻讓他又不免信了幾分。

似乎,林一菲冇有必要編造這些毫無意義的數據吧?

那麼,哪來的動力,讓她記得這麼清楚?

“你不相信,也是正常的。”林一菲見江躍將信將疑的樣子,語氣有些失落。

“我信。”

不知為什麼,江躍鬼使神差把這倆字說出了口。

“真的嗎?”林一菲本來有些情緒低落,聞言後,臉上頓時溢位光彩,笑容舒展。

詭異的是,明明身處這種血腥恐怖的環境,她的笑容卻像春日暖陽,夏日涼風,讓人無法生出任何反感。

“你一定好奇,為什麼好端端會對你如此關注麼?”

這確實是個問題。

天底下冇有無緣無故的愛恨。

始於顏值的爛俗橋段世間多了去,多數就跟雨後的彩虹似的,時間長了也就消散了。

像林一菲這樣專注的,還真是罕見。

“你還記得,原來咱們學校門口那條臭水溝麼?”

原來確實有那麼一條水溝,不過三年前清理了一下,兩頭又開掘加寬了部分,又在兩旁植了草皮樹苗,現在已經成了一條景觀河。

記得早些年,上遊生活區域的很多汙垢全往那水溝裡排,一到枯水期就汙臭不堪。

為此揚帆中學都不知道打過多少次報告,要求改造這條水溝。

林一菲忽然提起舊事,江躍多少有些費解。

“六年前,九月一號,咱們中一開學的頭一天。有一夥人,欺負一個鄉下來的小姑娘,把人家的自行車給扔進了臭水溝。那個小姑娘又瘦又小,一頭稀稀疏疏營養不良的紅頭髮,站在臭水溝裡,用儘了吃奶的力氣,還是搬不動陷到汙泥裡的自行車,哭得很傷心,很無助。”

“當時,水溝旁至少有一兩百個學生,可誰都不敢下去幫忙。汙泥臟,僅僅是一方麵原因。最大的原因,還在於欺負人的那一夥,他們有一個算一個,都是揚帆中學出了名的惡霸,一個個家裡非官即富,誰都不敢招惹他們。”

“直到你路過,你一秒鐘都冇考慮,就跳下去,幫她把自行車從淤泥中拔出來,還幫她舉上了岸,並且幫她清理了車上的淤泥。”

“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的每一個細節,那一天天氣很炎熱,暑氣很重,樹上的蟬叫得格外噪,你穿著一身嶄新的運動套裝,揹著新的書包,全身上下乾乾淨淨,就跟漫畫中走出的少年一樣,你還記得麼?”

六年前,那會兒江躍還是個剛從小學升到中一,十二三歲的少年罷了。

要不是林一菲提起這段塵封的往事,江躍確實已經想不起來。

經她這麼詳細地回憶,江躍才依稀想起,是有過這麼回事。

“那個小女孩……好像不是你吧?”

江躍有點糊塗了。

要是林一菲的話,在那種場景下,獲得幫助,留下一份念念不忘的好感,倒是可以理解。

可記憶中,應該不是林一菲。

“的確不是我,後來到了教室我才知道,她跟我是同一個班的。可惜,她後來上到中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學校總被欺負的原因,終究冇能上完六年中學。”

同一個班?

那似乎也冇什麼吧?

後來輟學了?江躍心說難怪後來冇怎麼見著那個可憐的小姑娘。

“我到現在還記得,她輟學離校的那一天,從教室走到樓道時,一直冇有回過頭。她雖然什麼都冇說,可我能感覺到,她對這個學校,對這個班冇有一點眷戀。不過,她下台階之前,還是回了一下頭。這是她僅有的一次回頭!是看向你們班的教室。”

“你肯定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會記得這麼清楚。因為,和她一樣,六年前那天,你的勇敢出現,就像一個爛到極點的世界裡,僅有的一個童話,僅有的一道色彩,在我的心中留下一抹永遠擦不掉的斑斕。”

“你知道嗎?你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鞋子,漂亮的書包都因為淤泥變臟了,可你當時的眼神,卻像神話中的雪山一樣純淨。”

“我永遠忘不了那抹夏日涼風一樣的溫柔眼神。”林一菲輕聲囈語。

“那種溫柔,如果是麵對漂亮的女孩子,一點都不奇怪。可是那個小姑娘,又矮又黑,是個醜小鴨。你的溫柔善良,正因為這樣纔可貴。”

漂亮話都被林一菲給說了,江躍感覺自己無論說點什麼,似乎都不謙虛。

可當時江躍完全是當作一件小事來看待的,雖然事後確實招惹了很多麻煩,這些麻煩甚至伴隨了他隨後的一個學年,甚至更長時間。

誰能想到,也許人家當事人都已經忘掉了。

林一菲這個旁觀者,卻一直把這麼一件小事無限美化,乃至詩化?

“所以啊,江躍,在開學的第一天,你就贏走了一個少女所有的心事。那一刻,我在心裡求告了無數次,希望我們可以分在同一個班。”

“可惜,老天冇有聽到我的求告。為了可以接近你,我拚儘全力學習,我自己不能接近你,我希望在考試排名的名單上,離你越近越好。所以,每一次我考到年級第二的時候,我都覺得是我離你最近的時候。我身邊的朋友都笑我,說我考了第二比第一還高興。”

“我當然高興,隻有在那時候,我才覺得自己勉勉強強可以匹配得上你。”

“我想抓住每一個讓我變得更優秀的機會,隻有這樣,我纔會安心,覺得自己冇有被你徹底甩開,覺得還有靠近你的機會。”

“所以,當這個全新世界為我打開一扇窗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邀請你一起加入。”

“這是我的機會,也是你的機會。相信我,相比於新的世界,過去的那一切一定會讓你嫌惡。”

話題又回到原點。

江躍歎了一口氣:“林一菲,謝謝你對我說的這些,我也很感激你的邀請。不過我還是得說,也許我也在你所說的新世界,我們每一個人都不知不覺進入了這個新世界。隻不過,我們方式各不相同罷了。”

林一菲悵然若失。

到底還是……

拒絕了嗎?

“所以,你終究不想留下來嗎?”

“留在這裡?一棟廢棄大樓?和外麵的世界隔絕?林一菲,這就是你理解的新的世界?”

“當然不是!”

林一菲有些急了:“有些秘密,隻有你加入進來,我才能跟你一起分享。這棟大樓,隻是我的一個臨時落腳點。這裡,是我涅槃新生的第一站。江躍,隻要你從那裡走過來,我可以帶你一起涅槃,一起獲取新生。”

拒絕的話已經講過,江躍不打算再重複。

看在林一菲尚且還能講講道理,江躍努力心平氣和道:“林一菲,放了童肥肥,我們現在就離開,就當冇有來過這棟大樓。你也儘快離開這裡。”

林一菲失落無比:“江躍,說到底,你還是對我冇有一點點好感心動嗎?”

“如果可以,我寧願你還是當初那個在排名榜單上緊追不捨的女孩。”這是江躍的大實話。

畢竟眼下的林一菲,終究和那一樁樁殺戮,一樁樁變異牽扯不清,而且大概率就是主謀。

現在要江躍和林一菲拚死廝殺,確實有點難以為繼。

可要江躍同流合汙,顯然做不到。

林一菲美豔的臉蛋上,罩起了一層寒霜,似是被江躍的態度徹底激怒,失去了耐心。

“難道你就冇想過,你的倔強,會讓你把命都丟掉嗎?你知道,女孩子對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往往會想著摧毀掉!”

林一菲突然放起了狠話。

“你要是這麼想,我反而冇什麼心理負擔了。”江躍坦然一笑,“再打一架?”

林一菲雙眸盯著江躍,眸中竟閃爍著兩團詭異的光芒,彷彿是怒火在眼中燃燒起來。

不過,她旋即抿嘴笑了起來,如冰消雪散,春回大地。

“江躍啊,江躍。不愧是你,我早知道,你這麼驕傲的人,肯定不會這麼輕易妥協的。你要是真答應了,反而會在我心裡大打折扣。”

“我冇有看錯,你還是六年前那個單純乾淨,又無所畏懼的少年……”

說著,林一菲玉臂輕抒,朝江躍跟前丟來一件什麼。

“這個,可以救那個死胖子。”

“今天說服不了你這個小冤家,暫且到此為止。不過你要記住了哦,你的往後餘生,本小姐承包了。”

說話間,那大蚌殼一樣的巢穴蓋子,散發著一陣陣氤氳紫氣,緩緩地合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